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使命(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使命(小说)


作者:生米 童生,567.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036发表时间:2015-08-09 09:02:56

【流年】使命(小说)
   “杨鼓眼,你傻啊,今天,正是斗地主的最好天气,还不需要用人力风车,天老爷从北方刮来的风,可以让他从头凉到脚,多好的条件。我把其它工具都准备好了,豹哥已去抓王喜财,马上主角就登场。你家里的腌兔子,留给我明天来吃,现在,我们一起到会场去。 ”
   说完,二狗子没再容杨鼓眼分说,拉起他就走。
   以前的杨鼓眼,虽不是十分的胆大,可也不会是这么地胆小。
   小海看二狗子拉着他舅舅,急急的去,他也没说言语,就悄无声息地尾随着。
   49年,打土豪分田地,穷苦人民翻身得解放,全国各地都搞得轰轰烈烈。黄山镇的明月乡,也在跟着形势走。隔三差五的,就要举办阶级斗争声讨会。
   王喜财,小地主,称不上家大业大,娶妻生子后,在父亲取得的家产上,多了点积蓄。
   王喜财的父亲,年轻时也卖过苦力,挑过货郎担,有了点积蓄就自己开了一家商铺,由于经营有方生意红火,攒了点银子就回家买了几十亩田地。父亲成家后,生有哥哥喜旺和弟弟喜宝三个孩子,喜旺掌管店铺,喜财和喜宝管理几十亩田土 ,三兄弟都遗传了父母省吃俭用的性格,在积蓄方面有增无减。
   当王喜财的一大家子过得有点起色的时候,历史给他家送了个大大的惊叹号。
   王喜财的哥哥和弟弟,因为听到了政府有开始打土豪的消息,就携着一点财产跑出去了,他们也劝王喜财出去躲一躲,可王喜财舍不得那点微薄的家产,自顾自的没有跟哥哥和弟弟逃走。
   “王喜财,你到底老不老实,你以为你装病就可以躲得过啊,做你的白日梦吧,快说,你家的银子藏在哪里。”
   只见,穿着一件单薄衣服的王喜财,背靠着一根树桩,站在一块中间有几小洞的烂门板上,什么也没说,身子在不住的打着哆嗦。
   “还敢装,二狗,你去提桶水来,等我把王喜财吊起,给他吃几瓢冷水,他就会说出银子藏在哪里了。”
   “好,豹哥,我这就去。”
   站在周围的群众,谁也不敢大声说话,都在将自己的双手往胸口上放,压住胸口,不让自己的心脏跳出胸口。
   王喜财被大豹一顿拳脚后,将他身上的衣服脱掉,让他打个赤膊,然后,再把他吊到了树杆上。
   小海没看过这场面,但他也跟大人们一样,在屏住呼吸。
   “嗖,嗖,”大豹端着二狗子提来的冷水,向吊在树杆上的王喜财泼去,从头到脚的泼,几瓢下来,王喜财的头,就慢慢地垂下来了,大气都没有出一声,就见了鬼去。
   正在发着淫威的大豹和二狗子,见王喜财的头垂了下来,开头还以为王喜财是装的。他们走到王喜财跟前,用自己的手,在王喜财的屁股上拍了拍,然后再在鼻子底下探了探,确定王喜财真的停了呼吸,才悻悻地说了句。
   “白费力了。”
   解放初期,地主的命,不值钱,死了都不如猪狗,猪狗死了,还有人凑近割肉。被斗死的地主,就只有等自家的妇幼们抬着去埋,别家的大人都不敢帮,怕受牵连,怕别人说自己与地主有染。谁要是站在地主的立场说话,也要抓去批斗。
   大豹和二狗子,俩个没有人性的人,他们就这样心狠手辣的弄死了王喜财,还美其名曰,是替老百姓们报仇雪恨。事后,竟然气都不叹一声就背着手离去。
   几个年长的妇人和老汉,他们站在王喜财的尸体旁边,不禁掉下了泪,并发出小声的嘀咕。
   “唉,王喜财的命,好薄。四十多岁的年纪,就这么地走了。”
   来开斗争会的人们,在逐渐的走开。
   怔怔的杨文海,他年纪小,他不懂什么叫地主,他也不懂什么叫阶级斗争。他只看到了,在天寒地冻的雪地里,王喜财被冰凉的冷水淋死了,那是大豹和二狗俩个人干的,他们俩个人好残忍。 杨文海的牙齿咬得嘎嘣响。
   “难道,银子比命还重要。为了银子,难道可以不顾别人的死活,真的是太欺负人了,这俩恶棍,将来一定不得好死。”
   “小海,你怎么也来了,这里不是小孩呆的地方,你不要在这里乱说话,你跟舅舅回去。“
   杨鼓眼打了个冷顫,继而扯起了杨文海的胳膊。
   二狗子和大豹,他们向前走了一段,突然就停住了脚步,转身又开始往回走。
   “杨鼓眼,你等一下,刚才二狗子跟我说,你家腌了个大兔子,是不是真的。”
   听到大豹的喊声,杨鼓眼只好不由自主的停住脚步,但那拽着杨文海胳膊的手,却是握得更紧,并还暗中捻了捻。
   “豹哥,二狗子说得不假,真的真的。如果你今天有空,就到我家吃兔子去。”
   杨鼓眼虽然没读过书,也不是很爱说话,但他脑子还是灵便。他见大豹这样问他,当然是馋上了。有无兔子,是自己亲口对二狗子说过的,不能改口,没别的办法,只能顺水推舟。
   “嗯,你这兄弟不错, 没想到,还能让我在失望的时候扭转心情,预备了这么好的美味在等着。走,二狗子,咱们到杨鼓眼家吃兔子去。”
   大豹和二狗子,他们将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然后再对视了一下,并哼起了只有他们自己能听懂的小调,伴着在雪地里噗滋噗滋的脚步声,跟着杨鼓眼,向他住的那个山坳里走去。
   杨文海,本来就对大豹和二狗子深恶痛绝。现在,居然还听到他们说,要去他家吃兔子,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牙根儿痒痒。踩在他鞋子底下的雪,有很多都被他踢得飞了起来。如果不是被舅舅使劲的拽住和捻掐,真不知道他会要怎样去对待他们。
   “杨鼓眼,看你年纪也有这么大,想必已是儿女成群了,这是你的第几个孩子啊。”
   大豹不知道杨鼓眼的底细,他看了看被杨鼓眼牵着的杨文海,就随便地问了一问。
   “豹哥,别问了,杨鼓眼也跟我们一样,他也是只爱江山不爱美人的主,他这儿子,是他亲姐姐给他生的咧。”
   走在大豹身边的二狗子,扭头拉了拉大豹的衣角。
   大豹看了二狗子一下,没有继续问。而走在前面的杨鼓眼,虽然没做回答,却没停住思想。他的思绪,一下就飞到了二十几年前。
   那是一个初冬的下午,当杨鼓眼把从山上猎来的动物换成了一袋粮食走在回家的路上时,突然就发现路边的草地里,躺着一个脸上带有几条血印子的少女。
   少女大约十五六岁,嘴唇干渴,身上的衣服很显破烂,一看就知道,是穷人家的孩子。
   二十来岁的杨鼓眼,常年与青山小鸟为伴, 从来就没近距离地看过女孩,现在,突然看到一个躺在这草地上。他惊慌得手足无措,就站在姑娘身边,窃窃地喊。
   “姑娘,你醒醒,小妹,你醒醒。”
   姑娘没有反应,更没搭理,只是将干枯的嘴唇微微动了动。看样子,这姑娘是要喝水了。
   杨鼓眼看了一下身边,除了那个装有粮食的袋子外,别的什么都没有。再看路上,前面无人后面无影,怎么办,如果自己就这样走掉,那不就是等于,自己在见死不救的将她丢下了啊。
   使不得,使不得,虽然这附近没有人家,可离这不远的地方,不是有口水井吗,自己何不将姑娘搀起,把她牵到那里去,再到井里捧上几捧水,让她解解渴,她不就会可以恢复吗。
   姑娘很虚弱,任凭杨鼓眼是怎么地用力拉,就是没反应,急的杨鼓眼,大喊了一声。
   “你再不起来,我就只能背着你走了。 ”
   被救起的姑娘叫燕子,因为不屈服父亲因赌博而还不起别人银子要将她卖进妓院。所以,她就在更深人静的夜晚,独自逃出了家门。
   在逃跑的路上,她又不幸的遇到了几个强盗, 强盗们看她长得水灵,就把她抓了起来,在刮了她几个耳刮子后,将她绑在一棵大树下,然后对她说,要把她送给老大做60岁贺礼,说老大喜欢女人,要送她去当老大的九姨太。燕子想,如果自己不想办法再逃掉,那岂不是更加地羊入虎口啊。
   于是,她就趁几个强盗去屋里喝酒的时候,将身体左摇右摆的使劲扭动,把绑在她身上的绳索弄松,再使劲的将手扯出,然后,又轻手轻脚地离开那一棵绑过她的大树。
   冬天寒冷,燕子一个人走在外面饥寒交迫, 又遍体鳞伤,所以,就在那荒无人烟的地方倒下啦,幸亏遇上了杨鼓眼,才不至于命丧黄泉。
   燕子苏醒后,她不愿回家,也不愿意再一个人去流浪,她说要认杨鼓眼做哥哥。
   杨鼓眼听燕子这么一说,开始还有些不同意,因为家里就他一个大小伙,二个男女共处一屋不方便。可后来又想,现在的燕子,确实成了一个走途无路的人,如果自己不带她走,恐怕还会再受劫难,就点头同意了。
   燕子到了杨鼓眼家后,每日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煮饭洗衣都做得很好,特别是嘴巴子甜,将这哥哥甜甜地叫,让杨鼓眼经常眉开眼笑的乐,几月过去 ,这感情,自然就会升华。
   他们都说喜欢对方,还私下里做了决定,等到中秋,杨鼓眼就去把三个姐姐叫回,要他的姐姐们为他们举办婚礼,待到俩人成了小俩口后,就可以更加地恩爱。
   天有不测风云,当厄运降临时,大自然的生灵,有很多都没办法躲开。
   夏末时分,那个阴沉沉的天气,几滴小雨在天空中飘动。
   燕子正在房间外为杨鼓眼清洗那些带有野兽动物的血迹污渍,一个闪电后, 轰隆隆,突然一声巨响,从天上降下了一个很大的火团,在燕子的头顶上炸开了花,她应声倒下,继而在她的身体上冒出了一团黑黑的烟,被风吹起,在空中飘散。杨鼓眼惊出,看到被烧焦了的燕子尸体,就好像万箭穿心 ,撕裂般的痛。
   燕子走了,给杨鼓眼留下了一生的不舍,二十多年的时间,每次碰触,他都会落下伤心的泪,所以,熟悉他的乡邻,都不会向他轻易提起。
   二狗子,他是杨鼓眼小时候的玩伴,他们一起上山打过猎,一起抓过野兔子。因为性格上的合不来,长大后,就不再结伙了,但对彼此的了解,还是非常的清楚。所以,当大豹问起杨鼓眼的儿女时,他就抢着做了回答。
   道不同不相为谋。看现在,这三大一小的四个人,虽然是走在同一条道上,可他们也是不相为谋。
   杨文海,在恼怒,他恼怒得不断的做着深呼吸。他知道舅舅心里的苦,他也知道,身后这俩恶霸的心狠手辣,可恶的大豹和二狗子,他们不好惹,难以对付,如果想要惩治他们,就不能心急,得想办法。
   “舅舅,你看,山顶上走动的那个东西,是什么。”
   三个大人,都把目光往山顶上看,并不约而同地说:”在哪里?“
   这时的杨文海,他挣脱了舅舅牵他的那只手,揉了揉眼睛,并装出一脸的惊讶。“就在那里,就在那山顶上,一只很大的家伙,小海看得很清楚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奇怪。”
   “啊,肯定不奇怪,这绝对是出来找食的野物,都下雪几天了,在山里生活的动物们,它们肯定饿得难受会出来找吃的。二狗子,你和杨鼓眼,这就去把家里的猎枪拿来,我要到山里猎野物去,长到这把年纪,我还从来没有干过打猎的事。山顶上跑动的那家伙,说不定是只大野猪,我们把它打来,可以拿回去吃上十天半月咧,你们,快点回去拿枪来吧。”大豹,他急不可耐地说。
   不明就里的杨鼓眼和二狗子,他们不知道杨文海心里的小九九,只是照着大豹说的去做,几分钟的时间,就把猎枪和长刀拿来了。
   杨文海没跟舅舅回家去,也没跟他身边的大豹说什么,就一直站在那,把眼睛一直盯着那山顶看。等到二狗子和舅舅走近了,他就对舅舅说。
   “舅舅,我的肚子有些饿了,你回家去做饭吧。我可以带叔叔上山打野物去,等我们把野物打了回来,你的饭就做好了,兔子也煮熟了。”
   “小海说得多对呀,杨鼓眼,你就把猎枪交给我,你回家做饭去,小海带我和二狗子去山上打野猪。” 大豹说完,就伸手去拿杨鼓眼手里的枪。
   “豹哥,你以前没拿枪打过猎,我怕你看到野猪来了不知道使用,还是把枪给我好些,你就拿我手里这把长刀去砍杀,长刀锋利,可以刺杀动物,对自己的保护也更起作用。”二狗子看大豹要接杨鼓眼手里的枪,就向大豹提了个建议。
   “嗯,那好吧,你把长刀给我,小海,你走前面带路。”
  
   山脚下,有很深的雪,不好走,三个人都是扯着树枝往山顶上爬。二狗子体型小,少重量,所以他走得快,不到一会功夫,他就爬上山顶了。而这时候的杨文海,他就故意将脚步放慢些,好像是在等着大豹,又好像是在四处寻找,还时不时有意无意地说:“大野猪,我刚才都看到你了,我看你往哪里跑。”
   走在杨文海身后的大豹,没一根烟的时间,就气喘吁吁,有些走不动了,然而,他又不想轻易打退堂鼓,就只好喊着:“二狗子等我,小海等我。”
   走过了山顶的二狗子,哪里还听得到大豹的喊声,只有离他不远的小海,才会有回应。“豹叔,你快点,我好像听到了野猪在叫。”

共 43700 字 10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67...10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以一个生下来就失去母亲的孩子为主线,描写了那个时候的一些事,一些发生在农村里的点点滴滴。那一段历史,在文中用一种切面进行了解剖。尤其是那个年代人们生活的不易,何以盲从?跟风?作者用客观的笔墨娓娓道来。故事的主人公,杨文海,心地善良,有勇有谋,有一颗温暖的心,喜欢助人为乐,也有一颗正义的心,爱好抱打不平,敢于为弱势人员出头,敢爱敢恨,从小是非分明。他的成长,得益于三个人。杨文海的奶奶,是奶奶抚养他长大,并言传身教,为人和善;杨文海的舅舅,救了他的命,并从姐夫那里收养了杨文海。舅舅是一个善良的人,杨文海耳闻目睹舅舅为人的一幕幕,从小对杨文海有一种潜意默化的引导和渗透,对杨文海的成长,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杨文海的身上或多或少有舅舅的影子;珍娘,也就是后来他的丈母娘,对他的影响。珍娘的善良、隐忍、贤惠,对子女的教育,尊老爱幼,为人做事,讲究社会道德。这一切,对杨文海起到重要的作用。杨文海是不幸的,从小失去亲娘,生活艰苦,差点死在水里,常被人欺负。但是,遇上这些人,又是他的幸运。所以杨文海成了一个对家乡有用的人,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一个率先富裕了起来的人。小说富有正能量,通篇小说,就如唠家常一般,平和,缓缓的,叙述,给人一股股暖意。素朴的文字,生活气息浓郁,有一股生活的味道,接地气的作品。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3182882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5-08-09 09:07:00
  生米的大部头作品,让我佩服!
   虽说没有惊天动地的情节,但却处处透着生活的本真,生活的味道。
   生米敢于突破自我,挑战中篇,勇气可嘉!
   给生米点赞!
   祝写作快乐!
回复1 楼        文友:生米        2015-08-09 10:27:17
  谢谢山哥给我辛苦编辑,并写下了这么丰满的按语。生米在写这文字时,没少得到山哥的鼓励。谢谢山哥老师!
   一开始,本来是想挑战一下自己,写篇长点的文字,没成想,一下絮絮叨叨的就到了4万多字,如果不是紧急刹车,把后面的情节以绝句的形势来表达,这小说,恐怕会要写到美国去,哈哈哈!
2 楼        文友:五月小丫        2015-08-09 19:22:16
  先点个赞,听完讲课再来细致留评。
回复2 楼        文友:生米        2015-08-10 08:47:51
  谢谢小丫点赞,生米在这里等你,并给你沏上最好的武夷山名茶!
3 楼        文友:云想衣裳花想容        2015-08-10 16:13:02
  欣赏老师佳作,期待精彩继续!
和谁我都不争,谁和我争都不屑。
回复3 楼        文友:生米        2015-08-10 19:15:34
  谢谢关注,祝友友开心快乐,笑口常开!
4 楼        文友:五月小丫        2015-08-10 21:40:45
  昨天花了两个多小时读完了您的小说,夜校的《如何写书评》讲座开始了,我想正好学以致用,现在才来,您的茶应该还是热的。
   首先赞叹生米的出手不凡,四万多字的小说,这对我写评论也是一种挑战。我仔细通读了一遍,重要的章节反复读过。这是一篇些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就像发生在身边的事情。
   一 作者的观点。一个人来到人间就有他的使命,存在他的人生价值。当然,在成长的过程中离不开大家的帮助,杨文海不是有奶奶,一出生就会被扔掉,不是有舅舅,就会被淹死……
   二 作者的文风朴实自然,就像拉家常娓娓道来,但也不缺乏浪漫色彩,像杨文海是蜘蛛精所化,本来和父亲是孪生兄弟,母亲为了他舍去宝贵的生命, 有《红楼梦》大家的风范。
   三 作者在情节描写上总是让人看到希望。1杨文海要被父亲扔掉,被奶奶救起。杨文海被淹,被舅舅救活,误杀了大豹,找到了解脱的办法……处处都是有惊无险。
   四 作者刻画人物性格鲜明。杨文海的母亲,奶奶,舅舅的善良无私,父亲的无奈,燕子的甘于命运的抗争……
   五 年代跨越大,富有时代气息,作品好像从文革前,文革,到改革开放。
   祝福作者,敢写就会有收获!创作愉快!
回复4 楼        文友:生米        2015-08-11 10:10:31
  呵呵,知道小丫要来做客,生米高兴得不得了,早早的就把香茶准备好,茶还端在手中,贵客就来了,真是不亦乐乎!
   杨文海的故事,在我心里蓄谋已久,只是迟迟没有动笔,害怕将故事会讲得不通顺不连贯。那日看了好友一篇题目为《挑战》的文字,我就突然来了勇气,我为什么不像那文字中的主人一样,也去挑战一下自己的发挥能力咧,人,总是在学习中成长,在实践中成长,实践出真知嘛!于是,我就絮絮叨叨的将杨文海的故事,书写成行,发表在空间,投稿在流年,看自己的中篇,是不是能够得到流年编辑的认可,结果,功夫不负苦心人,没有被退稿,我居然收到了山哥的飞笺。我知道,我的文笔很低俗,我怕浪费友人太多的读文时间,4万多字的故事,有很多细节和场景,都没很好的表现,尤其是故事到结尾,基本上都没详细了。小丫,你能花几个小时来读我的文字,这让我很感动,你写的评论,是对我文字的最好总结,能够在流年里交上你这样的朋友,是我最开心的,祝你在流年写作愉快,频现佳作!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