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百味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百味】印象与她们的讲述(散文)

编辑推荐 【百味】印象与她们的讲述(散文)


作者:张占福 布衣,228.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92发表时间:2016-04-15 14:11:33


   “——小——白!”小于声音压得很低,吐字却分外有力。看得出来,此前就连同为“三十岁女人”的小于都不大知情。
   眼前浮现出一个瘦高个儿、戴一副深度近视镜片的女人形象。当时,小白从下属公司调到总部不到一年时间。她在财务结算中心工作,平时我们很少有业务接触。小白是回族。前年秋天她参加了单位组织的“延安行”红色旅游活动,作为领队,我想到她的用餐问题。当晚安顿好住宿,我建议导游找一家清真饭店就餐。小白当时就着急了。说,“张主任,您可千万不要为我一个人考虑,那样叫我以后还怎好意思和大伙一起出来!我自己能找到清真食堂,即便找不上,这不,我还带着一包干粮呢。”她打开身边的箱包让我看。
   走上讲台,面向听众,抬头下望的那一瞬间,小白显然有些紧张,咬了咬下嘴唇,但还是没把“笑”给咬回去。她傻傻地笑着,笑着,笑得自己都害羞了起来。也或因为早过了害羞年龄,她害羞的样子有点滑稽,引发台下一片抑止不住的笑声,窘得满面红晕。小白从主持人手里接过汗巾纸,摘下眼镜,擦了擦脸上、镜片上的眼泪和汗水。重又傻傻地笑了一回,咽了咽……总算安定了下来。
   “今天我不准备讲自己的故事,我想讲讲女儿,想和大家一起分享我作为一个母亲的幸福。”小白扬起脸,若有歉意地笑笑。
   小白讲自己的女儿从小就特别懂事,懂得疼人,常有一些让大人们感到吃惊的行为。
   ——那年冬天,女儿刚会走路,说话咿咿呀呀,你搞不懂,她还不高兴,有时还跟你着急。有天,母亲给我送东西来。那时,我母亲还健在(她有些哽咽)。那天,天气特别冷,母亲放下东西后,连着甩动手指,我赶忙帮母亲搓手。女儿也跑了过来,学着我的样子给姥姥暖手。母亲要走的时候,女儿忽然“姥、姥”地叫喊着,我和母亲在门口定住了。就见小家伙跑到电视柜前,笨拙地蹲下来,拉开抽屉,然后举着我的手套跑过来。当时,我和母亲……
   小白禁不住哽咽起来。
   台下听众以掌声给予鼓励。
   我见过小白的女儿,应该是去年教师节的那天。小女孩脑后闪动着两朵小红花,眨动好奇的眼睛悄默声地在大厅里的格子间走动。女孩漂亮乖巧,长相肯定跟了那位住守边防的军人。我去财务部报账,小白的一位同事指着我逗孩子:“看,我们老板来了,这回可了不得了,因为带你来,非扣你妈妈的工资!”
   女孩张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我,而后四下看看她妈妈的同事们,“嗬嗬”笑了,说道,“你们哄不了我,我们老师进班,同学们都不敢出声;老板来了,你们还敢大声说话,这还不是哄我!”
   ——前几天,我去幼儿园开家长会,我刚刚坐定,就见女儿端来一杯热水,放在了我的面前。看到这一情景,我和阿姨都惊呆了。那么多的孩子,有女孩,男孩子,有比女儿大的大班孩子——只有我的女儿……阿姨当着好么多家长的面夸奖我的女儿……
   小白眼里泪光闪转,终于忍不住喜极而泣。
   一杯水的幸福滋味,足够让一个做了母亲的职场女人陶醉半辈子的。
  
   五、乐活着
   我看过名单,今天上台发言的,要数我来单位的时间最早,工龄十七年。十七年有多少故事啊,一年一万字,还十七万字呢,厚厚的一部回忆录。所以,我今天也就只能和大伙交待个故事概要。为了直观明了,我还做了个幻灯片,只到中午我还在修改,真是太难了,狠心压缩,还是很长!
   题目——
   题目只改了两个字。把主题中的“幸福”改成了“快乐”。快乐女人——我的故事。这个比较符合本女士,也比较适合今天场合。我前面的两位,她们的故事比较煽情,赚了大伙不少眼泪。估计几位男嘉宾的眼皮也给整软了。我得给整出点笑声来。
   先看一张照片。这是珍藏了十七之久的我——我的一张照片,你们看那两支小辫,再看那款衬衫,土里吧叽的,一眼就能认出是个“外来妹”。那时我刚出校门,特羡慕城市的浮华。不,应该是繁华。横下一条心,再苦再难都要留在首府,留在这座美丽的城市里。为了这点愿望,我委曲求全来咱们公司当了一名临时工。我来的时候企业还没改制,还是国有时代。你们知道在国企里做一名临时工是什么概念,心里是啥滋味吗?临时工就是你在单位里干最脏最累的活,挣最低的工资,奖金福利都没你的份,评先进你没有资格。我知道自己是临时工,知道自己为什么做临时工,心态摆得很正,姿态放的很低,哪儿活累我就去哪儿,哪儿挣钱我就去哪儿。洗过瓶子,当过库工(就是往仓库搬运产品),下乡采集过原料……都是正式工没人愿意干的活儿。好在这种政治地位上的不平等,不到两年时间就彻底地终止了。公司改制了,无论正式还是临时工,大家的身份一致变成了员工。可是,我没有那种扬眉吐气的感受,更没有大喜过望的冲动,我已经习惯了低姿态(这可能与咱是山娃子也有一定的关系),无条件服从领导的工作安排,只要能挣钱。这十多年里,我走遍所有的车间,灭能、接毒、纯化、分装都干过;还做过一个阶段的检验员。领导没有专意培养,我硬是把自己个儿锻炼成了全能型员工。受益良多,只举一件,那年公司技术升级,因为自动化水平提升,那么多正牌大学毕业的专业生都领补偿金走人了,我可是第一批就考进了新车间,享受优厚的薪酬待遇。
   又说到钱上了。好像我这个人很成问题似的,爱钻钱眼儿?不是的,从我找的老公就足以证明这一点!我俩都是农村来的,两人对眼,领证结婚,在单位附近租了间房子,就此告别了单身生活。(大伙看屏幕,这就是我老公出生和长大的地方。这是今年回婆家过年拍下的。房子是破陋些,看这对联,这灯笼,这窗花,蛮温馨的)。那时候,省吃俭用,一心想着攒钱买房子,就想着能有自己的房子,想着在属于自己的房子里过日子那才叫生活,租房子的感觉就像两人在搭伴。零零年的年底吧,意外怀上了宝宝,老公非常激动,我却特别地闹心。我和老公商量,等有了自己的房子再拉扯孩子。老公一脸的严肃认真:房子可以不买,孩子一定要生!第二年秋天,我们儿子出生,家里喜添人丁,为能拿到满月的工资,产假一到期,我就匆匆忙忙地回车间上班了。按规定,哺乳期内每半天有一次回家给孩子喂奶的时间;但我不能。大伙都知道,我们进出车间都得洗澡,我不能一天洗四次澡。再者说了,我也不能那么自私——那时还是老工艺,一个萝卜一个坑,本来大家就够累了,我不能因为孩子给人添忙。我和班里的同事一样,坚持五、六个小时,完成当天的生产任务,按规程冲澡、更衣,跨上自行车顶风冒雪,风风火火往家里赶。我的奶水好,攒上五、六个小时乳房胀得难受不说,有好几次,冲澡的时候,热水一淋,这奶就“惊”了——
   (哦,不好意思,场内有男士;不过也都是过来人了,估计不会介意我口无遮拦吧!)
   日子过得拮据,可是怕啥偏偏来啥!儿子三岁那年得了非典——不,是肺炎。住院治疗花了四千多。四千块钱现在来说也就一个月的工资,可那时候支付不起,全凭同学朋友一起凑。零五年按揭了房子,偏巧那年公司经营发生了问题,我们夫妻俩一同回家待岗,每月家里只有八百元的进项(每人四百元待岗费),连支付按揭都不够。生活的小船一下子无岸可以靠拢,盲然漂流,心里一天比一天恐慌。那年过年只买了一只鸡,现在想起来还心酸!好在春节过后没多久,公司的危机抗过去了,我们夫妻俩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这以后咱公司的效益越来越好,我们两人的工资收入越来越高,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去年也买了车,如今是房也有了,车也有了!当初的愿望都已实现,下一个目标现在还没想好。也就是说日子好过了,生活却出现了新的迷惘!
   总结——
   总结就是整点深沉的。时下在女人中有句流行语:叫做“活出自己!”有时我也在想,作为一个弱女子,这十七年来为生活辛苦奔波,有多少是为了自己,又有多少不是为了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我活出自己了吗?这个问题一直都没想清楚。但是有一点,那些艰难的日子,那些个经历,回味起来反道挺有嚼头的。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还真是的!不觉着就“奔四”了,早晨对着镜子细瞅,小吃一惊:都长白头发了。是啊,人到中年了!可是从另一个角度,经过岁月的打磨,四十岁的女人也许才真正读懂了生活。俄罗斯电影里有句经典台词:四十岁生活刚开始!其实呢,每一天都是人生新的开端。未来的日子,我不敢说、也不勉强非得要活出自己来,因为未来也许会有许多我无法主宰的变化。但有一点,相信我能够做到。那就是:
   一如既往地——乐活着!
  
   六、安琪儿的故事
   她也是拿宝贝女儿说事。女儿叫安琪儿,一个洋味儿十足的名字。她诙谐地向大家介绍,安琪儿更多地遗传了母亲的基因,稍有点发胖,个头也较同龄孩子高些,憨态可掬,特别的可爱。她说,到秋季安琪儿就要上学了。上周六,她和老公带安琪儿去郊外的草莓园去游玩,让孩子体验采摘的乐趣。进园子里摘草莓,现吃不管,但须摘够一定量的草莓带走,价格自然不菲。她和老公先不忙着往篮子里放――多吃一颗感觉心里多一点平衡。安琪儿却不然,提着小花篮,走在他俩的前头,不时蹲下来,摘一颗往篮子里放一颗。苗垄间一颗颗果实红艳艳的,鲜嫩诱人,就没有调动起她的食欲?要知道安琪儿最喜欢吃草莓啦!
   “安琪儿,地里草莓是让吃的!”她提醒孩子。
   “妈妈,我知道的。”安琪儿又把一颗草莓放到篮子里。
   “安琪儿,给妈妈不忙摘的,先尝尝看好不好吃!”她有点耐不住了。
   “妈妈,我们还没给阿姨钱呢!”安琪儿回过头冲着妈妈讲。
   一时间,大棚里的目光聚焦安琪儿,然后从安琪儿身上转向她。她的脸有点发烧,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她想,成熟是什么?年龄的成熟让我们变得那么地患得患失,却完全疏忽了,一路走来——在不知不觉中,我们渐渐失去了许多最为珍贵的东西!
   她讲了另外两件事,同样都是宝贝安琪儿给予她生活教育的故事。这里我不再赘述。她说,女儿成长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连同那些从未有过的艰辛和懊恼,如今全都升化成为做女人与做母亲的幸福感受。在她讲述中间,我蓦地想起曾经编过的一篇稿子:《写给安琪儿》——一封母亲写给刚满周岁女儿的书信——她写的。其时,因为工作,她把断奶没多久的宝宝送到了三百公里以外婆婆家,在孩子离家第五十五天的那个难眠的夜晚,她含泪写了这封“公开”的书信。字里行间倾注着涓涓母爱,倾注着思念、不舍,倾注着隐忍与无奈!
   日子过得真快,一晃五六年过去了。
  
   七、“可怕的”女人
   起初,我没打算写她。如果把那天她在台上的发言整理下来,无疑又是一篇美文,只是不含一点故事成份。如同以往的每一次演讲,她把自己藏得很深。
   可是,她发在内刊上的几篇散文,还是泄露一些信息。通过她的《故乡》,得知她是在兴安岭林区长大的;而从《伞》中,了解到她有一个刚满三周岁的儿子(今年应该六周岁了),还有她参加工作不久,尚未来得及尽孝,父亲就撒手人寰。其余篇章,你能够感受到她读过许多书,文化修养了得,最让人钦佩的是她能从别人的文字中咀嚼出新意来。内刊的年度优秀文学奖,连续三年评给了她。尽管后两年的获奖作品都没能超越之前她的《故乡》(我个人的看法),但是相比而言,她文笔的清丽,立意的新颖,如雨后春山,准能在你心头留下一抹快意。我特别欣赏她的《故乡》,为她笔底蕴含的敏觉所叹服。她用文字把林海雪原的冷、把生活赋予自然的灵动以及童年的任性顽皮,变成一种气息,一种意念,一种幻觉,放在你的感觉层面,仿佛呼之欲出之时,却又还原成一行行文字。
   印象中她是去年升任部长的,此前是她那个部门的一个主管。我们是通过集团内部开会认识的,我除了看过她的文字,听过她的演讲,对她没有太多的了解。我一直以为她是个业余文学爱好者,一直对她怀存着知遇“同道中人”的那种愉悦。三月底的一次出差,彻底改变了我的主观猜想,这也是我重新写她的缘由。
   她所在的公司安排由她那个部门牵头开展一项市场调研,我应邀参加这项活动(我是集团招标督查组的成员)。我们一行六人,从南线向东深入草原,由北线转西返回呼和浩特。出行三天,白天基本上在赶路。我和她坐在中排的两个座位上,后排座上一男一女,一人一只耳机,四目共享一部ipad,返回城郊正好看完一部三十八集的电视剧。作为项目牵头人,刚一落座,她就向我介绍我们此行的意图以及相关的背景。她特别谦和,几次说不是看草原的季节,让您跟着辛苦跑一趟!看得出来,她也有坐车犯困的毛病。偶尔路边枯荒的草野里散落的牛群、后排座上迸发的尖笑声或者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她的部下故事讲到某一关键点上,她猛然坐起来,边习惯性地摆动颈项,边问她的部下牛群附近有无牧人(我们的调研课题与牛有关),或者挖苦两句后边的两位,或者听片刻前排的交谈。

共 12521 字 3 页 首页上一页123
转到
【编者按】九位女人,九段故事。她们或坚强,隐忍;或理性,慈爱;或率真,坦诚。她们各有各的追求,各有各的精彩。她们乐观,积极向上生活态度让人羡慕。重病中的向日葵“接受过疾病赏赐的生命教育——没有理由不再努力工作,热爱生活,紧紧抓住当下这属于我的实实在在的幸福!”看似柔弱的她用执着绽放着自己的魅力。许许多多的女人在我们身旁演绎着她们的精彩,让我们感动。一篇关于女人的话题,解析她们的内心世界,引起读者的共鸣。很厚重的作品,读着动情。感谢赐稿百味,期待佳作再现。祝幸福!【编辑:月儿弯弯笑】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月儿弯弯笑        2016-04-15 14:14:05
  每个女人都有不为人所知的内心世界,佳作赏读。祝创作愉快!
月儿弯弯笑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