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梧桐文苑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梧桐】那些回不去的日子(小说)

编辑推荐 【梧桐】那些回不去的日子(小说)


作者:雲水禪心 秀才,1046.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667发表时间:2016-05-05 20:46:59


  
   等“纽荷兰”卖了,我们又承包了一些旱田,最后达到二百多亩,种过玉米、大豆、红小豆、角瓜和倭瓜。我们也不再与人合伙,自己买了“欧豹524”农用车和“小四轮”,那时,在整个连队,我家是第一台“欧豹524”,也是第一台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车,我去买了红布,绑在车轮上,以示庆祝与祈愿
   等全套农机具备齐,花去了我们几乎所有积蓄,老公就起早贪黑的为那些种植户翻地、旋地、起垄、耕地,水田旱田活儿都干,找的人很多,有些都排不上号儿,老公干的活儿很好,他人善良敦厚,从不会为了节省时间和油材料而糊弄别人。
   我也由着自己的心性做回了自己。除了忙田地里的活儿,就是忙家务,养我喜爱的家禽和猪,养花、种各种蔬菜。做自得其乐的“宅女”,做幸福的妈妈,我的琳在渐渐长大。
   酒局很少去了,歌厅更是数年都未进去过。喜静的我,从不会玩麻将,也绝不会去学,只惬意的在寂静中,在闲暇时,一个人去散步、一个人在网络游荡,在文字里穿行。我喜欢网络这种氛围,喜欢这似有若无的墨香,喜欢这种纯纯的灵魂与灵魂的交流、心灵与心灵的互暖,纯纯的与身份、地位、年龄无关,与金钱、容貌、地域无染,甚好!
   爸爸把家迁来后,奶奶来过一次,小叔夫妇为了要男孩,却接连生了三个女孩,一直是奶奶帮着带大,而第四胎又是女孩,小婶动了把她送给县城一个有权有钱人家的念头,奶奶知道后舍不得,便偷偷抱着躲到小姑家,小姑心疼老妈,自然就收留了祖孙二人,却也因此被小婶怨恨数年,数年从来不过问奶奶和这个孩子的死活。小姑有三个子女,依然把这个小婴儿视如己出,疼爱有加,起名宏来,并养大成人。
   奶奶来我们这儿时,小宏来还在读书,她住了几个月,因想念宏来便回了老家,等奶奶去年逝世时,宏来已经有了二胎即将临盆,所有人都怕她悲伤过度,没让她去送奶奶最后一程。在所有的孙女中,奶奶最疼爱的是宏来,而在我们这一族女孩中,也属宏来最漂亮,属她与奶奶最亲最孝顺奶奶,宏来一直跟着小姑父姓,一直叫小叔夫妇为舅舅、舅妈。奶奶和宏来的感情,我们谁也没嫉妒,也无权嫉妒。
  
   奶奶在八五三的那阶段,喜欢住我家,与我们生活了一个多月。七十多岁的她依然干净利索,很少闲下来,总是帮我做做家务,或去户外散散步。和蔼可亲的奶奶没几天,就和左邻右舍熟稔了,热络的和他们没事就隔着院墙闲聊,可奶奶也有孩子脾气的时候,谁家吵架了,她会特别感兴趣,悄悄地躲在院墙下听得津津有味,老公觉得这样不好,每每让我去叫回来,我怕奶奶不高兴,也就由着她。
   奶奶晚饭是从来不吃的,只喝温开水,身体一直健朗,七八十岁的人,几乎没输过液,更没住过医院。她经常洗澡,在我家洗澡时,就让我帮她搓后背,我最喜欢与奶奶如此亲近;喜欢看着洗完澡的奶奶,清清爽爽、满脸慈祥的笑;喜欢她一声声的叫着我的小名:小梅,叫我去干这干那;喜欢看着她依然灵活柔软的双手,变戏法儿般,用剪刀剪出各种惟妙惟肖、活灵活现的窗花:有牛、羊、猪、狗、猫、小鸡小鸟小兔子……有花花草草、有的只是好看的各种图案;喜欢她用花布头拼接出漂亮的枕套……很多时候,只是喜欢与奶奶相依相守的这种氛围。可是我不孝,虽然也让来来往往的亲人捎钱给她,却从奶奶回去后,从没回老家看望过她,二十年了,故乡在我的记忆里,日渐模糊,我早已把他乡做故乡,它对于我亲切却不再热烈。我也总是给自己找各种籍口,来减轻自己不回去的歉疚,也来掩盖自己的薄情与冷漠。
   奶奶病了,爸爸与弟弟他们回了老家,一直陪到她离开,故去的噩耗传来,连妹妹都知道,只有我被蒙在鼓里,次次问爸妈,次次都说:你奶奶好多了……等爸爸他们返回,还在对我说:你奶奶已经病好了,能喝小米粥呢……不会有事的,如果有事我们能都回来吗……。
   那时忙着帮妹卖货,也深信不疑,还和妹喜滋滋的说着,奶奶没事真好,天天高高兴兴的与妹一起上下班。现在想来,妹妹真的善于隐藏内心情感,喜怒不形于色,比我聪明比我成熟太多。
   直到有一天,弟弟来店里,看着明显消瘦沉郁的弟弟,看着他肿肿的眼睛,我才心中惊觉,用话套出了实情。当泪水决堤,当眩晕袭来,妹妹冷静的把我扶到没人的角落:不行你回去吧!这么多人你这样子,别人以为咱家出了什么事呢!我最终没有回家,坚忍到下班。
   那天晚上,把自己关进卫生间,再也不用顾忌什么,叫着奶奶,哭得直到眼睛疼痛,直到流不出眼泪来。也在那天晚上,才把奶奶给我做的“布老虎”从床头柜搂进怀里。
   老公回来后,也才招供,奶奶逝世他早知道,是爸妈不让任何人告诉我,怕我受不了怕我回老家,弟弟说漏了嘴,后悔不迭,被爸妈训了一顿,也在电话里向老公道歉,让老公赶快回家守着我。我却很感激弟弟,虽然他让我这个傻瓜,不再活在幸福的假象里,虽然弟弟击碎了我的梦。
   弟弟性格和我差不多,也爱流泪,奶奶在她五个孙子中最疼弟弟,而弟弟也是最爱奶奶,回老家次数最多,也孝敬奶奶的最多,弟弟眼睛肿着,一定也是无法从痛失奶奶的悲伤中走出来的缘故。
   第二天,我和妹不约而同都穿了一身黑,在远方给奶奶戴孝,妹妹也不再掩饰眼中的哀伤,却不像我总时不时的忍不住偷偷地流泪,总是清晨起来眼睛都是肿的,妹妹的刚强一直叫我佩服。
   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包括生离死别带来的伤痛,奶奶生病时我决定回去探望,而爸爸他们瞒着出发了,又帮妹妹卖货,便没有成行,奶奶不在了,老家也许也不再回去,也再没有一个人让我如此牵挂热爱,让我有回去的冲动。
   我们这座平房,装着与奶奶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虽然远去进回忆,却依然鲜活而温馨!
   老公判定,我是一个有健忘症的人。我会把钱顺手掖进衣服里或者枕套中,会忘记得干干净净。然后用枕套去给旺仔铺窝,让旺仔当做玩具撕开,把几百元零散的钞票撒得到处都是,老公看到捡回来,做了我的罪证,我像一个犯天大错误的孩子,面对他的愤怒他的教训不敢还嘴。
   等搬迁了,老公就一再叮嘱我这个健忘症患者,一定要把不要的衣物好好翻翻,别再把钱也扔了,我乖乖的遵照圣旨行事,可百密一疏,在我扔的一堆废衣物中,因不放心二次清查的老公,又翻出了一打零钱,这都成为了我的罪状,每每被老公拿来做抨击的武器,叫我无从申辩、无以还牙。
   但就是这样健忘的我,却并不缺少回忆里的温暖与芳馨,也没排斥其中的痛苦与眼泪。更从没有把我爱的人以及爱我的人,从记忆里抹去,于生命中剔除!
  
   五
  
   在农场,经常看到一群群的奶牛,很少看到马,我在路经“大和镇”时看到过几匹,“大和镇”也属于地方,有着许多与我们老家农村相似之处,诸如院子里的“玉米楼子”,诸如柴禾垛,诸如马拉的马车……
   聆听着马儿“哒哒”的蹄音,联想着它追赶日月的狂放,再回到现实,看“大和镇”的马,拉着一大铁船的秧苗,跋涉在稻田的泥泞里,看着马的主人悠然自得的神情,就会想到他数着钱时的满足,一天下来,这匹马为他赚回最少七、八百元吧,他心里能不美吗?
  
   而老家的马,也是功劳匪浅,高傲的一直驰聘在我的记忆里。那时,我家也养马,肥壮健美,性格温驯。不像姥爷家的那么暴躁,太姥爷就是在放马时,不知怎么惹了它发脾气,被它踢了,等家人知道信儿,把太姥爷搀回来,他死活不去医院,没有什么外伤,只是身上有几处踢淤血了,精神头儿可以,晚饭还喝了一碗粥,大家就没太强迫他。可是第二天早晨,太姥爷就去世了,想来一定是内伤所致。那时,家里有高龄老人的,都早早的备有寿衣、棺材,太姥爷什么也不缺,体体面面的去了另一个国度。长长地送葬队伍过来,被爸妈勒令不许出门的我们三个,趴在窗台上,透过窗玻璃,目送太姥爷最后一程,听着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声,也哭得抽抽噎噎。那个时代都不火化,我们村的坟圈子,就在我家的后面,向北走过长长一排松树林就到了,我和妹都没去过,清明、正月初一、十五……上坟祭祖,只有男人去,弟弟每次都被爸爸带着,也不见他害过怕。
   在农村,没有男孩,会被骂做“绝后”,在人们的意识里,只有男孩可以养老送终,可以继承香火,所以超生的现象非常严重,大有不生出男孩誓不罢休的劲头。
   春节去拜年,也是男孩磕头,女孩不用,这又是男孩和女孩的区别。
   太姥爷在世的时候,我们这些小丫头片子,和小小子都去给他拜年。太姥爷早买了好多五颜六色的糖球儿,塑料袋散装的,没有糖纸的那种。分开自己用纸,包成好多小包儿。我们这些孩子,每个人都能得到一份儿,小时候我太腼腆,也许也因此不讨嫌吧,太姥爷总会把给我的那包多放几块儿。
   和蔼可亲的太姥爷被马踢死了,我们这群孩子特难过,恨死了那匹马,而它并没有被杀来偿命或变卖,只是让悲伤中的姥爷痛打了一顿,依然如旧,帮着姥爷耕种田地,这也算作赎罪吧。谁会和一个畜生过不去呢,那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妈妈也会赶马车,特别是爸爸当队长那几年,有时候忙得顾不上家,妈妈就赶着马车,带着放了农忙假的我们,去拉柴禾,拉那些捡成堆的干柳条、用铁耙子搂成小山的干树叶,和一趟趟的黄豆根、苞米根,还有一捆捆的苞米秸、麦草……总之,只要能烧的都拉回来,怕拉晚了被谁偷走。
   “抢秋”真的像一场战役,妈妈和我们把掰下来的玉米棒子,赶紧抢回自家,当天实在拉不完的,就用放倒的苞米秸子盖严防贼。
   那时学校给学生派任务,美其名曰:勤工俭学,冬天要苞米瓤子、大豆杆子……做供暖的燃料。每个教室支一个铁炉,学生们轮流烧,到谁值日,早晨就早早去,先把炉子引好烧旺。学生的座位也经常调,谁都想离炉子近些,那里暖和。
   学校除了要柴禾,还要黄豆,每个学生规定斤数,还要过老鼠尾巴,用来干啥,我至今也没搞明白。
   作为老师的得意门生,在小学,李红军老师就几次徇私,免了我几袋苞米瓤子和太难搞到的老鼠尾巴,让我感恩到现在。
   因为要完成学校下达的任务,很多孩子出去偷别人家田地里的柴禾、黄豆,大人们就更加紧张起来,把特能偷的孩子,作为惯犯,重点防范,互相提醒,都在街上大骂:这混蛋孩子,有人养没人教……
   却不敢指名道姓,不敢找其家长,怕撕破脸,乡里乡亲的不好看。
   爸妈一次次的警告我们:学校要啥,就从家里拿,你们帮我干活就行!我看你们谁敢去偷别人家的,给我丢人,我不打折你们的腿……
   其实叫我们去偷也不敢的,偷需要胆大包天,需要能跑会躲,我们还真的不具备做贼的先提条件。
  
   特别是我,胆子太小,连虫子都怕。老家树多,道路两旁都是杨树,虫子也多,夏天,路面上随处可见。吴秀娟就成了我的“保护神”,她妈妈人们都叫“大马蜂”,都知道,不能惹,惹了准蜇人。可秀娟除了继承了她爸妈的黑皮肤,脾气却柔和太多,可胆子不小,敢把虫子放在手心儿玩耍,我见了都浑身起鸡皮疙瘩,躲得远远地。
   上下学,她一路为我开道,无论长相多么恐怖的虫子,只要被她撞见,都难逃一死,她的脚下,不知制造了多少虫界亡魂。
   可她也有胆怯的时候,在长安五队上小学,要经过“胡闹儿”家,“胡闹儿”不傻,他老婆傻,他的几个儿女也傻,而他的大丫头更傻。人们传说,她帮着她爸妈种“毛嗑”(葵花籽),她点籽儿,就把毛嗑仁儿都嗑出来吃了,把壳埋进了坑儿里。
   我们经过,她就时常拿着一把破菜刀堵在路上,追着砍,虽然那么多年,也没听说谁被砍伤,但也蛮吓人的。秀娟都怕,我们就更怕。没办法便成群结队,用声势吓跑她,没人敢找她父母告状,和这一家子就无理可讲。
   多年过去了,当听说这大傻丫头结了婚,真的好震惊,也好感兴趣,想知道是不是娶她的男人也傻。其实这世界上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何止这一件呢?
  
   除了吴秀娟,冯丽娟也是我最好的朋友,那时,女孩儿间流行拜干姐妹儿,我与她就拜了,好得形影不离,往往和吴秀娟三个人拉成一串儿走在路上,有一次,我被拉在中间,杜老师骑着自行车从对面过来,她们都不撒手,都把我往自己那边拉,老师也慌了,没刹住车闸,把我撞倒在地,下巴上面当中,被刮了一道血口,出了好多血,过后也留下了疤。
   那时的孩子都没那么娇气,磕磕碰碰伤到哪儿,都不会在意,家长也不会大惊小怪带去看医生。就我那次被邻居的大狗咬伤了腿,好深的伤口,也只是抹了肥皂水冲冲,再倒点儿用火烧过的酒,也就等着慢慢愈合,不会去打什么狂犬疫苗,更不会找狗主人麻烦。
   现在,每每用手触到下巴上的这个伤疤,就会想起我的朋友们,想起这场小小的车祸,感觉暖暖的。
  
   在危难来临,能有人依然不放开你的手,与你在一起,并试图带着你逃出生天,这何其珍贵,这也是无上幸福!

共 20504 字 5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以农村为背景的文字,内容很充实,描写也很细腻,没有农村生活经历的人,写不出这种文字。用个时尚一点的词汇,就是接地气。作品采用第一人称,给人很真实的感觉。整个故事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情节,却很平和自然,有种信手拈来的感觉,像说家常话。可以看得出,整个故事是一种自传性质,这也是文字比较朴实、自然的原因。但是,这篇作品严格说,不像小说,更像是叙事散文。记述性文字太多,缺少了小说的情节冲突,也没有小说人物的鲜明个性化的典型形象。如果可以用更多的文字去刻画人物,以及情节矛盾,可能比这样平铺直抒的记录,会有更加的感染力。感谢赐稿梧桐文苑,期待更多精彩【编辑:江南铁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江南铁鹰        2016-05-05 20:50:40
  故事是很有乡土情的,更像散文。
回复1 楼        文友:雲水禪心        2016-05-06 07:42:44
  非常感谢您的指导,我想尝试写写散文体小说,可是却自己在混沌之中,不得要领,这篇习作发过来,就是想得到您的指导。其实有被退稿的心理准备的,谢谢您的包容,辛苦您了,祝夏安!
2 楼        文友:芳菲禅语        2016-06-13 15:10:56
  还没读完,小说里的故事是那么的熟悉,东北70后的孩子或许大都经历过这些个岁月,虽不尽相同,却也大同小异。然而却没几个能把他撰陈文字的,禅心老师,你做到了!
回复2 楼        文友:雲水禪心        2016-06-13 21:09:07
  秀芳,在这里也别和我来这种虚套路,搞得如此失了亲切与自然。当打开回忆的闸门,便一发不可收,流淌的是情感,沉淀的依然是情感,别的已经淹没其中。回忆里有你有我,有关于你我的故事,没有付诸于文字,也是潜在心中。愿我们的同学之谊日久弥新,愿我们都安好快乐!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