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那年】心蛊(征文·小说)

精品 【晓荷·那年】心蛊(征文·小说)


作者:静之水流深 秀才,1067.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318发表时间:2016-05-10 18:28:42


   一
   三十多岁的女人了,没一点儿稳重劲儿,手机铃声居然是公鸡“咕咕咕”,许文不高兴地瞥了夏紫苏一眼。很显然,公鸡欢快的叫声和病房里沉重的气氛极不协调。
   夏紫苏十二万分的歉意和尴尬,皮笑肉不笑的赶紧走出病房,快步走到楼梯口才接起了电话,是宁凝。
   “夏紫苏,不管你在哪儿,在干什么,麻溜溜地滚来陪我喝酒。”电话里宁凝的声音霸道而亲昵。
   “宁大小姐,我在医院说事呢,不能说走就走,麻溜溜至少也得滚一个小时,你要是有时间不离不弃,就等我陪你生死相依。”夏紫苏头稍稍歪着,心底溢着满满的温暖和纵容。
   “嗯呐,先声明一点,今晚我和果儿要住你家。”夏紫苏能听到宁凝压低了的嬉笑。
   “去,防火防盗防闺蜜,我这责任重大,防不完了还。”紫苏些许娇嗔。
   “不就是有人觊觎你家许文美色么,让给她一次机会就没事了,瞧你那小气样,非得要人想歪招儿。”是果儿那爆竹般火辣的声音,俩人又开着免提打电话。
   宁凝和果儿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宁凝甜美而温柔,果儿干脆利落,俩人和紫苏都是从小到大的闺蜜。
   夏紫苏轻轻笑了一下,说:“没正事儿别浪费我时间,地址发我微信,你俩先喝着,挂了。”
   夏紫苏又一脸歉意地走进了病房,许文看了看她,张张嘴没说话。
   “老三媳妇,你日子宽裕些,你拿五万,你二哥和妹妹许俊两家各拿三万,你看行不行?”坐在床边凳子上的许文父亲看着夏紫苏说,语气中不止是商量,还有犹疑亦或是歉意。
   夏紫苏看了一眼许文,说:“我宽裕是我辛辛苦苦累出来的,都是我的血汗钱。许文要是有,随便他给多少。”顿了一下,夏紫苏又说:“谁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弯弯腰就捡到了。别人出三万,凭什么我就五万,我欠了谁的了?”
   夏紫苏声音不高,但却很坚决。许文不看夏紫苏,转头看着窗外,夏紫苏心里笑了一下。
   生病住院的是许文的大嫂孙芳芳,乳腺癌晚期,已经看了好几家医院,医生都说保守治疗吧,没有手术的意义了,娘家人逼着非得要做手术。许文的大哥许林没正经工作,每天游手好闲,拿不出手术费,就招全家商量,一起出资。
   夏紫苏看了看躺在病床上骨瘦如柴的孙芳芳,瞪着俩空洞的眼睛,心里突然五味杂陈,说不出的难受。有一瞬,她心里是有些许得意的。是的,那些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怎么可能就过去就忘记呢!可是,此时,孙芳芳无助的,求生的,讨好的,甚至是乞求的目光看着夏紫苏。夏紫苏突然觉得自己在意的那些东西在生命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
   许文拉着夏紫苏的手出来,在她额头亲了一下,说:“你这人恩怨分明,我以为你一分钱都不出的。”
   “所以你才让你爸说了五万,好讨价还价,你那点小心思还想糊弄我。告诉你,我心里清楚的很,二哥能出一万我看都悬,就二嫂那性子,不来医院看孙芳芳悲惨下场就不错了,还出钱。哼,你就和你们家人联合起来欺负我这没心没肺的傻瓜。”夏紫苏甩开了许文的手。
   许文伸手揽住夏紫苏的肩膀,说:“看你又多心了吧,我怎么会和他们联手,是老爷子自己那么说的。”
   “其实吧,不说是治愈,就是能活个三五年,五万我也了给了,现在这情况,除了给身体拉一刀,躺床上痛苦万分,没半点儿用。如果换了我,坚决放弃治疗,剩下的时间周游世界去,快乐一天是一天,死到哪儿算哪儿,一把火烧了万事皆空,本来时间就不长了,非得躺床上等死,人生最悲催的事莫过于此吧。”夏紫苏然坚持不乘电梯,一边说着,一边蹦跳着往楼下走。
   许文捏捏夏紫苏的脸,说:“她要是有你这份豁达,也不至于年纪轻轻就得癌症,她只比你大六岁,现在看,你喊她奶奶都有人相信。”
   “是啊,可惜了,这大好人生,就只能和癌症君打仗了。是可怜你家俩大侄子了,年纪轻轻就快成没娘的孩子了。”
   “我大哥不可怜啊,中年丧妻。”许文长长叹了口气说。
   “切,我跟你说,最不可怜的就是你大哥了,中年丧妻那在古代是很悲哀。但是现在,你看着吧,等你大嫂撒手人寰,用不了多久,新嫂就会登堂入室,住她的房子花她的钱,睡她的男人打她的娃。除了清明烧点纸钱供两朵花,平时她就跟从没有存在过一样,连张照片都不会给放,至于你大哥,人家该吃肉不会喝汤,该喝酒不会喝水,该唱歌不会念佛。”
   “你这嘴呀,我都不知道你那话都藏在哪儿呢,咕噜咕噜就滚出来了,不用说的这么直白吧,看破不说破,懂不懂?”
   “我就这德行,该说说,我才不藏着掖着呢,憋着多难受。刚才在病房,我本来想跟你大嫂说放弃治疗来着,生生给憋回去了,我怕人娘家人来挠死我。现在跟你说说不行啊,不想听拉倒,我还不想说了呢,宁凝和果儿还等着我喝酒呢!”
   “听说宁凝调到哪个税务所当所长了?是不是她请客,我也去凑个热闹吧,捧捧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许文拉住夏紫苏不让她再跳。
   “哎呦,那都多久前的事了,以前已经请过了,今天肯定不是庆祝呢,诉苦,倾诉衷肠,你要敢去就一起走。”夏紫苏不耐烦地说。
   “那就算了,我也真是服了你们仨了,人家不就有了个红颜知己么,至于么,还罄竹难书啊!”许文先出了住院部的大门,朝车边走。
   夏紫苏往另一边走,一边回头说:“滚,什么红颜知己,就是小三,不跟你说了,你那红颜知己今晚没空陪你聊天啊,还跟我喝酒去?我们女人的世界,不需要男人参与。赶紧回家看着闺女写作业,别让她老是玩手机,没完没了。”
   二
   宁凝黑色的外套掉在地上,果儿手托着下巴看着宁凝,宁凝正仰头把一杯啤酒灌进嘴里。
   夏紫苏走到宁凝身边捡起外套搭在椅背上,伸手拿过了宁凝手里的酒杯:“少喝点,凝凝,那个什么酒店的大堂经理,滚了么?”夏紫苏的手放在宁凝肩上。
   “爱滚不滚!”宁凝恶狠狠地说。
   夏紫苏拉开椅子坐下,挨着把酒杯倒满,说:“酒先喝够,然后咱再骂人行吧?”
   果儿白了夏紫苏一眼,抬手把额前的一缕头发塞到耳后,说:“什么叫骂人啊,那叫骂狗。哎,苏苏,你去医院干什么了?许文他大嫂什么个情况?”
   夏紫苏摘下眼镜,揉揉发困的双眼,说:“娘家逼着要做手术,招我们凑钱去了呗。”
   宁凝重重把酒杯放桌子上,赶紧咽下嘴里的酒说:“还真好意思开口啊,你没给吧?没给就对了,看看她以前办的那些事,真他妈不是人办的,丧尽天良,现在躺床上了,又搁你要钱呢,就是自作自受,自作孽不可活。”
   “人都快死了,说那些都没意思了,别人家给三万,我也给了三万,没多给。”夏紫苏起身脱掉外套。
   果儿接过外套,挂在身后的衣帽架上,说:“你也够心宽的,想想以前她那么对你,也真的是恶有恶报。”
   宁凝端起酒杯碰了碰夏紫苏面前的酒杯,说:“恭喜夏大经理的三万块钱打水漂了。”
   夏紫苏瞅瞅宁凝,又瞅瞅果儿,说道:“这钱算借的,要还的。”
   “好吧,依你之见,他嫂子最多活多长时间?”宁凝牙齿轻轻咬着酒杯。
   “依医生之见,最多三五个月了,手术不手术没意义,况且她严重营养不良,医院给不给手术都两说。”
   “所以说,你那钱呀就是扶贫了。警告你啊,旧人故去时,新人登场即,没人还你钱不说,你还会落埋怨,说就是因为你有钱不给人,所以没钱做手术,最后死了。”
   “谁爱说说去吧,我才无所谓呢,光明正大,问心无愧。”夏紫苏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微微皱了皱眉头。
   果儿喝完杯子里的啤酒,说:“两位姑娘,不喝啤酒行不行,不待见这味儿,喝白的吧?”
   夏紫苏马上堆出一脸的笑,说:“果儿姐姐果然贴心,我也死不待见这味儿。”
   宁凝瞪大俩圆滴溜溜的眼睛,说:“说我呢吧,说我呢吧,我也不待见这酸不酸甜不甜的味儿,换白酒。”
   果儿出去接电话,宁凝拉了夏紫苏一下,说:“我决定出去玩几天。”
   “为什么,躲避,还是成全?”
   “随便怎么理解吧,我觉得自己不能面对王霄,一看见他,就能想起前天晚上,你不知道,那天十多个人呢,都是平时经常和王霄一起玩的,我和王霄刚进去,那女人正好站在门口,两个人相遇赶紧闪开的眼神,王霄很不自在的打招呼,那一个镜头,我怎么也忘不了,大家都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我特么还得装着什么也不知道,陪别人说笑喝酒,想起来我的心就膈应。以前我也就是在他微信里知道她,现在倒好,直接面对面了!然然你知道么?那天晚上的聚会就是她故意安排的,故意出现在我面前的,人家都心照不宣。”
   “不要脸,这是兵临城下,直接下战书了?怎么个意思?以为咱没人应战是不是!明天我就和果儿直接到那破酒店找她个王八蛋去,不就是个什么大堂经理么?以为自己特了不起是不是!看我不臊死她!”夏紫苏气狠狠地说。
   “不去啊,咱们什么身份,她算个什么东西,值得咱姐妹们出手。”宁凝斜斜倚在椅子上,慵懒平静。
   “沉住气。”果儿打完电话进来坐下。“苏苏,我去看过了,除了年纪小点,其他方面跟凝凝差远了,就不是一个档次,涂脂抹粉蹋鼻梁,那叫一个恶心,所以,关键问题是,王霄和她到底怎么回事?”
   宁凝坐直身体,端起酒杯碰了果儿面前的杯子一下,说:“人那儿两个大堂,你看见的是另一个吧,这个啊,王霄的朋友圈公认的美人。”
   “什么叫美人,就是年轻而已,凝凝你没年轻过么?你那时也是公认的大美人,要不然他王霄会紧追不放?哼,对于这些喜新厌旧的,见异思迁,忘恩负义,破坏他人家庭的贱人,果儿就该见一个抓一个,统统关进监狱,每天劳动二十四小时,不许吃饭不许睡觉不许上网,看他们再犯贱!”夏紫苏说。
   “那监狱都要被挤蹋了,估计以后的监狱就是人口最密集的地方了,比北京上海都热闹。”果儿笑着说道。
   “那正好,以后苏苏招工就到监狱去,你给她免费,她省下的钱就可以每天请咱们喝酒。”宁凝也笑了。
   “我决定休假,报名去西藏,先让自己冷静冷静,回来再说。”宁凝说完喝干了杯子里的酒。
   三
   宁凝和一群驴友去了西藏,每天都会在朋友圈发图片,西藏湛蓝高远的天,洁白的云,清澈见底的湖,朴实的牧民,雄伟的布达拉宫,路边的玛尼石……还有宁凝飞翔的心。
   “西藏,最靠近天堂的地方,安静了我的心,不被凡尘纷扰,我决定放下,不再去纠问了。”半个月后,宁凝返程时在她们三个人的闺蜜群里说。
   看到信息的时候,夏紫苏正在医院。尽管孙芳芳的娘家人一再要求,医院仍然拒绝了手术要求,并要求出院准备后事。夏紫苏很明白,如果手术,孙芳芳十有八九是下不了手术台的。她冷眼看着一群人出出进进,哭哭闹闹。
   许文的大哥许林坐在病床前,给妻子掖了掖被子,说:“要不,咱回家吧?家里清静点。”孙芳芳点点头。
   娘家人不同意出院,吵吵着埋怨许家人是不把人当人。许林大声叫道:“孙芳芳嫁到了我许家,她是我许家的人,是我许林的老婆,走到哪儿都是我说了算,都他妈滚出去,别跟我这儿吵吵了。”
   病房终于安静了,孙芳芳苍白消瘦的脸,乱七八糟的头发,让她看起来苍老了很多,就像六七十的老太婆,其实她才四十三岁。
   夏紫苏很少到她病床跟前,到了病房也是站在旁边,很少说话。二嫂栗英正好也过来了,两个人便到走廊里说话。
   栗英高高瘦瘦的,面容俊俏清秀,就是身体多病,一直在家休养,很少出门。她拉着夏紫苏的手,指了指走廊尽头,两个人一起过去。走廊的尽头是一个门,过了门便到了检验区。夜里的检验区很安静,走廊的座椅上也没有人。两个人坐下。
   “二嫂,身体好点了么?一定要多锻炼才行呀。”
   “还好什么呀,就这样了。紫苏,你说她还能活多长时间?按理说都是一家人出点钱也是应该的,可是,想起她办的那些事,哎,我这心里真是怎么也过不去呀。紫苏你知道么?我嫁给你二哥之前,身体好得很,上学那会儿,我还是学校的长跑队员。一年到头都很少吃药,有个头疼脑热的,抗几天就好了,可是,你看我现在,整个一药罐子,一年四季药不离口。我没招谁没惹谁,你说这孙芳芳她能算人吗?我新婚第一天,晚上十一点多一点,我娘家送亲的人刚走,孙芳芳就拿了一脸盆,在院子里烧纸钱哭她死去的妈,你知道什么叫嚎丧么?那就是鬼哭狼嚎呀!”说着,栗英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夏紫苏嫁给许文的时候,二哥一家已经搬出去住了,平时也很少回去,二嫂身体不好,不喜人打扰,两家人很少走动。逢年过节的聚一会儿,二哥一家也早早就走了,妯娌俩很少这样说说话。
   “二嫂,这事儿我倒是听许文说过一句半句的,那当时就没有人出来说说她?”
   “说什么呀,我结婚也在城里的房子,公公婆婆在小庄的房里住,那天没等散席早早就回去了,我猜他俩就知道孙芳芳要使坏,又不想招惹她,也管不了,故意躲远远的。左邻右舍就是有人听见了也没人敢招她呀,怕她把什么脏东西弄自己家去。大哥你还不知道么?从来都由着孙芳芳。唉!我和你二哥谈恋爱谈了四年才结婚,新婚之夜就被人这样诅咒,还是连着三晚上,每天晚上快到十二点,她就开始哭丧,一直哭到一点才行。第三天我就生病了,要死要活的,两点多送到医院,住了好几天也检查不出啥毛病。后来我就不能听见她说话,只要听到她的声音我就害怕,我都觉得自己成神经病了。后来一直就病怏怏的,请了好几次阴阳先生,做了好几次法事,都不管用。后来一个先生怀疑说家里有人会下蛊,我觉得自己就是中了孙芳芳下的蛊。我怀我家老大的时候,差点就流产了。你看老大现在身体也不好,从小就老是生病。你说,她孙芳芳现在病了,就是害人反害己,还要让咱们出钱,现在说什么手足之情了,当时害人的时候怎么不说!她那样害我,也没善待你呀,她但凡差不多点,不指望待咱们是一家人,就不要害人,就当邻里邻居,出点钱我也就认了!可是你说这钱我能出么?我就是撒街上让乞丐捡了,乞丐还能吃顿饱饭,我就买一块肉喂狗,狗也冲我摇摇尾巴。她孙芳芳呢,唉,不说了,反正我,一分钱都不给,她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栗英说话的声音都不正常了。

共 1232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心底无私天地宽。许文的大嫂孙芳芳不幸得了乳腺癌晚期,这让一家人愁肠百结。许文的大哥许林没有工作,游手好闲,医生已经对妻子下了诊断书,手术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可是,芳芳的娘家人不同意他们回家治疗,指责许家拿芳芳不当人看,舍不得花钱看病,公公只好强行摊派,让兄弟几个凑钱治疗。夏紫苏和二嫂栗英两个人对芳芳颇有微词,想起她曾经对他们做的那些可恨可恶的事情,一个个怨气冲天。芳芳身为大嫂,不洁身自好,为了独占那几间房子,在二哥二嫂结婚大喜的当晚,她在院子里又哭又闹烧纸钱。因此,到了许文结婚的当天,一家人防不胜防,万万没有想到她在床下面和房间里早已经放好了“死”等不吉祥字,并且装神弄鬼。她的这些恶劣行径,闹得本来应该和谐发家庭每天每个人都提心吊胆,不得安生。除此之外,她还借机诽谤夏紫苏,让他们夫妻不和,在紫苏怀孕的时间,她心胸狭隘的在她的房间里悄悄地安放了麝香,导致紫苏最终流产。夏紫苏、宁凝和果儿几个闺蜜亲密无间,彼此排遣心里的许多不愉快,他们谈天说地的快乐,让生活多了许多的乐趣。闺蜜宁凝在西藏看了天葬回来后,放下了对丈夫的偏见。夏紫苏是一个外表坚强内心脆弱,有焦虑症,她甚至想杀死女儿然后自杀。宁凝言辞激烈,让夏紫苏开始反思,并最终放下。夏紫苏和栗英不计前嫌,对大嫂芳芳给予资金支持……作品旨在告诫人们,放下心中的伤害,或是背叛,或是欲望,或是伤害,好好生活,珍爱生命,是一篇充满正能量的佳作。欣赏,学习,特此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老师更多的精彩。【编辑:你猜】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51200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你猜        2016-05-10 18:29:33
  一篇荡气回肠的力作。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1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5-10 22:27:30
  谢谢你猜总编,辛苦了
2 楼        文友:你猜        2016-05-10 18:30:40
  欣赏,学习老师佳作,祝创作愉快,万事如意。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2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5-10 22:28:59
  你猜老师精彩编案,谢谢,问候老师安好
3 楼        文友:何叶        2016-05-10 21:32:04
  欣赏佳作,祝好敬茶!
我阳光,我爱笑。我是向日葵!
回复3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5-10 22:29:39
  谢谢社长留评,问候安好!
4 楼        文友:塬上草        2016-05-12 06:35:13
  老师的语言炉火纯青,和文中人物一样鲜话生动,读之,实乃是一种享受!拜读大作。问好!
回复4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5-12 08:05:37
  塬上草老师过誉了,问候老师,祝您佳作连连。
5 楼        文友:何叶        2016-05-12 18:11:14
  恭喜精品获得500精!爱你哦么么哒!
我阳光,我爱笑。我是向日葵!
回复5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5-12 20:50:21
  谢谢社长,费心了,爱你?么么哒!
6 楼        文友:双头狼        2016-06-14 11:13:07
  经典的作品,唯美的文字,魅力的语言!作品生动细腻,精彩形象,起伏跌宕,荡气回肠!好作品,再次特别倾情推荐阅读欣赏!跟偶像老师敬茶问安!祝福祝好!!!
回复6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6-14 22:13:03
  多谢老师点评,还请多多指教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