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传奇小说 >> 【东北】情怨(小说)

编辑推荐 【东北】情怨(小说)


作者:宝玉 举人,5739.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352发表时间:2016-09-26 11:37:29


  
   岳小生是两年前丢了工厂的工作。那是一家小工厂,其实是一家私立工厂。当初是经人介绍才进去的,那时候他给人家交了三万多。后来在找人的时候才发现,厂子只要岗位空缺随时可以应聘。没有人知道岳小生那三万多是父亲捡破烂的全部积蓄,父亲病倒了,不久患了癌症离开人世。
   贫穷的岳小生就连父亲的后世都无法料理操办,最后没办法,还是亲戚们一起将父亲同早年病逝的母亲葬到了一起。
   那一夜,他的眼泪流得很绝望。他对着浑浊的夜空,反复的用泪水擦洗天空,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是想把天空擦亮,是想把天空擦得干净一些,在干净一些。
  
   小灵拍了拍岳小生的肩膀。像触到一条鱼一样看着岳小生忽然退缩的样子,小灵忍不住笑起来:“大男人的你怕啥?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他被小灵带到一条河边,他们是下了桥站在草丛里的。小灵示意他坐下,他便乖乖的坐下了。这个大男人看着真乖,他不像阿峰一样浪漫,不像郭俊杰一样机械,他的随和乖觉也是男人的又一套新路子吧。小灵忽然为自己如今明朗清亮的心感到轻松而可笑。难道是自己不再相信爱了吗?怎么可能呢?难道全天下的男人的良知都要在爱的考验上折损吗?小灵又是笑起来,管他呢,想多了才累人。
   她这些年始终将自己越活越年轻,越活越轻松,她甚至感到自己如蒲公英一样,随时可能落到哪里,随时可能沾在哪个男人身上摸一把。小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出男人一样的洒脱的,在面对每一个女人的时候都能轻而易举的燃烧一次。
   深重的吻棉花一样落在岳小生唇上,他慌乱得几乎将这个陌生的女人推开。她怎么可以这样放荡?怎么可以这样轻率?怎么可以?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贫穷的郊区小平房,院子里堆满的那些臭气熏天的古怪垃圾们,他们仿佛是一群同自己一样卑微的人,这些人竟然在欢呼,在呐喊着什么似的疯狂起来。他无意触上空旷腰包的时候,他忽然感到自己憋屈得发疯一样难受,他始终一个人生活,一个男人的单身生活,他一直很好,他不逛街不购物,不喜欢下饭馆不去娱乐场所,他几乎告别了一切外部行动。他过得始终很好,心里从不曾如此刻这样波澜,这样羞耻,这样尴尬,甚至恐惧,恐惧这个陌生女人的继续靠近与深入,他无法面对她,无法在她面前揭露出真正的自己那样尴尬的一面。
   小灵为自己将这个男人搂得很紧,而他没有逃脱掉而感到庆幸。因为她终于感受到了当年阿峰将自己捆进怀里胜利的喜悦。当年阿峰胜利了,如今她小灵也胜利了。当年的阿峰俘虏了她,而今她也俘虏了岳小生。
  
   岳小生被小灵带回了自己家里。墙壁上的木头相框子里是小灵和郭俊杰的结婚照,两个人看上去无比幸福的踩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两张脸笑得仿佛盛夏里绽放开的牡丹花儿一样。
   小灵随手指了指墙上的男人:他出差了你不用担心。她的手仿佛及其自然的抹了一把头发一样不惊波澜。
   这个女人的肆意简直让岳小生感到害怕,他无法理解这个女人是怎么了。
   “你很费解吗?”小灵拆穿心思一样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岳小生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一瞬间所有的感受都铜墙铁壁一样戳不动,他开合着的嘴却是哑巴一样找不出一个合适的字儿来。
  
   小灵缓慢的脱下身上的衣服,仿佛一朵花一层层的撕开了花瓣儿一样。她的靠近让他忽然慌不择路的想要逃离。小灵一把扯住他领口,他的扣子被她扯开了。她柔软的手抚上他宽阔起伏的胸膛,这个女人太有温度,让他感到发烫,烫得仿佛一块儿放在炉火上的巧克力一样。他像被烧糊涂的病人一样瘫软在床上的时候,小灵柔软的指尖顺着他的脸一路滑下去,每一寸都不像放过一样仔细。
   之后小灵拉着他的手游街一样,探险一样,她知道对于这个男人,一切都仿佛崭新的一页一样新鲜诱惑。自己不是也饥渴了这么多年了吗,为谁执手?为谁痴迷?还要执迷不悟下去多久呢?她怎能不知道这条路一旦走下去将是危险重重,可是自己怎么就这样滑落了呢?太多的,太多的想法梗阻着。她索性再一次丢开思想,想不明白就不要再去想了。是固执让她吃尽苦头,执守让她就要枯萎在这片春季里了。她不能,决不能就这样变成一只枯萎的玫瑰,就这样等待着凋落进下一个秋天。
   他像一只受惊的雄鹰一样,最终她如愿以偿的成了鹰嘴里的小鸡。她抚摸起他嘴角残留的带着血滞的羽毛,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将永远粘在他唇上,他心里。
   岳小生既贪婪又恐慌的抓起衣服套在身上,小灵伸手把衣服从他身上重新拽下去:你干嘛,完了就想走?他重新躺下来,再次紧紧的抱住了她,像抱着一团儿棉花糖一样甜蜜的笑了。
   看到岳小生挂着笑容的脸,小灵终于满意的笑了。她清楚的感觉到,并且知道这个男人,从此将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岳小生了。这个男人就像自己一样,永远再也回不去那个叫小灵的女人了。
   岳小生仿佛抚摸着滑腻的露珠一样清澈棉柔,这种感觉很舒服,让他贪恋,让他停不下去了。他需要征服她,占领她,必须要最深,深,深的占领她。只有这样她才能彻底属于他,他才能认为自己在这个女人体内贴上了专属标签一样自豪,伟大。
  
   当麻木的卑微再次卷起心事儿的时候,他很放肆的吮了一口小灵的脸蛋儿,响亮亮的:我想让你知道我很穷,穷得和乞丐无异。
   他耳边传来一阵清脆狂烈的笑声:我想你知道我同三个男人都睡过。你是我最满意的。
  

共 6978 字 2 页 首页上一页12
转到
【编者按】人生往往需要承受某种宿命的安排,从而由扩散的核中,将生活的本真一层层剥离出来,以展示真实的存在性。这篇小说作者通过对场景的描写、内心世界的描写、以及不动声色的隐性表达,于笔墨游走间为我们呈现出底层民众的困苦与悲哀,以揭示大千世界中的众生相及中国社会下的伦理观。小说布局合理,描写细腻,透过深邃的文笔,将人性与命运的沧桑风景跃然于纸上。不错的小说,欣赏学习了,推荐共赏!【东北风情编辑:东北风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共 0 条 0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