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经历】如果云知道(征文·中篇小说)

精品 【晓荷·经历】如果云知道(征文·中篇小说)


作者:静之水流深 秀才,1067.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619发表时间:2016-12-18 00:33:44


   我一下就笑了,心里说道:“就我一个孩子?是生不出来了吧!假装虔诚的忏悔,可惜我不是耶稣。”
   “弄了半天,你回来跟我抢闺女的!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当初你狠心丢下孩子,说走就走,现在后悔了,我养了二十年的闺女给你?你怎么说出口的,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孙胜利鄙视地说。
   虽然我一直不喜欢孙胜利的信口开河,但此时此刻,我非常认同他的说法。
   范丽婷只是看着我,那个男人安静地看着范丽婷,我看着那个男人。他并不出众,眼睛里却是满满地温柔,亦或是宠溺,是的,就是宠溺,他的眼里只有范丽婷,其他人都是忽略了的。
   我倔强地沉默着,转而看着远处,眼神是迷离的,恍惚的,无所谓的,我在故意忽略范丽婷。
   那个男人突然朝我走过来,我的身体本能地僵硬,下意识地往孙胜利身边走了一步,孙胜利很男子汉地护在了我的前面。
   他在离我大概三步远的地方站住,笑了一下,是那种温和地,毫无城府地笑。
   “云兮,你好,我叫杨新,我觉得你报考医学院完全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我冷笑着撇了撇嘴:“哼,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你的亲生父母都是医生,既然你恨他们俩,为什么要学医来继承衣钵?所以,你骨子里还是对他们有感情的,只是他们当初的行为伤害了你,你是在报复,你想让他们难过,让他们心里永远背负着十字架,你想把你的亲生父母永远订在耻辱柱上,是不是?如果这样你才能获得快乐,那么你可以叛逆,可以冷漠,可以恨,但是,你真的快乐么?你把自己封闭起来,就是为了惩罚你的父母?你辜负了可以任性的青春,辜负了可以肆意的韶华,值得么?”
   我只是冷冷地听着,心里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
   “那又怎么样?他们剥夺了我快乐,剥夺了我的幸福,他们那么自私,都只为自己而活,却从来没有谁想到过我!哪怕一丝一毫!范丽婷不愿意委屈自己,可她想过一个不到十岁,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弱小女孩的委屈么!他们都在追求自己所谓的幸福,那就可以把一个孩子的幸福抛之脑后么?请你不要再逼我说话,不要逼我说出让他们更耻辱的话!”
   我冷冷地看了范丽婷一眼,说:“我不想原谅你,也不想恨你,从此以后,互不干扰,各自安好!”
   “云兮,你不能这样!”杨新试图拉住转身要走的我。
   孙胜利挡在了我身后,抬起手,说:“我闺女说了各自安好,互不干扰。”
   “云兮……”身后是范丽婷绝望而无奈的喊声。
   我没有停顿,也没有回头,快步走下酒店门前的楼梯。杜龙开着他爸的黑色奔驰恰到好处地停在了我面前。
   杜龙下车走到我跟前,拉开车门,笑了一下。
   我没有回头,能感觉到背后芒针一般的目光,突然心里极度的不舒服。
   “孙云兮”,杨新在我身后说道:“你要记得,人这辈子,亲妈只有一个。”
   我拿下已经登上车的一只脚,转过身,看着杨新,一字一顿地说:“我没有亲妈,麻烦你转告她,世界就是这样公平,她必须要为当初她的行为买单。她那个所谓的女儿早已经死了,我只是我自己,和她没关系。”
   杜龙笑着冲杨新点点头,我横了杜龙一眼,杜龙冲我举了下手。
   孙胜利自然是得意的,他掩饰不住心里的喜悦,眼神里充满了幸灾乐祸。
   关上车门后,我回头看了一眼,孙胜利有点趾高气扬地转身走了。对那个他曾经爱过,背叛过的女人,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亏欠?
   孙胜利没有要范丽婷给我的路费,他得意地讲述了他如何风轻云淡的说,他不缺钱,养得起闺女。
   我知道,他心里是真的得意,也是真的想在杨新面前显摆。
   “那个那个杨新,穿的那么普通,一看就知道是个小工人,没钱,真不知道范丽婷哪根筋搭错了,离婚了好歹找个比我强的男人。那个杨新,个子没我高,长得没我帅,挣钱没我多!怎么想得这女人!”孙胜利坐在我的书桌前,不知道是在跟我说话,还是自言自语?我翻着衣柜整理自己的行李,不答话。
   范美婷在门外喊孙胜利,孙胜利正玩味我的录取通知书。他大声说:“小美,进来。”
   范美婷站在门口,我不看她,我知道,她不会进来。
  
   六
   我住的是单独一套带卫生间的房子,光线充足,冬暖夏凉。可是,我搬进来不过三年时间。
   范美婷上位的时候,家里还没有修房子,还是原来的平顶房。不满十岁的我就被赶到了原先堆放杂物的南房。夏天像蒸笼,冬天潮湿阴冷。我的身上总是出这样那样的疹,特别是夏天,我从来不敢穿裙子,我害怕自己身上长的那些东西吓到同学。有时实在难受了,和孙胜利说,孙胜利高兴了,就配些药给我,不高兴了,一巴掌把我打一边去。
   中考的前一年,家里开始翻修房子,我借住在了邻居家的旧屋子里。隔壁是收破烂的河南老头,院子里的垃圾散发着恶臭。特别是那老头总会直勾勾地盯着我看。我不许任何人来找我。我在枕头边放了一把一尺多长的刀子,我自己在超市买的。孙胜利和范美婷住在隔壁的邻居家,三个人挤在一间屋里,只是环境稍好一点。
   临近中考时,尽管蚊虫叮咬,尽管酷热难当,尽管屋子里永远散发着发霉的潮味,尽管窗外的垃圾臭味总是会侵袭我的呼吸……而我就像上了发条的闹钟,争分夺秒地学习。我知道,只有好好学习,我才有可能离开这个家,离开这种苦难。
   我以全校第三名的成绩考进一中,来自亲戚朋友,左邻右舍,还有孙胜利的顾客的铺天盖地的夸奖声让孙胜利颇有面子。总不时有人和孙胜利提出来见见我,传授点学习经验给自家孩子。
   新房装修好后,一楼三百多平米是诊所加药店。孙胜利决定让我搬进二楼这套最适宜居住的房子。房子有八十多平米,两室一厅,有独立的卫生间和书房,他还买了新家具,床,沙发,衣柜,书桌,书柜全套。范美婷自然是坚决反对的,。
   她挡在门口,说:“这种天生没修养的人有地住有饭吃就不错了,四楼一室一厅的就能住,她有什么资格住这儿。”
   孙胜利有点恼羞成怒,在连着说了几次“让开”而范美婷依旧无动于衷时,气愤地指着范美婷骂道:“我告诉你,孙家还是我当家,还是我说了算,孙云兮是我闺女,不能让人看我笑话,你,麻利利给我滚开。”
   范美婷还没说话,孙范辉抱着他妈的腿说:“姐姐是坏孩子,早点赶出门。”
   我淡淡地说:“哪儿来的贼眉鼠眼的东西,到底是谁的种?也敢在孙家胡说八道。”
   范美婷愣了一下,然后发疯般地朝我走过来,指着我骂道:“你再血口喷人,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我毫不示弱,我已经比她高出了三四指,每天晚上的俯卧撑让我的腕力比同龄人要好很多,我早已经为这一天做好了准备。
   范美婷的手被我抓住,然后推开:“离我远点,脏死了!”
   范美婷瞬间哑然。
   孙胜利在楞了一小会儿后,蹲下抓住孙范辉仔细看了看,然后起身回头说:“云兮,你知道什么?全部告诉爸爸。”
   “这个贱女人给你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她跟你结婚时就已经怀孕了,孙范辉是她和她们村一个有妇之夫的。那个人后来离婚了,可她不愿意再回农村,不愿意嫁给那个人,就勾搭了你。她还告诉范丽婷她怀了你的孩子,说如果范丽婷不离婚,她就告你强奸。”
   “你胡说,胡说,不是这样的,胜利,别听她胡说八道,没有,不是这样的!”范美婷急切地辩解。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前年五月份,孙胜利去省城学习一星期,你带回来过夜的那个男人是谁?用不用我去指认?”十六岁的我,心智却已成熟,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
   孙胜利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范美婷脸上,范美婷踉跄着倒在地上。孙胜利紧跟一步抓住了范美婷的头发,眼睛发红,恶狠狠地说:“马上收拾东西,带上这个野种,明天老子就敲锣打鼓把你送回去。”
   沉默。
   “云兮,你是怎么知道的?”孙胜利问我。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就你一个人蒙在鼓里。她的奸夫到处炫耀,淫妇如何倒贴他钱花,这样的美事何乐不为。”说完,我抱着自己的东西走进了屋子。房门没有关,对面的打骂声,哭喊声,摔打声,此时像一曲美妙的音乐,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姐姐,妈妈快死了。”孙范辉在门外喊道。
   我心里一惊,但还是慢慢走进了大客厅,地上到处都是范美婷的东西,她嘴角,鼻子都淌着血,披头散发,右眼一片乌青,跪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哭着。
   “云兮,对不起,以前都是我不好,原谅我好不好,跟你爸说,你说的不是真的。”范美婷可怜巴巴地哀求。我顿时感觉自己上当了,一定是范美婷悄悄授意孙范辉去喊我的。
   “怎么不是真的?意思是我诬陷你了,好啊,带着你儿子跟孙胜利做亲子鉴定就好了。”
   孙胜利摆摆手,说:“云兮,你回屋去,别搭理她,这种贱货,明天就从我眼前消失。”
   “她如果这样消失,这传言可就坐实了,你这绿帽子这辈子摘不掉了,你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出来进去,不怕别人说。”我知道,此刻最冷静的局外人一定是我,而我在那一刻的确动了恻隐之心。
   “你说该怎么办?”孙胜利口气里充满期待。
   “收回你的财政权,每月生活费给她,她在诊所上班,工资固定,归她自己支配。立下字据,和那个男人彻底断绝来往,半年为期。半年之后,若她安分守己,好好做人,好好做事,好好照顾家,你就原谅她,人都会犯错,不能一棒子打死。半年之后,若无悔改,净身出乎,该去哪去哪,你再去娶一个年轻漂亮的。”我一口气说完。
   “我改我改。”范美婷鸡啄米一般点头。
  
   七
   范美婷自然是规矩了很多,某种意义上说,她对我是心存感激的。我依旧对她不理不睬,依旧对孙胜利少言寡语。而我是开心的,这一次反击我准备了好久,当然,杜龙功不可没。那次我告诉杜龙我看见范美婷带了一个男人回家,杜龙说先别说,时机成熟时一招制敌。
   当我眉飞色舞给杜龙讲述时,杜龙摸了一下我的头发,说:“开心了吧?对付范美婷那种人,就得一招致敌,一下打在她的七寸上,让她再没有机会反击,否则,你就死无葬身之地。”
   “你说的那些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十六岁少年的心机让我突然产生了怀疑。
   “当然是真的,我不是带你去见过那个男人么?他前妻跟我姥姥家是一个村的,我跟我妈回去看我姥姥,听我小舅妈说的。她不知道孙胜利的女儿孙云兮就是我女朋友。”杜龙狡黠地眨眨眼。
   “少胡说了,谁是你女朋友?咱俩就是朋友,你是我的男闺蜜。”我不高兴地说。
   “知道,知道,故意逗你呢?哎呀,可惜我导演,孙云兮主演的一场好戏没看上。不过,我能想像出来你翻云覆水,剧情逆转,灰姑娘终于扬眉吐气,想着心里就舒服。”杜龙右手做了一个斩杀的动作。
   我该不该告诉杜龙我并没有赶尽杀绝,而是给范美婷留了后路呢。我欲言又止,我想杜龙知道了一定会骂死我的。
   “杜龙,你说范美婷会不会报复我?比如趁孙胜利不在家,给我下药,或者趁我睡着了掐死我,有点后怕哎!”
   “你呀,就是从小被人欺负惯了,她都那样了,老孙还能容得了她?不可能,肯定得把她和她那野种扫地出门。你那些本来就是你应该享有的,是被范美婷剥夺了的,她凭什么害你!你放心,有我杜龙在,她范美婷翻不起大浪。”杜龙拍着胸膛说。
   我抬手搭在杜龙的肩膀,他足足比我高出多半个头,搭他的时候,他总是有意识地往我这边倾斜。
   “那孙范辉呢?他真的是范美婷和那个男人的?”我又问道。
   “当然了,别再过意不去了,她虐待你这么多年,现在不过是小小反抗了一下而已。要我说孙云兮,你就是受虐成习惯了吧,没人虐你,是不是心里还感觉失落呀?要不,以后每天我虐你三百遍?”杜龙讥讽着看我,手在我胳膊上做了个拧的动作。
   当着孙胜利的面,范美婷对我客客气气的,说话也温温柔柔,但我明白她是表面讨好我,我有时突然会感觉到背后恶毒的目光。我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
   终于有一天,孙胜利出去办事,我守在店里。反正是暑假,也没有作业,我闲着也是闲着。从小在诊所长大,对很多事情我都能上手。新店还没有正式营业,半歇业状态,一天也没有几个顾客。孙胜利也更放心我,他说我有天分。
   范美婷端着一杯热好的牛奶进来,放在我面前。我看了一眼,刚要拒绝。她说:“喝凉奶多了对胃不好。”
   对于这种主动示好,必须心安理得地接受,把这种意识培植到范美婷的大脑里,时间长了,她就养成习惯了。想到杜龙说的,我便接了过来。
   杜龙有着超乎常人的洞察力,有时候我会很崇拜他。
   “云兮,那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范美婷轻声问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周围那么多眼睛那么多嘴巴。就说现在,你觉得在店里说这些合适么?”我低声道。
   手机叮叮咚咚响了,是杜龙。
   我不再理会范美婷,接起电话和杜龙说话,也许是我的喜笑颜开刺激到了范美婷。

共 35380 字 8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8
转到
【编者按】孙云兮7岁时父母离异,十一岁被父亲毒打,从此和父亲结仇,她不再叫他爸爸了。范丽婷发现丈夫孙胜利和远房表妹混在一起,她怒不可歇和丈夫离婚了,尽管女儿云兮百般挽留,范丽婷毅然决然和孙胜利离婚了。范美婷入主孙家后,云兮忌恨她挤走了母亲,无论如何对范美婷心存芥蒂,和这个后妈兼姨身份的范美婷颇有微词,当她听说范美婷生下的孩子孙范辉并非父亲亲生,于是,她愤而将范美婷的丑事告诉了父亲。一场家庭风波后,范美婷开始对云兮改变了态度。杜龙的爸爸杜来福考上了一所财经学院,杜龙那年十一岁,就和云兮是同桌。杜龙虽然是个花花公子,却对云兮情有独钟。单亲女孩子云兮一次次得到杜龙的帮助,爱情的花朵对杜龙悄然绽放,在大学的校园里还是在小城的医院里,云兮对杜龙的爱越来越深。当孟伟对范美婷离开他跟了孙胜利怀恨在心,梦伟伺机报复云兮的时刻,杜龙挺身而出,制服了他,使孙家重新归于宁静。当云兮和杜龙的爱情即将开花结果时,杜龙却因为故意伤害致死罪,判了十八年,留给云兮的是漫长的思念和等待。作品情感交织,波澜起伏,环环紧扣,引人入胜。欣赏,拜读,特此倾情推荐。【编辑:你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219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你猜        2016-12-18 00:34:17
  很精彩,学习了。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1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12-20 21:10:00
  你猜主编辛苦了,谢谢你,遥祝安好
2 楼        文友:叶华君        2016-12-19 06:11:45
  老师出手就是大手笔的文,佩服!有空好好的仔细拜读!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回复2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12-20 21:11:07
  华君过誉了,谢谢留评,祝安好
3 楼        文友:清粥小菜        2016-12-19 17:01:43
  恭喜老师精品
回复3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12-20 21:12:12
  谢谢留评,遥祝安好!
4 楼        文友:何叶        2016-12-19 17:06:52
  恭喜精品!静姐真棒!
我阳光,我爱笑。我是向日葵!
回复4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12-20 21:12:40
  谢谢叶子社长鼓励,祝安好
5 楼        文友:你猜        2016-12-19 19:02:17
  祝贺老师精品。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5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12-20 21:13:14
  谢谢!
6 楼        文友:何叶        2016-12-19 20:48:23
  多好的小说呀!打赏了。亲么么哒、
我阳光,我爱笑。我是向日葵!
回复6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12-20 21:13:44
  小文不值一提,以后继续努力!
7 楼        文友:湘南一枝梅        2017-05-23 13:13:48
  写得很好,看得我热泪盈眶。
既喜雨来又喜晴,日沉月落数繁星;一年四季皆入画,八面来风送弦音。
8 楼        文友:湘南一枝梅        2017-05-23 13:37:08
  小说写得很好很感人,就是中间有个地方有点突兀,云云的大伯杀死了龙龙的舅舅。因为前面没作任何铺垫,就显得太突然,起先我还经为看错了,因为文章开头就交代了龙龙大伯杀了一个奸夫,怎么中间又出现云云大伯杀龙龙舅舅的。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呢。
既喜雨来又喜晴,日沉月落数繁星;一年四季皆入画,八面来风送弦音。
回复8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7-06-09 20:04:13
  就是同一个人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