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经历】如果云知道(征文·中篇小说)

精品 【晓荷·经历】如果云知道(征文·中篇小说)


作者:静之水流深 秀才,1067.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618发表时间:2016-12-18 00:33:44


   “孙云兮,你才多大,啊,十五六岁就成天和男人谈情说爱,一天到晚和野男人鬼混,你懂不懂得羞耻!”范美婷突然厉声斥责。
   我愣住了,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想翻盘,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手机那头的杜龙显然也听到了,他在电话里大声说:“你个臭婊子胡说八道什么?”
   我挂断电话,冷冷地看着范美婷。
   “毒蛇就是毒蛇,看来必须要赶尽杀绝,不能有一丝一毫心软,否则随时就会被反咬一口。”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年纪轻轻成天和男人鬼混,靠着野男人给你做后台设计来害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的!”范美婷指着我恼羞成怒。
   “你嘴巴放干净点!”我被气到了,大脑缺氧,根本不知道如何回应。
   “我就不放干净,你他妈就是一个卖*货,要没有野男人给你出主意,就你这智商,能斗得过我!做梦吧你。”
   “孙云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没有对我赶尽杀绝,不是你心善,而是给你自己留着后路。以后好为你自己鬼混找借口。”
   我拨通了孙胜利的电话:“孙大夫,我现在在你的诊所看店。接了一个电话,是杜行长的儿子杜龙的,范美婷说我是在和男人鬼混,所以麻烦请你回来当场捉奸。”
   “给脸不要脸的……,我知道了。”孙胜利咽回了脏话,挂断电话。
   “我不知道是杜行长的公子。”范美婷有点惊慌。
   我瞬间明白了,在范美婷看来,依杜龙一个十六岁少年的心机不足以筹划一次这样的反击。那么,我肯定应该有别的什么男人了。
   我冷笑了一下,实在不想再看见这个恶毒的女人。
   “哼,要是这个人不是杜龙,而是其他人,是不是你这盆脏水就一定要泼我头上了?居心叵测,表面装的像只羊,骨子里原来是一只吃人的狼!”
   杜龙风驰电掣地骑着摩托车停到了门口,他一米七六的个头,白皙帅气的脸上架着一副太阳镜。他在门口稍停留了一下,才进门。黑色t恤黑色长裤,让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霸气。
   “云兮,”杜龙喊了一声,然后看了范美婷一眼,说:“走,跟我去我家鬼混去,或者去我爸办公室谈情说爱去。你,要不要跟着取证啊?”杜龙话题一转,指向了范美婷。
   “我……我是跟云兮开玩笑的。”范美婷明显底气不足。
   这时,孙胜利进门,看见杜龙,笑呵呵地说:“龙龙来了,找云兮的吧,你们去玩吧。”
   杜龙笑了,说:“孙叔叔,有人诬蔑我和云兮在鬼混,所以我过来讨个说法”。
   杜家有兄弟二人,杜龙是老二。老大天资普通,生性木讷。小时候,一场大病后失聪。喜欢画画,现在在一家美术学院上学。杜龙天赋异禀,聪颖剔透,是杜家的骄傲,更是杜行长及杜夫人的心尖肉。
   对于年少的杜龙来说,“鬼混”是一个极具侮辱性的词,是纯真少年最不能容忍的。如果说以前是帮我,那么,现在,他是为自己。
   范美婷被孙胜利送回了乡下她娘家。我知道,孙胜利忍受不了的不是范美婷侮辱了我,而是她不适时宜的冒犯了杜龙。
   孙胜利是家传中医,一直想发扬光大,光宗耀祖。修房子已花光了积蓄,还欠了不少外债,想扩大经营,孙胜利只有贷款。
   自从那次孙胜利差点打死我,知道我逃课是去见杜龙后,便不再反对我和杜龙来往,他甚至有意无意地鼓励我。我在心里鄙夷他,如果想通过我攀附杜家,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我咬牙切齿地恨着孙胜利,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趾高气扬地离开孙家。
   “如果有一天我嫁了人,我发誓这辈子我都不会回孙家。”我恨恨地说。
   “知道,你的家在绿园。”杜龙指着他家的方向,“看见没,绿园扩建,我爸又买了一套房,给他未来的儿媳妇的。”
   “你才十六岁,初中刚毕业,离结婚还早呢!”
   “好吧。”
  
   八
   中药抓到一半,杜龙进来了。
   二十二岁的大男孩比原来壮实了,也黑了一点,但是看起来很阳光,很健康,很明媚。
   孙胜利看见杜龙,立刻黑沉了脸。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反对我和杜龙来往,而这之前,他一直是支持的。
   中药抓完,包好,我说:“我出去了。”孙胜利和范美婷都没吱声。
   “你说的那个杨新,我想起来了,以前在我家见过,好像是自己开了个律师事务所,他应该是律师吧。”
   杜龙熟练地开车,路两边是田地,我从没走过。不过,我不担心,和杜龙相处多年,他对我一直是很尊敬的。
   “我没问,他说有些财产问题需要和我商量,约好大后天见面,我就是奇怪,我怎么会有财产纠纷,居然还需要律师出面。”我扭头看窗外。
   “到时候就知道了。”杜龙露出两排整齐好看的牙齿。
   眼前豁然开朗,是一个游乐园,人不多,但游乐园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杜龙拉着我,“走,痛痛快快玩一下午,这么多年,你把自己逼太紧了,放松一下吧。”我点头。
   那些人那些事都去他妈的,我需要释放,需要呐喊,需要忘却。
   回来时,我在车上睡着了,睡的很沉。
   梦里,一个我很熟悉却又很陌生的人,他抱着我,轻轻把我放在一张宽大的床上,他吻了我。那种感觉,有点甜蜜,又有点惶惑。
   然后,是范丽婷坐在我身边,她抚摸着我的脸,笑着,轻轻叫我:“云儿,起来吃药了,乖孩子,以后不许随便脱衣服了,感冒了多难受呀!”
   我想喊“妈妈”,可是,她走了,走到门口时,回头看我,哀怨的眼神竟然让我的心疼了。我拼命地喊“妈妈,妈妈”,可是,她飘远了,我抓不住她,我拼命地喊。
   “云兮,醒醒了,你做梦了。”杜龙喊醒我的时候,我浑身惊出了汗。
   “做什么梦了,吓成这样。”杜龙扶我起来,我突然惊错了,我是睡在哪儿?
   “至于么你,这是我家。你缺觉缺太多了,睡着睡着发高烧了,可能是下午玩水时水太凉了,我找人看过了,打了一针,你足足睡了十个小时。”
   我掀起被子,裙子好好地穿着。
   “放心好了,我不会趁人之危的,对我心爱的人,我会很耐心的。”杜龙端了一杯水过来。
   我摸了下自己的唇,杜龙眉眼弯弯地笑了,说:“警惕性太高了,我看你烧退了没有时,偷偷亲了一下,不过,不算接吻,哎,云兮,你接过吻没有?”
   “我这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没人喜欢我,当然也没接过吻,哪像你呀,桃花运旺盛,小姑娘们在屁股后排着队等着让你亲。”
   “吃醋了?病刚好就奚落我,有的姑娘的确不错,吻技娴熟,有的也不行,跟青柿子似得,涩。不过,你一米六六的身高,站着接吻我只要稍稍低头就好,这样接吻最舒服。女人太高了,对男人会形成压力。矮了呢,弯腰屈膝,你,正好,想不想试试?”
   “滚。”
  
   十
   我没有想在外面过了一夜,回去孙胜利会如何对我。我二十多岁了,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
   “你不是说会出国留学么?怎么回事?变卦了。”我依旧懒懒地躺着,软软地问杜龙。
   “是啊,正在办理公费,怎么啦,舍不得我走?”杜龙回答道。
   我翻了个白眼,说:“你家又不缺钱,上学也要花公家的钱,是不是花自己的钱你家里人心里就不舒坦啊!”
   “谁说的,昨天给你打针,花的就是我的钱。你这人太犟了,我送你啥东西都不要。你看其他女孩,过个万圣节都主动要礼物。怎么着,那打针钱你是还给我呢?还是给我也打几针?”杜龙有点嘲讽。
   “我请你吃饭吧,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切!”杜龙斜了我一眼,站起来,甩掉外套,猛然到了我跟前,双手撑着靠背,脸离我只有两寸远,薄薄的好看的嘴唇抿了一下。
   我无动于衷地看着他,他在我耳边说:“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的。”
   “哼!”我推开他,“给你以身相许的人多了去了,我才不凑那热闹,你千万别拉我下水,十来年的友谊不容易。再说了我这人爱吃醋,别有一天争风吃醋打翻了小船,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你是决定把我这么大好的男人拱手让给别人了?你可真够大方的!”杜龙悻悻地起身,“说吧,准备什么时候开始谈恋爱?”
   “这个我得好好想想,好好准备一下。”我掀开被子,“你需要回避,去给我买点东西吃,我洗个澡。”
   “好的,孙爷!想清楚了第一个告诉我,我是第一备选,也是唯一备选,不许有别人,你是我的。谁都不能抢!”杜龙穿好外套,手指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出去了。
   温热的水滑过身体,我突然想起了杨新。
   洗澡出来时,杜龙还没回来。我打开衣柜,找了件杜龙的衬衫套上,倒了杯水,踱步到了阳台上。我看见了杜龙,他手里拎着一个袋子,正站在小区的喷泉前和一个红衣女人说话。远远看去,那女人二十出头的样子,大波浪卷发,时尚气息满满。
   杜龙好像要走,那女人伸手拉住了杜龙的胳膊……我笑了一下,杜龙身边一直有形形色色的女生,我早已见怪不怪。只是这一个,我似乎没有见过。杜龙每次撇下女伴陪我走了时,我心里都会感觉很歉意。我真心希望和她或她能成为朋友,但她们似乎都无法接受我乖戾的性格,说我不好相处。杜龙怎么从来没有说过我不好相处。
   这时,电话响了,是孙胜利。他终于按捺不住了。自从那次范美婷说我和男人鬼混的话后,孙胜利就开始对我严加管教了。范美婷成功地在孙胜利的心里种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还记得那天,孙胜利叫了一辆出租车,把范美婷的东西以及孙范辉一起塞进了出租车,然后给了司机二百块钱,说:“能拉多远拉多远。”
   我站在二楼的窗户边,看着司机一脸茫然。
   然而十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我听见楼下一阵嘈杂,撩起窗帘往外看,原来范美婷带着孙范辉跪在门外,周围有人不停地指指点点。突然,范美婷大声说:“胜利,是我错了,我不该苛待云兮,不该打她不该骂她。她是个好孩子,我错了,我一定改,我以后会对云兮好的,请你原谅我吧!”说着,便哭了起来。
   “各位邻居,我对云兮一直不好,以后我一定改,请各位邻居大叔大妈,哥哥嫂嫂都做个证,以后绝不打骂云兮了。”
   真会避重就轻啊!我心里冷笑了一下,拉上窗帘,不过,我知道,她这招肯定管用。孙胜利是极其好面子的人,不会让范美婷在大街上给他丢人现眼,也绝不会当众拆穿她的谎言。
   果然,孙胜利开了门,冲过去抓住范美婷的胳膊连拉带拽地把她拉进了屋子,孙范辉亦步亦趋地跟了进来。
   “你是不是叫犯贱啊,老子成全你和你那野男人,你他妈该滚哪儿滚哪儿鬼混去,少给老子丢人现眼。”孙胜利一脚踹上了门就开始骂。
   “爸爸,妈妈知道错了,你原谅妈妈好不好?妈妈会对姐姐好,辉辉也会对姐姐好。”孙范辉突然一改之前的任性妄为,乖巧懂事了。
   “滚!”孙胜利吼了一声。
   一定是有人指点迷津,以范美婷的智商,她不会以这种方式服软。她应该是趁孙胜利不注意窜出来,抱着大腿求饶的那种。
   范丽婷?难道是范丽婷?
   这样想着,我便进了大客厅,范美婷看见我,可怜巴巴地说:“云兮,是姨错了,不该捕风捉影,不该对你不好,你原谅姨好不好?”
   “是不是范丽婷?”我问。
   正在喝牛奶的孙胜利闻言迅速走了过来,低声喝道:“说,是不是范丽婷给你出的主意?”
   范美婷怯怯地点了点头。
   孙胜利悠悠叹了口气,看着我说:“最了解爸的人,还是你妈呀!”
  
   十一
   我接通电话,按了免提,放在窗台上,看着杜龙和红衣女人拉拉扯扯。
   “云兮,在哪儿呢?”
   “杜龙家。”
   我说完,马上联想到孙胜利眼珠子都快瞪出来,脸红脖子粗,我等着孙胜利一连串的脏话飚出来。
   不过,我失算了。
   “哦,一会儿早点回来,爸有事情跟你商量。”孙胜利少有的和气。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么?我抬起头看天空,又拍拍自己的脸,想不出来孙胜利又要憋什么坏。好在有杜龙,他总能想到对策。
   再低头时,杜龙和红衣女子已没有了踪影。我不禁在心里骂杜龙“重色轻友”,我病刚好点,他就出去不管我,什么人呐这是,哼!
   手心里是杜龙出门前给我的药。从小我喉咙细,吃药总是很费劲儿。胶囊得把壳去掉,片剂要碾碎了。现在虽然长大了,片剂却总是要掰开了吃。吃药的水要温凉的,杜龙早把那些药片掰成小碎块。这时,我才看见,床头柜上晾着一杯水。我看看自己手里的杯子,于是,走到床边重新钻被窝里,开始慢慢吃药。纵使没人管我,我也应该要爱惜些自己才对。蓦地,我又想起了杨新。
   刚吃过药,放下杯子,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哼了一声,钻进被子里,背朝着门。
   听见杜龙朝床边走过来,我连忙闭上眼,假装睡着了。杜龙坐在了床边,俯身过来,在我耳朵上蜻蜓点水似得亲了一下,然后拍拍我的脸,说:“起来吃饭了,吃完了再睡。”
   说着,杜龙一只胳膊伸到我脖子后,半抱我起来。就在我坐起来的那一刻,惊得心差点没掉出来,那个红衣女子居然就站在屋子中间,看着杜龙和我。

共 35380 字 8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6...8
转到
【编者按】孙云兮7岁时父母离异,十一岁被父亲毒打,从此和父亲结仇,她不再叫他爸爸了。范丽婷发现丈夫孙胜利和远房表妹混在一起,她怒不可歇和丈夫离婚了,尽管女儿云兮百般挽留,范丽婷毅然决然和孙胜利离婚了。范美婷入主孙家后,云兮忌恨她挤走了母亲,无论如何对范美婷心存芥蒂,和这个后妈兼姨身份的范美婷颇有微词,当她听说范美婷生下的孩子孙范辉并非父亲亲生,于是,她愤而将范美婷的丑事告诉了父亲。一场家庭风波后,范美婷开始对云兮改变了态度。杜龙的爸爸杜来福考上了一所财经学院,杜龙那年十一岁,就和云兮是同桌。杜龙虽然是个花花公子,却对云兮情有独钟。单亲女孩子云兮一次次得到杜龙的帮助,爱情的花朵对杜龙悄然绽放,在大学的校园里还是在小城的医院里,云兮对杜龙的爱越来越深。当孟伟对范美婷离开他跟了孙胜利怀恨在心,梦伟伺机报复云兮的时刻,杜龙挺身而出,制服了他,使孙家重新归于宁静。当云兮和杜龙的爱情即将开花结果时,杜龙却因为故意伤害致死罪,判了十八年,留给云兮的是漫长的思念和等待。作品情感交织,波澜起伏,环环紧扣,引人入胜。欣赏,拜读,特此倾情推荐。【编辑:你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219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你猜        2016-12-18 00:34:17
  很精彩,学习了。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1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12-20 21:10:00
  你猜主编辛苦了,谢谢你,遥祝安好
2 楼        文友:叶华君        2016-12-19 06:11:45
  老师出手就是大手笔的文,佩服!有空好好的仔细拜读!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回复2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12-20 21:11:07
  华君过誉了,谢谢留评,祝安好
3 楼        文友:清粥小菜        2016-12-19 17:01:43
  恭喜老师精品
回复3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12-20 21:12:12
  谢谢留评,遥祝安好!
4 楼        文友:何叶        2016-12-19 17:06:52
  恭喜精品!静姐真棒!
我阳光,我爱笑。我是向日葵!
回复4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12-20 21:12:40
  谢谢叶子社长鼓励,祝安好
5 楼        文友:你猜        2016-12-19 19:02:17
  祝贺老师精品。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5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12-20 21:13:14
  谢谢!
6 楼        文友:何叶        2016-12-19 20:48:23
  多好的小说呀!打赏了。亲么么哒、
我阳光,我爱笑。我是向日葵!
回复6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12-20 21:13:44
  小文不值一提,以后继续努力!
7 楼        文友:湘南一枝梅        2017-05-23 13:13:48
  写得很好,看得我热泪盈眶。
既喜雨来又喜晴,日沉月落数繁星;一年四季皆入画,八面来风送弦音。
8 楼        文友:湘南一枝梅        2017-05-23 13:37:08
  小说写得很好很感人,就是中间有个地方有点突兀,云云的大伯杀死了龙龙的舅舅。因为前面没作任何铺垫,就显得太突然,起先我还经为看错了,因为文章开头就交代了龙龙大伯杀了一个奸夫,怎么中间又出现云云大伯杀龙龙舅舅的。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呢。
既喜雨来又喜晴,日沉月落数繁星;一年四季皆入画,八面来风送弦音。
回复8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7-06-09 20:04:13
  就是同一个人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