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江南情书】细雨生寒未有霜(小说)

绝品 【江南情书】细雨生寒未有霜(小说)


作者:青瓷碗盛雪 秀才,1655.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814发表时间:2016-12-30 20:25:34
摘要:隔在天地间的颜色,是一樽透亮的白瓷,白瓷一垂首,细雨和白雪就落了下来。那是凡人意犹未尽的情感纠葛和无法看透的生离死别。

【江南情书】细雨生寒未有霜(小说)
   舒寒感觉自己仿佛睡在苍茫的白色里,她在努力地挣扎,听到故人的轻唤,心中夹杂的酸楚和感动混成一滴泪水,她欣喜而又心疼,却无法作答。一滴泪像是草尖上滚落的露,从眼角无声地滑落。透过门上透明的小窗,雒臣看得很清楚,却又不忍心打扰。那些他自以为的高尚,在这一刻都变得太微渺,他没想到郁然还会如此伤心,于是决定要和郁然好好谈谈。
   雒臣郁然相约在江南酒家吃饭,起初谁都没有说话;服务员端上来的牛排散发出浓郁的肉香味,雒臣将一瓶醇香的白酒倒满杯子,声响很小,这种略带清凉之感的声响让郁然心寒至极。雒臣以试探的口吻问:“这些年我们都很挂念你啊!去哪里了也不说一声,我估计你不想见我们,只是都这么久了,你的气是不是也该消了?”
   郁然瞪了他一眼,脸上一阵嫌恶,冷言调侃道:“一个人不想让人找到,有的是办法!我从湖南回来已半月有余,和朋友在城南经营了一家小吃铺,卖的是土豆虾球和南瓜锅贴。现在换我问你,为什么你没照顾好舒寒?出事故了为什么你不去报警?”雒臣已独自喝下了好几杯,借着酒气,他言语有些轻佻,他想让郁然难堪。他一把摁住郁然的肩冷冷地说:“你这是旧情难忘吗?那我算不算是捡了你的破鞋了呢?”郁然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暴起,他闻到了雒臣身上的酒气,也闻到了屈辱和愤怒。岁岁年年压制在心里的忍耐被彻底激发出来,他回了一句:“你不能这么说舒寒!你这个混蛋!”他的指关节绷紧了,劈头朝雒臣脸上扇了一巴掌。气急败坏的雒臣目光冒着怒火,眼看要扭打起来。郁然敏捷地地按住雒臣的手骂道:“你这个混蛋!想好好说话就冷静点”雒臣想要反抗却被牢牢地制住了。
   平静后,两个男人像铩羽而归的公牛。郁然说他原本想逃,逃到逃不动为止,只是他还是没能逃过自己的心。他爱舒寒,从一开始就将自己的命运和她相连了,当他看到雒臣和她在一起时,他觉得自己已经落败了。他不想伤害她和雒臣,他甘愿做一个优雅出局的失败者。雒臣说他看到郁然在医院里所做的一切就心虚了,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舒寒,有些事他不想捅破却又不得不说,他一心想舒寒快些好起来。对于肇事者,他已经无力也无心追究了。两个男人午夜交谈,舒寒成为他们无法绕开的话题,那些通透的沉默被打破后,藏于心底的阴暗都被掏空干净。
   想不到多年以后的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阳春三月,雒臣替舒寒换了干燥而洁净的衣服,车祸之后的舒寒像换了一个人,变得焦躁和不安,经常在断续、混沌的梦境里哭醒过来。她就像一个风里学步的孩童,很吃力,很艰难地挪着步子,走几步后又软弱无力地摔倒在地上。她用力想从地上爬起来,由于仰着头她的脖子显得很长,漂亮的蝴蝶骨,像是江南水墨画里两笔淡远的春山。雒臣缓缓地将她从地上抱起,她却沮丧地咬住雒臣的手背,这时郁然正好将做好的土豆虾球,和南瓜锅贴端过来,眼前的一幕让他不知所措,他们像失散多年的老友聚在一起,郁然时不时过来帮忙照顾舒寒。雒臣低头抱着舒寒,手背上牙印似血红色的石竹,郁然的心掠起一阵疼,他不由自主地走回厨房。雒臣把舒寒的头埋在怀里,两个人哭作一团。舒寒给雒臣的手背上药,温柔而又歉疚地说:“疼不疼?”雒臣的眉毛痛苦地挑了一下,露出一丝轻如荷风的笑:“不疼,一点都不疼!舒寒,无论我们会面对怎样的困境,我都希望我们是恩爱不移的夫妻。”舒寒似乎感到贴心的真实和美好,她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丈夫正用他高大的身躯给自己以呵护,而最初的爱人郁然也将情分放在老友的位置。她在郁然面前毫无掩饰地向丈夫撒娇:“雒臣,我想吃烧烤,你给我买好多好多的羊肉串好吗?”雒臣一一应下来。郁然在收拾舒寒发脾气时,推倒在地的药瓶,收拾地上散落的胶囊和药片,一个画风雅致的笔记簿,从桌布里滑落下来,他下意识翻开了首页发黄的纸面写道:“天地有情,应斯人之感而成书”。落款是雒臣和舒寒的名字,正面是雒臣写给舒寒的话,背面是舒寒写给雒臣的。这风姿绰约的瘦金体,让他的陷入难解难分的痛苦之中,翻了两页他就迅速地放回到桌布之下,那些甜蜜在字里行间,正夹枪带棒地追赶他。看首页下方标注的时间像是结婚前写的,他不敢在由着心思去细究,他只能在那些恩爱的字句里,成为一个落荒而逃的前任。有人说横刀夺爱最可恨,而又有几人没有没横刀夺爱过呢?又有多少前任在被夺爱后,枯守在从前的爱情里呢?
   生活给人以无限向往,只可惜故事的结局总叫人不胜唏嘘。一年多后舒寒在吃烧烤时呕吐不止,被医院确诊为胃癌,雒臣和郁然又一次崩溃在命运的齿轮下,他们酩酊大醉后抱头痛哭。郁然在看望舒寒后,就会躲在自己房间里,哭了一次又一次,舒寒无法接受命运接二连三的打击,在一个细雨生寒的初冬跳楼自杀了。郁然原本在岁月里,修筑起来的心理防线被彻底击垮,手心里握着那块舒寒送他的白玉观音吊坠,眼泪不自觉地掉下来,润在雕刻玉观音的纹路里。雒臣在惊慌失措的状态下料理完舒寒的后事,那句“结发为夫妻,恩爱不移”的誓言铮铮在耳,只是舒寒已经永远消失在立冬后的细雨里。
  
   三、情书与阴谋
   心里的疼痛形成一个巨坑,创面上正慢慢的结痂,疼痛在岁月里变成坚硬的壳。在郁然的心还未来得及返青的时候,他接到了雒臣打来的电话,对方说要去日本进修一段时间,邀他小聚。郁然的心像是被寒雨严霜穿透过一般,舒寒去世后,他觉得自己和雒臣如手足兄弟一般,而这种乱了分寸的亲密,让他觉得不对劲,只是他找不出来一点点破绽。他无意间看到的那本情书笔记簿让他陷入迷思中。他回想起情书的内容,没有他写的那么直白,清秀的字迹下情思凝结,奈何情深不寿,故人已去。有些人的爱情注定是一场厄运,一场劫难,每一步都伴随着鲜血和疼痛,纵然不舍丢弃,却只能怀抱对爱的幻想继续存活下去。那时舒寒还在,雒臣也在不远处,翻看这给他刺痛感的情书,无疑是将自己逼入往事的边缘,他粗略地看了两页就稳稳地合上放回原处。
   郁然不知不觉便走到雒臣家的楼下,那是舒寒死去的地方,一种深深的悲哀和凄凉刺破心头,他也是沉迷于江南烟雨中的男子,而爱却让他不想再离开北方半步。对舒寒他已经倾尽一生去爱了,无人能知他在岁月里,忍受的孤寂和哀愁。他也不愿向别人说起他的过去,因为舒寒说过,他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身处险境,她不想失去自己爱的人。这些话是曾经舒寒对爱情率真而炙热的表达,而对郁然来说,这话却成了他无法躲闪的旧伤口。
   正当他走近的时候,猛然发现雒臣和一个妙龄女子在电梯口交谈着什么。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女子,贴身的毛衫让她身形的曲线显得更加玲珑有致,从头到脚,从眼神到气质,都透着一股妖冶与魅惑之气。雒臣衬衫上的前几粒扣子没有扣上,郁然感到不同寻常的暧昧气息扑面而至,他想上前询问。这时雒臣正好看见了郁然,他转开了和女子对视的视线。郁然的眼神像透明的线,正紧紧地捆住眼前这个女子,女子觉得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侧身站到雒臣身边。
   她的声音细细的,像江南水乡里柔韧的水草:“我是雒老师的助手依云,听说他过些天要去日本学习,我是来给他送别的。”女子的过分有礼和雒臣的过分热情,让郁然心生疑窦。而他始终觉得他们应该回到了从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情谊,基于以往和现在的信任,郁然的表情从凛然逐渐变得温和。感情可以让人变得敏锐,感情也能使人变得迟钝,所以郁然会无条件的相信雒臣。雒臣将一串钥匙放到他手里,嘱咐他自己去日本后,将他和舒寒居住的这处房子租出去。郁然看见那匆匆离开的女子,像一只仓皇逃窜的狐狸。在雒臣挥手去学校后,郁然打开了雒臣的房门,找了半天才在书桌的暗格里,找到那本情书,因为有舒寒的字迹,他想拿回去看看再还回来。
   在本子的后半部分,他看到一串化学计量公式,后面附注里标记着,每次买烧烤串时添加的剂量。郁然认为相信是他最大的缺陷,这会令他失去辨别真相的能力,所以他从不轻易相信任何人,也正是这种自以为是的相信,以一叶障目之势遮住了真相。郁然回到住所后,心里像是被密密麻麻的计算公式烫伤一样。他的房子在闹市区的八楼,那本翻开的笔记本,像是一只轻灵的白鸽停歇在窗台上。拉开窗帘,道路上纵横的车,像是翔集于洋流中的鱼群。这时他已泪流满面,霓虹温温如目,他无法想像这个说着恩爱不移的丈夫,会是杀害自己妻子的凶手。本子后面密封起来的苯并芘药粉,似乎像一个冷酷的铁锤,正不断地击打着他的内心。空荡的房间里,他的背影落寞而孤独,像是素宣上突起的一道折痕,鲜明的疼痛,和事实正向他的内心驶来。
   第二天,细雨迷蒙,风起不止。窨井里飘飞而出的热气,像是车祸后舒寒及地的晚礼裙,奋力地站起又无力跌落在地。树上残留的一两片叶明亮而又孤单,叶尖欲垂的雨水是死去的魂落下的影。路边的长椅被岁月褪去醒目的颜色,偶有雨水剥离下淡绿的漆块掉在草里,掉漆的地方留下的淡灰色印记,像是郁然卡在真实与虚妄之间的疼痛。在树枝覆下的阴影里,郁然叫住了雒臣,那声音里满含怨愤和痛恨,雒臣的眉毛应声拉紧,他不动声色的转身,身影被横斜的树枝剪成难以捉摸的诡秘。
   在距离他五六米的地方,郁然捏举起那本他和舒寒写下的情书。他捏的不再是一本记录男女深情的本子,那种孤绝而清瘦的姿态,像是捏着一片行凶后带血的玻璃碎片。郁然怒斥道:
   “她那么爱你,为什么你要杀死她?”
   “她死,与我有什么干系?”雒臣眉毛戟张,神色故作镇定却难掩慌张。
   郁然上前几步,白色的运动鞋踩出细微的声响,他仰起头深呼出一口气,控诉地说道:“这本情书的后面六十几页,都写满了苯并芘的计量公式,边上还夹有塑料袋,装的苯并芘粉末,上面记载着你每次买烤串多少,和添加在烧烤里苯并芘的剂量。烧烤里原本就有一定量的苯并芘,你想做到没人怀疑而又合情合理,所以你需要计算,根据烧烤原有的剂量,你再将事先准备好的苯并芘粉末刷到烧烤串上。你知道舒寒很爱吃烧烤,你便日积月累地给她食用你提供的烤串,最终诱发舒寒胃癌;她在出车祸后不能自由行走,后又被确诊为胃癌,生无可恋的她,选择了以跳楼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苯并芘是高活性间接致癌物和突变原,作为优秀的化学应用研究人,你会不知道吧?”
   雒臣发出狡黠的笑,笑里藏有浓重的野气:“是的,你没感受过被一个藤蔓一般的女人缠住是多么的痛苦!她查我通话记录,工资卡也都在她手里,晚上必须在下班后半小时内回家,我没有聚会,没有娱乐,房子的首付和分期付款,都是我一个人承担下来的,房产证上却没有我的名字。郁然,我好累!我觉得她和我就像藤和树一样,藤缠得太紧会陷进树的皮肤,树会死的,我早已被她管束到透不过气了。直到遇见依云,我的生活才有一丝色彩,我爱和她在一起的感觉,轻松而又愉悦,所以我们合计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其实那天开车撞她的正是依云,我原本以为依云会撞死她,没想到她居然为会为了救我而奋不顾身。事后我也后悔过……我想过要好好地和她过日子,可是你看到了,她不高兴就摔碗摔药瓶,动不动就咬我,这样的疯女人我真的再无法忍受了,所以我要杀了她!我有什么错?”
   “不爱的方式有很多种,为什么你一定要毁灭别人来成全自己呢?在舒寒担心你安危一把推开你时,你可有愧疚?不管你有多少理由,客观来说对一个人那叫爱,对谁都可以那叫欲。就因为她太依赖你,你就要选择对她痛下杀手么?我实话告诉你,你说的这些我已经录音了,在我来之前我已经报警了。这个世界原本没有什么天衣无缝,无论你手法多么高明,无论你手段如何完美,所有的罪恶和良知,必当受到道德和法律的拷问,你已经无路可逃了!”郁然话音一落,五个穿深蓝色警服的警察持枪把雒臣按在地上。
   第二年冬至,隔在天地间的颜色,是一樽透亮的白瓷,白瓷一垂首,细雨和白雪就落了下来。那是凡人意犹未尽的情感纠葛,是世人无法看透的生离死别。风凉生寒,细雨依依,在旁听完雒臣杀害舒寒的庭审后,郁然独自离开法庭。雨挂在枝头上,像是已故之人未掉落的眼泪,细雨生寒,不见霜落。郁然极力隐藏内心的悲伤,神思伴随着地上的梧桐叶四处飞散。突然,一朵细小而精致的雪花落在他黑色袖口上的细褶里,冰晶间细弱游丝的冰线,像是被岁月蚕食后的一片树叶,又像是树杈间沾了细雨的蜘蛛网,一股冷冽的寒流过指间的缝隙,流进郁然的眉眼鼻息,在这真切而又透彻的雪花里,他仿佛看到了一个遥远的未来,正向他走来。
  

共 10267 字 3 页 首页上一页123
转到
【编者按】细雨生寒未有霜,奈何爱已薄凉。在这篇小说中,作者用淡淡的、诗意的笔触,讲述了一种触目惊心的爱情,一种相爱相杀的悲剧。在这篇小说中,有着强烈对比之下的残酷美感。小说开头,雒臣在下班时接到妻子的电话,相约一起回家吃饺子,两人之间亲密恩爱,令人羡慕。接着作者用插叙的手法,讲述雒臣和舒寒相恋的经过,在大学期间,雒臣抢了好朋友郁然的女朋友,也就是舒寒,并最终结为夫妻。这在读者看来,应该是恩爱幸福的一对,而舒寒确实始终沉浸在这种幸福之中,所以她见到雒臣时眼睛里才会有那样温柔纯净的笑意与喜悦。只是回家路上的一场车祸,让舒寒再也无法站起来。之后,雒臣与郁然的相遇,两人一起对舒寒的照顾,仿佛让我们看到了夫妻恩爱不移的典范,雒臣与郁然之间的矛盾,也由于舒寒渐渐淡化。只是后来,舒寒再度被确诊为胃癌,由于无法忍受病痛,选择跳楼自杀。读到这里,还是很让人唏嘘不已。随着舒寒的死,郁然的心碎,以及雒臣与郁然之间的对立看似都应该结束了,然而作者却用极其出人意料的方式,把小说的高潮放在了最后。舒寒之死居然是口口声声说着恩爱不移的雒臣的阴谋!郁然在舒寒去世后,心已成霜。只是后来再次与雒臣相遇时,雒臣与女子依云的亲热让郁然疑窦丛生,最后在那本写满情话的本子后面,找到了雒臣谋杀舒寒的证据,多么讽刺!在最后郁然与雒臣的对峙中,一切真相大白。舒寒如藤蔓般的爱,令雒臣喘不过气来,此时助手依云的温柔体贴成了雒臣唯一的心理安慰,他出轨了,并且与依云一起,设计了那场车祸,最后在陪舒寒住院时,又用加入苯并芘的烧烤诱发舒寒得胃癌。不得不说,作者的构思是极其令人叹服的,伏笔也埋得十分隐秘。在舒寒出车祸前,雒臣的心理描写和不忍心以及车祸之后的歉疚,已经隐隐揭示了车祸的真相。读完整篇小说,为舒寒悲哀,深爱的丈夫却是谋杀自己的凶手,为雒臣感到痛惜,仅仅因为不堪忍受妻子过于热烈的爱便出轨并将之杀死,毁了一生,为郁然心疼,心爱的女子被好朋友横刀夺爱,之后在医院里的照料,无悔陪伴,更能看出郁然对舒寒的爱之深,直到舒寒自杀,他的爱已经成了自己不可跨越的牢笼。整篇小说,语调平缓,优美而忧伤,用词细腻诗意,作者尤其善于运用景物描写来渲染烘托人物的心理活动,看似平缓,波澜不惊,却在最后用极其戏剧化的结尾,把故事推向高潮,伏笔精湛,手法娴熟,成功地抓住了读者的心。细雨生寒未有霜,爱成了相杀的锁链,浓厚的悲剧色彩令人痛惜,一篇非常成功的小说。欣赏佳作,倾情推荐。【编辑:随风逐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10114】【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70117第767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随风逐梦        2016-12-30 20:27:08
  小墨兄的文笔真的没得说,优美诗性,即是是悲剧故事,也始终笼着一种诗意美好的氛围,这种对比之下,更是惊心,非常喜欢。
落花谱锦瑟,馨墨描相思。
回复1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6-12-30 21:38:35
  谢谢随风的精彩编按 我觉得很贴切也很清晰 看起来很舒服
2 楼        文友:随风逐梦        2016-12-30 20:28:54
  这应该是我看过的,最让人揪心的小说了。说实话,没有看到最后,真的不敢相信舒寒的死是雒臣的谋杀。这一点你赢了,很成功。拜服
落花谱锦瑟,馨墨描相思。
3 楼        文友:随风逐梦        2016-12-30 20:30:09
  期末事情比较多,今天白天又满课,放出来晚了,非常抱歉哈。不过我知道你不会怪我的,我们是好兄弟,嘿嘿~再占一楼
落花谱锦瑟,馨墨描相思。
4 楼        文友:莲香隐隐        2016-12-30 20:44:49
  世间的爱,往往因为时间空间的不同而有所改变,然墨墨的这篇情书独辟蹊径,为大家展现了,一场爱得的变奏曲。一样的深爱,几个人不同的结局,为大家敲响了爱的警钟。令人深思,让人回味,余味悠长,欣赏佳作!冬琪!
莲香隐隐
回复4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6-12-30 21:39:24
  谢谢莲香来访 我的文字标点符号很不标准 谢谢你帮我修改哈
5 楼        文友:杨花        2016-12-31 11:23:36
  读完,心里很沉。一声长叹息。
杨花
回复5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6-12-31 13:06:25
  谢谢花姐姐到访,人心都有一点恶,然爱本无罪。此篇想说的就是以爱的名义对爱的破坏。那样的爱看似绵和,实则狰狞
回复5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6-12-31 13:10:13
  谢谢花姐姐到访,人心本有一点恶,此篇写的就是以爱的名义对爱的破坏,那些看似绵柔的背后实则狰狞。爱不能如此可怖。
6 楼        文友:樱水寒        2017-01-01 01:38:14
  一个优秀的作者,必然有颗细腻的心,善于捕捉生活的细节。俗话说,创作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在这篇小说中有着许多生活的细节处,她对他爱的细致爱的奋不顾身。而对于人物的心理的处理也是很精彩的。这篇小说读到最后无疑让人心痛,用爱的名义爱或者伤害都揪着读者的心。但愿现实生活中我们都可以遇见对的人懂得相惜相暖,并且能够携手一生。
樱水寒
7 楼        文友:水苍玉藏辂        2017-01-02 17:10:03
  爱在旅途,越来越累,付出之后才知道有去难回。
回复7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7-01-02 18:22:26
  有去无回
8 楼        文友:漠上花开        2017-01-02 21:26:11
  小说读后令人唏嘘,墨墨才情了得!
回复8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7-01-03 17:21:39
  谢谢花开姐姐来访 小墨在此给你问好啦
9 楼        文友:老船还行        2017-01-03 16:53:14
  首次拜读青瓷碗的小说,真是太棒了。从从立意到剪裁,从结构到语言,不仅仅是具备小说元素,更重要的是给读者带来不小的情感冲击力。一种悲剧美的余波让你的思绪无法噶然而止。
回复9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7-01-03 17:20:21
  谢谢先生 也谢谢你的鼓励 很开心你能来访 你的诗歌我很喜欢 苏苏把它朗诵发给我了 有机会希望能向你学习下如何写诗
10 楼        文友:春闺梦里人        2017-01-03 23:35:46
  爱本是两颗心灵的碰撞,一颗扭曲的心为了挣脱温柔的枷锁却不惜辣手摧花双手染满爱人的鲜血,不免令人扼腕叹息。
( (
共 19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