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荷塘“有奖金”征文】买房那点事(散文)

编辑推荐 【荷塘“有奖金”征文】买房那点事(散文)


作者:星梦孤城 秀才,2154.0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47发表时间:2017-11-01 23:10:51
摘要:孩子不曾求父母生下自己,父母却苦求孩子的到来,待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父母心愿已成,却又觉得自己有恩于孩子了。这是我听过的最荒谬的理论了。


   每次开车路过铁路的时候,瑾儿都显得异常兴奋,嘴里不停喊:“火车!火车!”我说:“那是铁轨。”他又不停地喊道:“铁轨!铁轨!”我心里想,他从出生到现在从没坐过一次火车,还没见过火车是什么样子。
   后来,在网上我给他买了一套带铁轨的火车玩具,装好后放在房间里,他天天玩得不亦乐乎,拆了又装,装了又拆。
   前几天,心想着要去长沙看房,就特意订了到长沙的动车票,把瑾儿顺便带上了。
   他第一次坐火车,到月台上就显得兴奋不已,拉着我的手喊道:“爸爸,看,火车!火车!”
   我说:“是动车。”
   他又兴奋地喊道:“动车!动车!”
   其实,他分辨不出来火车与动车,只觉得新鲜好奇。上了车后,在位置上坐一会儿,他又站起来拉着我的手四处走动,一边走一边说:“爸爸,这是火车!”
   等车子启动了,他驻足静听,抬起头看着我问:“爸爸,这是什么声音呀?”
   我说:“是车子启动的声音。”
   他又到窗边看着外面的景物,惊喜地说:“爸爸,你看,火车开动了!火车开动了!”
   新鲜劲一过,他又觉得无趣了,不停地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看海底小纵队!”
   我说:“等会我们就到长沙了。”
   哄了一会儿,他睡过去醒过来,车子就快到长沙了,我说:“看,外面好多火车哟!”
   他立刻又到窗边看着外面路过的火车,不停地拍手说:“哇,好多火车呀!”
   那表情真是夸张,可却又是那么的天真。
   下了火车,过地道时,我说:“儿啦,这是长沙了。”
   他眨巴着眼睛看着我,跟着我说:“这是长沙。”眼里的纯真把那份懵懂给出卖了。
   出了车站,我逗他说:“儿啦,爸爸在长沙给你买套房子,以后给你住好不好?”
   他抬头看着高楼,犹豫了半天,说:“好!”
   上了地铁,走走停停,人潮拥挤,每到一站停下的时候,他都眨巴着眼睛问:“这是什么声音呀?”
   我说:“这是火车到站的声音。”
   听了一会儿,他觉得不耐烦了,又吵起来,说:“我不要坐这个火车!”
   我说:“一会就下。”
   等终于到站下车,他依旧是一脸的不高兴,嘟哝着嘴说:“我不要坐这个火车!”
   我说:“我们到了呀!”
   他说:“我不走这边。”
   我说:“好,我们走那边。”
   他又说:“我不走那边。”
   到了地铁口,看见他舅舅开着车等在那里,他舅舅逗他,他一脸的不高兴,抱他上车,死活不要。
   他舅舅说:“怎么了?”
   我说:“在车上闹的,他不喜欢坐地铁,不高兴了。”
   他舅舅笑了。
  
   二
   在长沙待了两天,第一天看房,勇哥开着车带着我们跑了一天,看了许多楼盘,最终看中了绿地集团旗下的。
   勇哥说:“这是一个大品牌,值得信赖。”
   我见楼盘对面是一所建好的学校,楼盘旁边正在建一所九年制学校,心里比较满意,甚至有些惊喜和意外,立刻说:“就这里了!”
   勇哥说:“正好,等交房时孩子也大了,可以带过来上学,住在这边,离我们又近。”
   我说:“我也是这样盘算的,离你也不远,有个照应,孩子大了,终究要搬过来的。”
   勇哥说:“你现在的房子呢?准备卖吗?”
   我说:“不打算卖,我当年买的时候就是看中它的位置,所以我不会卖,现在在这边买,也是看中它的位置。”
   勇哥笑道:“你这个人眼光就是很独到。”
   我尴尬一笑,说:“我就喜欢分析这些,没什么长处。”
   第二天我给父亲打了电话说:“爸爸,我准备在长沙买一套房。”
   父亲说:“哦,你发展得好就行。”
   我说:“这么多年了,你都没过来看看。”
   父亲不悦,说:“这样说,那就算我对不起你了,行吧?”
   我:“怎么这样说呢,天下父子哪里有这样的,你来看看我就那么难吗?”
   他就沉默了。
   我说:“算了,我又没要你给我什么,也没想过要你拿一分钱,你何必这种态度嘛?”
   父亲说:“我没你有能力,我又没什么给你,我一天才多少钱呀!”
   没说几句他就挂了。
   我给奶奶打电话说:“奶奶,我给爸爸打电话了。”
   奶奶听了,显得异常高兴,说:“打个电话对,你是他儿子,应该打个电话。”
   我说:“奶奶,我决定在长沙这边再买个房子。”
   奶奶说:“在哪里?远吗?”
   大伯在旁边说:“远呢。”
   奶奶说:“哦,本来以为离得近,你爷爷还想去看看,现在这么远了,想来也来不了了。”
   我听了,有些高兴,说:“奶奶,爷爷要来的话,很近的,坐飞机就过来了,费用我出,到机场我去接就是了。”
   奶奶说:“他一个人走那么远,不放心哦!”
   我说:“你和爷爷一起来呀!”
   爷爷在一旁说:“太远了啊!”
   奶奶说:“年纪大了,你弟弟在南充买了房子,说接你爷爷过去,你爷爷都不想去,你那么远,就算想来也来不了了。”
   听了这话,我突然觉得很是难过。
   末了,我和奶奶说:“给爸爸打了电话,说了会话,告诉了他买房子的事情,他就和我说心事话。”
   奶奶听了笑了。
   我说:“奶奶,天下哪有父亲和儿子说心事话的,我有养他之心,他却没有怜我之意,有时候我总在想我是不是他的儿子。”
   奶奶说:“别乱说,你爸爸就那样,一辈子喊穷。”
   我说:“也许是吧。”
   挂了电话,和妻说这事,妻笑,说:“爷爷是真疼你,你去到哪里,他都想去看你,你爸爸……”
   妻没说下去,我已明白了话里的意思。
   妻说:“你看看,现在那些父母出钱给孩子买房子的,有多少不是父母节约了一辈子,辛辛苦苦攒几个钱拿来买的房子?”
   我说:“节约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吗?节约,只能说明那个人没出息,人即便不能富裕,也要有富裕的心态,我再落魄,我都不能让自己过得落魄!”
  
   三
   沉烟说:“呀,真看不出来,你一下又准备到长沙买房了!”
   我说:“我这是为了孩子为了将来打算,这些年为了瑾儿我已经困了自己很多年,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这种感觉我太深刻了!”
   沉烟说:“的确,你应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否则真是浪费了你的才华!”
   我说:“我没想什么才华不才华,我只是知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盘算得很好,给自己定了三策,上策,事业发展很好,最终到长沙无忧无虑;中策,事业发展一般,到长沙过平凡日子;下策,事业极为不顺利,到长沙凭能力赚钱养家糊口。”
   沉烟说:“这一切你很多年前就盘算好了吧?”
   我说:“也没,以前只是想回四川,落叶归根嘛,但是上次回达州,去了当年的学校,重寻当年的足迹,那个城市发展很快,已经不复那时模样,许多事情已经无据可凭,可是,我还是记得那么清楚,还是觉得那么陌生,内心甚至觉得惶恐和难受。”
   沉烟说:“你不打算回四川了吗?”
   我说:“回呢,再等等吧,毕竟瑾儿还小,等他大了再回。”
   妻盘算说:“张勇买第一套房时算来二十七岁,他每隔八年买一套房,如今买别墅,你买第一套房二十五岁,如今买第二套三十三岁,争取每七年买一套,也就知足了。”
   我说:“好好,争取如期完成!”
   妻说:“你这个人没压力就没动力,没动力就脑子停顿,什么都不想。”
   我说:“这不给自己找压力了嘛?”
   到了晚上,又觉得惶恐,心里盘算着,如果有天自己若不在了,所有的一切都成空了,心里又急迫起来,感觉时不我待一般。
   妻说:“有压力是好事,但不能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否则就违背了初衷。”
  
   四
   瑾儿特别喜欢住酒店,两米多的大床,他在上面玩得兴起,玩法很简单,把两个枕头一个一个扛在肩上,从床的那一头搬到这一头,像搬石头一样,累得气喘吁吁的。
   每搬动一次放下枕头时,就看着我喊一声爸爸,我便抬头应他一声,说:“真厉害!”
   玩累了,他一屁股坐在床上,说:“我累了。”
   我问:“好玩吗?”
   他说:“好玩。”
   我问:“喜欢住酒店吗?”
   他说:“喜欢。”
   我心里想,早知道在家里置这么大一张床,让他天天玩个够。后来又想,这床太大了,在卧室里放置不下。
   到了第三天,订了下午的火车票回转,白天,勇哥送我们去海底世界玩耍。
   我想着他那么喜欢小动物,这下可以看个够了,可是带他到海洋馆,进了门,到了暗处,走一会儿,他就特别紧张起来,不停地要我抱,我抱起他靠近看那些海洋生物,他浑身哆嗦,显得异常紧张害怕。
   妻问:“他怎么了?”
   我说:“他怕。”
   他也自己不停地说:“我怕!我怕!”
   我看他那害怕胆小的眼神,心里又疼爱起来,对妻说:“你去看吧,我抱他在门口等你。”
   妻说:“好。”
   我抱着瑾儿到了门口,他又哭起来,眼泪一颗颗地直往下掉,我伸出手帮他抹去了,看到旁边有卖牛奶和热狗,便逗他说:“要喝牛奶吗?”
   他擦干了眼泪,抬头看了一眼,见果真有牛奶,立刻点了点头。
   我放下他,拉着他的手走过去,说:“要一瓶牛奶。”
   他喝了一阵,才止住了哭泣,我又指着肉狗说:“儿啦,吃不吃火腿肠?”
   他又点了头。
   我又给他买了火腿肠。
   妻看了一会儿就走了出来,看见我们,说:“他哭了吧?”
   我说:“是。”心里颇有些惊诧,说:“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妻说:“听到他哭了,没看一会儿我就出来了,要不你进去看吧,我在这里等你。”
   我说:“好。”
   第一次进海洋馆,只顾着拍照,保存在手机里,想着拿给瑾儿看。
   看了一会儿,又原路返回,出了海洋馆,时间尚早,瑾儿拉着我的手说:“爸爸,那是什么呀?”
   我抬头望去,见那里是水上乐园,只不过这个季节已经关闭了。
   瑾儿说:“爸爸,我们去那里玩。”
   我拉着他的手走了一圈,见无门可进,便又折转回来,走上一阵,发现旁边有许多游乐场设施,许多小孩子在上面爬上滑下,瑾儿见了,也手舞足蹈地跑了过去。
   太阳爬得有些高了,天气有些热,妻子解开了他的外套,抱在手里。
   瑾儿爬了上去,路过一个小桥,有些害怕,伸出手来,要人扶,喊了几声妈妈,妻子装作不应,看着我说:“别应他,让他自己放开胆子走。”
   瑾儿喊了一会儿,见无人应他,更加害怕起来,双手按着旁边的护栏,双脚发抖,又喊爸爸。
   我在远处看见了,急忙跑过去,一下抓住了他的手,扶着他小心地走了过去。
   妻见了,颇有些责怪我,说:“就要让他自己放开胆子走!”
   我说:“我天生胆小,小时候见着花花绿绿的面具都害怕,我很明白那种害怕无依无靠的感觉。”
   妻说:“你就惯他。”
   我说:“他是我的儿,我不惯他谁惯他?我不扶他谁扶他?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只按照我心里想的去做。”
   瑾儿玩得乐了,不停爬上去,走过小桥,再滑下来,只是走过小桥时,总会很紧张,伸出手要扶,我便伸手抓住他的小手,说:“儿啊,蹲下去,慢慢走过去就好了。”
   他听了我的话就蹲下去,慢慢一步一步挪移过去,再滑下来。
   旁边的人看见瑾儿个头大,以为有四五岁,还被我这样带着玩,颇有些不可思议。
   我却不以为意。
   妻说:“你还是得放开让他玩,你看那些个头比他小的都不害怕。”
   我说:“我读初中的时候,学校后面有座山,笔直陡峭,山的壁上有小路,那条路叫花岩,很多同学喜欢在那条小径上奔跑,跑得越快越不会掉下去,可是我每次去了,我都不敢跑,我怕,我死死拽着那岩壁,生怕自己摔下去了。这样的行为惹起周遭的人耻笑,都觉得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胆小。可是,我从不觉得我无用,我也不觉得我输人了。”
   妻不解。
   我说:“每每看到瑾儿太像我的时候,总能从他身上看到我幼年时的回忆,所以我就会觉得心疼,也就非常非常理解他的感受。”
   妻说:“你说他胆小,可是看到其他孩子,他还去呵斥别人不要碰着他。”
   我说:“我多想他活得无所顾忌,因为我不想他像我那样活得提心吊胆小心翼翼,我之所以活得小心翼翼,是因为身无所依,可我不想他无所依靠。”
   后来与沉烟说这事,她说我这样的想法会娇惯他无法无天的。
   我说:“无法无天也是一种幸福。”
   沉烟说:“你的思想呀,总是与众不同!”
  
   五
   回转的时候没买到动车,只买到火车硬座,因为时间不太长,所以没打算买卧铺。
   到了车站,瑾儿问我:“爸爸,我们去哪里呀?”
   我说:“我们去坐火车。”
   他又高兴起来,走到车站里,看到很多陌生人,他又害怕了,我说:“别怕呢,有爸爸在,天塌下来我也帮你顶着!”

共 603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充满了童真童趣的叙事散文。儿子是个个高胆小的两三岁的小男孩子,他从没有坐过火车。我买房子有压力,但为了儿子将来能到长沙上学,我决定把房子买到长沙,并带着儿子一起坐了动车。儿子激动不已。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没有惊喜,只有责怪。因为他一辈子仔细习惯。打电话给奶奶,奶奶嫌房子买得远,她和爷爷来不了。一路上最有趣的要算儿子啦。他第一次坐火车,心情很激动,问东问西。没多久又想回去。儿子特别喜欢住旅馆,喜欢那里的大床,他可以在上面走来走去。第一次进海洋馆,儿子吓得大哭起来。他的难过在于没有安全感。在返城的火车上,座位对面一个中年男人,长相与众不同,把儿子吓得又哭闹起来。只有回到自己住的小区,儿子才觉得到家了。文章以人物对话为主,语言流畅,人物生动形象,活灵活现,很接地气,很真实,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精彩小说,倾力推荐共赏!【编辑:阿巧】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巧        2017-11-01 23:38:01
  感谢老师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2 楼        文友:阿巧        2017-11-01 23:42:20
  通过买房那些事,把祖孙三代巧妙地连在了一起,作者对儿子的精心呵护,他父亲对作者却漠不关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回复2 楼        文友:星梦孤城        2017-11-02 10:04:46
  谢谢阿巧的辛苦编辑,谢谢了。
3 楼        文友:阿巧        2017-11-01 23:42:49
  问候老师!祝愿您在荷塘创作愉快!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4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7-11-02 04:35:42
  感谢老师参加荷塘征文!欣赏学习精彩文章,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回复4 楼        文友:星梦孤城        2017-11-02 10:05:09
  谢谢红叶
5 楼        文友:酸梅子        2017-11-02 12:02:54
  欣赏精彩散文!天下的父母都为儿孙活,而儿孙却用一个电话把长辈们打发了。一辈留一辈,故事还在继续。期待更多佳作!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