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一壶山色(小说)

精品 【流年】一壶山色(小说)


作者:山地731828829 探花,15703.4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151发表时间:2018-03-17 21:51:33

【流年】一壶山色(小说)
   拆迁,应该是市政建设需要。几个月前我就听说,这一带近千亩土地,已列入规划。我还应市里要求,来这一片拍照留存。就是那次发现你家竹林的蜂窝的。我想,既然要拆迁,一定会有妥当的安排,譬如补偿啊,统一规划建新村啊等等。不必着急的。
   我才不要哪样补偿!我家这儿是风水宝地。我媳妇在这儿画内画,生意很好,拆迁个球,我不干!打死我也不干!温金贵脸色铁青,紧握拳头,走了出去。
   刘东安慰柳小竹,不要急,即使真的拆迁,也不见得是坏事。
   柳小竹说,拆迁,家都没啦,还不急?
   不会的,刘东忙说,其实,你不知道,我们这儿,城郊,很多人,巴不得拆迁呢!你想,拆迁补偿高,有的人一辈子也挣不了那么多的钱。统一规划新村,环境舒适,安逸好住。我去过一些村子,碰到下雨,泥滑烂路,进都进不去,而新村,就不一样啦。
   拆迁就像下大雨,说下就下。村民小组长温小乖领着几个人,一家一家动员,发宣传单,讲好处。来人对柳小竹说,你喜欢画画,搬到新村,同样可以画啊。新村交通方便,你会更好做生意的。来人坐在柳小竹全家面前,又是递烟又是陪笑的。
   柳小竹听了,不外乎就是市政规划、环境改善、政策法规、拆迁补偿标准等。来人说,谁家想通了先签约,谁先受益。还说温小乖是第一个同意拆迁签约的,人家头头都带头签约了,说明是好事。
   温金贵板着个脸,摔天摔地的,脸扭朝一边,说,我家是不同意的。我家这儿这么好,蜂鸟来朝,发财的宝地,金子都不换。
   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太阳还在高高挂起,转眼就是雨淋淋。两个老人打着伞,从花地里回来,对温金贵说,儿啊,好多家都签了拆迁协议,都拿到了补偿款,是真的。有专门的评估人,丈量,评估,还把评估的数字、该得的补偿款多少,都贴在墙上,白纸落黑字的,让大家看。村口那儿,还有银行人员,摆了一个集中兑现点,现场办理银行开户业务,还办理相关支付手续。我看,不会有假。
   温金贵不说话,头摇得像一个货铃铛,就这么拗着。村里,一家一家的人都搬了。
   这天,推土机轰鸣吼着,开进湾河村来。老唐堵在村口那堵墙下,身后墙上,是他的画作。温小乖很生气,老唐,墙是我叫人砌的,是村里的,你有个球的资格堵在那儿!
   这是我画的,是我的作品,不能拆,拆了就没啦。老唐脸红脖子粗,护着墙,就像身后是他的命根子一样。
   你疯了,拆了你可以再画。画了去卖,像人家柳小竹那样,那才叫画。你的也叫画,当时老子叫你画,不就是弄出一个样子来,糊弄那些专爱检查的人吗?你还当真了!温小乖指着老唐的鼻子,你这画能算你的吗?说着,跑过去一把拉过老唐,把他推到另一边。等老唐回过神来,推土机一铲下去,一阵灰烟冒,那堵墙早成了废墟。老唐跳了起来,抓住温小乖。
   你不要抓我,我们湾河村新村建好后,做了很多宣传栏,还罩上了亮堂堂的玻璃框。老子还叫你画,那个可是永久的,不会再拆的。老唐一听,顿时松手。
   温小乖和拆迁工作队员来到温金贵家。温金贵分开腿直直站在路口,手里紧紧握着长刮子。温小乖说,你不同意也要拆啊,你这是何苦,再说也不会亏了你。新村那儿,绿化呀,道路呀、公共设施呀,已经建好。地基上可再建四层,一楼是铺面,已经盖好,快领了钱盖那四层楼去。铺面可以做你媳妇的画店。你看人家有的已经盖得差不多,你还在这儿闹。亏你出去打过工,我没有料到,村里竟然是你成了钉子户,你不配做我们温家人!
   温金贵就是不答应,这么一栋两层六间砖混房,这么一个院子,院门前有这么一大片竹林,竹林里有这么奇特的一个蜂窝,竹林外面临江,这么一个能够带来财富又让人安逸的地方,到哪里去找?
   就是不搬!打死我也不搬!除非你们从我身上碾过去。温金贵大声喊道,不断挥舞着手里的刮子。
  
   八
   柳小竹这些日子很烦,温金贵听不进她的话,也听不进两个老人的话说。湾河村成了施工场地,没人来看她做内画表演了,再说了,她也没心思画画了。家里随时来人,反复做温金贵的工作。
   温小乖与温金贵说话时,她没有插话,暗暗想,此时他正在气头上,多说无益,不如找刘东,了解一下。
   我也正要打电话给你,刘东在电话里告诉她,上一次你委托我问问情况,我特地向我的朋友打听过,他就在项目指挥部。据他说,拆迁是城市建设的规划,城市在发展,湾河村这一带近千亩面积,属于棚户区改造项目,已招商引资开发建设,不可逆转。政府制定了补偿政策,下发了文件。你家的房屋有合法权属证明,手续齐全,补偿很高的,每平方米一千多元,还有装修设施、附属物,甚至厕所,地里农作物、树木,另外,田、地,包括你家地里的花圃、鱼塘文件里都有明确规定。
   柳小竹说,我懂,关键是我家那头牛。
   刘东一怔,你家那头牛?卖了不就行啦。
   柳小竹扑哧笑了起来,说,我说我男人啊,温金贵。麻烦你,刘东,你打电话给他,你说得明白。他钻牛角尖,我懂这是大势所趋,人家都搬,不可能我家不搬。
   好,刘东说,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向他讲明情况。
   湾河村已是一片废墟,独独剩得江边温金贵那栋两层六间房的楼房,和院子里那一片绿油油的竹林,十分醒目。风一吹,竹林沙沙响,来来往往的黄蜂,似乎很紧张。
   温金贵终于同意!
   这一次,面对来到房前的几辆推土机,温金贵像换了一个人样,满面笑容,还主动掏烟出来,递给温小乖和他身后的几个工作人员。温金贵说,我想通了,下周一上午你们来拆。
   温金贵签了拆迁合同,办理了相关手续。他喊来了几辆三轮车,搬东西。柳小竹柜里的那些早已包装好,一趟就拉走了。
   周一上午,吃过早点,温金贵领着大头弟就要走,他说最后还有两样农具忘了拿。柳小竹就不要去,他与大头弟去就足够。
   柳小竹开始收拾东西。这是他们临时租用的房间。她把用得着的,譬如厨房里的东西,收拾出来,其余的,就不打开。反正等盖好新房子,迟早还要搬的。
   她与温金贵,陪着两个老人,到新村看过。说心里话,新村真的很好,紧挨着新修通的大街,交通方便。地基可盖五层楼,一楼已盖好,是按商铺建的。二楼以上,是生活居住用房,各家按图纸施工即可。新村的道路、路灯、水电、通信网络光纤、绿化、中心花园、停车处都已经建好。
   柳小竹暗自埋怨温金贵牛脾气,胡闹一番。要靠自己挣,不知要干多少年,才能盖好这样的楼房。即使盖好,又哪里去找这样的环境,这样的交通。如果提前签合同,早些领取补偿款,难说房子已经建好了。新村好几家,都在计划要搬进去住了呢!而且,早签合同,还有机会抽到好的地理位置。
   昨晚,她还想这样埋怨温金贵,可温金贵一直在大头弟房间,嘀嘀咕咕不知说什么。她太累,困得要命,还没等到温金贵回卧室,就睡了过去。
   不对啊,温金贵从不会这样啊,从未见过晚上去是大头弟房间的,他与大头弟讲话都是很不耐烦的那种,三言两语打发了事,很不搭理他这个智障弟弟。怪事,昨晚居然说那么多,还那么耐心。柳小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们要干什么?今天上午要拆迁,不会出什么事吧?她突然有些心慌,连忙与公公婆婆打了招呼,就说出去办点事,急急忙忙朝湾河村赶去。
   温金贵与大头弟赶到时,拆迁的人还没到。温金贵暗暗交代了大头弟几句,就进屋子里了。
   屋外响起了轰鸣声,温金贵跑出来,终于来了啊!一台推土机,一台挖掘机。朝阳斜射,两个大家伙披上了红妆,连灯泡也通红,就如红了眼的老虎,瞪着温金贵,表达着不满。旁边,是温小乖他们,一大群人。可能是拆除最后一栋房,要庆祝吧,不然会来这么多人。人来多了才好,我就是要这个效果。怎么?刘东这个狗日的还不来?昨天给他打电话,说得好好的。说就要拆我家房子,就要拆我家竹林,就要拆我家蜂窝,你来照几张照片,拍摄一段视频,做个留存。我自己照的,是乱照,没有价值,再说,那个时候忙着呢。刘东答应的啊,难道这家伙临时变怂?啊,看到了,这家伙来了,错怪他啦。
   温金贵来到人们面前,说,我还有最后一样东西没搬出来,在那边的耳房里,我这就搬。你们先从这边厕所那儿拆吧。说完,转身,往耳房走去。
   温小乖朝两个大家伙招招手,指指厕所,大声说,拆!
  
   九
   推土机隆隆作响,嗷嗷吼着,全身充满了劲,大铲子高高扬起,朝厕所推去。
   刘东找了一个角度,举起了摄像机。
   温小乖面露微笑,还打了一个响指。他奶奶的,终于完成了拆迁任务,这回,可以安心盖自家房子。
   与温小乖同来的人,拍着手。拔了钉子户,终于可以歇口气啦。
   推不得!推不得!推不得!柳小竹大声喊着跑过来,不,像飞一样,落在厕所与推土机之间。
   众人大惊。
   温小乖冲过来,怎么又反悔!你男人都同意,你这是在干哪样?
   柳小竹脸色通红,身子激烈起伏着,说,推不得!推不得!厕所里有人。
   啊?众人吓了一大跳。
   温小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脸也变了颜色,像突然搽了一层白灰样的。我看看。
   温小乖慌忙冲进厕所。正是大头弟!没有蹲在坑位上,蹲在厕所最里面,裤子没有拉下,一只手扶着铁锅,铁锅顶在头上,另一只手拿着一节棍子,在地上画着圈圈。
   你这个憨杂种!你蹲在厕所不拉屎,你有病啊,哦,我忘了,你就是有病。你要害死大家啊!温小乖抓住大头弟的衣领,把他从厕所里揪了出来,推倒在地,对着屁股就是一脚。你这是要老子蹲班房啊!狗日的,骗钱也不是这样骗的。温小乖越说越气,越说越怒火,提起脚,又要踢去。
   柳小竹一把将大头弟拉过来,拉在她身后。他有病,你不知道啊,你这样对他,你也有病啊,当官就可以打人了,你再打我就去告你。
   温小乖哼了一声,没接柳小竹的话,却转身大声喊道,温金贵,你这个狗日的,是不是你的坏主意?你想钱想疯了,有这样骗钱的吗?
   出哪样事?出哪样事?温金贵跑过来,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温小乖一把抓住温金贵的衣领,还装逼?这个憨杂种蹲在厕所里,裤子都没拉下来。说,是不是你的主意?太狠毒了!他是你亲兄弟。
   温金贵露出一脸的无辜,双手一摊,我也不知道啊,我一直在屋里收拾东西啊!
   温小乖松了手,不再理温金贵,转向推土机,大声喊道,推!
   柳小竹狠狠瞪着温金贵,脸色苍白,仿佛不认识他似的,心恶生生疼起来。她紧紧拉着大头弟,眼泪不争气,在眼眶里打转转。
   温金贵脖子青筋暴涨,满脸通红,没有注意到柳小竹的变化,拉过温小乖,说,那天算漏了一样,我家竹林里的蜂窝,要补偿三百元。
   你?温小乖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又喷了出来,甩开温金贵的手。温金贵,老子服了你,补偿你个二百五!从你家飞过的鸟儿,你家地下的米汤虫、蚯蚓,你家里的空气,墙洞里的老鼠,也算一算,好不好?你真是大白天讨媳妇,尽想美事!
   你的意思是说,蜂窝不是我家的。温金贵冷冷问道。
   当然不是。只有神经病才是这样想。温小乖一脸的鄙视,你有本事啊,就把蜂窝搬走吧。
   温金贵不再说话,转身进屋。当他再出来时,模样让人惊讶。
   温金贵穿着下鱼塘捞鱼的黑色塑料连衣裤,连头也蒙着,两只眼睛,罩着墨镜。
   他要干什么?柳小竹蒙了。只见温金贵朝竹林跑去,还钻了进去。随即,长着蜂窝的竹子倒了下去。
   很快,温金贵跑了出来,双手抱着黄褐色的蜂窝,蜂窝圆圆的,有两个篮球那么大。温金贵跑着,身后飞舞着密密麻麻的黑点,像成千成百架战斗机,嗡嗡嗡叫着,铺天盖地,纷纷朝人群俯冲而来。
   温金贵抱着蜂窝,往温小乖他们那儿跑。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啊,惊叫声四起,慌忙躲避。推土机司机吓得连忙摇上玻璃窗,把头埋了下去。
   柳小竹脸色吓得寡白,拉着大头弟,往屋子里跑去。
   一时间,湾河村内画女人的男人温金贵用黄马蜂攻击拆迁人员,成了西平市街头巷尾的新闻。
   脸上肿得通红的温小乖陪着警察来湾河村,温金贵被带走了。
  
   十
  
   温金贵被放出来那天,特别冷,吹着北风,呼呼的,声音很大,从耳边掠过。
   回到家才知道,柳小竹走了,什么话也没有留下。温金贵哭了,一会儿叫着柳小竹的名字,一会儿拉着大头弟,一会儿跪在爸妈面前。父母唉声叹气,骂他鬼迷心窍,要不是柳小竹,闯下不可饶恕的大祸。大头弟嗯哪嗯哪的,拍着他抖动的肩膀,端水给他喝。
   天飘起雨来,风打着窗。温金贵边哭边拍打着自己。终于,坐在一旁的两个老人开口说话,知道错了就好,要永远记住。还不快点去寻找柳小竹,这么好的媳妇,必须找回来。
   温金贵没有立即去,说要用行动说话。领着大头弟,跑建材市场,买好材料,找来施工队,终于盖好了房子。一楼的门面,上面书写着:柳小竹内画表演室;里面,齐排排的玻璃柜子,摆放着柳小竹的内画作品,干净,整洁。
   温金贵没有打电话,直接进了城,找到刘东,把刘东请到湾河村新村。
   刘东一进湾河新村,就看到路边崭新的宣传栏,写道,人居环境大提升,舒适生活河湾村。字下面配有很多宣传画,是老唐画的。
   温金贵推着刘东往前走,说道,我媳妇也有画画的地盘,你马上就会看到。
   刘东来到温金贵家房前,站在柳小竹内画表演室门口,握住温金贵的手,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看我的。我会帮你一把,但你得彻底认识到自己的不对。你得感谢你媳妇,拆迁那天,及时赶到,避免了事态恶化,如果出了人命,你就完了。
   那是,我迷糊了,清醒过来自己都冒了冷汗。我做得太过分了,对不住我媳妇,对不住善良的大头弟,也伤害了我爸妈,也对不住你们。在里面,民警的话,我记住了,我洗心革面,决定重新做人。你看我的行动,不会让你们失望。温金贵说着,眼前红了起来,又深深低下了头。
   好,我相信你。我一定尽力帮你。再说,你家媳妇还欠我两个鼻烟壶,竹林醉雨深闭门,风中敛翅听竹韵,对不对?刘东笑着说。
   对啊,不过啊,你取的名字难懂,不如叫雨中竹林蜂窝、风中竹林蜂窝。温金贵抬起头来认真说道。
   哈哈!这样叫,太直白了,一点也不含蓄,缺乏艺术性。刘东被温金贵的话逗得哈哈大笑。
   几天后,一篇名为《才女柳小竹的内画情结》的摄影报道在《西平市晚报》刊发。
   温金贵揣好这张报纸,踏上去河北衡水的火车。
   柳小竹接到刘东的电话时,刚从衡水市医院体检出来,她已有身孕。回到娘家,她点开刘东发来的《西平市晚报》电子版,还有一张张湾河新村的照片。突然,她盯住画面上的两张照片。一张是铺面,上写道,柳小竹内画表演室;一张是温金贵双手举着一张纸牌,上写:小竹,我混蛋,我错了!
   柳小竹冰冷的心里如一阵暖风拂过,顿时柔开。她擦去泪水,摸着微凸的腹部,望向南方。

共 15237 字 4 页 首页上一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一壶山色》是一篇书写人性的小说。小说借由内画,这个造型独特画法别致的物件儿,作为道具,以城市扩张城郊村子拆迁的时代背景,刻画人性。小说主人公柳小竹来自河北衡水,与温金贵结缘,远嫁乌蒙山脚下南盘江畔湾河村。她将新家的竹林、蜂窝带入内画素材之中,吸引了很多当地人的注意。刘东就是其中之一。小说所写一壶山色,明着指内画,实则,小小的湾河村,相对于乌蒙山,也是一壶山色。而作画的柳小竹,对于这个新家来说,她精湛的技艺,温良的品格,何不又是一壶山色呢?柳小竹爱家,爱内画。内画带给她财富,也带给她机遇,同时,也带给她很多困惑。她并不愿意看到丈夫温金贵事事金钱至上,在温金贵在阻挠拆迁,企图以亲弟弟大头弟的生命来换去更多补偿款时,善良的她发现端倪,及时阻止。让违背人伦,陷入金钱陷阱的温金贵幡然醒悟。同时,这表现出的不舍与成全,也彰显了柳小竹对新家的深爱。同时,嵌入其中的内画创作过程,书写得细密入微,让读者仿若旁观一般,足见作者书写功底之深厚。小说题目内涵深邃,流转的情节,涉及当下很多流行元素:内画、摄影、拆迁、改变等。让人在如大江奔腾流转的情节中,欣赏到一幅流动的改革之壮美图画。小说收尾处,温情脉脉,让人读懂人性,参悟人生。此篇小说书写结构缜密,语言凝练灵动,主题向上,是一篇具有现实意义的佳作,当倾情推荐!【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318002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03-17 21:52:13
  编辑此文,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山哥的语言,真心喜欢,佩服。感谢山哥给我如此机会,祝福。
回复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7 22:23:44
  谢谢平淡,编按写得好极了,完全读透了我的表达含义,真的很感谢。
   当今,城市扩张,很多美丽的村子逐渐消失,或搬迁,或原地改建成新村。这里有许多舍与不舍,这里有许多故事在上演,闹露出人性里的善良与丑恶……
   我仅仅撷取一个片段,表达我的思想。
   舍与不舍,人们还是要走下去,要面对,要迎接新的生活。
2 楼        文友:茉莉花香香满苑        2018-03-17 23:36:05
  好棒的小说,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故事让山地老师提炼出最精彩的部分,完全达到了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小说概念,学习了
回复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8 08:35:40
  莉花,谢谢。
   正是这样的。
3 楼        文友:雁初飞        2018-03-18 08:00:09
  一早起来看到刀哥的美文,赏心悦目。
   朴实的文字勾勒出一篇动人心弦的的小说。
回复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8 08:36:19
  飞飞,知道你当妈妈了,很忙的。谢谢!
4 楼        文友:徐清风来        2018-03-18 09:48:20
  这是一篇难得的好小说。语言老道有味,干净利落;人物形象饱满感人,呼之欲出。特别佩服山哥的作品架构能力和人物的塑造功力。我认为应为一篇绝品小说。
村庄远去了,它留下的身影永远铭记在游子的记忆里,永远不会让人忘怀。
回复4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8 09:56:39
  谢谢温暖的点评!我愿意把这赞扬当作对我的鼓励,继续努力,写出更好的作品!
5 楼        文友:昆仑明月        2018-03-18 13:26:37
  山哥的笔像柳小竹的弯笔,刓出丑美,刓出了善恶,别致的写作手法,剐别新农村建设中存现的种种现象。人物形象鲜明,温金贵为了钱,对父母的不尊,至兄弟于死,爱人屈辱等亲情、大局不顾,一个丧尽良知,愚昧、粗俗、见钱就钻的家伙。柳小竹一个爱好内画、只愿用自己的灵魂绘家乡美丽山水,用自己的双手挣干净的钱,充满内在潜质,心灵极美外在灵秀的农村画女。丈夫筑成大错,在爱人柳小竹质的影响下,发生了质的更改。山哥的文章总给人太多感动,充满现实教育意义的好作品。
回复5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8 21:21:44
  正是,我想了一下,惩罚不是目的,关键是救人吧。
   所以,结尾,暖了一下。
6 楼        文友:生米        2018-03-18 16:14:34
  读过山哥的很多文字,一直是以欣赏和学习的态度来进行了解,就以至于会把山哥的文章当成课本来读,所以,山哥如果在写作上发生了变化,那我也就会感觉有发现。《一壶山色》,这篇文章的写作手法,我就感觉跟以前好像有些不一样,这篇文章的语言的贯穿,真有点像读窦红宇的作品一样,窦红宇的文字是我喜欢的,窦红宇的《一颗黑豆》我读了几遍,每次再读,都会在他幽默的文字中享受到快乐,《一颗黑豆》中的主人公李文水,他是一个超级搞笑的人,我赞故事的结局,就是要不让李文水好过。而山哥作品中的柳小竹,她则完完全全是代表正能量的人,柳小竹用手中那一支弯弯的笔,不仅是能画出小山村那栩栩如生的图案,更重要的,是柳小竹有着一颗淳朴善良的心,柳小竹的心里是美的,她的世界,就会同她画在鼻烟壶上的景色一样,想什么就会有什么!
回复6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8 21:24:16
  厉害,竟然读出这一点,连我都没有意识到。
   谢谢生米温暖的鼓励,你说的我表示赞同。
7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8-03-18 18:16:19
  有一个好的题目,文章便成功了一半,看了山哥的文,我信了。一壶山色,这题目起的太棒了,壶里乾坤大,笔下意味长。柳小竹,一个热爱内画的女子,用她的笔画出了财富,画出了幸福生活,更用她的聪慧和果敢书写了自己的人生。不多的几个人物,各有各的特点,形神兼备而出彩。山哥的文字更加洗练,干净,仿佛一幅泼墨山水,看似疏淡,其实意境深远。向山哥学习!
闲云落雪
回复7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8 21:26:12
  落雪,这个题目我也喜欢。
   真的,一个好题目,就是作品的文眼。
   谢谢落雪温暖的点评。
8 楼        文友:垫脚石        2018-03-19 05:14:41
  谢谢老师佳作分享!
回复8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9 06:04:32
  谢谢你的点评。早安!
9 楼        文友:静如画        2018-03-19 08:11:58
  师兄,我是不是来晚了?
   一壶山色,可还有我的一席之地来欣赏?
   内画,被师兄写出了人性和价值,
   这是赋予艺术最好的礼物。
   谢谢师兄分享佳作,向师兄学习。
回复9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9 08:49:33
  如画好,是的,描写了人性。
10 楼        文友:浩歌        2018-03-19 09:00:01
  读罢文章,耳目一新。于我而言,内画是个并不熟知的技艺(笔者仅大致了解鼻烟壶内壁画)。于是,一壶山色,题目可谓精当绝妙。壶小有天地,山色显人情。小说对柳小竹的美与温金贵的爱财刻画得非常到位,表现出人性相对的两面,最终流丽的语言与清幽的意摬却引人亲近美好。文章中,古典元素与现代事物并存,淳朴善良与改革冲击同在,顺序倒叙插叙运用娴熟,凝练传神之笔不时如柳小竹弯笔一点,韵味全出,非大家手笔不能为也!
   祝贺山哥又创佳作,拜读学习。
回复10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9 09:10:33
  谢谢浩哥!你的一句“改革冲击”的点评就震撼了我!这正是本文我的时代背景。
   谢谢你啊!
共 18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