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降临】夜幕降临(征文·小说)

精品 【流年·降临】夜幕降临(征文·小说)


作者:山地731828829 探花,15703.4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9401发表时间:2018-04-04 05:52:37

【流年·降临】夜幕降临(征文·小说)
   肖奶奶皱了皱眉,找我搞哪样?你忙你的,莫管我,我又帮不上你忙。
   看妈说的,谁不会老呢?大芹走过来扶着婆婆,说,妈,你不要听别人瞎说,我不是那些人说的意思。走,回家吃饭。豆生回来了,吃完饭,他还要上夜班呢!
   上夜班,怎么会上夜班?一个破修理厂,还要上夜班。肖奶奶有些心疼儿子。
   夜里也有车过,也有车要补胎加气。大芹说,董小乖答应给加班费的。今晚是第一次加班,一周上一两次。董小乖找豆生谈了几次,他才答应的。董小乖带豆生加班,教他如何做,以后豆生自己就知道了。
   那到底是做哪样?补胎,加气,还是洗车呀?夜里不会有人洗车的,最多补个胎啊打个气的。肖奶奶问。
   大芹回答道,豆生没说,回家问问。
  
   三
   其实,田豆生也不知道上夜班干哪样。吃完饭,抹抹嘴,急匆匆出门来。吃饭时妈和大芹都问他,加什么班,他说,我也不知道,今晚第一次上啊,无非就是补胎打气的,从进去到现在都是这样干的。
   豆生来了,董小乖挎着一个斜包,朝董小乖笑笑,顺手递过一根烟来。田豆生说,我戒了。好人,能戒烟的都是好人,我是戒不了的,迎来送往抽个不停,董小乖说,走吧。嗨,豆生,你走错了,不是进厂,跟我走这边。
   田豆生转过身,不进厂?往哪里走。公路,走公路,董小乖没有回头。公路,走公路?田豆生望着董小乖,以为开玩笑。到时你就知道了,董小乖回头笑笑。
   天空缓缓把黑纱往上拉,黑纱上逐渐出现一些亮点,继而出现更大的弯弯的亮点。月亮出来了,走在前面的董小乖说。路边的茴香花在夜里也失去了诱人的风采,田豆生不说话,他纳闷。路上,不时有车辆驶过。明晃晃的车灯,刺得他睁不开眼,他跟上董小乖。难道前面去补胎?可董小乖没带工具啊。
   夜风里有一股黄土的味道,四处漆黑麻蒙的,旁边有稀稀疏疏的灰暗灯光,不时传来狗叫声,这就是夜里的老崖坡。田豆生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走到他家老屋后面了,这段路就是用他家的地修成的。
   豆生,那天我说漏嘴后,你妈回家说我哪样没?走在前面的董小乖突然问道。没有,别想那些事,我妈那么大的年纪,身体又不好,哪顾得了这些。田豆生嘴里说着,暗想,就你嚼舌头,害得我妈我媳妇不安。
   路边,时不时响起虫叫声。没车时,公路很安静,静得分得清哪一步是董小乖走的,哪一步是田豆生走的。
   豆生,你说我们走了多远啦,董小乖问。田豆生回头望望,哪样也看不见。大概三四里了吧。
   差不多,看,看清一点,下面星星点点那儿,是老崖坡。再看你后面,是一个大弯,记住这个地方。董小乖说着,手在身上摸索,好像是伸进身上的斜包里。来,豆生,接住。
   哪样?
   别说话,跟着我做。
   田豆生伸出手,接过来,是钉子。这钉子不是普通的,是特制的,尖尖的,月色下,会发亮。
   田豆生浑身起鸡皮疙瘩,抖了一下,瞬间明白。这是他做梦也不敢想的事,董小乖叫他上夜班,是这么一个上法,撒钉子。
   这钉子让轮胎碾上,准漏气。董小乖附在他耳边说。
   后来的事,田豆生也记不清,也不知是怎样就干完的。他尾着董小乖回到厂里。不多久,一辆大卡车歪歪斜斜开进来。照例卸胎,补胎,加气,加水。司机坐在董小乖媳妇摊位面前,买了个煮苞谷啃着。
   大车开走后,董小乖抽出一张红花票子,豆生,你的报酬。田豆生一脸的茫然,董小乖拉过他的手。接着,司机自愿送来的。我们不抢人不杀人不犯法,你怕哪样!
   田豆生回到家,已是半夜,没有洗漱,就悄悄爬到床上,躺下。大芹四仰八叉睡着,打着鼾。鼾声第一次让田豆生不舒服,像是午夜的噪音样的。田豆生暗叹,唉,要不是家里没钱,明年儿子上大学,才不愿意为董小乖干这缺德事。董小乖拍脑门的情景,又浮现起来。豆生,你放心,我摆得平,出事我兜着。
   一晃,在修理厂干了快三个月,田豆生像心里有一块巨石压着一样,总是沉沉的,乐不起来。夜里也睡不好,还做恶梦,还梦见自己被抓进监狱关了起来。
   妈和大芹问过数次,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田豆生有些不耐烦,说没事。
  
   四
   村道旁,红的,黄的,还有紫色的牵牛花一朵挨着一朵,没有尽头。肖奶奶与孙女小翠、小梅一路说笑着,来到路口。孙女的脸,像牵牛花儿一样红,奶奶,回去吧,下一次放月假我们又回来。
   望着两个孙女上了公路走远了,肖奶奶折回到村口,靠在婆树上,喘着气。
   微风一吹,一股淡淡的清香弥漫着。嘿,阿香婆婆的辣米熟透了,一串串坠着,坠着,似乎要落下来。阿香婆婆看见肖奶奶,从地里走了过来。
   肖奶奶,送孙女上学啊,你好久没来这儿了。阿香婆婆说,听说你家田豆生白天晚上都上班,拿双份工资,要得,要得,就怕时间长了,身体撑不住。
   这话,犹如路边的倒挂刺,深深刺疼了肖奶奶。肖奶奶道,都是别人嚼舌头。哪样双份工资?一周就是一两次。
   钱是挣不完的,还是要注意身体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阿香婆婆又说。
   肖奶奶干脆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旁边一个老人插话说,赚钱啊,还是人家董小乖来劲。阿香婆婆接话,是啊,连他老婆的烧洋芋呀,煮苞谷呀,烫荞粑粑呀,都好卖得很。没法,人家的厂,那里只准他老婆在里面卖。
   正说着,一辆汽车从公路上轰隆隆吼叫着开了过来,停在水井边。车上下来两人,男的中等个头,胖嘟嘟的,笑眯眯的,像弥勒佛样的,朝老人们走来。
   胖子呀,前个月你们收的洋芋卖了吗?正在吸水烟筒的白发老人问。
   卖了啊,老崖坡的洋芋很好卖,脆香脆香的,面面的,一点也不水渣渣的,口感很好。胖子笑着说,这回,我们来收苞谷的。说着,双手拍拍面前那大大的油肚,就像里面装满了钞票一样。
   胖子家媳妇也走了过来,也挺着个肚子。爱开玩笑的阿香婆婆说,你们两口子都要生了,还到处跑。
   一阵哄笑。胖子媳妇说,哪呀,阿婆,我才五六个月呢。他呀,看着倒是像要生一样,就是要等猴年马月,会不会生出来。
   吸水烟筒的白发老人笑得烟筒的水倒了出来,阿香婆婆笑弯了腰,肖奶奶也被逗笑了,竹棍也滚在一旁。几只小鸟,摆着翅膀,唧唧喳喳,往公路上飞去。
   肖奶奶喘着气说,胖子媳妇真会说话,过来坐坐,休息一下。
   胖子见状,忍不住,也笑,对自己媳妇说,我要是会生,还要你干啥?也好,休息一下,我进村去吆喝。说着,在腰间一按,腰带上别着的录音机就嚷起来。收包谷,有苞谷的拿来换东西,物美价值,包你满意……声音顺着长满牵牛花的村道,渐渐远去。
   这几年,修了这条路后,胖子年年来收洋芋、苞谷、金瓜,可以过现钱,可以换东西,然后开着满满的车子,运到城里。他们开着一个网店,生意好得不得了。胖子就是山那边的,是大学生,回到县城,先开实体店,卖电脑,生意一般。后来做起了网店生意,买车买房结婚成家,没用老家一分钱,反过来给了父母不少零用钱。胖子的媳妇,是城里人。这几年,与胖子一道,年年都要来老崖坡几趟,收购各种土特产品。
   村民最喜欢胖子了,他总是挂着笑脸,客客气气的,说话就是你家长你家短的,很暖心。很多大人训娃娃都会说,好好读书,像你胖子叔叔一样,走出农村,到城里,买车买房讨老婆,多安逸。
   人们你一言我一语与胖子媳妇聊着。阿香的婆婆望着胖子媳妇的大肚子,问道,他胖婶,你们家有几个娃娃?
   胖子媳妇答道,肚子里这个如不算,就是两个。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在县城读书。大的那个是女儿,在读高中,明年高考。哦,对了,听我女儿讲,他们班上有一个同学,叫田小龙,就是你们村的。
   肖奶奶耳朵尖,忙搭话,他胖婶,你说的田小龙就是我孙子。
   哇,真了不起!胖子媳妇朝肖奶奶竖起了大拇指,我女儿说,田小龙学习很刻苦,成绩好得很,是重点生,一定会考上好大学。肖奶奶,你家就准备好学费,等着光宗耀祖吧!
   吸水烟筒的白发老人说,也是老崖坡的骄傲。不像我养的儿子田德财,从小不愿读书,在地里刨一辈子,现孙子又在打退堂鼓,辍学跑在广东去打工。
   众人都夸,说肖奶奶有福气,养了一个好孙子。
   这些话犹如天上吹来的柔风,从肖奶奶脸上拂过,紧绷的褶皱舒展开来,但很快,柔风过后又拧紧了起来。
   正当众人夸小龙时,录音机叫卖的清晰声又响起。胖子从村里绕了回来。紧接着,陆陆续续的,有人背来苞谷。胖子过秤,胖子媳妇付钱。也有不要钱的,要换胖子车上的高压锅、铝锅、蒸锅、电炒锅什么的。
   太阳挂在头顶,像要下来看热闹一样,离地面很近,烤得要命。胖子一脸是汗,把收好的苞谷一袋一袋往车上装。胖子媳妇,时不时从车上取来湿毛巾,给他擦擦汗。阳光依旧射来,偶尔一朵云拉着微风掠过,带起一阵包谷香的味道。
   还有哪家要卖的,要换东西的,要趁早。没在的人家,请邻居告诉一声。胖子手拿喇叭,扯开嗓子,大声喊道。
   肖奶奶突然想起,家里有几袋苞谷,大芹说过,要卖的。大芹在地里做活,自己又背不动,还是去叫豆生,叫他来把苞谷卖了。反正也要去修理厂看看,想到这里,肖奶奶对胖子说,我家有两袋要卖,我去修理厂叫我儿子来。说着,肖奶奶拄着竹棍,往村外走去。
   如果你儿子忙,下回也行。反正我经常来的。胖子在肖奶奶后面说道。
  
   五
   光头出事了。
   光头撞塌了田德财家老房子,还压死了一头耕牛。光头懵了!一个大男人,竟然捂着头,呜呜呜哭,声音很大。
   离老崖坡三十里远有一家煤矿。光头从那儿拉煤,准备运到县城去。卡车要从老崖坡路过。作为土生土长的老崖坡人,这段路哪儿有一个坑,哪儿有一道弯,他都熟悉得很。他握着方向盘,神清气爽哼着不成调的歌。那高兴样,就像握着的不是方向盘,而是票子。跑这几趟,可以赚一大笔的,他对阿香说过。他甚至打电话给城里读书的儿子,好好读,老子抚你读到研究生。你考得上博士,老子也愿意出钱。
   妈的,不是你董小乖才抚得出大学生,老子光头怎么啦?别看老子没有读过书,老子的儿子也会是大学生。
   光头正想得出神,突然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对,车子在歪,方向不依自己……
   肖奶奶还未进修理厂,就听到里面有人争吵。哪样事?肖奶奶有些着急起来,就像里面争吵的是她儿子一样。
   厂门口,董小乖的媳妇坐在店里,面前是一个大炉子,炉子边有一个大铝锅,锅里煮着苞谷,黄生生的,冒着热气。炉子上放着一个大蒸子,蒸子没有盖盖子,里面有荞面粑粑、煮红薯,正保着温。旁边沙发上坐着一个外地人,正在吃荞面粑粑。一定是司机,估计车坏了,在里面修。肖奶奶这样想,又看了一眼董小乖媳妇,她卖这些一定赚钱,挑水带洗菜,生意不会落空的。
   肖奶奶,你怎么来了?董小乖媳妇问。
   我来找豆生。肖奶奶回答道。
   董小乖媳妇说,找豆生啊,在,在里面,正在给一辆大车加水。
   里面闹哄哄的,出哪样事了?肖奶奶急问。
   你老先进来坐下,我慢慢给你讲。董小乖媳妇说着,递过一个凳子来。肖奶奶接过,坐在她旁边,眼睛却盯住厂里面。董小乖媳妇沙哑的声音响起。
   是光头出事了。光头呀,这几年,在这条路上跑运输,把外面的东西运进来,把山里的土特产运出去,从未空车跑过。光头厉害着呢,挣了不少票子,还清了买车的钱,盖起了三层楼房,还把儿子送到县城读初中,听说住在一个老师家,管吃管住管辅导。光头只管给钱就行,一个月花得不小,人家光头就撑得下来。这可不是我瞎吹的,是光头的媳妇阿香跟我聊的,她不是在我家厂里做活吗,有时空闲,就跑来与我唠嗑,就坐在你坐的凳子上。但她的那个婆婆,嘴紧得很,从没说过。光头是我家董小乖远房堂兄,阿香信得过我,哪样都会跟我讲。
   董小乖媳妇低下头来,神秘兮兮的模样,说,连夫妻那事,都会跟我聊,说着,自个捂着嘴笑起来。
   这些不听,你说说光头出哪样事。肖奶奶脸上露出急切的神色。
   说来,起因还是这条路。光头的车子,不小心撞着人家的老房子,正在里面与房子主人争吵呢。董小乖媳妇说着,拿起一个铁钩,伸进炉子底下,勾了勾火。每当炉火不旺时,她用钩子在下面勾勾,掏掏,炉火就旺起来。
   啊?他真的撞着人家的老房子,被董小乖说中了。肖奶奶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咣当一声,董小乖媳妇手里的铁钩掉在地上,她顾不得捡,神色大变,模样紧张,就像铁钩烫着样的。肖奶奶,求求你,别乱说,是不是你儿子对你说的,你别害了你儿子。
   看你急成个哪样!我儿子说哪样?他哪样也没说,他都不知道。是你老公说的。肖奶奶说道。
   那天,刚下过雨,乌云散开,天就像用大葱叶刷过一样,蓝得翻绿。肖奶奶拄着竹棍呼哧呼哧喘着,来到老屋背后,靠着墙歇气。公路像一条大蛇,从半山腰下来,挨着肖奶奶家老屋,往县城而去。

共 21936 字 5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
转到
【编者按】一条路,可曲可直,亦如人心,有善有恶。本文以新修的一条公路为背景,以肖奶奶为主线,写出了改革开放进入深阶段时大山里山村的一种揪心的疼痛。肖奶奶是明线,人性是暗线,这一明一暗两条线,像河面,表面风平浪静,河底却惊涛骇浪,如镜子般映射着人性最真实的一面。开篇便用充满希望的色调将本文的几个主人公引出来,进而重点刻画了肖奶奶这个人物。肖奶奶因摔了一跤而住院,花光了修公路占了自家地所得的三万赔偿款,而这赔款是她当着全家人的面宣布给孙子小龙上大学的学费,于是,肖奶奶一直郁郁寡欢,最终成为难解的心病,情节由此展开。本文构思精致,善于设置障碍,情节跌宕起伏,细节丰满。肖奶奶应抱有“碰瓷”目的去老屋睡,可谓动机是恶,但她数次不得成。第一次要去因大芹反对没去成,第二次要去因孙女回来住怕暴露没去成,第三次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却就在进入老屋时发现董小乖和阿香正在苟合致使肖奶奶羞愤难当慌忙逃离老屋。此时,小说高潮爆发了!肖奶奶突然折回来,拿了扫把跑到公路上把钉子扫离路面,就在扫最后一颗钉子时,被疾驰而来的大车撞飞!小说到此戛然而止,留白待读者去沉思,想象。肖奶奶最后的救人举动,成就了小说的绝妙!肖奶奶救人了,也实现了肖奶奶人性的自我救赎,从而使得小说厚重了起来。人物塑造非常成功,肖奶奶这个人物活生生立在读者面前。肖奶奶这条线上串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董小乖、田豆生、大芹、阿香、小梅等等。语言上,作者叙事沉稳,干净利落,通篇善于使用动词,很少有副词形容词,场景人物妥帖,不会为描写而描写,使得小说流畅。字里行间富有诗意,有趣,有味,转场精致,不留痕迹。实为佳作,流年倾情推荐阅读。【编辑:静如画】【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05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静如画        2018-04-04 05:54:20
  无论是故事,还是语言,都让人耳目一新。师兄的小说越来越有味道,感恩遇见,向师兄学习!
回复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4 22:40:58
  如画理解到位,编按精致中肯,说中了我的主题,我的构思以及框架,还有叙事表达。
   谢谢如画解读!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4-04 09:46:13
  太阳的每一次沉落,树叶的每一次飘零,
   每一次挫折困难的造访,每一次生死别离……都是神谕降临的另一种表达。
   那些缓缓降临的美好,是我们的福祉。
   那些突至降临的磨砺,同样是我们的福祉。
   感谢作者赐稿流年,您所经历过的每一种“降临”,有“流年”倾听。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4 22:41:23
  谢谢温暖的鼓励。
3 楼        文友:雪之兰        2018-04-04 13:27:50
  山哥太棒了,真不简单,每一篇都是优秀的范文。语言精准妥帖,人物心理刻画淋漓,尤其结尾的留白,总让人对人性有深深的思考。向山哥老师学习!遥祝!
回复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4 22:41:54
  兰凤,你好!愿意与你共勉。
4 楼        文友:问荷        2018-04-04 18:52:51
  作者语言看似平淡,其实读起来生活味儿很浓,符合人物身份,场景描摹形象,细节描写细腻入微,情节一波三折,围绕肖奶奶这个人物展开故事,故事生动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田豆生与肖奶奶内心的挣扎,善恶的较量与灵魂的救赎相互交织,最终善良战胜邪念,小说也在肖奶奶的悲剧中洒上人性的光辉。问好山哥,欣赏佳作!祝福!
回复4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4 22:42:39
  桂霞,你的点评我十分喜欢。
   有你这样阅读,真的,足也。我继续努力!
5 楼        文友:康心        2018-04-05 16:17:36
  反反复复读此篇小说,我感觉围着一个钱字,把人性的美与丑刻画得入木三分。月奶奶与董小乖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泯灭人性,董小乖为钱无事不可为,肖奶奶一家也需要钱,可肖奶奶却格守人性的善良的底线,嫉恶如仇。其他人物围着肖奶奶,从旁边再映衬刻画肖肖的道德,勤劳,质朴等等。情节一环套一环,主题在层层推进中掀起高潮。语言特喜欢运用夸张,比喻手法。让人物鲜明生动。更主要是这小说就像写我们的生活一样那么熟悉也那么陌生。熟悉是我们可以遇到,陌生是我写不出来的故事和人物。特别喜欢这样的创作。
用文字记录人生的轨迹,修一条心心相通的小径
回复5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5 18:55:51
  你是读了几遍,我很感动。
   你说的极为精准。空时,我与你探讨这篇小说的构思,有几点可能有用。
   细节就不说了,只说里面的障碍设置,嘿嘿,不知你读时如何想的?
6 楼        文友:雁初飞        2018-04-05 19:26:01
  刀哥好美~
回复6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5 19:41:06
  哈哈,有空了?知道你忙。
7 楼        文友:雁初飞        2018-04-05 19:36:01
  向刀哥学习回,,好美,清新的语言,动人的故事
回复7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5 19:41:37
  谢谢温暖的故事。语言下了功夫,故事做了准备。
8 楼        文友:袁梦雪        2018-04-05 21:38:34
  山哥的小说太精彩了,一条路蜿蜒伸向远方,一个村庄见证着历史的沧桑,一代人的故事反映着人性的光芒,吸引着读者心切地读下去,迫切的想知道故事的结局。小说设计精巧,语言生动,手法新颖,内容厚重,意蕴深远,有小情有大爱,于普通中折射出人性的美好,平凡中见证着动人的伟大。人物描写细腻,环境优美,情节跌宕起伏,衔接自然,最后空间留白高超,于无声处胜有声,令人无限遐想。问好!祝福山哥佳作多多!精彩纷呈!
回复8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5 22:19:41
  雪儿,你好!这么精致的点评,你让我很感动。
   我这篇小说,就如你的评论说的那样,我留白,是让阅读者有自己的空间,想象。
   不瞒你说,我可是下了功夫的,修改了几遍呢!
   再一次谢谢雪儿!云南普洱茶一杯!
9 楼        文友:生米        2018-04-05 22:37:46
  夜幕,我们总会把它与黑暗联想起来,黑暗,我们又会联想到那些隐藏的丑恶,董小乖,他就是个喜欢在暗夜里干丑恶的人,夜幕降临,他就昧着良心去干坏事,但丑恶的坏事毕竟都是渺小的,都是掩耳盗铃的,不会滋长和变大,即使做的再隐蔽,终究还是会被别人去识破,肖奶奶,她是一个纯朴善良的人,她是在用行动去唤醒那些在黑暗中作恶的人,我相信,董小乖在看到被撞飞了的肖奶奶依然还不丢下那把扫钉子的扫帚的情景后,一定会伤心欲绝痛改前非的!
回复9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5 22:42:35
  咪咪的预知一定会如愿的。肖奶奶救人,最后救了大家,也救了自己,实现了灵魂的救赎。
   谢谢咪咪解读,收藏!
10 楼        文友:一米月光        2018-04-06 20:25:56
  故事一波三折,让人欲罢不能哈,很有看头!
回复10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4-06 20:36:19
  谢谢一米,你好,祝福你及你的社团。
共 26 条 3 页 首页123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