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礁石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礁石】伤口(小说)

精品 【礁石】伤口(小说)


作者:武冈冰糖葫芦 秀才,1134.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69发表时间:2019-01-11 21:35:10

【礁石】伤口(小说)
   人就是怪,在一起时,对对方的优点熟视无睹,眼里只有对方的缺点或不足。可一旦失去,反而缺点显得无足轻重,优点突然显现出来。路漫想起来梁芬的好,那胸那臀那身段那笑容至今还有魅力,还能吸引他的目光。他生病时,她给他买药倒水,有时把药喂到他嘴里,服侍体贴周到。给他打洗脚水,倒洗脚水,还给他按摩。虽然他对她按摩的技术不敢恭维,但感觉舒服。
   梁芬神情沮丧,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与路漫低头擦身而过。路漫不安起来,低声说,一起吃个饭吧,不是夫妻,还是朋友,今后有啥难事,告诉我,我一定帮你。梁芬没吭气,径直沿街走去。看着她孤独的背影,路漫突然自责,是不是自己太绝情了?有点对不起梁芬,梁芬都这个岁数了,她今后的日子咋过。
   这时,梁芬踉跄几步,仿佛要摔倒。路漫啊了一声,冲上前去,梁芬扶住街边的梧桐树,稍作停顿,又继续前行。路漫不放心,不远不近地跟着。梁芬上了5路车,5路车开向城西,她那儿没有亲戚,去那儿干嘛?路漫满腹狐疑,上了一辆的士,一路跟踪而去。大约二十分钟,5路车来到郊区,梁芬下了车,拐进村里。路漫越发好奇,蹑踪其后,见她进了一座老房子,就悄悄来到那房子的窗下偷听。
   姐,你咋啦?一个男人问。那声音似曾相识,路漫一时想不起来。
   梁芬停了一会,才答道,哎!我与他离了,姐今后不知咋个办。说着低声抽泣起来。
   姐,是不是因为你和我的事,才离的婚?我就不明白了,你咋不把我俩的关系告诉姐夫呢?那男的埋怨道。
   我、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是一个被亲生爸妈抛弃的人,爸妈把我扔在路边,我一想起这事心里就难受。我不想让他可怜我。梁芬擤了擤鼻子说。
   那男的急了,说,爸妈都去世这么多年了,你还不能原谅他们。
   我想原谅他们,可他们没给我机会,我去哪儿原谅他们……梁芬说完又抽泣起来。抽泣的声音更大了,路漫听得清清楚楚,知道了梁芬的秘密,心里像压着一块石头,闷得慌。对于这个秘密,结婚这么多年,他竟然无从知晓,只怪自己太粗心,对梁芬关心不够。
  
   五
   动手术的前一天,医院催路漫交医药费,需要一次交六千元,否则,不给做手术。此前已花费五千元,加上这次要交的六千元,一下子就得花费一万多元。路漫这才想起父亲好像没有参加农村医疗保险,打电话问大哥,大哥说父亲确实没有参加。当时要父亲参加,父亲说那是骗钱的把戏,光交钱,不见回报。大哥笑着说,不见回报岂不更好,谁愿意生病,假如生病住院,能报销百分之七十。可父亲太固执,就是不参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路漫去窗口交费时,收费的工作人员要他去隔壁的窗口,他感到不解,询问原因。那工作人员说,你们的病人是登记了农村医疗保险的,在隔壁窗口交费。
   不会吧?我父亲没有入农村医保。路漫惊讶地说。
   这电脑上有登记,还能有错。那工作人员白了路漫一眼,不耐烦地说。
   哦——路漫一听,惊喜不已,赶忙去隔壁窗口排队交费。回到病房,问父亲啥时候参加农村医保的,他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父亲纳闷说没有参加,过了一会,说,前年生日那天,好像梁芬向我要过身份证和户口簿,不知道拿出干啥。哦,对了,是入了医保。当时我没同意,我一分钱都没交。
   难道是她一直给你交医保费?可我被蒙在鼓里。可她、她……路漫喃喃道,又好像自言自语。
   她怎么啦?父亲问。
   没、没怎么啦。路漫连忙掩饰,唯恐被父亲看出破绽,心里既惊喜又自责,还有愧疚。
   次日傍晚,父亲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大夫说手术很成功,让路漫他们放心。父亲回到病房,由大哥照顾。路漫长吁一口,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于是下楼透透气。刚下电梯,几个人推着一辆担架车,火急火燎地迎面快步走来,路漫赶紧闪开。车上躺着一个女人,昏迷不醒,脸和上衣全是血,一只袖子被鲜血染透了,瘪瘪的,似乎没了手臂。
   路漫怔怔地目送担架车进了电梯,心被拧得紧紧地,怜悯顿时涌上心头。还没等回过神来,突然被人一把揪住衣领,那人咆哮道,还我姐姐。还我姐姐。路漫被突如其来的变数搞懵了,定睛一看,是“黄头发”。不禁勃然大怒,嚷道,你揪我衣服干嘛?你姐姐怎么啦关我啥事。
   我姐姐是梁芬,就是你的前妻。你这个没良心的,竟然不要我姐了。“黄头发”凶巴巴地直嚷嚷,说完一拳打在路漫的脸上。路漫踉跄了一下,脑袋嗡嗡作响,顾不上疼痛,大惊失色道,你是她弟弟?你姐咋啦?
   她被车撞了。“黄头发”大声说,怒不可竭,挥拳又要打路漫。路漫呵斥道,别打了,赶紧去照顾你姐。然后拽起他要进电梯,见电梯迟迟没下来,就往楼梯走。却被“黄头发”拽了回来,嚷道,你傻呀,手术室在十六楼,咋跑上去。
   你姐咋就被车撞了?严不严重?在电梯门口,路漫着急地问,心砰砰直跳。
   我姐前几天献血了,加之和你离了婚。“黄头发”哭丧着脸说。
   啊,她献血了?路漫插话道,惊讶得张大了嘴。
   “黄头发”说着瞪了路漫一眼,说,我姐心情郁闷,就生病了。今天她要回家,我说离都离了,还她回个球。她说东东放月假,非得回去。下5路车后,和一个老人横过街道时,一辆车直冲而来,她一看不妙,顺手推开了老人,自己却被车撞了,车从右手臂碾了过去,一只手臂没了。呜呜。“黄头发”蹲着地上哭了起来。
   啊——路漫的心剧烈疼痛,他仿佛看到梁芬身上那巨大的伤口,好像正张开血盆大口,要吞没梁芬似的。他急得直跺脚,骂道,他奶奶的,电梯比蚂蚁还慢,咋还不来……
  

共 7013 字 2 页 首页上一页12
转到
【编者按】婚姻是什么?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或许并不会思考这个问题。结了婚,那个曾让你魂牵梦绕的人便慢慢从天上云间落进你的屋檐,从此柴米油盐,不再美如神仙。小说中的路漫因一次意外的“英雄救美”认识了身材性感的梁芬,从此坠入爱河。可是婚后,梁芬逐渐暴露出许多缺点,她不愿工作,终日沉迷麻将,对孩子也放任不管,疏于管教,这一切路漫都给予了极大的包容,可有一件事让他耿耿于怀,妻子身边经常会出现一个“黄头发”的男人,这男人与妻子关系亲密,不得不让人心生猜疑,各种问题纠结在一起,路漫终下决心,要与梁芬离婚。路漫有一个暴脾气的父亲,老人家独自外出受伤住院,路漫前来照顾,谁知种种原因导致治疗中遇到了输不上血和医保等问题,路漫苦于无策,只能干着急。就在这时,路漫再次看到妻子与“黄头发”男人在一起,一时激愤,硬拉死活不愿离婚的梁芬办理了离婚手续。谁知对于身边人,总有雾里看花看错的时候,原来梁芬并不是一无是处,她不仅给路漫的父亲献了血,还悄悄地给老人家办了医保,就连最让路漫心里过不了坎的那个“黄头发”,原来竟然是梁芬的弟弟。可是老天似乎有意与路漫开这个玩笑,当一切真相大白时,梁芬却因救人出了车祸,被碾掉了一只手臂,看着梁芬的伤口,路漫的心剧烈地痛着。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读毕使人思考良多。推荐阅读。【编辑:月公子】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13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月公子        2019-01-11 21:42:43
  婚姻中夫妻双方如何不能做到坦诚、包容,必将使感情蒙上阴影,从而导致家庭破裂。
快乐写作
回复1 楼        文友:武冈冰糖葫芦        2019-01-12 07:10:39
  公子辛苦了!给你敬个礼,握哈手,呵呵。
2 楼        文友:箫音依依        2019-01-11 21:58:24
  有时,生活中看到的表象未必真实,就像雾里看花一样。就像本剧中,误会发生,猜疑丛生,离婚产生,当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谁又能抚平曾经撕裂的伤痛?但愿,生活中理解多一点,包容多一点,别让误会有机可乘,相爱人生路上一帆风顺!问好葫芦老师,拜读感人的小说,祝佳作连连!
回复2 楼        文友:武冈冰糖葫芦        2019-01-12 07:47:53
  谢谢老师关注!婚姻需要理解,宽容,支持,更需要沟通,交流,以及为对方去改变自己,哪怕一丁点。
3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9-01-11 22:22:26
  人到中年,珍惜眼前人,多想想好处。小说先抑后扬,层层剥茧,人物形象生动,欣赏!
依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回复3 楼        文友:武冈冰糖葫芦        2019-01-12 07:50:18
  这篇小说我写了很长时间,始终没找到合适的切入口。无论文好与孬,当作一次练笔吧。谢谢留评!
4 楼        文友:醉剑飘香        2019-01-12 14:36:27
  文章结构蛮好,两条线索互相穿插,人情世故都在其中,悬念在最后才解开,构思方法尤其值得称赞。
   祝福深深。
醉剑磨得飞快,豆腐一切两开
回复4 楼        文友:武冈冰糖葫芦        2019-01-12 15:00:51
  谢谢醉哥!根据你的建议我略作改动,不知能有所改善没有?再次感谢!
5 楼        文友:相思        2019-01-12 19:26:13
  一篇让人深思的小说,将“拥有时不懂得珍惜,失去后才后悔莫及”诠释得淋漓尽致。
成绩属于过去,笔尖书写未来。
回复5 楼        文友:武冈冰糖葫芦        2019-01-12 19:32:38
  感谢相思老弟关注!呵呵。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