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传奇小说 >> 【看点】大义(传奇小说)

绝品 【看点】大义(传奇小说)


作者:双双喜 举人,3359.1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459发表时间:2019-01-22 20:15:00
摘要:在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向为民族大义而战的英雄们致敬。

【看点】大义(传奇小说)
   烦闷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两天过去了,张新堂和他约定上髻髻岭的时间就在今天夜里,去还是不去呢?喜元达仍然难下决定。他一直犹豫到午夜时分才抬脚出了家门,顺着村南的土道向车马镇的方向走去。
   喜元达刚刚走到髻髻岭的山脚,突听对面传来“哗啦哗啦”的脚步声,吓得他慌忙躲进了路边密林。他借着月光定睛打量,见土路上开过来了一支队伍,这些人都身负长枪,头戴钢盔。喜元达认真数了数,有三十人之多。队尾的两个军官各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其中的一个身形消瘦的军官,喜元达觉得很是眼熟。两匹战马经过喜元达的隐蔽点的时候,马背上的两人正用日语交谈,喜元达听得清清楚楚,不仅大惊失色,马背上坐着的那个人正是自己失踪了两天的哥哥喜元郎。
   喜元达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帮人正是张新堂所说的日军。一想到自己的哥哥,他立马生出了一个疑问,他失踪了两天,难道加入了日军队伍?可是他们深更半夜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他们想剿杀刀疤的匪兵?想到刀疤,他又不得不想起张新堂前天晚上跟他说过的话。今天夜里张新堂会上髻髻岭,如果他真上了髻髻岭,如此也就凶多吉少了。想到这里,喜元达急得原地打转,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喜元达正不知所以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密集的枪声。这阵响亮的枪声划破寂静的夜空,在空旷的山谷里逛荡了几个来回才慢慢沉寂下来。按照时间推算,鬼子不可能这么快就登上髻髻岭,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和岭上的队伍交火。可是这阵枪响是谁打的呢?喜元达困惑不已。
   喜元达不知道,这几声枪响正是张新堂打的。
   却说张新堂在喜记驴肉馆坐等喜元达,左等右等也没把他等来,便决定一个人上髻髻岭。连张新堂也没想到,正是喜元达的迟到救了他一命,甚至是救了整个山寨的人。
   张新堂赶到髻髻岭山脚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他正准备攀登髻髻岭,忽听得土路上传来杂沓的脚步声,定睛细看,发现是一支日军队伍。张新堂借着月光打量,见喜家大公子也在队伍之中。他立马断定了鬼子的作战目标,他们是冲着髻髻岭上的刀疤来的。怎么办?此时上岭报信已经来不及了,张新堂决定冒险与鬼子开火,只要枪声一响,岭上的队伍就会警觉。张新堂果断地朝着鬼子开枪,即刻引来一阵密集的枪声。他边打边向山下撤退,觉得自己的双腿像灌了铅一般的沉重,他想自己肯定是中枪了,向着密林处踉踉跄跄地跑过去。
   喜元达正站在密林边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忽见由山上跑下来了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等那人跑得近了,喜元达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低喊了一声:“张叔!”张新堂也发现了喜元达,只说了一句:“你怎么在这里?”随即昏死了过去。
   喜元达快步上前,双手搀扶住地上躺着的张新堂,感觉双手黏乎乎的,断定他受了伤。这个时候,远处传来鬼子杂沓的脚步声。喜元达毫不犹豫地将张新堂抱在怀里,撒开脚丫子狂奔起来。他跑出密林,跑过土道,向着双庄村飞奔而去。他知道张新堂受伤了,而且失血过多,想要救他的命,必须要找大夫。想到大夫,他也只能想到赤脚大仙。
   喜元达急促地敲响了石记药房的房门,开门的是石亚荣。石亚荣看着跑得张口气喘的喜元达,问道:“怎么了?”
   喜元达回道:“快救救张叔,鬼子正追杀他呢!”
   石亚荣说了一句:“快进来。”喜元达抱着张新堂进了药房,石亚荣随即将房门闭上了。
  
   五
   张新堂开枪打鬼子,的确是救了髻髻岭上的队伍的性命。
   当时的刀疤正和一帮兄弟在议事堂坐等张新堂的到来,忽听得山下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有个匪兵来报,说山下有人交起了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刀疤即刻命令众人持枪埋伏。一个时辰后,岭北坡摸上来了一支队伍。刀疤借着月光打量,见这帮人声势浩大,刀疤自知不敌,短枪一挥,下了撤退的命令。髻髻岭东、南、西三面皆是悬崖峭壁,只有岭北缓坡可以上山。这帮土匪早有准备,在岭南断崖搭了好几根绳索,众人握着绳索下了岭崖。鬼子摸上岭顶却扑了个空,没发现一个人影。
   日军于髻髻岭上的扑空早在喜元郎的预料之中,岭脚的那阵枪响早就把岭顶的这帮土匪给惊跑了。日军一无所获,无奈地下了髻髻岭。岭脚开枪的那个人是谁呢?喜元郎苦苦思索,脑海里突然映入一个人的名字——张新堂。他怎么会想到是张新堂呢?这还要从两天前说起。
   喜元达去车马镇喜记驴肉馆的那天夜里,喜元郎一直悄悄尾随其后。他跟着他去了村北的老坟地,又跟着他去了车马镇的喜记驴肉馆。喜元郎躲在门外听动静,屋里二人的谈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喜元郎想杀刀疤以报杀母之仇,却又苦无良策,思来想去,他决定去潍县找自己的舅舅帮忙。喜元郎怎么会突然冒出个舅舅呢?喜元郎不晓得从哪里探听到的消息,将爹娘当年的那点事儿摸得一清二楚。
   潍县县城有家茶楼——和楼。和楼是一对日本兄妹开的,哥哥叫山口俊,妹妹叫山口慧。喜路春早些年去潍县贩驴的时候,经常到和楼品茶,一来二去,和茶楼女掌柜山口慧相熟,后来两人发展成了恋人关系,最后喜结伉俪。山口慧就是喜山氏,也就是喜元郎的母亲。
   喜元郎到潍县和楼打听山口俊的消息。和楼掌柜告诉他说,山口俊已经不再做茶楼生意,他去了潍县宪兵司令部担任司令长官。喜元郎听了大喜过望,觉得这回儿报仇有望了,便去了日军宪兵司令部。喜元郎见到了山口俊,一口一个“舅舅”地叫着,并将这些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儿合盘托出,还将在喜记驴肉馆听到的事儿详细描述了一遍。山口俊听了非常高兴,看着喜元郎说道:“后天夜里我们就行动,抓住这个张新堂,再把髻髻岭上的土匪一网打尽,以报你杀母之仇。”
   喜元郎想到张新堂的时候陷入了沉思,这个家伙会藏在在哪里呢?他正苦思冥想之际,一个日本兵突然跑过来报告,说是在山脚密林处发现血迹。喜元郎忙跟着日本兵前去查看,果然在密林一隅发现了新鲜的血滴。
   山口俊挥挥手,下了命令:“分散搜查,顺着血迹查找。”
   山口俊这一招果然奏效,鬼子顺着星星点点的血迹慢慢向着双庄摸过去。
   喜元郎心里暗暗琢磨,看来这个人应该是受了伤,血迹又向着双庄村延伸,难道这个人会到双庄村寻医疗伤?想到这里,他立马想到了赤脚大仙,随即一挥手:“跟我来。”撒开步子向赤脚大仙家跑去。他断定受伤的这个人肯定躲到了石家。
   山口俊和喜元郎领着一帮鬼子将石记药房团团围住。山口俊命令一个鬼子上前敲门。鬼子砸了一通门板却不见里面有任何动静。山口俊命令鬼子将门板撞开,冲进去抓人。两个鬼子抬脚踹门,门板刚被踹开,药房里突然传来“啪啪”两声枪响,踹门的两个鬼子中枪倒地。药房里紧接着传出“噼里啪啦”的枪声,密集的火舌把药房门口封了个严实。
   山口俊看着这种阵势疑惑不已,药房里不像是只藏匿了一个伤病员,更像是埋伏了千军万马。他不敢轻举妄动了,命令日军就地趴俯,将重机枪架在隐蔽之处,朝着药房一通猛射,随后又扔进去了上百颗手榴弹。手榴弹在药房里狂轰猛炸,几乎把整个药房炸了个底儿掉。
   半个时辰后,双方的战斗渐渐平息下来,药房里的火力越来越微弱。山口俊估摸着里面的人打得差不多了,这才挥手高喊了一声:“冲进去。”一众鬼子端着长枪狼嚎着冲进了药房。
   鬼子冲进药房才发现地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还活捉了四五个活口,其中就有刀疤。当时的刀疤全身打满绷带,躺在炕上眯眼不睁,看上去已经半死不活。喜元郎看着炕上倒着的刀疤心中暗忖:可真是冤家路窄,这家伙终于落到我的手里了。鬼子将药房仔仔细细搜查了一遍,并没发现张新堂的踪迹,甚至连石不群父女都不见了踪影,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却说喜元达抱着张新堂进了石记药房,趁着石不群给张新堂包扎伤口的时隙,喜元达向石家父女尽叙了刚才发生的事儿,他盯着石亚荣说道:“鬼子这次肯定是来者不善,咱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鬼子杀土匪,与咱们有啥关系?”石亚荣问道。
   “你别忘了,是喜元郎带鬼子过来的。”喜元达说道,“别人可能没事儿,唯独你家不安全,你哥哥可是鬼子的大敌。”
   石不群觉得喜元达说得有理,脸色顿时变了:“这可怎么办?”
   喜元达看着石不群说道:“石叔,莫害怕,鬼子不会这么快过来。你且将张掌柜的伤口包扎好,咱们再一齐离开这里。”
   石不群点点头,开始检查张新堂的伤口。张新堂伤得并不是太严重,大腿中了一枪,子弹穿腿而过,如此就省去了取子弹的麻烦。石不群在伤口上施了些消炎药,用绷带将他的大腿缠了起来。石不群给张新堂处理伤口的同时,喜元达早就推出了院子里停放着的一辆木轮车。众人将张新堂抬上独轮车,又用一床棉被将他盖住。石不群匆匆收拾了一些便于携带的金银细软。喜元达推着木轮车,石不群父女紧紧跟上,三个人趁着黎明前的那丝黑暗向着村东而去,不一会儿就出了双庄村,拐上了山间小路。
   三人刚刚离开了石记药房,药房里却“轰隆隆”地闯进来了一大帮人,这些人正是髻髻岭上的匪兵。髻髻岭上的匪兵怎么会来到了这里?原来,匪首刀疤顺着髻髻岭南崖的绳索下滑的时候,一不留神从山崖上跌落下来。刀疤这一跌可是非同小可,只觉得筋骨寸断,疼痛难忍,昏死了过去。众匪见大哥跌得不轻,便决定就近找大夫救治,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双庄村的赤脚大仙。土匪认为鬼子不会想到他们躲进石记药房。土匪自以为聪明,可是谁也不曾料到,这伙鬼子里混着一个对双庄村知根知底的聪明人——喜元郎。
   众匪闯进石记药房,并没发现那个赤脚大仙,好在药品以及医疗器械还都在。有个匪兵略懂些医术,便给刀疤喂了些消炎止疼的药品,又忙着给他绑支架。正忙活着的时候,鬼子把石记药房包围了。
   山口俊虽然没抓到张新堂,但却意外俘获了匪首刀疤,这也算是一个意外收获。他决定杀鸡骇猴以儆效尤,命令日军将双庄村所有的乡民赶到了村南的大场院。场院的正中跪着四个五花大绑的汉子,正是刀疤和他仅存的三个匪兵。刀疤全身打满绷带,已经不能跪立,半跪半躺地倒在那里。
   三十多个鬼子手挺长枪,将场院团团围住,一个鬼子架着一挺重机枪,枪口正对着聚在一起的村民。
   山口俊阔步走到刀疤身前,缓缓抽出手里的一把东洋刀,刀尖抵着刀疤的脖项,满脸淫笑地瞅着他问道:“告诉我,是谁要拉拢你们加入共产党的队伍?”
   刀疤伸了伸缠满绷带的脖子,张大了嘴巴,操着沙哑的嗓音突然高喊了一声:“打到日本帝国主义,共产党万——”山口俊手里的东洋刀照着他的脖子猛地砍了下去。刀疤嘴里的那个“岁”字还没喊出来,“嗖——”一声快刀划破空气的疾风之声,“噗——”一股疾血由刀疤缠满绷带的脖腔喷涌而出,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应声落地。山口俊飞起一脚,将滚到脚底的那颗脑袋踢出老远。刀疤称霸一方,立志杀寇。虽然未杀一寇,死的也算是何其壮哉!
   山口俊又走到另一个匪兵近前,刀尖抵上他的胸口,恶狠狠地问道:“是谁要拉拢你们加入共产党的队伍?”
   匪兵浑身直抖,结结巴巴地回道:“是喜记驴肉馆的张掌柜。皇军,饶命啊!”
   山口俊眨巴眨巴眼睛,将沾满鲜血的东洋刀插进刀鞘,快步走到鬼子机枪手跟前,从他手里接过一挺重机枪,走到喜元郎身前,双手托着重机枪朝着他一伸:“元郎,这些人你来处理。”
   喜元郎并没伸手接那挺重机枪,双目闪现出惊恐的神情。他还从来没有杀过人。
   “你把他们当成牲畜,杀死他们的时候就不会害怕了。”山口俊盯着他说道。
   喜元郎仍然没接那挺重机枪。
   山口俊语气冰冷地说道:“元郎,你的身上流着山口家族的血,就该有山口家族的武士道精神,难道你不想给你母亲报仇了吗?别忘了,就是这些支那猪杀死了你母亲。”
   喜元郎突然从山口俊手里接过了那挺重机枪,枪口对准了地上跪着的三个匪兵。他使劲儿一咬牙,指头猛地扣动扳机,机枪登时发出“哒哒哒”的强悍的响声,枪口同时喷出了火红的烈焰。喜元郎娇小孱弱的身躯有些架不住重机枪强大的后坐力,身子踉踉跄跄地倒退了好几步。一梭子子弹打下来,喜元郎身前跪着的三个人早就被他打成了马蜂窝,东倒西歪地躺在了地上。
   山口俊冷冷淫笑,他显然对眼前的这个外甥很是满意。他从喜元郎手里接过那挺重机枪,往机枪手手里一递,指了指场院里聚着的那群村民,咬着牙恶狠狠地挤出了一个字:“杀——”
   机枪手“哈衣”一声,冲着村民们架起了机枪。千钧一发之际,人群里突然闪出了一个人的身影,高喊了一声:“住手,不许滥杀无辜。”众人定睛打量,这个人正是喜路春。与此同时,喜元郎快步跑到喜路春的身侧,冲着鬼子机枪手也喊了一声:“不许开枪。”鬼子机枪手最终没有扣动扳机。喜元郎快步走到山口俊身边,与他“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话。山口俊最终放弃了屠杀村民的念头,朝着已经摆好架势的机枪手摆了摆手。

共 32261 字 7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67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大气磅礴的传奇小说。小说一开始就介绍了喜家的兄弟俩,大哥喜元朗,弟弟喜元达。兄弟俩年龄只相差了半岁,并不是亲兄弟。作为弟弟的喜元达其实本姓石,他的亲身母亲在生他的时候死于产后大出血,而他的亲身父亲则在他母亲临产的时候因为去请赤脚大仙而跌落山崖而亡,刚刚出生便遭遇了父母双亡的他,后来被好心的接产婆——喜元朗的父母收养了下来。在喜元达的成长过程中,他的养父母,尤其是养母——一位日本女人喜山氏,对他疼爱有加。十六岁的时候,喜元达在养父喜路春的带领下为亲身父母上了坟。此后不久,哥哥喜元朗订了婚,有了心仪的未婚妻石亚荣。其实,在石亚荣的心里,她对喜元朗并无好感,而对喜元达却心有所属。但后来,石亚荣还是嫁给了喜元朗。谁知道新婚之日却生变,婚礼现场来了一群土匪,他们不但要强抢新娘,还意欲打死为哥哥保护新娘的喜元达,关键时刻,多亏了母亲喜山氏拼死保护,喜元达才没有被打死,而母亲却一命呜呼……母亲死后,兄弟俩都想为母报仇,为此,喜元朗兜兜转转找到了日本人舅舅,而喜元达则在经历了曲折复杂的寻觅后投身到了革命队伍。漫长的八年里,兄弟俩就这样成了对立的敌我,哥哥喜元朗成了日本鬼子,弟弟喜元达成了八路军。这样的对立直到日本鬼子投降,喜元朗投诚才又有了变化。按说,兄弟俩这一回该是一个阵营里的人了,确实,此后的喜元朗参加了解放战争,而且在战争中表现英勇。但在面对昔日的爱人、如今的敌人——石亚荣的时候,兄弟俩再一次有了冲突,哥哥一心要打死对方,弟弟一心想保住对方。结果,在哥哥的枪打向对方的时候,弟弟的枪打向了自己的哥哥和如今的同志。最后,在民族大义面前,喜元达成了阶下囚……整篇小说以抗战为故事的大背景,以大义二字贯穿全文。其情节曲折离奇,人物个性特征描写生动贴切,故事跌宕起伏。欣赏拜读。倾情推荐。【编辑:兰花悠悠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250006】【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820第0087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01-22 20:21:50
  老师的这篇小说虽然洋洋洒洒三万多字,但读着一点都感觉不到长,简直像看一场电影,真是说不尽的精彩。尤其是这么长的小说,文中几乎看不到蚊子。学习拜读。编辑不到位处还请见谅。
回复1 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1-23 13:31:02
  感谢老师精彩的编者按。谢谢!
2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1-22 22:02:02
  欣赏好故事,为双双喜老师的大手笔点赞,为兰花老师的编按点赞。
只留阳光
3 楼        文友:小金子        2019-01-22 22:03:10
  真是好文章!赞一个!
胸怀天下锦绣,写锦绣文章!
4 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1-23 13:31:47
  感谢老师精彩的编者按,辛苦了。
热爱文学,所以创作文学;创作文学,所以玩味文学
5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1-25 08:15:48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贺双双喜(刘炳学)老师,看点有您精彩无限!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6 楼        文友:陶桃        2019-01-25 19:14:17
  祝贺老师佳作摘精,看点有您真精彩!
7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1-28 19:29:33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争取更多精彩辉煌!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8 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9-07-19 06:43:10
  今天早上读了这篇作品,学习了一些写作方法,感觉自己以前写东西诶呦注意这写问题。感谢作者与我们分享,祝你写作愉快,佳作连连
太行飞剑
9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8-19 06:09:20
  重读此文,再发感慨。与其说这是抗战神剧,不如说是在抗战背景下展示了复杂的人性,思考了个人爱恨情仇与国家大义之间的选择,指引了正能方向。神剧,重在神,可能人物美化,情节夸张,然此文所写人物关系复杂,均真实自然,丰满不脸谱,这正是文学作品的方向。情节发展上流畅合理,主题表现上水到渠成,正因为前面多重铺垫叙述,最后爆发在喜元达的选择上,而这个选择其实也就是一瞬间而已,是喜元达对喜元朗不满的积聚,对石亚荣死去的伤痛,二者激撞,让喜元达冲昏了头脑。小说文笔成熟,堪称佳作。
只留阳光
回复9 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8-19 21:32:14
  感谢社长如此看重这篇作品,更感谢老师的精彩点评。真正读懂了这部作品的闪光点——人性。
10 楼        文友:花保        2019-08-19 14:39:28
  个人的爱恨情仇在民族大义面前不值一提。为文中主人公闪光的民族之魂点频!
梦有几许,路有多长;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共 14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