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荷塘】网(小说)

精品 【荷塘】网(小说)


作者:莹莹子期 秀才,1708.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14发表时间:2019-02-25 10:11:46
摘要:我不知道迎接我的是什么?也许是终点,也许是新的开始。一个绚烂的烟花骤然绽放,璀璨了整个天际。流星般的火花从天空直直落下,渐渐消失在天的尽头。


   一
   我一见到周言就头疼得厉害,就像孙悟空被唐僧念了紧箍咒似的,从周言的嘴里蹦出来的咒语,只有反复两个字:借钱。
   要命的是无论我躲到哪里,周言都能准确无误地找到我,上上次我躲到了我姨妈家,上次我躲到了表弟的废弃工厂里,这次我躲到了叔叔家的旧宅里,我躺在床上翻着白眼看着这个阴魂不散的小鬼,说:“哥哥,我快死了,你能不能放过我?”
   周言看着我沉思了一下,一拍大腿,说:“好,兄弟这次咱换个话题,你知道,夏梦她的住院费是谁垫付的?”
   “你呗?还能是谁?”
   “不是,是马全。”
   “马全?”我一把抓起头上的毛巾翻身坐了起来,“他怎么认识的夏梦?”
   “他怎么认识夏梦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夏梦用房子做抵押贷得马全的高利贷,如今贷款到期,眼看她就要流落……”
   “不是,大哥,啥叫你不知道?你咋知道夏梦贷高利贷的?”
   “夏梦说在她父亲病重时有人推荐她可以用房子做私人抵押贷款,后来我看欠条上写的贷款人就是马全。”
   “不是,那我借给你的钱哪去了?哥哥,你陆陆续续从我这拿了不少钱了吧?”
   “我从你这里拿的只够付她爹的丧葬费以及后事处理,她爹的病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就是无底洞!这么跟你说吧,哥在没认识她之前也算是生活无忧吧,可是这才多久,哥就已经家徒四壁了。唉,说出来不怕你笑话……”
   周言垂下眼皮,说:“哥到现在还没碰过她一根手指。”
   我感到很惊讶,“啥?哥,你这脑子没毛病吧,是让门挤了?还是被猪拱了?”
   “我知道你会这样说,但我已经陷进去了。你不知道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哭得我心都碎了……”
   “你让我说你啥好,好歹也是三十大几的人了,夏梦的几滴眼泪就把你感动了,那你咋不为兄弟我感动感动呢?你这情商、智商都是负数么?”
   周言尴尬地来回搓着双手,他的脸颊消瘦、双目深陷,下巴上的黑色胡子就像刚长出的茂密麦芽。
   “金子,哥知道对不起你,哥保证一定会还……”
   “别和我保证了,你拿什么保证?拿你空空的四壁?还是拿你那扔到垃圾堆都没人要的破车?”我快被他气疯了,顶棚上的灰尘随着我的咆哮和挥动的手臂扑簌簌掉下来一团烟雾。
   “咳咳咳”我连咳了几声。
   “周言……你……你就是个……”
   “我就是个白痴!”周言接过话茬,两手插入头发把头低下了。稍过片刻,他把头重新扬了起来,“所以我决定帮她把马全的高利贷还了。”
   “夏梦究竟给你吃什么药了,你能不能清醒点,你现在一无所有了,你拿什么还?”
   周言用手搓了搓那张臭脸,两手放在下巴上,说:“我打算把我父母给我那套房子卖了,估计还差个两万左右。金子,哥知道你那里还有积蓄,夏梦说了如果我替她补上这笔债,她就嫁给我。"
   不等我回话,他冲我伸出了一根指头,拍着胸脯说:“哥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哎呀我的妈,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情痴还是白痴?
  
   二
   周言和我一样靠蹬三轮拉人来维持生活,但是在这弱肉强食的社会里,这个生意也不好做,我和他常常被同行欺负,这一行的老大就是马全,我们的忍让让他更加变本加厉了,因此我就从废品收购站买了两个摇把放在车里,这个世道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当你把命拿出来赌的时候,阎王也会让路的。靠着我们这种不怕死的劲头,终于在这个行业中占领了一席之地,后来有人陆续加入了我们,比如小五、麻六和付七。随着我们的队伍不断壮大,我和周言人气渐渐越来越高,他们称呼我为“军师”,周言是大哥。我们占街东,马全他们占街西,我们的生意明显好了起来,我知道马全一直不服气,从他虎视眈眈的眼神就能看出来,我们像两个半球,一个在北极,一个在南极,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灭了我们,但我相信我们团结一心人定胜天!
   就在这个时候,夏梦出现了,都说红颜祸水,看来是真的。那天天出奇得好,生意也出奇得好,我和周言都拉了好几趟活,我看到了街对面马全眼里喷射出机关枪一样的火舌,在马全眼里,我们迟早是死人,我想他们在我眼里也是。这时,夏梦从街南急冲冲地走来,她好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突然出现了,黑色的长发和白色的长裙翻滚起来,犹如海上的浪花,露出天鹅般优美的脖颈,和白玉一样洁白光滑的小腿,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她虽然步履匆忙,却并不影响她婀娜的体态。她的脚步停留在十字路口,我看到马全弯着腰腆着脸,脸上的肥肉堆起了,像一座座山峦,两手搭在胸前眯着眼睛笑嘻嘻地看着夏梦。夏梦对着马全犹豫了一下,脚步一拐径直走向我们,确切地说她走向了周言,周言在此之前一直站在他那辆脱落了漆的电三轮车前,看到夏梦他受宠若惊地向她伸出了手,并且掀开他那辆半旧的红丝绒车帘。
   夏梦走到他身边弯下腰对他说:“大哥,桥东医院,要快!”周言把她安顿好了,三轮车便风驰电掣般跑了起来,很快就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之外。
   周言就这样认识了夏梦,周言认识夏梦是他不幸的开始,而我认识周言是我的不幸。夏梦和周言是偶然,我和周言却是必然。周言和夏梦两人在医院出双入对,而周言每每说起夏梦总是眉飞色舞、神采飞扬。我们一直以为周言搞定了夏梦,有这样出色的女朋友,一个字:值!但是从什么时候周言开始和我借钱了呢,我想想,对,好像是他们认识三个月以后的事,那天晚上收工的时候,周言从那破旧钱包掏出一叠红色大钞在车把上甩了两甩,头一扬对我们说:“哥几个,大哥今儿高兴,请你们去梧桐酒吧嗨皮一把!”
   “哥,今儿太阳已经落了呀,哪里来的阳光?”付七手搭着凉棚抬头看着天。
   麻六说:“大哥请客不容易啊,就像啥小说里的那个铁公鸡,叫什么郎个台老头来着?”他低头冥思苦想。
   “他叫葛朗台。”我接过话。
   “对对对,还是军师有文化,就那个老头!”麻六拍着巴掌说道。
   “喂,我说哥几个,我好心请你们去消遣,还请出罪了?”
   周言眼一乜,“得,吃力不讨好,大哥收回!”
   “别,大哥,您可是大哥,您说话就是圣旨,金口玉言,怎么能反悔,我们一定遵旨!”小五两手抱拳笑嘻嘻地接过话头,周言冲他后脑勺就是一巴掌,“就你小子机灵!”大家嘻嘻哈哈笑成了一片……
  
   三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话一点不错。在我们集体消费“周公鸡”一夜之后,第二天面临的是我们北半球的人要借两千元给周言,这都是他设得圈套。我觉得这小子就是在给我们下套,谁让大家都是兄弟来着,有福一起享,有难一起抗。后来周言再借钱,就只针对我一人了,用他的话讲兄弟们都太不仗义了,只有我例外,我是他的铁杆兄弟,比亲的还亲!为了这句肺腑之言,我又陆陆续续借给他一万多,但是这小子居然贪得无厌没完没了。
   “金子,哥真的最后一次,等过了这个坎,夏梦嫁给了我,哥一定连本带息一起还你!”周言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就像一个祈求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
   他为了夏梦都已经血本无归了,拿什么还我?我知道他已经走火入魔了,但他是我大哥,我不能坐视不管。沉思良久,我问他:“你最后一次见夏梦是什么时候?”
   他低头想了想,说:“是半个月前了,那天刚陪她过完生日,她感动得稀里哗啦的,还说永远都不会忘了我。后来她说家里要来客人,这一阵不方便见面,让我不要去找她。”
   “你真听话啊!”我揶揄着他,他一脸沮丧的表情。
   我想了想,说:“你先别急着卖房,钱我可以借给你,但不是现在,三天后我给你。”他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我等你!”
   他走到门边回过头说:“谢谢你,金子。不,兄弟!”
   我从叔叔家院子出来的时候,夕阳就像一张橘红色大网。我找到夏梦家,居然空无一人,一个剪着短发的中年女人正在清扫垃圾,女人上下打量着问我:“你找谁?”我说:“夏梦。”女人说:“没有这个人。”我一惊,又问了这屋的主人,女人说:“好像不姓夏,租房合同上是姓马。”
   “租房?这房子是谁的?”
   “这房当然是我的,她是我的房客。”女人解释道。
   接着她又絮絮叨叨说:“是一对外乡来的父女,父亲得了癌症,女孩怪可怜的,一个人带着父亲看病,后来她父亲还是死了。这不刚打发了父亲没多久就搬家了。”
   我急切地问:“女孩搬哪了?”女人摊开两手,一脸的无奈,说:“我也不知道,电费和水费都还没交。”
   我便给夏梦打电话,提示关机了。我急忙来到了她住的房间,找到了一个用红色笔写的熟悉电话,还有一张被扔在垃圾箱里马全和她的合影。我把电话和合影联系起来,所用的谜题,刹那间便浮出了水面。
   这时,我脑子里全是马全和夏梦的身影,如跑马灯似的不肯停歇下来。
   我给周言打电话告诉他事情的经过,电话那边半天没声音,我正要挂了电话,周言一声嘶吼:“操他大爷的马全,士可杀不可辱!老子跟他拼了!”他的这句话一下震撼了我。撂下电话后,我想了很久,包括我和他曾经的点点滴滴……
   想过之后,我给马全发了一条短信:三天后九条巷口不见不散!并附上了那张相片,接着我顺手把那把古铜色的蒙古刀从墙上摘了下来,用手擦去了上面的厚厚的灰尘。我曾经那么迷恋刀鞘上的细致雕刻,那是一匹昂首的狼头。蒙古族曾经把狼作为民族的图腾,而我现在要用它来铲除人性里的邪恶!
   十二月二十五号,是西方的圣诞节。我穿上了那件藏蓝色的高领大衣,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踏着厚厚的礼炮碎屑,穿过喜庆热闹的街市,我不知道迎接我的是什么?也许是终点,也许是新的开始,突然,一个绚烂的烟花在天空中骤然绽放,璀璨了整个天际,那流星般的火花从天空中直直落下来,渐渐地消失在了天的尽头……

共 366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耐人寻味的情感小说。小说以“网”为题,寓意深刻。主人公周言靠蹬三轮拉车维持生活, 最近他深深地陷入爱的陷阱中,无法自拔。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夏梦,他不惜向自己的朋友借钱给夏梦的父亲治病。为了夏梦,他甚至愿意卖掉自己家的房子,谁知道他憧憬的美好爱情竟然是个骗局。原来,夏梦早已是马全的人,她却利用周言的善良和对她的痴迷,让马全以高利贷的形式借给自己,这笔债却由周言来偿还。这一切皆因为周言爱她,无怨无悔。小说以第一人称金子的视角,来看周言这段不靠谱的爱情,有对周言的同情,更有对马全和夏梦的厌恶。小说构思极其巧妙,语言幽默风趣,符合人物的性格特点,表现了人性中善与恶,美与丑。开放式的结尾给人无穷的想象空间。值得细品,倾情推荐!【编辑:阿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228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巧        2019-02-25 10:13:33
  又见子期老师的精彩小说,真好!祝愿老师在荷塘创作开心!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回复1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9-03-02 08:53:20
  谢谢阿巧辛苦点评,问好,快乐!
2 楼        文友:阿巧        2019-02-25 10:15:00
  小说结构严谨,环环相扣,人物形象鲜明,语言极具个性特点,小说以“网”为题,引人入胜,耐人寻味。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3 楼        文友:阿巧        2019-02-25 10:15:38
  新的一年,祝愿子期老师佳作连连!开心永远!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4 楼        文友:天龙        2019-02-28 11:03:01
  祝贺子期小说再获精品!精彩不断哦!
回复4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9-03-02 08:53:53
  谢谢老大支持,赏读,呵呵,问好
5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9-02-28 11:19:20
  祝贺老师的小说加精!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回复5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9-03-02 08:54:29
  谢谢老师鼓励,支持,问好
6 楼        文友:阿巧        2019-02-28 13:10:57
  祝贺子期老师小说加精!精彩不断!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回复6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9-03-02 08:55:02
  再次感谢美丽的阿巧,开心快乐!
7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9-03-07 13:06:38
  祝贺老师小说获精!精彩继续!
回复7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9-03-08 11:34:44
  谢谢秋风老师赏读,问好
8 楼        文友:牙牙吉祥        2019-03-10 20:29:55
  祝贺老师小说获精!精彩继续!
经常问路的人,不会迷失方向。
回复8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9-03-11 14:51:19
  谢谢老师赏读,问好敬茶!
9 楼        文友:言农        2019-04-03 13:29:08
  祝贺作者文章获精!精彩继续!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