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菊韵】今生情无悔(小说)

绝品 【菊韵】今生情无悔(小说)


作者:雉水李想 布衣,170.4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695发表时间:2019-06-16 20:39:59

【菊韵】今生情无悔(小说)
   王二摇头道:“代人流放这种事,恐怕不易办到。”
   “如能精心安排,做到天衣无缝就行。”
   “就算这样吧,可是天下哪有这样的女子,愿意代替人流放,代替人服劳役,代替人去送死呢?”
   “有!”小翠坚定地道。
   “谁?”王二疑道。
   “我!”小翠毫不含糊地道。
   王二惊得瞠目结舌,许久许久没有回过神来。
   暮色降临,小屋内渐渐暗了下来。王二和小翠再也没有交谈过一句话,仿佛各人在想着各人的事。
   安谧的夜,却并不平静。
  
   四
   小翠点来一盏油灯,灯火如豆,将两个人的身影照射在墙壁上。
   王二看着小翠,眼睛不觉湿润起来,心中说不出是喜还是悲。欣慰的是终于可以报答许元博的恩情,救下他夫人。难过的是自己的新婚娇妻要成为“犯妇”流放关外,生死难卜。
   王二拉着小翠的手,慢慢将她揽入怀中,心情颇为复杂,道:“小翠,亏你想出这样的计策来,直叫我左右为难,若依计而行,就等于把你送入火坑,我心何忍?若不照计行事,别无良谋,朱云秀无法摆脱厄运,我心何安?”
   小翠却毫无顾虑地道:“二哥,我已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帮你报答人家的恩德,在所不辞。我自知此去路途迢迢,凶险多多,生死难测。但我欠你太多了二哥,能为你做一件好事就算搭上小命也值。更况此去,我俩结伴同行,朝夕不离,一定不会寂寞的……”小翠故意说得十分轻松。
   王二无可奈何地道:“小翠,看来已别无选择,那就多谢你了……只是,我俩都走,家中父母由谁照料?”
   “二哥但请放心,我自有安排。”小翠信心十足地宽慰王二。
   王二突然觉得自己的爱妻是个非同寻常的女人。其品高洁,其心纯真,其情忠贞,其思缜密。
   二人小声地商量了一番,决定立即行动,事不宜迟。
   夜,天寒地冻,月黑星暗。位于如皋城内西北角的牢狱如同蛰伏在黑暗中的一头怪兽,无声无息。
   小翠提着食盒,跟在王二身后走进牢狱。
   王二和看守大门的狱卒都很熟识,打了个招呼,给了点“小意思”,二人进了牢狱。黑暗中拐了几个弯来到牢房前,狱官早就回家,两名守夜的狱卒迎上来,正要喝问,一看是王二,便寒暄起来。
   王二道:“两位大哥辛苦了。”他指指身边的小翠道:“我老婆曾和朱云秀有些私交,得知她要流放关外,特地来看望她,带了点吃的东西为她送行。还请两位大哥行个方便,让她们俩说一会儿私话。我们哥们儿三个就在这儿坐着痛饮一番。”说完从怀内摸出一葫芦酒,一只叫花子鸡。
   两名狱卒当然高高兴兴地答应了。一名狱卒就去打开牢门,又走回来喝酒。
   小翠走进牢房。
   牢房内一片漆黑,只有过道上远远投来的烛光,穿过木栅门照亮了一角。
   “许夫人,许夫人,许夫人……”小翠小声连喊。
   半明半暗中,从墙角处传来窸窸窣窣的草响声,再无动静。
   “许夫人,你在哪儿?我来看你了。”小翠摸索着走过去,边走边道。
   终于有了虚弱的应答声:“来看我?你是谁?”
   “先别问这个,你且过来吧。”小翠道。
   二人摸索着走到了一起,手握着手。朱云秀立即感受到了温暖和关爱。
   小翠小声地在朱云秀耳边道:“许夫人,我叫小翠,是解差王二的妻子。听我丈夫说,三天后你就要由我丈夫和另一名叫丁狗子的解差押解上路,流放到玉门关去……”
   “知道了,今日狱官已来宣读了判文。”朱云秀不无伤感地道:“我这一去,天涯海角,只怕就要埋骨异乡了。”说完,泪水泗泗而下。
   小翠忙安慰道:“许夫人千万不要如此感伤。古人说得好: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想你家许老爷在世时,正直善良,多行义举,深得如皋人民爱戴。好人自有好报,许夫人你一定会绝处逢生的。”
   “谢谢你的好心劝慰,事已至此,我也不求什么奇迹出现了。只可怜我那年迈体衰的公婆和两个年幼无知的孩子,再也无人照料他们了……”说完痛哭不已。
   小翠为她抹着泪水道:“许夫人先别发愁,我带来了你喜欢吃的银耳莲子八宝粥。等你吃完了,我有一事相告,将会使你转忧为喜。”她打开食盒,取出一只砂锅递到朱云秀手中。
   朱云秀道声“谢谢”勉强吃了几口。
   小翠一边给朱云秀梳理着乱发,一边道:“许夫人,听我丈夫说,十多年前,他家被一场大火烧毁了家园,是你家许老爷仗义疏财,救了他一家三口。此恩此德,王二永记心间,无以回报,今我就是要来为我丈夫报恩。”
   朱云秀不免惊讶地道:“此话怎讲?”
   “许夫人,三天后你上路时,在北门外十里长亭,我将和你调包,代替你流放去玉门关。而你就可以悄悄回家,带着老人和孩子到别处去安家生活,谁也不会知道。”
   此话一出,朱云秀大获意外,想都没想,连连摇头道:“使不得,使不得。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怎能让你代我流放荒漠去吃苦送命?这种不仁不义的事,我朱云秀断然不做。”
   小翠劝道:“许夫人,你出生大家闺秀,又嫁入书香门弟,身体娇弱,何曾知劳苦二字?今去玉门关,五千多里的跋山涉水,可想而知一路上有多少艰难凶险。再说关外劳役,更是一种非人的折磨,似你这等娇贵之身,根本无法应付,绝对要送命一条。”
   朱云秀点着头,叹道:“这我哪会不知呀,可命该如此,又当如何呢?”
   小翠又道:“可我就不同了。我三岁起跟着爹跑码头卖艺,吃尽千辛万苦,历经江湖凶险,任凭腥风血雨习以为常,再苦再难也能挺过来,何惧何畏?更况一路上还有我丈夫寸步不离地陪着,谅无大碍,说啥我也比你强多了。许夫人,求求你就成全了我吧。”说完,小翠长跪不起。
   朱云秀赶忙将她扶起。
   “许夫人,你想过没有,万一你有了三长两短,家中双亲再也无人赡养,膝下儿女又有谁能抚育?这都不是小事啊!”小翠说到了朱云秀的痛处。
   朱云秀深受感动,一把搂着小翠,二人抱头痛哭。
   “妹妹如此大恩施于我,叫姐姐我今生今世如何报答呀……”朱云秀热泪抛洒地道。
  
   五
   三日后,寒风呼呼,败叶飘飘。
   破落的十里长亭孤零零地立在驿道旁,凄凉而冷漠。寒号鸟不知在何处惨叫着,令人心颤。从淡淡的云层后升起的冬日,有气无力地投射着一片苍白的阳光。
   直到已时,明末四公子之首冒辟疆带着许元博生前的诸多至交好友,来到长亭为朱云秀送行。人人心情都很沉重,很少讲话。便有家仆在长亭内摆下两桌酒菜。
   众人翘首南望。驿道尽头,如皋城北门高耸的门楼朦胧中隐约可见。
   稍停,驿道上走过来三个人。直到近前,方看清其中一人系犯妇朱云秀。她身穿绛红色衣裙,手戴铐子,满头乱发,遮得不见面目。她移动着小步,艰难地行走着,不时打着趔趄。在她身前领路的,是身材奇矮,胡须奇乱的解差人称丁狗子。在她身旁,不时搀扶她一把的是解差王二。
   三人行近长亭,冒辟疆等人赶忙迎上前去。
   冒辟疆先和王二、丁狗子招呼道:“二位差爷辛苦了。在下冒辟疆聊备些许薄酒,不成敬意,请二位差爷在长亭中小饮,暖和暖和。并请宽允我等为许夫人饯行。”
   丁狗子打量着,道:“你就是大才子大名人冒辟疆?”
   “惭愧惭愧,本人不才正是冒某。”冒辟疆边说边取出一锭银子塞到丁狗子手中。
   丁狗子高高兴兴地道:“行!冒老爷,就充你这响当当的名字,本爷准了。”
   冒辟疆连连称谢,将三人让进长亭。
   丁狗子看了看满桌的酒菜,对王二道:“二哥,咱俩一桌,开怀畅饮,他们几人一桌,由他们去说什么都行。”
   王二道:“丁兄说得也是。”又小声问道:“为了方便吃喝,要不要给朱云秀开了手铐?”
   丁狗子连连道:“开了开了。”
   王二取出钥匙开了手铐,冒辟疆等人接过朱云秀入席。
   这边一桌,丁狗子和王二满斟满饮,大吃大喝着。王二饮了三杯酒后很少再饮,却极力劝酒,一心要将丁狗子灌醉,最好是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那边一桌,冒辟疆等人再三好言劝慰朱云秀,却很少饮酒,朱云秀泪痕满面,哽咽难语。气氛凝重而忧闷,送行的人都知道,此别也许就是诀别,心中无不伤感。
   寒风依然呼叫着,败叶依然飘舞着,寒号鸟依然惨叫着,冬日的阳光依然那样苍白……此去的驿道看不到尽头,送行的众人,谁也不知道它是不是迤逦地通向死亡……
   不久,丁狗子酩酊大醉,伏案而眠,鼾声如雷,任凭王二怎么叫喊也不醒来。
   王二看看时机成熟,就走到亭外,三击掌。
   小翠从树丛中应声走出,笑嘻嘻地来到冒辟疆等人面前,裣衽礼道:“贱妾小翠向各位老爷、夫人和许夫人请安。”
   冒辟疆等人十分惊愕,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王二赶忙近前解释道:“各位老爷和夫人,请别见怪。小翠是小人的拙荆,今来长亭,不为别事,是想和许夫人调包,代替许夫人流放关外。事先已和许夫人谈妥,但没告诉各位老爷和夫人知道,尚请宽谅。”
   冒辟疆等人听了,无不惊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天底下有这样的人做出这样的事,冒充别人流放荒远的大漠,去吃苦,去送死……
   朱云秀则走上去抱着小翠,叫着“妹妹”,声泪俱下。
   冒辟疆好久才转过神来,情绪激动地问王二:“此事合适吗?能行吗?你们怎么办?小翠她……”一连提出了许多疑问。
   王二道:“冒老爷,各位老爷和夫人,此事不仅合适,而且能行。请大家完全不要担心我们,小翠一定能做得毫无破绽。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报答许元博老爷十多年前对我们家的救命之恩。现在就请大家成全我们夫妻二人吧。”
   接着小翠又讲了一些细节情况,在于向众人说明,朱云秀去玉门关,凶多吉少,而自己代替她,不会有什么闪失。
   冒辟疆相信了,放心了,便紧紧握住王二的手,道:“如此义薄云天之举,世间罕有也,可敬可佩!我冒某代表许元博的在天之灵,代表许元博的父母和儿女,代表许元博的至交好友深深地感谢你们夫妻俩。这种旷古未有的事,若非大仁大义大德者,决不会做到。真是天地可表,天地可表啊……只是,此去玉门关千山万水,千难万难,你们要多加小心才是,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到达目的地。待到了玉门关,我再设法请人疏通,赎了小翠回来……”
   王二道:“谢谢冒老爷的关心和嘱咐。”
   冒辟疆取出一张百两银票,递到王二手中,道:“留着路上花销吧。若途中遇上意外需要大笔银子,捎个信来,我会派专人送去。”
   王二推拒再三,这才收下。
   于是小翠和朱云秀立即互换衣衫,小翠又扯乱头发,遮掩面庞,形同朱云秀。
   朱云秀“嗵!”一声跪下,对王二和小翠道:“二位恩人在上,请受我一拜!”说完叩首。
   王二和小翠慌忙将朱云秀扶起。
   朱云秀道:“二位此去,祝你们一路平安……你们家中的二老,我会接他们和我一同去浙江乡下同住。从此,他们就是我的双亲,只盼你俩早去早回,来日全家团聚。”
   王二道:“谢谢许夫人代我们照顾家父家母,使我和小翠没有了后顾之忧。”
   大家又说了一番话,王二就催促冒辟疆等人早点将朱云秀带走。
   众人与王二和小翠互道珍重,依依惜别。
   王二给小翠戴上手铐,半扶半背着醉不省事的丁狗子,离开了长亭。
   十里长亭人去亭空。飕飕寒风漫卷着败叶穿亭而过。
   不知何处,传来阵阵洞箫声,曲调悲怆而凄切。
  
   六
   王二押解着小翠,背着丁狗子走不多远,来到驿道边一家客店住下,决定待丁狗子醒来再上路。
   丁狗子其人,说他平常,是因为他貌不惊人言不压众。说他不平常,是因为他喝酒务必不醉不休,爱钱可以不认爹娘。除了酒和钱以外,天下任何事于他都是闲事小事屁事。
   丁狗子呼啦呼啦地一直睡到第二天晌午,醒来。
   丁狗子起身后,一眼看到犯妇“朱云秀”吃了一惊,心中暗道:“想不到这许元博之妻竟生得这般有姿有色。可惜呀,红颜命薄,她的时日不会多了……”原来,昨日他和王二去狱中提朱云秀出狱时,朱云秀按约定一直乱发遮脸,丁狗子压根儿就没看到朱云秀是何模样。今日小翠梳妆一新,自然令丁狗子感到惊艳。而他的“红颜命薄”之说,则话里有话。
   三人上路北行,小翠故意装得像个富家少妇一般行走艰难,一步三寸。
   丁狗子看了,骂道:“喂,朱云秀,你得搞明白,你是在流放,不是在散步。似你这等慢吞吞地行走,不知要到哪个驴年马月才能去得玉门关,岂不害苦了本爷和二爷?挪开腿,步子迈得大大的……”丁狗子怒喝着,举起解棍就打小翠的腿部。
   小翠痛得跌倒地上求道:“丁爷,想我朱云秀在家时,走路有婢女搀扶,出门有轿子抬着,哪里会像这般样子,吃过这等苦?求求丁爷手下留情,渐渐地习惯了,我就会走快了。”
   丁狗子“呸!”的一声,吐了“朱云秀”一口唾沫,道:“少摆臭谱吧你。过去你是娇贵的少妇没错,可现在你是低贱的犯妇也没错吧?是犯妇就得乖乖走路,就得挨骂挨打……”说完举起解棍又要打下去。

共 24724 字 6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
转到
【编者按】仁义的王二,善良而刚强的小翠,在那个动乱不堪的岁月,因为邂逅相遇而结为夫妻。小翠挺身为恩人而出,夫妻二人跋山涉水,经历了千磨万难。却始终保持一份侠骨柔情,演绎出一场生死绝恋。小人物却有着急功救义的大情怀。情缘缱绻在心中。终于寻出美玉,夫妻二人也成就一场旷世奇缘。小说以王二夫妻二人的经历来告知知世人,知恩图报方才是立身根本。好人终会有好报。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6220004】【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829第0090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雨        2019-06-16 21:41:17
  喜欢读老师的作品,故事情节和人物设置奇巧美妙却又很接地气,常常让人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语言凝练优美,娓娓道来,叙事风格舒缓流畅,紧扣主题,不蔓不枝,实为佳作,推荐品读。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2 楼        文友:雉水李想        2019-06-16 22:10:06
  谢谢谬赞。
3 楼        文友:黄金山        2019-06-17 09:54:42
  gulaogushi古老故事有新意!
4 楼        文友:玉之残泪        2019-06-18 19:57:39
  笔墨今古传奇颂,人间良善真爱永,今生情无悔,坚贞佳话美
5 楼        文友:古城布衣        2019-06-24 18:40:10
  情节跌宕,故事感人,不失为上乘佳作。学习了。
热爱生活,热衷文字
6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9-08-29 22:40:16
  故事从小翠卖身葬父开始,一段报恩奇缘也随之拉开了帷幕。王二重情仁义,小翠更是义薄云天,为报恩,小翠以身相许,甘服苦役,他们一路走来步步惊心,却又生死不弃。从王二求娶“朱云秀”,至此苦尽甘来。小说依托当时的时代背景,赋予它传奇色彩,所传达的仁义礼智信的精神,对读者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作者笔法娴熟,对人物形象的刻画可谓是入木三分,又用渲染和烘托的手法把细节和环境展现成极为活跃的视觉艺术效果,读起来酣畅淋漓,意犹未尽。当然,作者也通过文章传递了正能量,警醒世人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江山绝品组推荐阅读!
7 楼        文友:远近        2019-08-30 20:49:53
  故事生动曲折,引人入胜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