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华文部落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华文】 拾粪 ——童年的回忆(散文)

编辑推荐 【华文】 拾粪 ——童年的回忆(散文)


作者:春风拂柳丝 童生,991.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31发表时间:2019-06-18 22:12:47
摘要:说起拾粪,估计现在的孩子们很少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它可是村里人人都会的一项农活。后来,我和杨京强同学一起读《小二黑结婚》,读到三仙姑“宫粉涂不平脸上的皱纹,看起来好像驴粪蛋上下上了霜”时,我们俩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杨京强同学还一本正经、振振有词地说:“看来,写这本书的赵树理跟咱们一样,小时候肯定也拾过粪。”


     
   说起拾粪,估计现在的孩子们很少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它可是村里人人都会的一项农活。
     俗话又说,“庄稼一支花,全靠粪当家。” 当年,我们的伟大祖国百废待兴,国产化肥产量还很少,尿素主要依靠从日本、苏联进口,而且供应紧张。如果社会上没有门路,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再说,村民们即使有点钱也不舍得去买化肥、尿素。
   种庄稼不舍得买化肥,农家肥就得跟得上。要不然,自家的庄稼就不会有好收成。那时候的农村,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挖有一个粪坑,除了倾倒日常的生活垃圾,更多的是为了拾粪、沤粪、积肥。粪便不易直接被庄稼吸收,通过粪堆的发酵作用,再用于庄稼,才能效果良好。当然,我们小孩子拾粪更多的是为了完成学校老师布置的任务。
   拾粪通常在农闲时节,既早不得,也晚不得。俗话说,“砍柴趁早,拾粪要巧。”
   出门太早,猪牛鸡羊还没起圈,满村瞎转悠,也不见得能拾到一两块;出门太晚,早被他人拾得精光。所以拾粪这项劳动,一不需要技巧,二不用力气,就是要把握好时机。
      通常是深秋或初冬的大清早,手拿粪铲、挎着粪箩头的村民就开始村前村后田间地头转悠了。遇到粪便就像发现了宝藏,连忙弯腰用粪铲把粪便铲起来,然后对着粪箩头反手一扬,粪团儿就被乖乖地撂进了粪箩头里。
      如果路上遇到的粪团儿很多,一个粪箩头拾不完,就得赶紧把粪箩头扔在路边,手拿着粪铲匆匆忙忙地把粪团扒拉成一个个小粪堆,再伸腿用脚尖围着粪堆画上圈,提醒后面的拾粪人,这些这些粪堆已经有主了,不要再打这些粪堆的主意了。在我们村,只要是被划了圈的粪便,即使隔个三五天,也不会有人动它。划粪圈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却是村里人约定俗成的淳朴民风。按照现在的话讲,就是诚信。
      拾粪也有讲究,不同的动物,拉出的粪便也是各不相同的。因此,通过拾粪,我们练就了一项“看粪识动物”的本领。
      比如说,猪粪太稀,颜色也不好看,通常是黑乎乎一滩,既不容易打扫,还容易糊到粪箩头上面,我们不拾;鸡鸭鹅的粪量少,拾它们的粪便太耽误工夫,我们不拾;羊粪看上去很美,就像一粒粒的黑色小球,我们称为羊屎蛋儿,但要捡拾起来,实在太费时间,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不拾。
      我们老家曾流传着这么一个谜语,谜面是“屋后有个大窟窿,噗嗒噗嗒掉烧饼”,谜底就是“牛粪”。那时候村里有生产队,牲口棚里喂养着各种各样的大牲口。牲口们没事遛弯的时候,经常在村里留下各种各样的粪便。
   牛粪坨最大,马粪量最大,骡子粪与马粪相近,驴粪量最小。细节上讲,马粪的形状象中等偏小的黄色山药蛋,拾起来很方便;牛粪外形呈宝塔状,分上下几层,颜色发黄,质地较松软。拾牛粪的时候,最好用铁锨抄底,连土带粪一锅端;而驴粪外皮光滑,颜色发黑,乒乓球般大小,小伙伴们称之为“驴粪蛋子”。在各种牲口的粪便中,驴粪最难拾。如果不小心把驴粪蛋子弄破了,就会露出里面的一大撮松散的草渣子,既不好看,也难收拾。所以拾驴粪时,我们尽量手轻一些,小心翼翼地不碰破那表层光鲜的驴粪蛋子。
      对拾粪者来说,还是捡拾牲口们的粪便过瘾。能在路上遇上几大坨牛粪,算是烧高香了,不大会就能拾满一粪箩头。有时候运气好,老早就把粪箩头拾满弄回家,倒进粪坑里,缓缓神,还能再打个来回。
      季节不同,拾粪的感觉也不同。夏天虽然暖和,但身上的汗臭和粪臭味搅在一起非常难闻,遇到湿牛粪、猪粪,往往弄得浑身都是味儿。冬天拾粪却大有好处,牲畜们的粪便不仅形状不错,而且也不发臭。特别是严冬,那些粪蛋蛋被冻硬之后,拾到箩头里哗啦啦响,如同金色的卵石。尤其是大冬天的早上,由于天气寒冷,圆溜溜的驴粪蛋上经常裹着一层白色的霜。
      但冬天拾粪有时候也是令人烦恼。在瑟瑟寒风中,鼻孔里冒着雾气,手脚冻得麻木,好不容易找到一堆粪便,没想到早已经在凛冽的寒风中冻结成了硬邦邦的屎橛子,得用铲子使劲地铲好几下才能铲下来。遇到大坨的,就不叫铲了,简直就是刨,直累得手疼胳膊酸,恨不得跺着脚冲着粪坨一顿臭骂。
      我们村有在冬天烤火的习俗。拾粪的途中,经常感觉手脚冻得又痒又疼,甚至伸不开手。于是,我们在村口随便抱来一捆秫秸,或者一小堆干树枝,几个人围着火堆就开始伸着冻僵的双手烤火取暖。有时候嫌烤手不过瘾,索性就脱下鞋子,一屁股坐在一块砖头上,伸出腿,把双脚架在火堆上面烤脚。火光映衬下,湿乎乎的袜子往往会冒出缥缈的烟气。不知道谁大喊一声:“一冬天没洗脚了吧?你熏死人不偿命吗?”随即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那个时候,村里的男孩子们都会拾粪。即使在上学的路上,我们看到一堆新鲜的粪便,确定还没有主人,就赶紧上前,伸出腿围着粪便划上一圈,就证明这堆粪便归自己所有,等有了工具再去拾回家。这期间,保证不会有人再动这堆粪便的主意。谁要是贪图便宜去拾被别人划过圈的粪便,绝对是个让大家瞧不起的笑柄。
      每逢星期天和寒暑假,拾粪就成为小伙伴的一项“课外作业”,与我住同一条胡同里的杨京强同学总是拾粪时形影不离的最佳小伙伴。
      冬天周末的大清早,当听见胡同里的公鸡站在墙头上第一声叫唤时,我和杨京强就不约而同的从被窝里爬了出来。那时候没有秋衣秋裤,也没有衬衣,直接穿上冰凉的棉袄、棉裤,再费劲地蹬上棉鞋,带上雷锋帽,然后掂着粪铲子、挎着粪箩头就趾高气昂地出了胡同,随行的还有我家里的大黄狗。大黄狗也是拾粪积极分子,一路上紧跟着我们,警惕地睁大着眼睛撒着欢,和我们一块儿沿途搜索着可疑的东西。
      每当发现一堆粪便,大黄狗就会撒着欢抢先跑过去,围着粪堆活蹦乱跳,就如发现了一堆肉骨头,我给它的鼓励则是顺着狗脖子呼啦两下,它就兴奋不已地摇着尾巴汪汪叫。
      有时候,如果俩个人同时看到一泡粪,就会争先恐后地奔跑着去抢,看谁跑得快,看谁先冲到前面,看谁先伸出腿围着粪便划上圈。有时候还会因为争辩是谁先发现的粪便而争得面红耳赤。不过争吵归争吵,我们俩从来不会为此翻脸结仇。
      我和小伙伴们曾经因为拾粪讨论起自己的理想。杨国山说自己的理想是希望将来手中的粪叉子是黄金的;杨吉花的理想是以后有了钱,得把自己的粪箩头镶满宝石;杨京强更是异想天开,他挎着粪箩头一本正经地说,将来他要是当了村长,就在村里的大广播上吆喝,让全村的牲口都去他家地里拉粑粑……
      大家一边拾粪,一边热闹地讨论着自己的远大理想,甚至为各自的理想争执得面红耳赤。平时上学,整天被老师、家长严格管束着,一旦获得自由,就如脱缰的野马,打着拾粪的旗号尽情地疯玩。常常是玩过瘾后,才想起该回家吃饭了,可是箩头里的粪还没有拾到多少。
      这时候,我们如果遇到一两头在村口瞎胡溜达的笨猪,那就注定它们要倒霉了。在大家的围追堵截下,大肥猪被我们撵得嗷嗷直叫,地面上尘土飞扬。不大会光景,倒霉的猪就会被我们撵得一边喘着气跑,一边狼狈不堪地拉粪便,正好达到我们往粪箩头里补充粪便的小目的。
   杨京强同学的鬼点子多,拾不到粪,他就到处找牲口,看见牲口翘起尾巴便在旁边耐心等待。当一疙瘩一疙瘩金黄的粪蛋从牲口屁股眼里滚出来时,他就直接把粪筐靠近牲口的屁股眼上,让粪蛋直接滚落进粪筐里。他也不怕被牲口踢了,真是憨大胆。
      通常情况下,我会去水坑边挖一大块胶泥,放进拾粪的箩头里,上面再摆放些粪盖住,伪装成沉甸甸的满箩头的粪。每次外出拾粪,提前完成拾粪任务的小伙伴都不会提前回家,而是陪伴着或是帮着拾粪少的小伙伴一起拾,直到两人箩筐里拾到的粪基本相当了,才高兴地结伴回家。
      一进家门,趁着母亲还在忙活的时候,我就挎着粪箩头赶紧直奔院子西南角的粪坑,麻溜地将粪箩头对准粪坑,慌里慌张地把胶泥团和粪蛋儿倒进污水里,然后装作劳苦功高的样子,一边厚着脸皮冲母亲说着“累死我啦”,一边跑到厨屋门口的洗脸盆前,三下五除二地洗两把手,就钻进厨屋里找吃的去了。
       后来,我和杨京强同学一起读《小二黑结婚》,读到三仙姑“宫粉涂不平脸上的皱纹,看起来好像驴粪蛋上下上了霜”时,我们俩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杨京强同学还一本正经、振振有词地说:“看来,写这本书的赵树理跟咱们一样,小时候肯定也拾过粪。”
  
  

共 327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在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有很多生活在农村里的人,想必都有拾粪的经历,童年的时候,我也拾粪卖钱为家里填补家里的困顿,现在想起来记忆犹新。也许这样的经历和《美丽的童年》有些不和谐。但现实来说我们不得已经历了那个年代,我们都要承受生活给我们的历练。同时现在回忆起来,记忆犹新,朴素而节俭的生活给了我们最朴素的品质,吃苦耐劳,不怕脏,不怕累。况且,粪做为肥料给我们的庄稼的生长,提供了充足的营养,有句老话“没有大粪臭,哪来五谷香”现在的理论颠覆了这样的真理,取而代之的是化肥。驴马牛都少见了,即使见了也是餐桌上的美食。对于家禽来说,只要活着,即使做了牛马也可。粪便也是对人类有价值的存在,一旦不存在,小命休矣!文章,通过拾粪这样的遥远的回忆还有童年看到的老电影,语言风趣幽默,有品读的独特的味道,欣赏,推荐阅读。【编辑墨拓】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胥婉城        2019-07-02 12:40:20
  很温馨平实的回忆散文,建议投稿当地纸媒!
婉若倾城。
2 楼        文友:胥婉城        2019-07-02 12:40:43
  墨拓老师辛苦了
婉若倾城。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