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清风书苑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清风】远近(随笔)

编辑推荐 【清风】远近(随笔)


作者:孙鹤 举人,5117.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04发表时间:2019-10-06 21:01:42

【清风】远近(随笔) 我深知,幼儿园这个项目再也找不回当初的快乐,当初的舒心,当初的惬意与悠哉了。首先,保安队伍的人数少了,四个,似乎已经定型了,除非等到旧的合同到期,新的合同签订时,服务费提升一大块,不然还是得维持现状;其次,保安队伍里的人员也没有以前那么精明能干了。这很正常,工资少得可怜,时间定在十二个小时,能来的就不可能是精明能干的。换一种语法来说,精明能干的又怎么可能回会来呢;最后,如班长老韩之所言,我们(唯老韩与我)毕竟在幼儿园干了有些年头了,跟幼儿园里的各部门工作人员都太熟了。
   熟,是件好事,但也未必是件好事。这个道理不仅老韩明白,我也明白,不然老韩也不会在我向李总提出这个月末辞职之后,竟也萌生了离开这里的想法,最近几天,每天他都会跟我聊上几句。
   之前在《抑郁》那篇文章里我就了解到了老韩的想法,我认为他的想法并没有错,保安这个行业本不值得干一辈子,那得是多么安之若素,多么顽疾缠身的人的选择啊。
   而关于老韩给出的“远近之说”,我亦认同,想必他之所以打算离开,也跟这个论调有关。
   由于现在我一直和老韩值白班,而另外两个保安则一直值夜班,以至于我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总能看到住在我隔壁床上的老韩不是睡觉,就是玩着手机。除我们俩之外,再无一人,要是我们俩之中没有什么值得用心去做的事(大多在我),我们俩总会在对着吸烟的时候聊点儿什么,最近聊的最多的莫过于他之远近之论调。
   何为远?何又为近?相信这个已无需我过多解释。由于我们俩跟很多工作人员走得太近,这才不免心生此慨。我们承认这近距离于工作自然是利大于弊的,只是这份“利”当中亦难免夹杂着诸多的“弊”。人情社会下的人情关系,既然距离近了,便要加以维持,精心呵护,否则一旦分崩,不知道这层关系又会弹出多远,保不齐得有两个宇宙的距离。该如何维持,又该如何呵护?显然定要超出正常工作责任的范畴才行,不然又怎么好意思称之为“近”呢。
   只是这么一来,我们的工作强度自然而然就会增加。我上述已经说过了,这已不是所谓工作责任就能裁定的。恰如老韩之所叹,“我还真就不怕他们(幼儿园里的一些跟我们俩较为熟悉的工作人员)命令我,因为咱可以不干,实在不行,我都敢直接找园长解决,不是咱的活儿,咱保安就是有权利选择不干。可我最怕的就是他们跟我讲关系,讲情分,‘麻烦你点儿事儿呗,韩班长’,‘辛苦你了,韩班长’,就这么一路软语,一路拜托,你告诉我咋办,毫无办法,除非大活儿,咱确实是干不了,小打小闹的,抬个桌子,搬俩板凳的,你根本就拒绝不了。就算现在咱们保安就剩下四个了,可半天真赶上有活儿,他们可以不去,咱哥俩不去行吗?那以后还怎么处啊。”
   老韩的一席话不仅道出了他的心声,同时也道出了我的心声,即使我没他那么好面子,脸皮薄,可有些人的拜托与麻烦,若我不在岗位,若我有闲时,是一定会去帮衬的。
   人情社会的人情关系看起来不是情分就是面子,都是无偿的,可实际上呢,大错特错,在这个世界上可能除了父母之爱,再难找到真正无偿的了。一些情分,一些面子,看上去不花一分钱,但实际上比起准确而固定的好处费还要贵,这也正是人情社会的另类特色,这也正是人情关系的厉害之处。
   大的我不敢胡言乱语,因为不曾经历过,但日常的小情小面,可谓每天都会生成,孤独如我,亦难逃之。为什么后勤园长会请我吃喝,为什么后勤领导会大勺颠簸,为什么孩子家长与我闲扯,为什么后厨师傅水果几多,真的只是因为我低微的身份,卑微的工资需要他们扶持帮助吗?当然不是,需要扶持帮助的人多了去了,又有多少个真的受到了相应的扶持帮助呢。诚然,我非常感谢他们,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我才深知原来自己还是有价值的,并非真的一无是处。而这种理解,这种感觉,恰恰是每一个人对人情社会之人情关系产生依赖的本质,无论高低贵贱,何妨三教九流。
   由陌生到熟悉,又熟悉到更加熟悉,关系的提升究竟需要多久?其实也不需要多久,三言两语间,一笑一谢间,一吃一喝间,你就能够很敏锐地发现原本孤身一人的自己的孤立状态一下子就跳进人家的圈子里去了,变得不再孤立,甚至突然之间把自己都弄的有些不知所措了。类似这样的圈子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些吧,反正我的确有些。
   所以我才说,既然上天让我们做人,我们就应该顺应上天的意愿,别总痴心妄想于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天涯自由客,这个世界上压根就没有纯粹的天涯自由客,即便如僧,如道,如儒,也不是。为什么?除开当今社会罕有真正清净无垢的僧、道、儒,即便有,佛作为僧这个圈子的信仰,使僧不得自由;老君作为道这个圈子的信仰,使道不得自由;孔子作为儒这个圈子的信仰,使儒不得自由。同样的,情与钱作为全天下人类的基本信仰,那么人类又怎么可能真的自由呢。
   回到前面,老韩又讲了现在工作之难处。我理解,因为他也好,我也好,我们都不能真的拉下脸子来,与熟悉的人再度保持相对稳定的距离感。我说过,真若那样,距离一下子就会被弹出两个宇宙之远。
   当然,我不排除老韩之所以打算离开幼儿园也跟我有一定的关系,因为我亲口告诉他我去意已决时,他问过我一句,“这一次回家,还回来不?”我说,“可能回来,不过不是再回来干保安,而是旅游。”他听着,没有再说一句话。
   想必有我在这儿,他作为班长也好,作为工作人员的熟人也好,无论干什么,都会没有后顾之忧,起码岗位是毫无问题的。可我若是离开了,他的工作强度必定增加,他的责任心也必定增加,对于他来说,难免力不从心,难免思多于做,反而干也干不好,又特别疲累。一个人,一个收入卑微的人,又怎么能忍受这种心力俱悴的疲累感呢。
  

共 223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远近是距离,用这个话题展开故事,保安队的起落人生就此开始了。开篇就抓住了读者的视线,将那些保安队伍中的无奈写得淋漓尽致。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也有关于正式职工和临时工的分别,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慢慢去体会了。最后选择离开这个行业,因为付出与获得之间的矛盾问题,将感情抒发的很彻底。每一个行业都有每一个行业的无奈,走出自己固有的模式,就可以走向未来。好文章,感谢支持,祝秋安。【编辑:小鲤鱼的传说】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小鲤鱼的传说        2019-10-06 21:31:27
  感谢赐稿,问候作者。
小鲤鱼的传说
回复1 楼        文友:孙鹤        2019-10-07 10:35:58
  感谢辛苦编按,遥祝,敬茶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