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再叙红门(小说)

绝品 【看点】再叙红门(小说)


作者:双双喜 举人,3059.1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7634发表时间:2019-10-20 09:56:02

【看点】再叙红门(小说)
   我盯着他问:“陆航,你咋参加国民党的队伍了?”
   “咋啦?”他瞅着我反问了一句,又语气肯定地说,“国军也是打鬼子的队伍。”
   我说:“我觉得……还是八路军的队伍好……”
   他沉吟了一阵子,盯着我问:“咋这么说呢?”
   我对他说起了前些日子八路军从我们村经过的事儿,末了又补充道:“八路军军纪严明,深受老百姓们的爱戴,就像我爹说的,他们是咱们老百姓自己的队伍……
   陆航一直神情专注地听着我的叙述,直到我把话说完,他抬头盯着我问:“春杏,你真的希望我参加八路军?”
   “嗯!”我使劲点点头。
   陆航没再说话,似乎陷入了沉思。
   陆航在我家待了将近一个月,就和我爹睡在堂屋的炕头上,直至伤势痊愈后才走了。那段时间,爹和娘白天下地干活,我就一直在家里悉心照料着他,有了太多和他独处说话的机会。
   我说:“我也想打鬼子。等你的伤好了,带我走吧!咱们一起去找八路军的队伍。”
   陆航沉吟了一阵子,盯着我笑了笑,说:“我们队伍里没有女同志,外面的情况太危险了。再说,你还小。”
   我噘着嘴不服气地说:“你参加队伍的时候,和我一般大啊!为啥你行,我就不行?”
   陆航说:“你去能做啥呢?要么先跟你爹学医术,学好了,我就来接你到部队做卫生员。”
   我说:“好,你说话算数,我等你。”
   某一天,陆航与我家人辞行,重新返回了队伍。从那天开始,我天天缠着爹,要他教我医术。爹被我缠磨得不耐烦了,甩着袖子没好气地说:“学啥医啊?连我都是个半吊子,跟我学,能学到啥?”
  
   四
   夕阳不再那么暖了,但变得更艳了,像一个滗去了蛋清的大蛋黄,挂上了村西的那棵老槐树的树梢。椭圆形的巨大树冠被辉映出一圈血红色的光圈儿,分外炫丽,此时此刻的老槐树,使我想起了娘对我讲过的那棵熠熠生辉的菩提树。我停止了讲述,眯缝着眼睛瞅着那棵老槐树,又扭头瞅了瞅门礅上坐着的古董贩子。夕阳正投在他身上,把他的胖脸渲染得像猴屁股一般鲜红。他听得很认真,也很痴迷,眼睛里闪耀着一抹晶亮亮的光。
   我盯着他笑眯眯地问:“还想听吗?”
   “想听!想听!”他迫不及待地答道。
   我再次闭上眼睛,眼帘里透着夕阳映射的淡红色。这抹淡红是活泛的,一鼓一鼓地跳跃着,像一朵跃动的灯火儿。这朵灯火儿使我的记忆再次渐渐地复苏了……
   那年的夏末秋初,是一个无比燥热的时节,我和娘倒在西厢房的大炕上。娘已经睡着了,而我却翻来覆去地碾压着褥子,难以入眠。炕台上的那盏煤油灯跳跃着一朵花生米那般大的火头儿,把黄色的土墙壁映成了暗红色。窗外断断续续地传来阵阵虫鸣,枕着这种声音,我渐渐有了睡意。就在我半睡半醒,屋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娘一骨碌爬起身子,掀开厢房门口挂着的一挂布帘,盯着屋门轻喊了一声:“谁?”
   门外传来爹的回话声:“我!把门打开。”
   娘披着衣裳下了地,趿拉着鞋子快步出了厢房,去了堂屋,随即拔开了屋门门栓。娘刚刚拔开门栓,屋门就被爹从外面猛地推开了。屋门不是院门,院门是新打制的,而屋门却有些年头了,发出一阵嘎吱吱的声响,由门口投进来一缕晶亮的月光,爹披着一身月光站在屋地正中央,黑暗中传来他带着焦躁的一声沉喊:“打起来了!”
   娘问:“谁和谁打起来了?”
   爹急躁躁地说:“八路军和国军打起来了!”
   “啊?”娘打了个惊叹句,又问,“在哪儿打?”
   爹说:“临朐县城!”
   爹的话音刚落,我似乎听到了由大开的屋门口传过来的轰隆轰隆的响声。外面月光清秀,我断定那不是天空的炸雷声,应该是战场的爆炸声。听到了第一声,紧接着又听到了第二声,既而这种响声连续不断地糅杂在了一起,听上去战斗打得异常激烈,而且应该离得我家很近。
   此时,外面传来一阵紧促的铛铛声,像是有人敲响了一面铜盆,紧着传来一个人清亮亮的喊话声:“大家伙儿都听着,快到南场院里聚合……”我听得出来,那是我们村村长的喊话声,村长敲着盆喊着话逐渐远去了。
   一刻钟后,我和爹,还有娘就赶到了村南的大场院。我们赶到那里的时候,发现场院里已经聚了好多人,黑压压的一片。所有人都三五成群,窃窃私语。
   村长一个健步跳上场院正中的一座土台,挥着臂膀大声说:“乡亲们,咱们的队伍跟反动派干起来了,战场就在咱们的邻县,临朐县城,这是一场硬仗啊!咱们的队伍损失很大,咱们要积极响应,帮着八路军打国民党反动派……”
   台下有人喊:“怎么帮?”
   村长大声说:“都回家,有木车的推木车,没木车的挑扁担,反正能盛装物件的器具就行,大家都去乡政府报道,帮着队伍往前线运送急需品,大家快去准备吧!”
   村长话音刚落,台下的乡民们便都散了,大家争先恐后地往家跑,急着回家推木车、挑扁担。我家有一辆木车,也有一根扁担。可是木车轱辘昨天刚断了一根轴橕子,扁担前些日子裂了一条长缝,这些物件爹经常使用,也容易损坏,还没来得及修复。没想到这次情况紧急,看来要耽搁了大事儿了。爹急得直搓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娘也束手无策,不断埋怨着爹的马虎。
   我盯着院门说了一句:“抬着门板去吧!”
   爹沉吟了一阵子,最终应了一声:“好办法。”随即从墙根儿抄起一把撬杠,向着院门口走去。爹手脚麻利地拆卸院门门板的当隙,娘也松解着绑在木轮车车把上的一根绳袢。娘解下绳袢,又快步走到北屋墙根儿,从土墙木橛上摘下一根废弃不用的旧绳袢。爹将卸下的一扇门板平放于地,娘将两根绳袢捆绑于门板的两端。二人一头一个,将绳袢套进脖项,抬着门板向着院门口走去。我喊了一声:“爹!娘!我也去!”
   娘回头看了看我,说:“你去干吗?”
   我说:“我去了,可以帮你们。”
   娘腔调严厉地说:“不需要你帮,在家里看着弟弟,老实待着!”
   爹和娘抬着门板出了院门,身影随即消失在茫茫黑夜里。我站在院门口,望着爹娘消失的黑暗里。西南方的枪炮声似乎更响了,轰隆隆的响声不绝于耳,由此判断,国共两军打得非常激烈。我的心情都无比焦灼,真替爹娘的安全担心。
  
   五
   那天夜里我蜷缩在缺了一扇门板的门楼里,听着远方轰隆隆的枪炮声一夜不眠,心情焦躁不安。
   那晚的夜空本来澄澈无尘,正顶悬挂的那轮满月像一面巨大的银盘,辉亮无比。然而,由西南方缓缓飘过来了一团团黑云,黑云慢慢扩散,越散越多,将那轮满月半遮半掩了起来。满月在稀薄的黑云中穿行,忽隐忽现,把大地渲染得忽明忽暗。
   我记得那个夜不安宁,甚至比白天都嘈杂。不断有人从我家的院门口跑过去,有挑着扁担的,有推着独轮车的,还有赶着驴车的,却没有一个人抬着门板。我暗暗思量着,爹和娘抬着门板去支前,或许是我们村里的头一份儿,而这个主意正是我出的。当时的我真的是脑洞大开,我想那扇宽大的门板,能盛装好多物件,肯定比扁担盛的多,甚至比木车盛装的也多。
   我在院门口蜷缩了很久,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天马上就要亮了。这是一个比较安静的早晨,村子里除了偶尔传出几声狗吠鸡鸣,听不到有人的说话声,大街上弄巷里也看不到半个人影。我知道,此时此刻,我们村里没剩下几个人,剩下的也都是像我这样的女孩儿,还有年迈的老人,以及不懂事的孩童,所有壮年人都支援前方去了。
   太阳照旧跳出了村东的小树林,转瞬之间已经跃出浓密的树冠,散着红彤彤的光辉。由西南方升腾起的黑云还在空中悄无声息地扩散着,已经铺展满了我头顶的大半个天空,看上去马上就要把刚刚升起来的太阳遮盖住了。西南方的枪炮声似乎更响了,轰轰隆隆的响声连成一片。我在家里实在待不下去了,抬脚向着村南跑去。那一刻我打定主意,我要去乡政府。而且这种心情无比迫切,甚至连院门都顾不上上锁。其实那时候我家的院门也无法上锁,缺失了一扇门板,怎么上锁啊!
   半个时辰后,我气喘吁吁地跑进了弥河乡政府大门。乡政府人声鼎沸,嘈杂不已。政府大院里支起了几架帐篷,作为临时医疗所。不断有人抬着担架从我身边急匆匆地跑过去,担架上躺着一个个八路军伤员;有人正在往独轮车上装木箱,也有人挑着盛装了木箱的扁担出了乡政府大门。
   我在乡政府大门的一侧发现了爹和娘的身影,忙跑过去察看,发现娘伸着双腿坐在地上,而爹正在她的右腿上捆扎着一根白绷带。我急躁躁地问:“爹!我娘咋啦?”
   爹抬头看看我,反问了一句:“你咋来了?”
   我又问:“我娘咋了嘛?”
   “你娘受伤了,大腿被炮弹皮崩伤了,你别担心,已无大碍。”爹说着,叹了口气,“唉!谁和我抬门板啊。”
   我说:“爹!让我娘歇着,我和你抬门板。”
   爹盯着我瞅了一阵子,随即摇摇头:“你不行。”
   我不服气地说:“我咋不行了,我都二十岁了,是个大人了。”
   地上坐着的娘说道:“他爹,让春杏跟你去吧!”
   爹不再多言,将连着门板的绳袢套进了脖项,我也将绳袢套进脖子,和爹抬着门板又往前线冲去。枪炮声愈发密集,轰隆轰隆的爆炸声就在耳畔炸响,我甚至能感受到子弹夹着风声从我耳边嗖嗖地飞过。我和爹抬着门板进了八路军的前线指挥所,依着一个士兵的吩咐,将子弹箱卸在一条坑道里,随即又跟着他去了战壕后面的一片空地。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惊呆了,只见空地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都是些血淋淋的人。一个身穿被血染红的白大褂的女军医朝着我们快步走了过来,她朝着地面一指:“把他抬下去。”随即走开了。
   我循着她所指的位置看去,见地上侧躺着一个瘦小的身躯,背上绑着一双大布鞋。那人应该还活着,正不断地呻吟着。我和爹抬着门板快步走到他身边,我低头打量,禁不住大吃一惊,地上躺着的这个人正是姚解放。他一条胳膊没了,一条腿血肉模糊,宽大的军服浸透了鲜血。
   我俯下身朝着他喊了一声:“姚解放……”
   他表情痛苦地盯着我,咬着牙回了一句:“姐姐……我疼……疼……”
   我的眼泪唰地就流下来了,使劲儿攥着他冰凉的手,安慰着他:“姚解放,你忍忍,我们这就把你抬下去!”
   他嗫嚅着又说了一句:“姐姐……我……我要死了。”
   我语气有力地说:“你不会死的,我给你的鞋子,你还没穿过呢!你不能死……”我强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抬着他往乡政府跑。
   我也不知道我是如何把姚解放抬回弥河乡政府的,来回八公里的脚程,我抬着沉重的门板,竟然一点儿都不觉得累。爹也感到很惊讶,起初他一直担心我会体力不支,现在他不担心了,倒是担心自己能不能跟上我的趟了。我和爹把姚解放送到弥河乡政府大院临时搭建的救护室之后,抬着门板去了军用物资领取处,抬着子弹箱又向着前线指挥所跑去,这期间连半刻钟都没停歇,爹有些体力不支了,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我便和爹调换了位置,我抬着门板在前面跑,爹抬着门板在后面跟着……
   当我和爹赶到战壕,战壕里突然死一般沉静,这里貌似刚刚发生了一场肉搏战,八路军与国军的尸体交杂在一起,每个人的死状都无比惨烈。我瞅着眼前的一幕不知所措,突听到身侧传来一个轻微的呻吟声,遂循声打量,在叠摞成小山的尸体旁侧发现了一个微微扭曲的身影。地上侧躺着两个身着国军军服的士兵,一个士兵手握长枪,长枪的枪刺透穿了另一个国军士兵的胸膛,而那个正在扭曲蠕动的士兵,也被对方的枪刺贯穿了肚腹。这是一副很奇怪的画面,两个国军怎么会打起来了呢?
   我瞅着正在扭曲的国军士兵,心头掠过一丝阴霾,他的身影使我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让我日日夜夜牵肠挂肚的人。我快步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子,伸手攥住他的肩膀,将他轻轻扳了过来。看到他脸庞的那一刻,我的心一抖,眼睛顿时瞪得老大。果然是他——陆航。
  
   六
   “陆航……”我轻喊了一声,眼泪便盈满了眼眶。
   他微微睁开了眼睛,无力的眼神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或是认出了我,声音小小地说:“你……怎么……来了!”
   我说:“你别说话了,保持体力,我要把你送到后方去。”
   他苍白的脸色泛出丝丝笑意,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没用了……我不行了……我不能娶你了,我很难过。杏儿,我对不起你……”
   我不再答话,嚯地立起身子,盯着一直站在身后的爹说:“咱们把他抬回去吧?”
   爹有些犹豫:“咱们是来抬八路军的,他可是国军啊!把他抬回去……”
   我说:“爹……他可是陆航啊!”
   爹仍然犹豫不决:“把他抬回去,不好交代啊!”
   我说:“我不管,您不愿意,我一个人背也把他背回去。”
   爹仍然犹豫,不肯挪动脚步,我抱住陆航的腋窝就往门板上拖。爹只得过来帮忙,我俩一起将陆航抬上了门板,快步向着后方退去。

共 19081 字 4 页 首页上一页1234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扇底蕴厚重的木门,它承载着半个世纪的历史,也蕴含着一个战火纷飞的战争岁月。《再叙红门》依然沿着那扇榆木门的线索,讲述了《红门》没有讲完的故事。当年因为家里的木车坏了轴橕,“我”急中生智地让爹卸投下院门当作运送支前物资的工具,娘受伤后,“我”又与爹一起用这扇木门运送物资上前线,返回时又用木门抬回伤员。“我”和爹不仅抬回了小战士姚解放,也抬回了国民党身份的陆航。后来经地下党的同志证实,陆航其实是共产党员,是地下党安插在国民党队伍的耳目。小说最大的亮点是细节描写非常逼真,能把人带入到那个血与火的岁月之中。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0210010】【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1111第0110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20 10:26:04
  虽然只是《红门》的续篇,却讲得比《红门》更细更逼真。欣赏了,问候双双喜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若海若蓝        2019-10-20 11:24:35
  一扇门,一段历史,一个红字,一个新中国,一个我,安静地讲述着红门的故事。问好先生,秋安万福!
只码字,不管事,不问事,不惹事。
3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22 07:43:36
  恭喜《红门》再获精品,祝贺双双喜老师捷报连连!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4 楼        文友:覃敏善        2019-10-22 08:06:57
  恭喜,恭喜,拜读了!!
5 楼        文友:奇异果        2019-11-11 20:53:56
  祝贺刘老师获得绝品。向您学习。
6 楼        文友:小民西安        2019-11-11 21:10:53
  祝贺老师佳作获得绝品推荐,问好!遥祝一切顺利!
小民西安
7 楼        文友:天生我才        2019-11-12 08:24:19
  非常感人、惊人、诱人的故事,非常细膩的描写,一幅解放战争时期发生的动人画卷。膜拜欣赏!
8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9-11-12 09:15:38
  以历史为契机,用回忆插叙倒叙的手法,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民族危亡时刻,中华民族涌现出的许许多多英雄的故事。他们跟父辈一起,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担起了沉重的家国责任。在作者的层层铺垫下,陆航的形象越发深刻,与以前的英雄形象有区别,面对喜欢的女孩子柔情似水,面对敌人则英勇无畏,一个打入敌人内部无私无畏的地下党员形象跃然眼前。他的死看似普普通通,但其实是撼人心魄的。他以死来肯定生,从而张扬了做为一名共产党人的尊严与高贵。文中通过“门”来阐述一段战争时期的爱情,有着深刻而丰富的文学魅力。面对人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作者在揭示中引发读者思考,在揭示中张扬了民族精神和人性的崇高伟大。语言具有地方特色,真实感人。力荐赏析!
9 楼        文友:正在缓冲        2019-11-12 12:19:37
  好厚重的木门。承载的不仅仅是人们对部队的认知,更是对子弟兵的支持。故事感人,文笔优美,不愧是绝品。拜读学习了。住老师佳作迭出,笔锋体健
10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12-18 11:59:25
  厚重的木门后面是厚重的情爱,这爱不但是爱情,更是爱国。小说以平缓的笔触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动人的故事,红门,不但是木门的底色更是烈士的血色。佳作拜读。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