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丁香文学 >> 短篇 >> 微型小说 >> 【丁香】聚会(小说)

  【丁香】聚会(小说)


作者:海西清风 白丁,5.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93发表时间:2020-01-09 09:17:15

【丁香】聚会(小说) 时近年根,生意出奇地好:早上杀的两头猪,到中午全卖完了。原打算下午找人打麻将,接到老同学“李钢板”的电话,说要我今晚六点钟准时到丽都大酒店参加毕业三十五周年同学聚会。
   “李钢板”名叫李太钢,因写得一手好字,当年高中毕业后被老师留校,专门将蜡纸蒙在钢板刻印试卷,所以我们都叫他“李钢板”。后来钢板蜡纸被电脑替代,李钢板便无法发挥专长,转而学校将他安排在后勤。因有很多当年的学生去学校办事,一来二去他就掌握很多同学的通讯信息。所以这次同学聚会,专门由他联系通知。
   对于这样的聚会,以前的几次我都一直没有参加甚至反感。想想也是的:当年五十个同学,死的死、亡的亡,到现在能找到也就不到三十个。十个指头有长短,这头三十人当中,有一部分是当官的,有一半做生意的,还有一部分是说不清搞什么的。我是卖猪肉的,说得高尚一点,应该算是“经商的”吧!李钢板见我不想去,抱着手机软硬兼施唠叨了半天,我被他磨得没有办法,勉强同意了。
   回家洗涮一遍,穿上前年亲戚送给我的一件旧西服,又专门整理一下冰箱,那里边冷冻着一抽屉淮猪的猪腰子。这东西可是宝贝——我儿子的领导,也就是省财政厅厅长最爱吃淮猪的腰子,所以隔三差五,我都要朝省城捎去。要说厅长想吃的东西,那还不是想张罗多少就能张罗多少,可要命的是现在的人都养肯长的杂交猪,本地的笨猪“淮猪”已没人养了,我遍转周边乡镇,一个月也只能买到两三头,所以说这东西金贵呢。
   谈起我的儿子,可是我的骄傲。想当年他从省财经大学毕业后,遇到了贵人——在我们这插过队的省财政厅到学校招聘职员的马处长,他在乡下偷鸡摸狗时我可为他放过哨。我朝他家背去几十斤绿豆和芝麻,我的儿子便被招进财政厅当了职员。后来他的一篇关于振兴苏北经济的论文被分管财经工作的副省长看中,便调任副省长秘书。我这小子从小就是我的好帮手,无论如何烈性的猪,他只要伸手挠它痒,那猪便立刻乖乖地任他摆布,更不要说服侍一个大活人了。农村小孩能吃苦,没有什么政治背景,是一块白布,所以很得副省长赏识。听说最近还可能再升官。因为我们这小镇偏僻,加上我为人低调,除喜欢吃红烧肉的爱好有人知道外,别的没有什么嗜好。儿子几次要接我们去省城,我们都没有答应。所以没有人知道内情。
   骑电瓶车走了十几里,五点半到了县政府对面的丽都大酒店。那个店面装修得真是豪华,霓虹灯做成的两个大美女端着高脚杯闪烁着,娇艳得不得了。边上是“海西县 长春 药店”。可三十多年前喝到肚子里的那点墨水,早就被人间清淡寡水冲淡了,所以我误以为是“海西 县长 春药店”,还哑然感慨道:现在真是开放,连我们的县长都开春药店了,并且还敢公然地开在县政府边上!
   推开旋转的玻璃门,迎宾的小姐说:“对不起,我们不接待普通宴席”!我忙说:“他们预定好的叫我到这来,我是来参加同学聚会的”。迎宾的小丫头迟疑着,大堂边上坐着的李钢板忙走了过来:“让他进来,他是刘局长的同学,也是来聚会的”。那两个小丫头这才让我进入大堂。
   跟着李钢板来到他坐着的茶几前,那还有一个人戴眼镜的。仔细一看,还能找出当年的模样,想了半天,才哈哈一笑:“哈,原来你是孙财神?胖了胖了,又来收租子了”!“孙财神”极不高兴地斜看我一眼:“我道是谁,这不是卖猪肉的徐歪嘴嘛!对不起,今晚聚会AA制,每人三百块,老兄你得破费了!”我的天,三百块,那可是我要两头猪才能赚到的钱,是割我的肉呀!这个挨千刀的李钢板,早晓得要三百块,就是用乱棍打死我,我也不来呀!可现在已经来了,还是不得不掏钱!我还是装出不在乎的神情,并不忘幽默一下:“哈哈,好后悔刚才没把假钱拿来”!那个“孙财神”原名叫孙良财,当年在学校替别人抄写作业,没有少得人家钱财,现在做了县里的什么干部。
   他见我刚才说了他的浑名,极不高兴:“你摸过的钱就是过五十年朝水里一扔还冒油花子,你有种,敢拿假钱来试试”?交了钱刚转到拐角想上楼,就听孙财神小声地骂:“李钢板,你他妈的做的好事,怎么把这个卖猪肉的也请来?你看他那委琐样,也配得上这高级的饭店?你不知道刘局长是回族?你这样做是不是存心恶心刘局长”? 李钢板被骂得用手不住搓衣服的下摆:“我错了,当初没想到这些”。
   我模糊地听了他们的对话,心中愈加后悔。可既然交了三百块,不把它吃回来,真的心有不甘。硬着头皮朝他们指点的楼上“清真厅”走去。
   上了楼,大空调呼呼地朝外喷着热风。几个似曾相识的男人脱了外套,在边上小桌上打牌。苏北有句话,叫“饭前不惯蛋,等于没吃饭”,所以他们边打牌边等人。我掏出刚才来时新买的南京烟递上去,他们撵苍蝇一样挡开,其中一个还用手掩住鼻子:“那来一股猪腥味?过去过去,你那烟焦油含量高,我们抽自己的”!说完拿起桌上的软中华,一人一支分发叼在嘴上,也不顾我。我只有讪讪地朝边上一个没人的桌子走去。
   一个人无聊地干坐着。又二十多分钟过去了,陆续有人进来。其中一个女的眼尖:“哟,那不是卖肉的徐歪嘴嘛,好久不见了!上天我还打算年前想到你那灌香肠的呢,到时可要客气一点哟”!我认出来了,这位是当年的班花,叫马桂花,据说现在开出租车。想当年,那小胸口两大砣肉长的,想想我都感到出气有点粗,忙掩饰着:“那是那是”。随行的另一位嘴唇涂得鲜红的女人问:“哪个徐歪嘴?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哟,还能有哪个徐歪嘴,还不是当年想摸赵小诗的胸,被王老师一巴掌下去打歪嘴的徐清风?这小子现在出息了,操刀卖肉,白花花的银子天天往口袋里流,那象我们,苦命哟,一天方向盘扭下来,才赚几百块钱”!两个美女嘻嘻哈哈地在我身边坐下,随即又皱着眉,说“过去看人打牌”,就走了。
   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纷纷各自找着对得上口味的人坐下,我的身边仍然一个人也没有。
   六点半,一个英俊的青年快步推开门,一手端着杯子,一手拿着包。在他身后,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对不起各位老同学,刚才县长找我有点事,来迟了,请原谅”!随即,一个矮胖富态的男人簇拥一位老者进入大厅。我依稀认得出,这位老者是我们当年的班主任王老师。也不知他老人家是出自武林什么门派,反正我的嘴被他一掌打后,遍请七七四十九位专治妇科疑难杂症和狐臭的老中医也没看好。富态的男人就是当年外号“刘坏水”的刘聚财,现在是海西县财政局长。这可是位大官,权大得很,各乡镇的书记、镇长看到这位财神爷,像汉奸见了日本鬼子样的把腰弓成九十度。
   听到他的说话声,打牌的慌忙把手中的牌一扔,大家一齐站了起来。说一齐站起来是假的,这其中的我,努力站了几次也没站稳,不知是不是紧张。马桂花等几位美女,更是将胸努力地挺了又挺,我真担心她们的上衣钮扣会不会被挣掉。
   刘局长,这个当年坏事做绝的“刘坏水“光彩夺目地登场了。他后边的王老师像个干瘪的木偶,又像个配角尾随着。边上紧跟着李钢板,他像日本鬼子的翻译一样弓着腰,如有刘局长不认识的就为之介绍。他们首先走到美女的面前,一个一个地握手。“哟,马桂花马桂花,闻到桂香不想家”、“吴志香呀吴志香,貌比南海观音娘”......又走向打牌的,“宋大牙呀宋大牙,公家东西往家拿”、“赵士章呀赵士章,假冒伪劣做奸商”......最后走向我,伸出来的手又缩了回去,“徐歪嘴呀徐歪嘴,放下屠刀快后悔。宰杀生灵有罪过,当心夜里遇恶鬼”。
   我不知刘局长是不是在家排练过,反正他对每见一个同学,都能临场说出顺口溜,尤其是对我的评价多了一句,引来各位同学大笑,马桂花他们好像还把头上戴的什么饰品笑掉下来。
   亲切接见后,刘良财与李钢板招呼大伙入座。共三桌,首桌首席前刘局长与王老师推搡了半天,王老师说:“你是我最得意的门生,你坐这,就是代表我”。实在没办法最后还是刘局长坐了下去。边上是当年校花马桂花及赵小诗几位美女。
   刘财神等几位机关干部模样的人不用招呼自动坐了一桌。到最后,李钢板见别的桌上都已坐满,极不情愿地与我、还有一个电工、一下退伍兵、还有几位职业不是光鲜的凑在一起。
   漂亮的服务员走到刘局长跟前,小声问:“请问刘局长,用什么酒?菜是什么标准”?刘局长十分不高兴:“这还用问?当然是当地名酒汤老大,菜按我们总共交给你们的预定钱置办,现在就上菜”!支走了服务员,酒菜马上布上桌子。刘局长大步走上饭厅的小舞台上,发表即兴演讲。“各位同学,今天我们在这里聚会,第一是庆祝我们毕业三十五周年,第二是为我们敬爱的王老师祝寿,第三是联络同学感情......”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刘局长手往下压了压,接听了手机。
   听着听着,脸色大变,赶忙走下舞台,叫来了服务员,怒喝道:“把你们的总经理叫来”!总经理一路小跑来到刘局面前,弓下身小声问:“刘局长您有什么事”?“什么事,你的宾馆还想不想开了?我多年的同学聚会,你竟然让上这酒?菜呢,你都是什么菜?连猪肉都没有!什么清真厅不让上猪肉,要与时俱进嘛!快叫人把酒和菜都换了,按你们饭店最高最高的规格上,厨师要换成新东方水学校毕业的那个,钱不够由我补齐”!旁边的小姑娘委屈得不行,却被总经理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你这月的奖金别想拿了,工资只发五分之一,做这点事都做不好”!言罢,已上好的酒菜被很快撤下去。
   在等待新的酒菜上桌的当口,刘局长望着大眼瞪小眼的一帮同学,再次走上小舞台,清清嗓子,大声说:“各位同学,我向大家报告一个比天还大的好消息:刚才,我接到市财政局一个至交电话,局长退休,从省里空降一位新的小青年任局长,已完成交接。他是谁呢?大家猜猜”!各桌上顿时叽叽喳喳起来,但个个也猜不出是谁。刘局长顿了足足有五秒种,等吊足了大家的胃口,才一字一顿地说:“他就是我们尊敬的学长、同时也是我的长辈徐清风的爱子——徐小旭同志!下面,请允许我代表大家向徐清风学长致以最热烈的祝贺”!“哗......”,掌声四起。
   刘局长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老远就伸着快步向我走来。他抓住我的手用力握着。我感到他软绵绵的肥肥的红红的手掌心发热,这大概是刚才鼓掌用力导致的。
   紧接着他强拉着我,挨桌引见各位老同学。每到一桌,同学门都激动得脸通红,有的抱怨说这大喜事不该瞒着大伙,说我不够意思;有的说自己的什么亲戚在市里什么单位,要我家小旭以后多照顾。终于到了主桌,王老师慌忙站起来:“清风呀清风,其实当年我就看得出来,你只是家境不好,要不然你早有大出息了。果不其言,现在你家终于有人发迹了,老夫高兴呀”!到了赵小诗面前,刘局长打趣地说:“就为你胸前的两砣肉,害得我的老长辈好苦。老长辈,你手伸出来,想摸什么地方摸什么地方,我看她敢反了天的”!说完硬拉我的手朝她胸前凑,赵小诗半推半就地假假躲闪着,而我却竭力将手往回抽,又引得大伙哄堂大笑。
   一圈子下来,我累得要死。刘局长叫对面宋大牙到我刚才坐的那个位置,马桂花很高兴地坐到宋大牙的位置,而刘局长朝旁边挪挪,然后强按我坐在他原先的位置。
   安排好位置,刘局长重新登上小舞台:“刚才,我们尊敬的学长、也是我的长辈徐清风亲切地接见了大家,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再次向徐清风老学长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哗......”掌声再次响起。刘局长清清嗓子,“清风学长是我们全班同学的骄傲,徐小旭同志刚刚三十岁,就当上了市财政局长,前途无量,这都归功于清风学长教子有方.......”。
   接下来,全是对我及我的家人的歌功颂德,弄得好像悼词似的;还说为了壮大地方经济实体,要帮我成立生猪屠宰公司,成为政府采购中标单位,以后县属机关的猪肉等都从我的公司进货。不知别人听了怎么想,反正我浑身一阵一阵起鸡皮疙瘩。再想想,好像自己还真像他讲的那样,便不免飘飘然起来,喝起酒来也就不那么拘束了。
   这千把块钱一瓶的酒闻起来像马尿,喝起来也没有什么劲头,可返起劲来能将人醉死。我不知刘局长安排的什么轿车送回家。第二天早上衣袋里凭空多了五千多块钱,想不出是谁送的,加上昨晚醉酒,越想头越疼,后来干脆不想了。
  

共 473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具有教育意义的作品,点赞……编按正在修改中……感谢老师投稿丁香,分享精彩美文。提前祝您春节愉快,文乐顺意!【丁香编辑:粉红莲秀】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峥嵘岁月        2020-01-09 14:46:11
  好文共赏!感谢老师把精彩美文分享丁香!期待老师创作丰厚再次把好文佳作展现丁香!问候老师!开心创作!
峥嵘岁月
2 楼        文友:秦雨阳        2020-01-11 00:02:36
  同学聚会上演一场当下官场百态。有深意,具有可读性。感谢老师投稿丁香,分享精彩佳作!提前祝老师春节快乐!祝老师佳作连篇!
一个脑筋不会转弯的人,身患文字洁癖症,尚在治疗康复中。
3 楼        文友:青龙洞煮        2020-01-14 09:41:04
  老师的讽刺小说十分有趣,辛辣而富有深意,欣赏佳作!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