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菊韵】红颜泪(小说)

编辑推荐 【菊韵】红颜泪(小说)


作者:梅影荷韵 白丁,9.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69发表时间:2020-01-18 11:43:57

我和青一起来到这个小城上学,那一年,我16岁。
   与我俩坐在同一排座位上的女孩,叫琳。我俩来自小山村,那时候,公交车都很少,每个周末回家来回骑我爹给我买的那辆二八的自行车。我俩住校,琳走读,每天中午和下午放了学,琳回家吃饭。我注意到,与琳同行的,是一位穿白衬衣,长得白白净净,戴着近视眼镜的男孩,他长得很好看,就像大诗人徐志摩先生。琳,长发飘飘,文静,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说话就笑。我曾一度想,我一定要成为她那样的人。她对我俩很友好,没有因为我们来自农村,穿着打扮很土,而瞧不上我们。我们三个人经常一起读书、谈心。琳在不太冷的季节,手里也经常拿着一个小小的暖宝宝,温手。我问过她为什么这样,她说:“我不像你有活力,我的手经常性凉。”我握了握她的手,确实不热乎。琳很照顾我们,那天她过生日,买了一大袋子花生,糖果等好多我很少见过的小吃,她在教室里挨个座位分给同学,让同学们分享她的快乐。教室里很热闹,那天我也很高兴。等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听见后面有位男生说:“真好吃,她要天天过生日多好!”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琳从家里拿来好几身她搁置的以前穿过的衣服,送给了青,那衣服倒也整洁,好看。我很奇怪的是,琳从来不送衣服给我,尽管她送给青的裙子要比我的衣服好看许多。
   从琳的口中,我知道了在她身边的男孩姓白,犹如他的姓,白长得很容易让16岁花季的少女记住。记得第一次与白姓男孩接触,是在学校的一次生活会上,老师让我们几个人去参加会议,我们坐在那里,聆听校长的问话。当校长知道那男孩姓白的时候,校长问:“以前教育局的白局长是你什么人?”白同学说:“那是我爷爷!”顿时,会议室里的人目光都转向了白姓同学。校长对他更是和蔼可亲,整个生活会,没有我们的事了。后来我知道,他就是琳的那位护花使者。
   白,像一部很触动人心的影片,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他骑着自行车,与琳双双穿梭在这个小城的大街小巷。那一抹白色的身影,曾影响了我的整个青春。他喜欢戴眼镜的女孩,为了能戴上眼镜,我不管不顾自己心灵的窗户,终于架上了度数不高的近视镜。若干年后,我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我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蠢货!他是琳的人,经常与琳一起,和我们在一起读书,玩。他谈吐优雅,说话不紧不慢,对人很有礼貌。我像见到了从来没有见过的风景,时常偷偷地注意他,观察他,他的一言一行,我尽收眼底。每当看到他与琳一起来到了校园,我的心就安静了。每当看到他坐在了教室里,我的心才安下来。也曾一度问过自己,我这是怎么了?只是我心里的这些动静,琳和青谁也不知道!
   毕业了,我们各奔东西!琳考取了南方的一所金融大学、白去了南方的医科大学,他俩的学校在一个城市。青考上了师范学院,我,考得不太尽如意,上了小城附近的一所学院。
   日子就像南来北往的大雁,周而复始!我做了一家公司的财务工作,青在学校当了老师,听说琳和白也回了小城,琳在银行做了白领,白从一所大医院辞职,自己开了一家诊所。我曾无意间去过他的诊所,他一身白大褂,眼睛深邃,比以前更有了一种成熟的美。我曾一度地感觉,白的眼睛很美,但总有我看不到的东西。这种感觉,让我觉得我与他之间一切一切像隔着十万八千里,让我在他面前,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礼貌性地问候。工作一年后,我像命督促着一样,嫁给了我相亲得来的板寸头。琳和白有情人终成眷属,在我儿子一岁多的时候,他俩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我和青,为琳送去最美最真挚的祝福,我俩为她披上美丽的婚纱,看着深情的白缓缓地牵着琳的手走在红地毯上,我默默地祝福他们:幸福到永远!
   城市的大街上,人每天川流不息,个人有个人的事情做。我每天工作,育儿。那天黄昏,小儿跟他爷爷奶奶玩,我难得清闲,自己一个人推着自行车,买了一块雪糕吃着,在小城的商业街闲逛。不经意间,我感觉有一穿白衬衣的男子的身影,领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他重重得看了我一眼,没说话离去了。第六感觉告诉我,是白,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用那种鄙夷的小眼神看我,我想确定是不是他,想骑车追过去,一想,算了。那种眼神,有什么值得追的。后来一想,他可能怕我怕他吃我手里的雪糕,所以没说话就走了。
   毕业23年了,班长组织了一次高中同学聚会,那天,我和青都带着孩子一起去了,琳因单位有事,没到场,只有白一个人去了。那天玩得很尽兴,大家都谈论着自己的情况,回忆着美丽的中学时代,说着那时候有趣的事。没有矜持,只有动情。连温文儒雅的白也很放得开,他看见我儿子,说:怎么这小子长得像我?我说:是呀,有数的,外甥长得都帮舅!等大家轮流着敬酒的时候,我走到白面前:”切,想让我儿子帮你,你早干嘛去了!”有生之年,我第一次和白开了这么个玩笑。
   酒会结束了。再好的筵席也有散的时候,我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明天该干什么,还是要去干什么。
   那个星期天的中午,我睡眼朦胧,想补个安稳觉。电话响了,青约我,在我家附近的小咖啡馆里喝下午茶。我也有好长时间没见老同学了,我欣然前往。
   咖啡馆里静悄悄,大家都在包间里说着悄悄话。青看上去很疲倦,像有什么心事。她告诉了我,琳的故事。
   琳结婚后,与公婆住在一起,白家是医学世家,他老公还有个妹妹。琳是两个孩子的妈,作为银行的部门负责人,她工作繁忙,还要照顾两个孩子。白有自己的事业。长期的劳累,婆婆的抱怨,小姑的挑唆,白的不理解。一地鸡毛的家庭生活,琳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经常睡不好。这对曾经让我一度羡慕的才子佳人,没有了诗情画意和远方的原野。人,相爱容易相处难,终于在一次婆婆无休止的嘟噜后,琳的身体垮了,她倒下了,患上了脑梗阻,她痛苦地躺在了床上。只有意识和少量的语言,那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即使为人妻,为人母后,也优雅大方,说倒就倒下了。她婆婆说:“我们本来就是开医院的,自己家有针、有药、哪还用得着去医院,医院也就是那样治疗,在家治,就会好的。”公公也觉得是这样,婆婆在家一言九鼎,我们的白穿上白大褂,脸似乎更白,但心没有柔下来,不知道他是高估了自己的医术,还是感觉爹娘的话是对的,他把琳从医院里接回了家,在家,他给她针灸治疗。即使在琳的病不见好转的情况下,白也没有再送他的发妻去大医院治疗。琳,就像一盏寒风中的油灯耗尽了,终于在那个狂风施虐的夜晚,闭上了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
   留下一对儿女,没有了母亲的呵护!
   我想对白说:“你的家人是人,别人家的孩子就不是人了?谁不是爹娘十月怀胎,娘身上掉下来的肉?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她?”
   我和青,泪眼婆娑,四目相望。从此,这世上少了一位长发飘飘,温静娴雅的故人。
   我心中一直珍藏的那一抹白色的影子,终于模糊了,逝去了。
   那天,我和青相约来到琳的墓前,为故友上一注香,看着墓碑上琳年轻的笑脸,我眼含着泪对她说:“琳,来,我们干一杯!”

共 271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以悲剧结局的爱情故事。“我”暗恋的白姓男人,却没有一点儿温度,原来他心早已有了归属,恋人是“我”朋友琳。当他们幸福地结为连理后,“我”只就只能给以祝福与羡慕。然谁想到因生活的压力和家庭的不和谐,致使朋友琳患了恶疾脑梗。但她的丈夫听命于母亲并未去医院给她认真医治而在家里自已诊治而延误了治疗,致使琳不久便撒手人寰!让人不胜悲伤怀念,也对白姓男人心生愤恨。小说揭示了人性的自私冷漠,鞭笞那位空有外表美而心灵卑下的男人,有很强的典型意义。小说叙事清晰详略得当,心理描写细腻,语言清新质扑。佳作推荐共赏![责编:刘银科]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银科        2020-01-18 12:00:37
  小说虽不长却揭示子一个让人痛心的事实,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社会问题:婚姻的保鲜期到底有多长?人的外貌美是否也就意味着心灵也同样美?夫妻双方应该怎样面对和处理工作与生活这一矛重?夫妻相依相扶与封建家庭伦理的冲突怎样解决?读后使人掩卷深思。作品有很强的思想性。感谢佳作支持!欢迎继续精彩。顺祝春节愉快!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01-18 12:35:32
  新年学习小说!问好
3 楼        文友:梅影荷韵        2020-01-18 14:32:26
  谢谢各位老师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