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人生家园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家园】家乡的辣椒田(散文)

精品 【家园】家乡的辣椒田(散文)


作者:古风雪 白丁,37.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25发表时间:2020-01-22 12:16:50
摘要:家乡的辣椒田是一代人的记忆

【家园】家乡的辣椒田(散文) 在我的印象中母亲是一个忙人,母亲的忙是村子里出了名的,一年四季都不得闲。每天清晨,天边刚露出一点鱼肚白,母亲就离开了家门去田地里劳作了,似乎田地才是农村人该有的归宿。母亲没读过几年书,不识得几个字,在维持家计上却称得上是个智者。父亲在外做工的日子里,母亲总是井井有条的打理着家里的一切,从未被生活压倒过。
   母亲种地是个好把式。田地里什么时候该施肥,什么时候该浇水,什么时候该锄草了,她“格子(头脑)”很清。撒种时,撒多少籽?土得拍多细?地翻多深?在母亲心里都是有哈数的。八九十年代的农村还很清贫,屋里基本没有什么稳定经济收入,就是一门心思的在地里劳作。人人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辛日子,田地里收成的多少好坏直接决定了农家人一年的生活水平。
   我的家乡普遍种植一种叫辣椒的作物。由于地下水浅,随便打个井就能灌溉,所以产量还是不错的。有的人通过种植辣椒还为家里添置了新房,日子总算过得好多了。这种辣椒主产于八百里秦川,历史可以追溯到秦汉时期,所以又称秦椒。如今已成为北方人餐桌上不可缺少的作料并且出口国外。关中人口中常说的油泼辣子一道菜,说的就是秦椒。秦椒是辣椒中的佳品,素有“椒中之王”的美誉。具有颜色鲜红,辣味浓郁,体型纤长,肉厚油大多汁的特点。风干烤焙研面油泼后为佐食佳品。成熟后的鲜椒又可制成辣子酱实为美味。
   农村人的新年,要过了正月十五才算完。但此时的年味并没有完全散去,十五以后,农村的庙会才刚刚开始,借着年味,也是十分的热闹。然而田地里庄稼人的劳作却也已经悄悄的开始了。
   二月的黄土高原上虽说已是春意怏然,但早春的寒意并未消散。田间的冬小麦露出了浅绿的新叶,在早春的寒气里瑟瑟发抖。村子里的庄稼人开始忙碌种辣椒的准备了。辣椒是村子里标志性的产业。家家都会种一些,根据家里的人口来决定种多少,必定是个体力活,人口多了劳动力大,才能多种。要是人口少,种的辣椒多,采摘时就得请人帮忙还得花钱,得不偿失。清晨,天麻黑的时候,寒意正浓,昏黄的路灯下口里能哈出热气。乡间的小路上已经熙熙攘攘的有了人影闪动,看不清,听得倒也清楚女人们挑水时的谈笑声,小孩子喊娘声,男人们用铁锨拍土声……让晨光暗淡的宁静村庄一下子热闹起来。熟睡中的我被母亲急促的声音叫醒:“快起来,务(种)辣子苗走,要是行动迟了等晚上都撒不上种子。”务辣子苗是个极细心地活,时间漫长,得用一整天来做撒籽的工作。苗务的好不好决定了将来辣子的收成,就会影响家里的收入,所以得赶时间,早早准备,还得细活慢干。母亲十五过了早早就在门前新翻了一块地,准备务辣子苗。俗语说“春困秋乏”我极不情愿的穿好衣服,来到地里。母亲已经找来了铁锨䦆头,把翻好的地铲成了两块河床一样的坑当成苗床。深浅如人小腿的一半高。宽度大约一米五左右。我提着铁锨把苗床的土拍细,压平,再用脚把苗床四边踏实。母亲对苗床的要求,一点也不得马虎,等我做完,她还要再过(做)一次手才放心。仿佛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这种习惯承载着母亲对这个家的希望。
   接下来就是往苗床里渗水。九十年代的农村还是比较落后,用水极不方便,基本上都是靠辘轳把水从井里往上搅。村子里自家都有一口井。井很浅,水很甜,凉凉的,搅一桶嘴对着桶边就喝起来。如今这种感觉再也回不去了。渗苗床需要很多水,用家里吃水的小桶供水差之甚远。母亲把一个大的旧煤油桶和我一起抬到了架子车上放好,准备拉水给苗床里渗水。煤油桶是父亲在县上赶集时买来的,桶一端的侧面开口找人用铁皮焊了一个漏斗形的进水口,另一端正面边缘焊一个带阀门的铁管子,出水时为了防止水花乱溅在铁管子上套一个架子车的旧内胎。像这样的煤油桶家家都有,用来拉水给苗床渗水。在当时,用煤油桶改装的水桶是聪明的劳动人民在生产生活中的智慧结晶,在运送水时很是受用。水用吃水桶通过辘轳搅上来,再倒进煤油桶里。一次可以装二十吃水桶的井水。水灌满后,用架子车拉倒苗床前,打开带阀门的管子。水进入苗床会把苗床底冲一个浅坑,所以放水时要在苗床底部垫一个破旧的席子。用水的多少要根据苗床的大小来定。像我家这样的苗床一次需要六个煤油桶的水量。等放入苗床的水完全渗入地下,已经是晌午。吃过午饭母亲就拿出去年用过的竹棍,准备当“窝棍”(苗床的支架)。由于竹棍长短不齐,短一点的竹棍不能用,母亲用塑料纸缠在一起接起来,使竹棍变长。
   再说一下施肥。把熟透晒干的农家肥用大筛子筛成细末,再用小筛子撒到苗床底部。肥料落到苗床上的薄厚要均匀,否则就会影响出苗率。这个过程手法要相当娴熟,我试了几下就被母亲制止了。筛子在母亲的手里抖动,细肥尽数落入苗床。等撒在苗床的肥料吸足了水分,就可以撒上辣椒种子了。撒种时用肥料先把种子拌了,再均匀地撒到苗床上,不然就会出苗不齐。由于是早春时节,地表温度较低,不容易出苗。需要蒙上一层塑料纸。达到保湿保温的目的。塑料纸是多年使用,母亲很懂得如何才能勤俭持家,在破了的塑料纸上做起了针线活把破了了地方用线补好了,但依旧的发黄变浑。我和母亲一起把备好的竹棍插在苗床周围当支架,盖上塑料纸,边上用土压实。静静等待出苗。
   大约过了一周,用手弹(tan)去塑料纸下的水珠,隔着塑料纸可以看到辣椒种子萌发出淡黄色的幼芽。当苗长出两三片真叶时,就把塑料纸的两头打开通风。一时间,整个村子弥漫了苗床里的粪土味。远远望去白花花一片的苗棚在阳光下闪烁着白色的光芒。偶尔还会有三两个邻人路过,对你家的苗床进行评价,顺便交流一下务苗的经验。
   初夏的时节,田地里的麦子刚刚露出了麦穗。苗床里的辣子苗已经长得可以栽种了。家里的男人们都外出干活去了。栽苗这个重任就落在了女人们的肩上。麦行田里时不时会传来女人们的闲聊声。乍一看,田地里空空如也。那是因为她们蹲在麦地的行间正在栽辣子苗。她们懂得合作,由于男人们不在,女人们就会联系几家关系好的人家或本家人轮流把苗床里的苗栽倒田地里。栽好苗后还需给每个苗浇上水。于是,天地间是女人们忙碌的身影,乡间的小路上是一溜溜架子车载着煤油桶拉水的队伍。整个农村闹腾起来了,如同一幅充满生机的美丽乡村图画。这幅图画融入了多少代人的地记忆与童年。我用煤油桶拉来水,浇到母亲栽好的辣子苗上,水立即不见了,仿佛大地等这一刻很久很久了,人也在等待着丰收的那一刻。
   麦子割完,田地里就只剩下了绿油油的辣子苗了。上了肥,灌了水,失去了麦田的遮掩,辣子苗疯一般的长起来。庄稼人这时候却有了难得的空闲,他们只等待着丰收的日子快点到来。
   秋是美丽的,秋是充实的,秋总能给人以希望。放眼望去家乡的辣椒田已经是绿叶葱葱。拨开半人高的辣椒树,成堆成束的辣椒,吊线线似的,向辛勤的农人展示着婀娜的身姿。乡间小路上是架子车运输辣椒的车轱辘声响彻天地。田地里女人们半躬着身子,一手拨开枝叶一手把鲜红的辣椒收入袋子。这仿佛是多少年来流传下来的标准式动作。
   摘辣椒是个漫长的过程,要持续半月之久。来到辣椒田一个人负责一行,永远是一个动作。忙时,基本听不到有人说话,只能看见辣椒被一袋子一袋子的从田地里搬出来运回家里去。如果两家人的地挨着,有时也会拉些家常,让时间过得快些,但手却不停。不知谁家的孩子说了一句:“妈,我腰疼。”立即就有人回了一句:“小孩子哪有什么腰?”田地里顿时传来一阵的嘻嘻索索的笑声,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夜幕降临,秋日的星光异常的璀璨。劳作了一天的摘椒人陆续回到了村子。由于是农忙时节,粗略的吃了晚饭,母亲吩咐我把白天摘的辣椒由袋子倒在了地上,形成了一座小山。这个时候父亲已经在县城做工回来。一家人围着辣椒堆一边听父亲讲县城里的趣事,一边挑拣一些辣椒用尼龙草绳绑起来挂在房檐风干自己食用,其余的就剪掉把明天卖给收辣椒的贩子。
   家乡的辣椒田承载了多少人的童年记忆,那是一份希望,是一种乡愁,是庄稼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每逢秋收时节,我都会走到家乡的田头,空空的闲田尽收眼底,心里不免有一丝叹息:“再也看不到家乡的辣椒田了。”
  

共 320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散文,生动的叙述,厚重的内容,作者回忆家乡的辣椒田,家乡的辣椒田承载了自己的童年记忆,那是一份希望,是一种乡愁,是庄稼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文中生动详实地叙述了家乡的辣椒。特别是母亲在辣椒田田的辛勤劳作,从播种栽苗到收获,辣椒卖的钱是家人的主要收入,再现了勤劳朴实的母亲形象,抒发着对母亲的感恩和爱。优美厚重的散文,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123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20-01-22 12:19:17
  优美厚重的散文,回忆家乡的辣椒田,特别是母亲在辣椒田田的辛勤劳作,再现了勤劳朴实的母亲形象,抒发着对母亲的感恩和爱。感谢赐稿支持,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秋觅
2 楼        文友:秋觅        2020-01-24 09:01:02
  祝贺精品,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秋觅
回复2 楼        文友:古风雪        2020-02-12 08:15:28
  谢谢
回复2 楼        文友:古风雪        2020-02-22 21:19:42
  谢谢老师评论
3 楼        文友:古风雪        2020-02-22 21:43:19
  现在家乡已经没人种辣椒了,大多数人都到外面打工,做生意,没人愿意在田地里辛苦的劳作了。年轻人更不愿意呆在农村。再也看不到家乡的辣椒田了,也没有了田地里劳作的美丽景象。好怀念啊!
4 楼        文友:田冲        2020-02-23 17:41:14
  热烈祝贺获得江山文学网精品!
出版长篇小说《迷局》,入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首届浩然文学奖;出版散文集《春暖花开》和诗集《守望家园》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