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影视戏曲 >> 【看点】谷子岭(广播剧)

精品 【看点】谷子岭(广播剧)


作者:蓝天白云飞 童生,579.9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535发表时间:2021-07-11 15:56:29

【看点】谷子岭(广播剧)
   李二巧:(咯咯地笑着)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林艳同志,是上面派来我们村专管扶贫工作的第一书记。她没处住,这不想起你的房子嘛,你这地大,楼上楼下的……
   麦秀:(迟疑了一下)我这和城里不能比,条件差,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你可以住我们家楼上。
   李二巧:(哈哈大笑)我这老红人总算是当成了。
   林艳:(感激地)那太好了,太感谢你了,我给你租金,不能白住。
   李二巧:(高兴地)哎哟,啥租金不租金的,既然来到我们村,都是自家人,她的屋闲着也是闲着,你们相互做个伴比啥都好。(狡黠地)麦秀,你说是不?
   麦秀:(淡笑)是呀,乡旮旯的房子,又不是城里,要啥租金?!
   解说:林艳还真的掏出一叠钱放在麦秀面前。
   林艳:那不行,租金我是一定要给的。
   李二巧:我说林书记,这可千万使不得,你说这穷乡僻壤的,咋就能收你这么多的租金?那还不如抢钱呢!
   林艳:应该的,我总不能白住。租房付房租属于天经地义,怎么能说抢钱呢?
   麦秀:你先住下再说吧,说不定你还住不习惯呢。
   李二巧:你咋这样说呢,你要是真不愿意,我就把林书记带到我家里住。呵呵,家里多个人热闹。
   林艳:(呵呵一笑)我哪里也不去,就认定住这里了。
   【三个人一起笑了】
  
   第四场
   【孩子的哭声连成一片】
   【病人的呻吟声渐强】
   林艳:这一家是什么情况?怎么搞成这样?
   谷大玉:(无奈地)这一家是我们谷子岭最穷,最可怜的一户。她叫傻妞,父母都是傻子,原来傻妞不是太傻,可惜,五年前嫁到我们村这一家,丈夫也不怎么聪明,公婆和小叔子都是傻子。唉,这一家没有办法……
   林艳:这一家现在靠什么维持生活?
   谷大玉:除了家里种几亩地外,还有低保。
   林艳:(抱起孩子哄着,问傻妞)你能做哪些活呢?
   解说:傻妞有些胆怯了,她朝后退了好几步,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谷大玉:唉,我看你们一家是没救了,以前会说话的人,现在也变成哑巴了,咋就不会说话了?
   林艳:(小声地)别吓她,慢慢来。这一家太可怜了,这样的卫生条件得想办法改善,这样下去都会生病的。
   谷大玉:该能享受的政策给他们享受,给他们几个钱,他们自己搞自己的生活,我们总不能天天陪着他们,给他们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吧?
   林艳:(哄着怀里哭闹的孩子)对于贫困户,光是忙着输血没有用,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关键是要教会他们自己能造血。
   谷大玉:(哈哈大笑)我说林书记,你说我们来跟一群傻子较啥劲呢?你以为我们这些共产党干部都是神仙?能让哑巴会讲话,能让傻子变聪明,我看你能教会他们造血?
   林艳:我们还没有为之努力,怎么就知道不行?一切皆有可能。
   谷大玉:(恼怒地)大白天也能讲梦话。
   【“咣当”一声】
   解说:谷大玉摔门而去,一个趔趄,差点被院中央的一个破盆绊倒。
  
   第五场
   解说:李二巧在村委会大厅掐着腰,嘴吐白沫在骂娘,谷大玉皱着眉头走进大厅,林艳紧随其后。
   谷大玉:李二巧你这是咋地了?
   李二巧:(火气十足地)王八蛋金来旺他昨晚又偷了我家的鸡,我来找你们处理。
   谷大玉:你怎么知道是金来旺偷了你家的鸡?有证据吗?
   李二巧:有证据呀,从我家鸡笼通到他家有鸡毛。
   林艳:单凭这个,不能叫证据。
   李二巧:怎么就不能叫证据了?我说这个就是证据,除了他金来旺,就没有人干这缺德事。
   谷大玉:有证据,你可以报警呀,交给警察处理。
   李二巧:两只鸡没了也找警察,警察还不忙累死掉了,要你们村干部干嘛来?你们不就是给我们处理处理鸡吃稻,马吃秧的琐碎事嘛。
   谷大玉:要是我不处理呢?
   李二巧:(咬牙切齿)那我们就走着瞧,谷大玉你……你老是包庇金来旺,金来旺他可是你老子?
   谷大玉:出去,滚出去。
   李二巧:村部是你家的?你没有权利叫我滚。
   林艳:(走到李二巧的身边)消消气,有话好好说,不能骂人,事情总有解决的途径。
   李二巧:还是上面来的领导讲话入耳,像话。林书记,你不知道,谷大玉他作为一个书记,他心不公道,我隔壁邻居玉莲就是“双料户”。
   林艳:(疑惑不解地)啥,“双料户”?
   李二巧:就是贫困户和低保户。
   林艳:哦,原来是这样。
   李二巧:国家一年补助她家一两万,我家孩子他爸去年干瓦匠腿跌断了,也很困难,一分也搞不到。
   林艳:低保和贫困户都是有规定的,人均收入高于3300元的,不能识别为贫困户。你的家庭人均收入是多少?你自己对照一下。
   李二巧:(哈哈大笑)何止是人均收入高于3300元,家里有小汽车和商品房的是贫困户还不是大有人在呢。
   林艳:这可不能乱说,你先回去,你反映的问题我们都会一一了解清楚。
   李二巧:好,那我就信你一回。姓谷的,我已经找你无数次了,我比前比后,横比竖比,我都能搞个贫困户当当,就是你谷大玉挡住了我的财路。
   解说:林艳看着李二巧把花说完,惊讶地张大嘴巴,说不上一句话。
  
   第六场
   【村委会大院人声鼎沸,村民们相互打招呼,说着闲话】
   谷大玉:(敲打着桌面)静一静,不要说话了,我们开始开会。首先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从县财政局调来我们村专做扶贫工作的林艳同志。请大家欢迎!
   【台下响起断断续续,噼里啪啦的掌声】
   谷大玉:由林艳同志提议,经村两委研究决定,今天召开一次全体村民大会。
   【台下一阵阵喧闹声】
   谷大玉:(大声地)大家安静下来,有什么问题,在会上光明正大的提嘛,不要在底下搞小动作,你以为你背后搞的小动作我看不见还是咋地?今天的会议仪程分三个方面,第一请林书记讲话;第二,请大伙自由发言;第三,由我来负责总结。首先进行我们会议的第一项:请林艳同志为我们作报告。
   林艳:乡亲们好,我叫林艳,来自县财政局,来的目的是协助咱谷子岭村村委做好扶贫攻坚工作。本人能力有限,对农村基层工作也非常陌生,一切将从零开始,但我非常的有信心!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希望大家以后多多给予支持和帮助。我既然来到谷子岭,就是谷子岭人,以后我们共同努力,把咱们谷子岭建设的更加美好!在扶贫的路上,我今天向大家承诺,坚决不丢下一人!谢谢大家!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谷大玉:(不耐烦地)静一静,静一静,下面我们进行会议的第二个仪程,请大家自由发言,一个一个来哈,想发言,先举手,不要乱。
   李二巧:(大声地)我有话讲。
   金来旺:(迫不及待地)我也有话说。
   李二巧:(讥讽地)你有啥话说呀,是不是要给大伙讲讲鸡是怎么偷的?
   【台下一阵哄笑】
   金来旺:臭婆娘,你哪一只骚眼看到我偷鸡?
   谷大玉:不要争吵,李二巧先举的手,李二巧先说。
   李二巧: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要求两点:第一,我申请当个贫困户;第二,我申请全家低保。
   【台下有人发出隐忍的笑声,夹杂着小声议论】
   金来旺:我想问一下,我为什么不是贫困户?
   谷大玉:你为什么就能是贫困户?
   金来旺:(阴阳怪气地)我没有老婆呀,没有老婆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钱,没有钱不就是贫穷嘛,既然是贫穷,为啥评不上贫困户?
   【台下哄堂大笑,有人在呐喊起哄】
   谷大玉:(小声地埋怨林艳)林书记,你看看,这都是你干的好事,我用我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你,老百姓不能惹,不能惯,否则他们会上天。
   林艳:(小声地)这种情况是不是说明咱们村在贫困户界定方面有点瑕疵?
   谷大玉:(无奈地)农村工作对你来说等于是一片空白,你懂啥?不了解情况就没有发言权。
   林艳:(严肃地)但原则性的问题我懂。
   谷大玉:(讽刺地)好好,你懂,今天这个烂摊子就交给你处理,我看你到底懂多少?
   解说:谷大玉说完,起身离开了主席台。台下李二巧和玉莲突然打了起来,整个会场沸腾了。
   林艳:你们两个都给我住手。
   李二巧:我揪死你这个跛子。
   玉莲:你就会欺负我。
   林艳:(大声呵斥)再不松开我报警了,抓到公安局处理。
   【玉莲呜呜地哭了起来】
   林艳:别哭了,说说你们为什么打架?
   玉莲:(哭哭啼啼)我和李二巧是邻居,我家是贫困户她看不惯,所以就经常找我茬儿。
   林艳:是不是这样?
   李二巧:(无所谓地)是,也不是。我看不惯她装可怜,谁不知道她家比我家有钱,我问问你们干部们,可就因为她有点残疾就能当贫困户?那我还掉了一颗牙齿呢,算不算残疾?
   【台下哄堂大笑,声音嘈杂】
   永胜老汉:(用拐杖猛敲主席台)反了,反了,你们都给我消停一会,听我老头子说几句。我说你们有些人啊,真是忘了本呀!忘了共产党的好,从建国到改革开放这些年,我们的国家,我们谷子岭的变化还小吗?过去我们吃啥、穿啥、住啥、走什么样的路,干什么样的活,你们自己心里头最清楚,咋就不知道个好歹呢?不错,我们国家是出台了扶贫政策,这政策是针对实实在在有困难的人,你们有的人跟着起啥哄?是贫困户光荣吗?我看有些人就是在以此为荣。依我讲,我看有的人不是经济上的穷,是心里穷,心里出大毛病了,共产党对你太好,惯的!你们都好好想想吧!
   【台下鸦雀无声】
   林艳:我感觉永胜老党员、老长辈他说的很好,以后我们要多听听这样发自内心的,最真实的声音。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解说:谷大玉绷着脸又走上主席台,非常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林艳。
   林艳:下面我们请谷书记讲话。
   谷大玉:我谷大玉在村里干了三十多年,啥事没处理过?啥人没见过?对于农村工作咱说不上经验丰富,也能说我对每家每户知根知底。你是穷是富,我们都看不见呀?有些人成天瞎嚷嚷,争当贫困户光荣还是咋的?还有我们的干部,你要知道,我们做农村工作不是靠讲大话,讲套话就能解决问题,我们要解决村民实际。林艳同志是位年轻的同志,对农村工作不太了解,希望在座的各位,以后要多多支持她的工作,年轻人嘛,也要谦虚,谦虚使人进步。
   【台下响起几声噼里啪啦的掌声】
  
   第七场
   【塘里的大白鹅“嘎嘎嘎”叫个不停】
   白玲:海洋哥,你可能也认识了,这位是下派在我们村专抓扶贫的林书记。林书记,这位是我们村养殖白鹅的大户谷海洋同志。
   谷海洋:(热情地)欢迎林书记,林书记请进,里面坐。
   林艳:不了,我们就这样边看边走边聊,欣赏一下你这里的风景也挺好。
   谷海洋:我这儿能有啥风景,比起你们城里差远了。
   林艳:你错了,你这儿的风景独美。你看你养的大白鹅,毛白体壮,膘好,一只鹅身上能做好几种美味。你说这是不是风景?
   谷海洋:(憨憨地)林书记您真会说话。
   林艳:(饶有兴致地)你是怎么想起养鹅的?
   谷海洋:我高中毕业没有考取大学,上了大专,毕业后因就业不顺,我才想起养鹅,当时提出这个想法我爷爷坚决反对,所以建这个养鹅场,也费了很多周折。
   林艳:我能想象你的不容易。你目前有没有扩大规模的打算?
   谷海洋:我想过,但目前还不太成熟。
   林艳:你的不太成熟指的是哪些方面?
   谷海洋:主要还是资金方面,还有征地方面的难度也很大。
   林艳:哦,那在销路上有没有问题?出来的产品好卖吗?
   谷海洋:销路上倒是不存在问题。
   林艳:你有没有想过把养鹅场建立在谷子河附近的荒滩上?一方面可以不占用耕地,另一方面还可以利用谷子河自然的河流给养鹅带来许多便利。
   谷海洋:这个我在当初建场的时候就想过,可那儿地势低洼,杂草丛生,河水一旦暴涨,会淹没所有荒滩。如果想在那建场,必须要解决很多问题,我预算过,成本太高,没有那么多资金投入。
   林艳:(信心十足地)如果我能帮你争取到资金,你愿意干吗?
   谷海洋:(兴奋地)那当然愿意,太谢谢您了。
   林艳:那么我们这就去看看。
  
   第八场
   解说:春天的谷子河畔是安静的,小河里的水缓缓流动,河两岸的白杨树和野花野草绘成了一幅别有情趣的风景画。远看,这条河像镶嵌在绿色帐幔间的一根弦,淙淙流淌,欢快跳跃。河岸两边断断续续大面积的滩涂杂草横生,老的已经枯萎,倒在水里,新发的生机勃勃,正在茂盛的生长。整个滩涂的地势要比上游的农田洼出许多。
   林艳:我们下去看看,体验一下。
   白玲:好呀,我小时候经常下去,可自从这儿有个滩涂连续两年淹死过两个小孩,家里父母管得严,就再也没敢来过。
   谷海洋:别说你们女孩,自从那以后,连我们男孩也没有人敢下来过。

共 26754 字 6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
转到
【编者按】扶贫工作是一场大的战役,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在这场战役中涌现出了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林艳在谷子岭的扶贫经历只是这场战役中的一其中一幕,她在谷子岭的扶贫经历足以感动很多读者,同时也感动着很多精准扶贫户。这个剧本首先抛出了一个驻村第一扶贫书记同老顽固之间的矛盾,然后又通过一系列的工作化解这些矛盾,从而使剧本有了精彩的看点。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712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21-07-11 15:59:22
  编辑过很多剧本,这个剧本人物突出,外性鲜明,情节生动,矛盾突出。欣赏了,问候蓝天白云飞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蓝天白云飞        2021-07-11 17:11:22
  非常感谢老师辛苦编辑,老师辛苦了!该剧本是广播剧剧本,老师看是否要在题目后面备注广播剧剧本?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