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影视戏曲 >> 【看点】谷子岭(广播剧)

精品 【看点】谷子岭(广播剧)


作者:蓝天白云飞 童生,579.9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130发表时间:2021-07-11 15:56:29

【看点】谷子岭(广播剧)
   林艳:(惊呀地)还有这样的事?
   白玲:是啊,这里还相传闹过鬼呢,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
   谷海洋:林书记,白玲说的对,我都没好意思和你说,我们这儿的滩涂,基本是我们谷子岭的“禁地”,几乎没有人敢下来,我们今天“破戒”了。
   林艳:(若有所悟)哦,原来是这样。
   谷海洋:这可能也是这么多年,没人敢开垦滩涂的主要原因。
   林艳:你们相信有鬼存在吗?
   谷海洋:反正我是不相信。
   白玲:我也是不相信,但不知为什么,听别人说的有鼻有眼,我也会害怕。
   【一片“咕咕咕”的鸟叫声】
   解说:一群不知名的小鸟从草丛处中惊起,像一阵旋风一样蜂簇拥着飞向半空,有的飞在半途,因体力不支,又掉了下来,有的小鸟飞不起来,惊慌地又躲进草丛里。紧接着突然出现两只乌鸦,它们张开翅膀,一挫身,直向远处的天空,箭也似地飞去了。三个人看呆了。
   林艳:(意味深长地)这里果然很长时间没有来过人了。
   白玲:是的,我就从没有看到有人下来过。
   解说:林燕心里犯起了嘀咕,她拿不准开发荒滩村里会不会支持她?特别是老支书谷大玉。
  
   第九场
   解说:医院里人声嘈杂,来来往往的病人络绎不绝,李二巧坐在候厅室等着医生喊她的名子
   医生:李二巧。
   李二巧:(一阵小跑到诊室,声音响亮地)来了,我来了。
   医生:哪儿不舒服?
   李二巧:(吞吞吐吐地)我……我腿……腿脚……不灵便。
   医生:怎么个不灵便?
   李二巧:疼。
   医生;躺下,把裤脚挪上去,我检查检查。
   李二巧:我……我是吕大奇介绍来的。
   医生:吕大奇是谁?你治病与这个人有啥关系?
   李二巧:吕大奇是我二大爷的儿子,他说和你是同学,他没有给你打电话?
   医生:哦,记起来了,说你要开个残疾证明办个残疾证来着?
   李二巧:(感激地)对的,对的。
   医生:你的两只腿脚都有毛病?是什么情况?我来看看。
   李二巧:(不好意思地)不瞒你说,也……也没有什么大的毛病。
   医生:腿脚都没有毛病,你干嘛来了?回去吧。
   李二巧:那,那证明呢?
   医生:(不耐烦地)你没有毛病我给你开什么证明?你腿脚都好好的,要残疾证干嘛?
   李二巧:(急切地)吕大奇他没有跟你说?我要这个证明回家申请贫困户要用。
   医生:(果断地)这样的假证明,我不能开。
   李二巧:(小声地)就行个方便吧,也……也不费你多大的事,就写几个字就成。准备送你的老母鸡我都带来了,在门外呢,我这就去给你拿进来?
   医生:你请出去吧,下一个。
   李二巧:我呸……
  
   第十场
   【麦秀在教女儿唱儿歌: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开开,我要进来,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
   林艳:小玉,我回来了。
   麦秀:嗯,你回来了。格格,我们不唱了,阿姨回来我们吃饭喽!
   林艳:小玉,我跟你说过好几次了,晚饭不要等我,你们吃你们的,我一个人晚上回来随便吃点就行,你偏不听。
   麦秀:我和格格都愿意等你吃饭,我们三个人一起吃饭热闹,格格说是不是?是不是非常的喜欢阿姨?
   格格:(奶声奶气地)阿姨抱抱格格。
   林艳:(抱起格格)格格真棒,《小兔子乖乖》唱得可好听了。
   麦秀:(放下碗筷)我们开饭喽!
   林艳:(愧疚地)害你们晚饭吃得这么迟,你们这样,我真感觉打扰到你娘俩的生活了,以后晚上不要等我,我这个工作时间没有准点,以后我尽量在村里吃。
   麦秀:村里晚上不开火,我是知道的,我们可以等你的,以后如果需要加班太迟,你就发信息给我,我和格格先吃。这样该可以了吧?
   林艳:好,那就这样说。格格今天还乖吧?
   格格:格格可乖了,没有哭。可妈妈不乖,妈妈哭了。
   林艳:怎么了?又和他吵架了?
   麦秀:没有吵架,已经不值得吵了。
   林艳:也许真的到了该放下的时候了,我不建议你这样委曲求全。
   格格:妈妈,格格吃饱饱了,格格要看动画片。
   麦秀:格格去房间看,妈妈和阿姨说说话,好不好?
   格格;格格去看大熊猫喽!
   麦秀:(放下筷子)今晚不饿,不想吃。
   林艳:你这几天都瘦了,一点精神都没有。你这样不行,会把自己折磨崩溃的。
   麦秀:(哽咽着)我……我已同意离婚,说好了,格格的抚养权归我。
   林艳:(同情地)你还爱着他?
   麦秀:(泣不成声)爱……
   林艳:我懂!哭吧,哭出来好受些。
   【麦秀在林艳的怀里不停地抽泣】
   林艳:爱是个蛊惑人的东西,人的感情也很奇妙。往往我们用生命来爱的人,他并非也爱我们,所以爱没有绝对的公平。生命有时也很廉价,它无法来证明爱情,就像我们无法证明自己可以不相信爱情一样。
   麦秀:林姐,我是不是很没用?很卑微?
   林艳:不是,不能这么定义。爱一个人没有错,你这样,恰恰说明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只能说他没有福气,命运让他享受不了你对他的爱。
   麦秀:林姐,认识你真好!否则我真不知道我一个人该怎么过。
   林艳:不妨给自己一些时间,调整好心态,不要硬逼迫自己忘记他或与他有关的事。告别,是结束也是开始,是苦痛也是希望。化疼痛为力量,好好活着。
   解说:麦秀流着泪点了点头,月光透过窗口洒进家里,外面蛙声一片。
  
   第十一场
   解说:躺在床上的林艳辗转反侧不能入睡,她在想怎么才能解决资金问题,他已和谷海洋预算过了,所需资金大约在六十万,场房只能选用钢构板房。她在想这六十万的资金从何而来?她想到了自己的工作单位县财政局。她给她单位领导打了个电话,单位领导没有推辞,承诺她力所能及地为谷海洋解决一部分资金。林艳粗略地计算了一下,加上贷款和县财政局出面资助,缺口已经不是太大。他有点兴奋,他拨通了书记谷大玉的电话,他想把这个好消息早点分享给谷大玉。
   【手机等待接听的声音】
   林艳:谷书记,晚上好!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谷大玉:啥好消息?
   林艳:谷海洋养殖场的资金我已经筹的差不多了,县财政局已答应出面解决一部分。
   谷大玉:我还以为啥好消息呢,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想了一出又一出,就像你说的那么简单?把养鹅场搬到谷子河边就能赚钱?你是没看过谷子河涨大水的样子,要是遇到不好的年头,一场洪水冲走一切呀!
   林艳:这点我都考虑进去了,也做了一些预案,明天到村见面跟您细说。
   谷大玉:你太单纯了,我养过鸡,办过砖窑厂,最后还不是欠了一身的债,我讲了也不怕你笑话,这些年我们一家人勒着裤腰带过紧巴日子才把债还完。所以我们要慎重,不能盲目帮村民想一些不切合实际的致富路子,这样会害了他们。
   林艳:谷书记您放心,我是经过考察才做的决定。
   谷大玉:还有一点,我必须要告诉你,谷子河的滩涂是谷子岭人的“禁地”,多少年来没有人敢去开垦,自古以来都没有,传说那个地方有神灵,要是冲撞了神灵,谷子岭的老百姓会遭殃的。
   林艳:谷书记,你也相信这个?
   谷大玉:不是我相信,是谷子岭老百姓相信。
   林艳:这个想法很荒唐也很愚昧。
   谷大玉:荒唐和愚昧不是一下子就能铲除的。
   林艳:所以我们要为之努力,否则什么时候才能被铲除呢?
   谷大玉:哈哈,就凭你林艳?其它的,我不想多说。我只想告诉你,不要去做出力不讨好的事。
   林艳:谷书记……
   谷大玉:没有啥好说的,时辰不早了,赶快休息吧。
   林艳:谷书记……我……
   解说:林艳话没说完,谷大玉已经挂了电话。
  
   第十二场
   【麻雀叽叽喳喳的声音】
   解说:林艳和谷海洋并肩走在谷子河的岸边,夕阳西下,谷子河面波光粼粼。
   谷海洋:林书记,太感谢您为我到处奔走,争取资金扶持,现在计划的规模,是我多年的梦想,感谢您帮我完成。
   林艳:海洋,你不要感谢我,我跟你说过,我为你争取扶持资金,扩大养殖规模,改善养殖环境,不仅仅是为了帮助你个人。我是想首先把你的养鹅场发展起来,然后可以带动更多的谷子岭人,能通过养鹅来摆脱贫困,(呵呵一笑)我也是有私心的。
   谷海洋:(兴奋地)林书记,这个我都明白。只要我成功了,我一定会帮助更多的人,按照计划,估计未来能解决三百多人就业问题。有养鹅意愿的农户我免费提供技术,提供鹅苗,回收产品,实行三包。(呵呵一笑)林书记,您就放心吧。
   林艳:海洋,还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我听谷书记说谷子河的滩涂是谷子岭老百姓的“禁地”,自古以来没有人敢开垦,有没有这个说法?
   谷海洋:的确有这个说法,可我不相信,林书记,您相信吗?
   林艳:我当然也不相信,这种说法很愚昧,也很荒谬。
   谷海洋:是的,我才不相信什么鬼神之类的事。
   林艳:你爷爷会不会反对?
   谷海洋:(笑着说)不会的,我已经和他说过了,他尊重我的意见。
   林艳:那我就放心了。海洋,你记住,办养殖场是你家的事,别人是没有权力干涉的。
   谷海洋:林书记,您在担心有人会出面反对?
   林艳:是的,到目前为止,就连谷书记也不同意。
   谷海洋:我明白了,我们得想好对策,这是一场愚昧与文明的较量。
   林燕:还有,我们不能局限于小打小闹,满足于现有的市场,想拓开市场必须走电商这道路。未来我们可以把腌制出来的咸鹅、咸肫、咸爪等等真空包装寄往全国各地,把我们谷子岭的品牌打入市场,这是我们的梦想。
   谷海洋:我还在想,既然做了,就要做出特色,未来我们还可以利用我们的绿色食品加工厂,生产具有我们地方特色的板鸭、咸鸡之类的。针对现在人们对绿色食品的向往,我们可以在这一块大做文章。
   林艳:你很有想法,我们慢慢计划,直至实现我们的梦想。
   谷海洋:林书记,遇到你,真是我的幸运。
   林艳:第一眼看到你,感觉就像是遇到了一个邻家小弟弟,非常的亲切,缘分这个东西非常的奇妙,说明我们有缘呀!我们握个手吧,预祝成功!(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谷海洋:(激动地)林书记,我从小就失去父母,跟着我爷爷长大,因为家里穷,我吃尽了苦头,因为穷,我自卑,不敢说话,所以性格内向。说实话,除了爷爷,还没有人这样待我好过,我……我可以叫你一声姐姐吗?
   林艳:当然可以。
   谷海洋:(激动地)姐!姐姐!(对着谷子河面大喊)我有姐姐了,我有亲姐姐了。
   【声音回荡】
   解说:被晚霞映红了的谷子河面,安详、静谧,林艳站在河岸边,泪流满面……
  
   第十三场
   解说:一台挖掘机正在谷子河的滩涂上挖土作业,林艳和谷海洋在现场指挥。谷大玉带着谷海洋爷爷等一群村民气势汹汹地来到了施工现场。
   谷大玉:(愤怒地)停,立即给我停下来。
   林艳:谷书记,你这是干嘛?
   谷大玉:林书记,你们这儿挖掘机一开工,老百姓立马就找上了门,我不来也不行呀!
   村民甲:林书记,这荒滩开不得呀,世世代代祖传下来的,是有灵性的,冲撞了神灵,谷子岭的人会遭殃的。
   村民乙:谷海洋,你的养鹅场在哪盖不好,为啥要盖在荒滩上?你不是故意的吗?你不怕死,我们还怕死呢!
   谷大玉:老叔,你家孙子这次搞了这么大动作,你不能说你不知道吧?
   谷海洋爷爷:(结结巴巴地)知……知道。可孙子他认准的事,我……我也干涉不了。
   谷大玉:老叔,我今天可把话给挑明了,要是因为开发荒滩给谷子岭带来任何不好的情况,你们家必须得负责。
   谷海洋爷爷:明……我明白。(无奈地)海洋,我们撤了吧!
   谷海洋:爷爷,你瞎说啥呢?
   谷大玉:林书记,这事就这样了结了。以后凡事必须得和我商量,不要自作主张,你说你一个城里的年轻女子,能对我们农村了解多少?
   林艳:谷书记,这个事我已经不止一次向您汇报了,建这养殖场也是为了谷子岭的老百姓。
   谷大玉:林书记,你想为谷子岭做点实事,这个心情我理解,但要从实际出发,不能好事没做成,反而危害了老百姓。
   林艳:谷书记,您……
   谷大玉:我是要让你看看,在我谷子岭这块地盘上,只要是我谷大玉不同意的事,天皇老子都别想做成。我告诉你,目前我还是谷子岭村党支部书记,我还是一把手,我说了算。
   谷海洋:谷书记,您无法替我做这个决定,建养殖场是我私人的事,与你村委会有多大关系?只要我建得合理合法,你无权干涉。
   谷大玉:哟,没想到到你小子翅膀硬了,办厂是你私人的事不错,但如果造成其它不好的后果,那就不是你谷海洋一个人的事。
   林艳:建个养殖场能有啥不好的后果?是赚钱还是亏本好像也与他人没有关系。

共 26754 字 6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6
转到
【编者按】扶贫工作是一场大的战役,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在这场战役中涌现出了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林艳在谷子岭的扶贫经历只是这场战役中的一其中一幕,她在谷子岭的扶贫经历足以感动很多读者,同时也感动着很多精准扶贫户。这个剧本首先抛出了一个驻村第一扶贫书记同老顽固之间的矛盾,然后又通过一系列的工作化解这些矛盾,从而使剧本有了精彩的看点。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712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21-07-11 15:59:22
  编辑过很多剧本,这个剧本人物突出,外性鲜明,情节生动,矛盾突出。欣赏了,问候蓝天白云飞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蓝天白云飞        2021-07-11 17:11:22
  非常感谢老师辛苦编辑,老师辛苦了!该剧本是广播剧剧本,老师看是否要在题目后面备注广播剧剧本?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