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红尘的尽头再次拥抱你

  红尘的尽头再次拥抱你


作者:遥看那片海 秀才,2505.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109发表时间:2011-07-05 20:51:18

一个春寒料峭,残阳如血的黄昏,他和她意外地邂逅于N市的候机大厅。他们惊讶地对视了足足有几分钟。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切来的是那么突然,他们在彼此的心潭投进一块巨大的石头,激起了一层又一层涟漪。
   米黄色的风衣让她依然风姿卓越,藏青色的中山装使他显得还是那么伟岸高大,夕阳把他们的身子拉得很长,很长,成了两尊金色的雕塑。他的提包和她的挎包都滑落在地上却全然不知。
   他们几乎是同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你是明明?”“你是翠翠?”
   红霞立即飞上了她的面颊,如果不是人多,她肯定会不顾一切地扑到他的怀抱里。
   她用拳头在他后背上捶了一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颤声地问:“这些年,你跑哪里去了啊?我满世界地找你,打听你,你像一湾流水,从人间一下子蒸发了,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说好的,我们那个秋天再见的,可是你这只大雁飞走了,就再也没有飞回来。每一次燃起的希望之火,一次次被失望之水无情的浇灭,一次次的等待,一次次的失望,我的心都凉了。好在苍天有眼,让我们今天重逢在这里。”
   他不敢看她的眼睛,棱角分明的脸上写满了无奈,新生的胡子布满了整个下巴,使他看起来略显沧桑。他仰天长叹:“二十年了,二十年啊,我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我无颜回江东,更无脸去见你。”
   她哭了,泪水顺着长长的睫毛上滚落下来,爬满了脸颊,她十分的委屈,她骂他:“你傻,你是一个真‘傻子’。”
   她不顾众人的目光,去执他的手,相坐于长椅上。
   他惊得身子打了一个趔蹰,慢慢地移动着自己的右脚。
   她弯下身子,抚摸他的右腿:“你的腿怎么了?告诉我啊,你的腿怎么啦?”
   他眼睛望向远方,一脸的倔强,他沉默了。
   她像一个孩子,像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个梳着一个长辫子的姑娘,一看到他手上流点血,就惊得不得了,然后眼泪就下来了,非追问他怎么了,直到他告诉她真相,她才破涕为笑。
   他紧咬着嘴唇,他不想隐瞒她,他不想让她伤心。
   他告诉她,那年,他被她的母亲奚落了一顿后,心灰意冷,就下定决心,不能让她母亲瞧不起,一定出去混出个人样,再回来娶她。
   为了能多挣钱,他做过码头工人,每天都比别人多扛五十多个麻袋,为了省钱,每天都吃最简单的饭菜。就在他认为几年之后可以衣锦还乡的时候,老板欺骗了他,不但不给他们工钱,还纠结人打了他们。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他和另一个兄弟,把那黑心老板狠狠地揍了一顿,一口气跑出了上百里。
   后来,他又到一个矿山下井挖煤,在他心里,累点苦点都没啥,只要能挣钱,再苦点他都能吃得消。每次他累得躺在潮湿湿的煤堆上,望着乌黑黑的井壁,心里都有个坚强的信念,翠翠,我挣到钱了,我快回家了,我们很快就会在一起的。可是,命运又和他开了一个玩笑,一次,煤矿塌方,他的右腿被砸伤了,老板不但不给工资,还要他再干十年,还他的医药费,他遇见的这个老板比起那个码头老板更黑。他绝望了,剩人不备时候,他偷着跑出来,分不清东南西北,一直跑到一个长满鲜花的草地。
   他非常庆幸自己终于跑出来了,没有想到有几只狼盯上了他,就在他将要被狼撕城碎片的时候,一个骑着枣红马的草原姑娘救了他。
   她此时早已泪流满面,眼泪大颗大颗的滴下来,脖子上的丝巾已经湿漉漉了。
   她原本以为,一个聪明的他,一个能考上大学的他,只因为贫穷,被她母亲奚落了。他心里一定非常恨她和她的母亲。
   他一定在外面的花花世界里,混的吃香的喝辣的,羞于见她而躲起来了。
   没有想到,母亲的一句“有本事盖好两间大楼房,来娶咱姑娘。”让他受这么大的罪。
   她的心疼了,像有一个锯子,把她的心快要锯碎了。
   他此时反而笑了,就像二十年前,伸手就擦她的眼泪,三十好几的人了,还哭鼻子啊?
   她管得住自己的情感,但管不住自己的泪水。二十年,二十年积攒的泪河一旦决堤了,不能说一泻千里,也是汹涌而下了。
   看着她梨花带雨,他心慌了。他去拉她的手,告诉她,再有半小时,他就要飞回他北方的草原了。
   她的泪更多了,哽咽着,再有四十分钟,她也要飞往她的天南了。
   他心海翻腾,掏出手机,给远方的草原发了一条信息:“飞机晚点,改乘下班。”
   她心无旁骛,二话没说,同样给天之南发了一条同样的信息:“飞机晚点,改乘下班。”
   他深情地对她说:“给我二小时,还你二十年。”
   她苦笑了一下:“二小时换取二十年,亏你真能想得出来。”
   她告诉他,这些年,她一直没有忘记他家门前那棵大柳树,每一次回家乡打听他的消息,她总要在那里流连好长一段时间,想找回当年他们的影子。
   他也告诉她,他一直没有忘记她家那条大黄狗,每次看见狗,就会想起她。
   她破涕笑了:“在你心里,我原来是条狗啊?”
   他呵呵地傻笑:“不是你教我的吗,每次去找你,要带一块饼,扔给你家的大黄狗吃,那样才不会让你母亲发现。我在草原上还养了很多条狗呢,到现在,他还有向狗扔饼的习惯呢。”
   她心里有点陶醉了,望着他浓密的头发上冒出一根根银丝,心又疼起来:“‘狠心賊’,就为一句话,一走了之,你是天底下最‘坏’的男人。”
   他捉住她的手,一股豪情涌上心头:“苍山无墨千年画,流水无弦万古琴。不是平时不思君,只因天涯多苦旅。如若违背当年誓,叫我粉身……”
   她迅速捂住了他的嘴,低下头,不敢看他,声音小得像蚊子:“这些年,为了找你,我走遍了大江南北,踏遍了三山五岳。我找你找得好累,疲倦得像一只无助的小鸟,狂风暴雨把我的羽毛全部打湿,世故冷暖让我心力交瘁,最后不得不落脚于海南,从一个打工妹做到公司的白领,每一天每一夜无不在想你这个人。我一直洁身自好,许多人说我冷落冰霜,也有人说我孤傲冷僻,面对许多追求者,我统统拒之门外,之所以关上心窗,是因为我相信,有一天你一定会来打开我这扇窗的。直到去年那个秋天的夜晚,你答应我重逢的日子,你依然没有出现,我真的绝望了,我喝的酩酊大醉,奔到暴雨下的街头,让雨水静静地冲刷我的思念,流淌到你的身边,也许有一天你能感觉到。我病倒在路上,一个出租车驾驶员把我送到宿舍,他悉心地照顾我,后来他说他爱上了我,但是我到现在也没有答应他,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他咬住自己的嘴唇,愧疚的情愫顿时填满心头,一种负罪的感觉袭击自己的心头:“对不起,对不起,翠翠,翠翠,我对不起,我辜负了你,我没有守住我们的诺言,我们的孩子都读书了。”
   一阵沉默,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一阵微风掠过各自的湖面,漾起一道道水纹,就像有一根线牵动似的,刹那间,从湖这边传到湖那边,连续不断的波纹让整个湖面颤动起来,只是这波纹一半是悔一半是痛。
   她喃喃地,痛苦得自言自语,声音比以前还要颤抖:“命,这就是我的命。”
   他打破僵局,想笑,但笑得很尴尬:“翠翠,就是再给我十次生命,也还不了你对我的一片痴情,你知道我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她救过我的命。下辈子,下辈子吧,让我做你的驾驶员。”
   她心幽幽,抬起泪眼望着她:“我肯定比不了你草原上那朵‘马兰花’,你要好好待她。下辈子,下辈子我也做你的‘马兰花’。”
   禁锢的心窗一旦透进阳光,便什么东西也阻挡不了,到处春暖花开。
   他们什么话都说了,唯独没有说那句话,他们的心都想到了那件事情,但彼此都没有说出口。
   他们知道,如果再往前走一步,二十年真爱就会被亵渎,二十年的思念就会化成乌有,二十年感情的清冽之水就会变得混浊不堪。
   他知道,他不能给她再带来什么,所有的一切都那么庸俗,所有的一切都那么苍白,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无力。他现在能做到的,只能做到的,只能给她一个拥抱,一个迟到了二十年的拥抱。
   他张开双臂,张开了二十年的心愿,张开了二十年的等待,张开了二十年的思念。
   她没有一点迟疑,像二十年前那样,结结实实地扑到他的胸前,闭上眼睛,听到了他久违的心跳。
   他们约好,明年的今天,他带着他的‘马兰花’,她带着她的驾驶员,一起回故乡,去看那棵屹立在他们心中的大柳树。
   “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莫道世界真意少,自古人间多情痴。”
   她走了,带着一颗遗憾的心,飞走了,飞往她的天之南。
   这一次,她的羽毛真的湿了。
   望着她越飞越远,最后消失在遥远的天际,他的心碎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另一条腿也折了。
   第二天,他收到了她的一条信息:“她的那个驾驶员,在机场外,望着点点寒星,整整等了她一夜。”
   她也收到他的一条信息:“他的‘马兰花’也坐在蒙古包前,搂着他们的孩子,望着长长的路口,足足等了他一天加一个夜晚。”

共 341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莫道世界真意少,自古人间多情痴。久别重逢,往事难忘。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作者用深情细腻的文字,叙说了一对互相等了二十年的痴心情人的痴心情事,诗歌般的文字,浪漫感人的故事,读之触动心弦。【编辑:上官竹】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上官竹        2011-07-05 20:51:33
  小说文笔细腻,人物与故事情节的某些细节处,描写得细致入微,生动而形象。
联系QQ:1071086492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