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我的美丽是真的

精品 我的美丽是真的


作者:科扬 秀才,1025.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261发表时间:2009-04-10 20:02:57

女人最喜欢逛大街。如果她又是个漂亮女人,那便最最喜欢逛街了。
   燕子就是个漂亮女人,因此小倪每个礼拜要花费一天的时间陪燕子逛大街。小倪陪这个女人逛大街有五年时间了,前三年这个女人还叫燕子,后两年这个女人就不是燕子而是小倪的老婆了。陪燕子逛街是件很愉快的事,可陪老婆逛街就是件很不愉快的事了。从一条街到另一条街,从一个商店到另一个商店,从一个柜台到另一个柜台,看完首饰看化妆品,看完挎包看鞋子,一转眼又来到服装柜前,架子上的衣服试了一件又一件,终于能看中一件红裙子了。钱也付了,票也开了,小倪的腰也酸了腿也麻了,可人却不能松气。小倪知道,老婆为了这条漂亮的红裙子,得找一条配得上它的金色腰带。为了能配上那条金色腰带衬托出来的好腰身,得找一双能显出她美丽大腿的黑色长铳靴。为了让下身的长铳靴的颜色不单调,还得配上一双雪白的长筒袜。反正女人哪怕买了一个头发夹子男人都得留神,她们能由一个简单的头发夹子,演绎出一身全副武装来,把男人口袋里所有的钞票掏空。
   好在小倪虽不是什么大款,可口袋里也还算殷实。他是银行的信贷员,每个月工资加奖金五千多,而且能捞到比工资更多的不能说出口的收入。小倪陪老婆逛街还有个一般人难以比拟的优势,他有一辆车。奇瑞QQ,小巧玲珑的,比不上大款们的奔驰宝马气派,许多人说,那是大款们配给二奶的买菜专用车。不过小倪很知足,他为人很低调,他觉得自己一不是大官二不是大款,身份地位跟二奶也差不了多少,只能配这样的车子,太招摇了,容易出问题。“二奶”也不比奔驰宝马少一条罗圈腿,也是叫它跑就跑,叫它停就停,有了它,至少在陪老婆逛大街的时候,就用不着拎着大包小包挤公车了。他第一次开着车去向老婆报喜的时候就很兴奋:报告老婆大人,为了方便大人逛大街,小的特地为您准备了一个四条腿的老公。老婆惊喜异常又骄傲万分,顾不上计效它二奶车的身份,当着好些人抱住他,在他左右两颊各啃了几个湿湿的印子,嗲声嗲气地说,好老公,你是我这辈子最最好的好老公!听那口气,好像她的老公真还不止一个似的。
   小倪的外部条件不太好,一米六五的个子,连三级残废都不够级别,显得比老婆的个子还要矮一些。长得也一般,小眼睛矮鼻头尖下巴,找不出一点阳刚之气。他能在老婆众多的追求者当中最终冲出重围,关键不是他那让人眼红的工作条件,跟他不起眼的长像更扯不上关系,而在于他有一个与普通男人不同的优点,他能陪女人逛大街,而且表现得百陪不厌。小倪陪女人逛大街的原则是:第一,永远与女人保持半米以内的距离,而且女人买了什么,你手上就得提着什么,让女人觉得你就是她贴身的小挎包;第二,不能抽烟,这会让女人觉得你心烦;第三,手上不能拿张报纸或一本杂志,这会让女人觉得你心不在焉;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女人试穿衣服的时候,你不能简简单单地说“好”、“真漂亮”之类应酬性的话,女人会以为你跟她打马虎眼,你得把眼光都集中在她身上,说点“腰身挺合适”、“可惜肩瘦了点”、“要是再配点胸饰什么的就更漂亮了”,诸如此类的话,女人就觉得你眼睛时时刻刻欣赏她,心里时时刻刻在惦记着她,很容易就对你死心塌地了。她怎么会知道那时你心里到底想些什么呢?
  
   其实小倪在陪老婆逛街的时候心里还真不在老婆身上,他老想着他的围棋。小倪是个超级棋迷,他的棋力不错,够得上业余四段水平。他眼睛盯着老婆,脑子里就在下棋,自己跟自己下。白挂角。黑小飞。能断不能断?能,征子有利,可战。一转眼,满脑子就是黒的白的一盘棋。遇上老婆试衣时问他,他就把棋暂时停下来,给老婆提意见,对与不对都不大要紧,女人容易哄,只要装出态度诚恳的样子就行了,等老婆再试另一件的时候,又可以接着下自己的棋,两不耽误。
   小倪知道这是在欺骗老婆。不过他觉得即便是两口子之间,也难免会有你骗我我骗你之类的事。比如新婚的那天晚上,老婆拿一条白毛巾垫在身下,完事了还将上面的红东西给他看,一付郑重其事的样子。他呢,赶紧装出一付喜出望外的神态抱住老婆,来一段情意绵绵的爱抚。那时他心里在笑,我说燕子同志,做什么戏呢,想当年你和王宏波同学之间的故事,雨了又晴,晴了又雨,轰轰烈烈地满校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现在是高科技时代,那点能让刺刀见红的玩意儿,只要花点钱,一手术刀,随便哪个医院就能弄来。单凭刚才的表现,一招一式比我都老练多了,像个学前班的吗?
   由于工作的关系,小倪也进过几回特殊场所。在老婆还叫做燕子的时候,他历练过好些个女孩。即便是燕子成为老婆以后,也偶尔打打牙祭。小倪的原则是,不刻意寻找,但到了应酬场合,也不刻意回避。刻意回避会让人觉得你清高,以后朋友啊领导啊都不好拿真心待见你了,你的工作就不好做了。小倪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从不觉得对不起老婆,他的身子和心分得很开,身子虽然和别人嬉闹着,心却仍在老婆那儿呢。
   当然,任凭外面怎样风吹草动,对老婆可千万得将盖子捂得死死的。否则,老婆就不叫老婆而是燕子了,说不定连燕子也没你叫的份儿。等着你的,那就是九级地震啊。
   小倪是个很开放的青年,从不介意老婆的过去。对于老婆新婚之夜的举动,他也不觉得虚伪,心里没有任何反感。他觉得,有些事,即便是双方都心知肚明,嘴里边还是相互欺骗的好。反正这世界都这样,你哄我,我哄你,哄不到别人的,就哄自己。
   就拿眼下这个商场来说吧,又开始满幌子满幌子哄人了。杉杉羊毛衫最低二折,老人头皮鞋最低十块。可你不管怎样就是找不到那些东西。当然他老婆不会傻到真的去找,老婆是个逛大街的老兵,从不会上这种当。老婆买衣服都是找品牌专柜,试完这件试那件,服务小姐都说好。她们每件都说好,好得天下再没有第二件比这更好的了。她们的夸奖都是职业性的,不一定有真实内容。你得这样理解:拿回家吧,拿回家吧,你拿衣服回家,我就可以找老板分红要钱了。老婆对于这种夸奖总是接受,脸上乐得放光,扭着一字步到风度镜前左照照,右照照,转个身子再照照,然后脱下来,常常是这么一句,收起来吧,我再看看别的。那时服务员的脸就有些怏怏的了。偶尔遇上件中意的,小倪就在旁边打边鼓,哇噻,太美了。老婆歪着脑袋问,又迷住了吧?他说,迷住了迷住了,真迷住了。老婆就将衣服扔给小倪,说,下面明白该怎么做了吧?他啪地来个立正:明白了老婆,给钱。那时服务员的脸又比老婆还灿烂了。
   其实家里什么样的衣服没有呢?小倪知道,老婆买衣服,是为了穿漂亮衣服给人看,让别人夸呢。
  
   这天老婆买了两件衣服,还在电器专柜看中了一个两千多块的微波炉。老婆认为家里确实需要一个微波炉。小倪常常不在家吃饭,她呢,一个人在家也没心情下厨,有个微波炉,不管生的熟的往里一扔就行了,用起来方便。小倪去交钱的时候费了很大的劲,收银柜前堵了很长的队伍,怎么挤也没办法插队。原来不知哪个公司在搞有奖促销活动,凡买了家用电器的顾客都被邀请抽奖。老婆挺逗的,买了一整天的衣服鞋子没觉得时间有多么珍贵,可买微波炉却为耽搁几分钟时间满嘴的埋怨,说要告那个公司,骗人弄出那么大的动作来,耽误人民群众许多宝贵的时光,还打算不要那个微波炉了。小倪说,凭什么不要,看见没,这就是现实生活版的真实谎言,平常咱去电影院看美国大片还得花钱呢,这回不光不用花钱,咱还弄个配角当当,凭什么不好好乐乐?抽奖方式的确有点与众不同,弄一个圆盘,分成九折七折五折及免费等几个格子,顾客转动一个指针循环运动,买的东西付钱不付钱,九折七折还是五折,都由指针说了算。老婆来了兴致,挽起袖子亲自上阵,指针转起来的时候也跟着旁观的人起哄:免费,免费!眼看指针就要停在注明免费的那条窄窄的红线上了,却歪歪地一晃,九折。当事人和观众集体合奏一声,唉!小倪乐了,说,这回明白了吧,其实,期望与绝望之间的距离最近。看到老婆有点不服气,大有摩拳擦掌再踊跃一次的意思,小倪又说,要不咱再买它一台?老婆说,你有毛病啊,一个家用得着两台吗?小倪说,没关系,咱不是小康着嘛,多的那台咱可当凳子使呀。
   交完了钱,服务员小姐还叫他们在一张卡片上留下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说还有第二次抽奖的机会。小倪问,还玩轮盘赌?小姐说,不一样,第二次是请明星抽奖,五天后市经济电视台会播出抽奖实况,请先生继续关注。小倪说,请明星表演,那就是说没咱戏份喽,咱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不过小倪还是挺配合,也都写了,表现得挺郑重其事。他的名字签得龙飞凤舞的,惹得老婆笑他,职业病,别的汉字都写得像狗爬虫,唯独这倪新远这三个字,气宇轩昂的。
  
   回到家里小倪上网下围棋。对手太弱,两下就摆平了,没什么意思。于是观战。看看有一个叫上善若水的,积分挺高,九段,对弈者是一个叫清平乐的,二段。棋已经接近终局了,上善若水的形式大差,还在死撑着。两人正打着口水战。
   清平乐:认栽吧。
   上善若水:你等着死吧。
   清平乐:嘴臭。招子更臭。
   上善若水:拉你拉定了。
   清平乐:这手棋对我没用。可以pass。这水平是个九段?骗人的?也是,不骗怎么会那么高分。
   上善若水:西边有高峰,只在云雾中。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
   清平乐:还唱起歌来了!咱也会呀。听着:头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小倪边看边笑。打开上善若水的资料,积分1015,九段,对局1112场,负546场,胜556场,游戏币800,果真是个冒牌货。他想起一个笑话,棋圣聂卫平喜欢上网下棋,每次都高高地挂上一个:九段。招来一大片的唾沫,呸,老子还是聂卫平!也难怪啊,现今这年月,谁信谁呢。
  
   正笑着,老婆过来了。她关掉电脑。又看棋呢,不许看棋,看我。老婆的脸红晕晕的,老婆的眼睛波光闪闪的。老婆在发信号了,她每次逛完街都会有这种信号。两人就嘻嘻哈哈抱在一起去了。疯着疯着刚要进入实际操作阶段,嘀嘀,嘀嘀,手机响了。只响四下,四下完了没声音了。老婆说,你的?他说,不是,你的。老婆说,我去接。他说,别接,好戏就要开锣了还接什么电话呀。老婆说,说不定有急事找我呢。他说,屁急事。一准是骗人的垃圾电话。老婆不信,翻起身将电话打过去。对方说,顾客您好,本公司提供各种进口汽车、摩托车……老婆把电话一扔,去,还有飞机坦克呢。他说,明天统统抓起来,狗杂种,骗人也不看看时候,要影响了产品质量,老子送到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毙了他。两人又嘻嘻哈哈疯起来。还没等爬上刚才的那座坡,手机又嘀嘀响了。他说,这回是我的手机了。看看手机上两条信息,一条是恭喜您手机号码中得头等奖,本田雅阁汽车一辆,请尽快与香港博雅LIUHE彩公司联系,电话号码********。另一条是王宏波发的:女人第一次脸红,跟自己老公的时候;女人第二次脸红,另一个男人付钱的时候;女人第三次脸红,她付钱给另一个男人的时候。他把这个信息给老婆看,老婆说,呸,这个王宏波,老这么没正经。
   底下的事情没做得很圆满,小倪觉得,老婆好像没先前尽心尽力。
  
   小倪、燕子、王宏波这三人的关系有点特别。他们是在一个胡同里长大的朋友。一块儿上幼儿园,一块儿接受九年义务教育,后来还凑巧上了同一所师范大学。胡同里的那块青石地板上,记不清留下了多少三人亲密无间嬉闹的影子。大概从他们读高二的那年起,三个身影渐渐地只剩下两条了。那两条身影还越挨越紧,紧到几乎容不下任何东西,比如小倪那么短小的身影,就无法再塞进去。小倪先不可避免的有几分失落,不过看看王宏波的身影,拉在地上英俊潇洒的跟许文强似的,揽着的小燕子呢,跟冯程程似的,再看看自己,也真不争气,怎么看也找不出丁力的风度来,倒越看越像曾志伟那个小锉子。小锉子曾志伟总不会和冯程程也来点浪漫故事吧,小倪这么一想,心态就轻松多了。和电视里一样,许文强和冯程程之间总会有些风风雨雨的,每到那些时候,他们就会想起儿时好友小倪来。小倪呢,每次慨然前往,拿出儿时好友的款儿,一手拉住一个,油滑滑的嘴皮子动几动,三两句话的工夫,许文强和冯程程之间又云开雾散、春光明媚了。
   大学毕业后,燕子进了一所职业中专教书,小倪进了银行,王宏波的运气差点,原本是要分配到一个企业的,可他不愿去。他说一进工厂,那就成了无产阶级了,现在无产阶级太不值钱,他要下海扑腾,奋不顾身地游向资产阶级的彼岸。王宏波先是跟着他的舅舅做肉食生意,没两年工夫,房也有了车也有了,真成了令人羡慕的资产阶级了。论起迅速膨胀为资产阶级的决窍,他说很简单,那就是注水,往新鲜的猪肉里注水,水注得越多,膨胀的速度越快。小倪劝过他,你这是弄虚作假,先坑别人,挺甜,后来就是坑自己了,味道一定会很苦。那时他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听不进去,说你懂什么,现在的社会,有钱才是硬道理,你有钱,别人才会巴儿巴儿的跟在你屁股后面,他们才不管你的钱是怎么来的呢。就拿你们银行来说吧,见老子现在挣钱比喝水还容易,行长三番五次请老子的饭局,倒过来缠着我贷他们的款呢。老子还不愿理他!
  

共 21442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小说的叙述功力很是了得,抽丝剥茧般地将主题提炼出来,作品围绕小倪、燕子和王宏波三人进行叙述,故事乃生活中常见的。一个信贷员跟一个爱美丽的老婆,另外再加上一个童年伙伴,这戏被这三人演绎得十分精彩。幽默调侃式的语言给小说增添了不少色彩,生动趣味之余让人去反思生活,反思现实和社会。作品中融入的社会现象并不是单一的,无论是家庭中,还是单位里,抑或是朋友之间都会发生一些事来,作者抽出一些问题,并对其进行整合,即成了一篇小说。这是一篇不错的作品,如果有个别句子再能提炼一下会更好!【编辑:柳絮如棉】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411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柳絮如棉        2009-04-10 20:04:18
  小说的叙述功力很是了得,抽丝剥茧般地将主题提炼出来,作品围绕小倪、燕子和王宏波三人进行叙述,故事乃生活中常见的。一个信贷员跟一个爱美丽的老婆,另外再加上一个童年伙伴,这戏被这三人演绎得十分精彩。幽默调侃式的语言给小说增添了不少色彩,生动趣味之余让人去反思生活,反思现实和社会。作品中融入的社会现象并不是单一的,无论是家庭中,还是单位里,抑或是朋友之间都会发生一些事来,作者抽出一些问题,并对其进行整合,即成了一篇小说。这是一篇不错的作品,如果有个别句子再能提炼一下会更好!【编辑:柳絮如棉】
  
   小说写得很好,支持一下!
人生就是一场修炼!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