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母亲

精品 母亲


作者:冬子 童生,757.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055发表时间:2014-06-12 19:45:40
摘要:一个犯罪女人的心灵成长和自省过程,文中情真意切,趣味悠远,细细读来,颇能获得一番感慨!敬请各位阅读并给予批评指正。

在我去上大学的那天,慈祥的老院长大清早就急急忙忙地赶过来,她说唯恐赶不上送我,老院长一头白发,在孤儿院呆了一辈子,她本身就是一个孤儿,活像这个城市所有孤儿的母亲。
   在我的心中无形中院长就是我的母亲,她一直伴随着我们,给我们母亲般的关怀,春风般的温暖,因为她的眼睛、眉毛、鼻子、就连苍老的小嘴都是和蔼的、慈祥的、温暖的;和院长在一起,就如同和母亲在一起的感觉相似,虽然我不记得母亲是什么模样,不记得和母亲相处的时日,不懂得大人的世界,不知道母亲去了哪里,更不知道母亲为何弃我而去,让我成为一个孤儿……
   清晨一阵凉凉的秋风吹落了老院长那裹着的白色的头巾,随之落在鬓夹上一缕洁白的发丝,望着老院长我突然想哭,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我走过去把那缕发丝为老院长又挂在了耳后,帮她把头巾扎好。
   “你该走了,到了另一个地方自己照顾好自己,生病了一定要吃药,放假了再回到院里”,老院长露出慈祥的微笑这样叮咛我。
   我点点头,又握了握老院长那满是黑斑的手,准备去火车站搭乘去北京的火车。
   “等一等”,老院长用苍老的声音喊住了我。
   我惊奇地回头望了老院长一眼。
   “把这个东西收留好,记住,到了大学校园之后再打开它,细细看了,这是你母亲留下的,她让我在你成人了之后,去大学校园的头一天交给你。”
   “我母亲!”我的血液在刹那间沸腾起来。
   “是的,你母亲!”老院长点点头,再次作了肯定。
   “她在哪?”我急切地问。
   “不知道”,老院长摇摇头,紧接着她又补充了一句:“她说她没有能力再抚养你,之后就没有再来过,直到现在。”
   尽管老院长这么说,我还是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心里莫名地不停地突突地跳起来!
   本来一路上我想看山看水的心情随之淡然,带来的是另一种我无法压仰的激动和快乐。我终于能得到一点,哪怕是一点关于母亲的消息了!我的心里时不时有一种湿润的滋味,也许一路上那美丽的自然风光,那逝去的叠嶂的山峦,那黄昏夕阳西照的美景,包括最后暮霭时那薄薄的云层都时刻激励和感化着我对亲人的渴慕,即便他们是瞬间,但对我却是一种永恒,存储在我心里,永久地滋润我……
   进了大学的校门,我将一切安顿好,吃过晚饭之后便走了出去。
   夕阳的美景不顾一切地倾照在那清静的铺满鲜花的林荫小道上,我找了一个避人的巴蕉树后面,把老院长交给我的东西从一个裹得严实的布兜里取出来,我一看竟然是一个厚厚的笔记本!
   也许是时间的长久,有的两页纸已经粘在一起,我边读边小心地将它揭开…..
   今天我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我居然帮我的朋友,我们一起掐死了那个姑娘,我们不想掐死她,只是她的无理和谩骂激起了我和朋友的愤慨,我们在不知不觉,无意识中用力过度,将她不小心弄死了。
   1984年3月20日晚
   我的母亲竟然掐死过人,我吓了一跳,也吃一惊,我慌忙又接着读下去……
   其实,我和这个姑娘根本没什么过节,只是她和我的朋友若兰曾经发生过冲突,并当众骂过我的朋友,昨天,若兰让我和她一块儿到这个姑娘打工的饭店让她当面道个歉,趁当时外间没人,我们就把她叫了出去,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让她道歉,谁知她不但不道,反而骂得更凶,我和朋友用手攥住她的脖子,不让她骂,就这样失手了,她死了。我和朋友吓得匆匆逃离了现场,在匆忙逃离的过程中,我看到这个姑娘的姐姐正往我们相反的方向走,她还望了我的朋友若兰一眼,因为若兰是很招人眼目的,瘦高的个子,细长的发丝,上身穿着休闲的牛仔褂,修长的腿穿着牛仔裤,全身搭配得恰到好处,细而不单薄,戴一副眼镜,犹如北方的红高梁。在路上,我警告她,以后不许穿这身牛仔褂和牛仔裤,以免被姑娘的姐姐发现。
   1984年3月21日凌晨1点
   我聆听着周围发生的一切,第二天,她的尸体被人发现了,附近的人都三三两两地前去观看,我也夹杂在其中,以探听消息,只见从乡派出所里来的几个人,给尸体拍了照片,又在尸体的身上翻来翻去,好像是在仔细搜寻线索,当他们朝她的脖子看去时,我立刻吓了一跳,心无法控制地跳起来,我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我感到我的手在哆嗦,我无法看下去,我离开了现场,怎么到家的,我不知道,总之到了家,我躺在床上,感觉衣服都湿透了,连躺着的被子也湿粘粘的,我开始意识到这是犯罪,一个死罪,杀人的罪,继而它的可怕性,以及它随之会给我带来的灾祸,都在我的头脑里开始产生了,我感觉床在颤抖,或者是被子在颤抖,或是我在颤抖,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1984年3月21日上午
   我要不要把这事告诉母亲,让她帮我想个办法,但我一看到母亲那四十多岁的脸,仿佛五十多岁的表情,我整个的心思都不再往这方面打算。因为她裹着的头巾总让我想起那一头提前发白的头发,那穿得不和身的衣服,还有那一身乌黑发皱的皮肤,叫我就没法再往她身上增加担子,更何况父亲瘫痪还躺在床上,这消息会如同一道闪电,将她和父亲劈倒在床,我想,他们听到这消息一定会死去!一定会的,我敢肯定!
   那么,哥哥呢?给出去打工的哥哥写信让他帮我想想办法,拿个主义怎么样?不行,他无意中一定会告诉父母的,这样就等于活活把父母杀死,我的脑子在不停地旋转,一刻也不得安生,我想不出任何解救自己和朋友的办法,派出所的人一定不傻,一定能看出姑娘脖子上的痕迹。
   1984年3月21日下午
   我突然担心起若兰来,她今年刚好参加高考,前面还有很长的光明的前途,她不能有事,她不能出任何事,如果派出所的人能破出案来,那么,我就承认是我一个人干的,丝毫不把她说出来。
   1984年3月22日
   我不断地打听关于这个案子的消息,听说派出所的人拍了照之后,尸体就被那个姑娘的家人抬走了,派出所里询问了饭店的人,他们也不知道姑娘和谁一块出去的,我听了,心里感到一阵窃喜,继而又害起怕来,他们一定会把拍的片子送到县里去鉴定,会不会验出是一个女人的指纹,继而推出这个女人的身高、胖瘦、年龄等一系列对破案有用的东西,我越想越害怕,越担心,手心里不禁又攥出一把汗来,仿佛死神正对我微笑,是那种不怀好意,毛骨悚然,要把我吃掉的微笑,这叫活人担心、害怕,痛苦仿佛身上的血液时刻在血管里流动,撞击着鲜红的心脏,那种死的感觉仿佛在逼近着我,让我时不时紧张、担心、害怕、烦恼,哎!痛苦你来吧!死神,你来吧!来向我逼近吧!来吞掉我、杀死我吧!最起码比现在要好受得多。
   1984年3月23日
   我望着周围的一切,仿佛望着一个张牙舞爪的东西正向我扑来,望着春天的碧叶仿佛是望着魔鬼的手掌,望着开满鲜花的园子仿佛是望着我的墓碑,望着高大粗粗的树杆仿佛是敲我将死警钟的大棍,那细细的绳子仿佛也在嘲笑我,说我必将死在它的手下,连那奔腾欢快的小河仿佛也正欢快地为我唱送终的歌!老天,我这是怎么了,是上帝在要我的命吗?你若要,拿去吧!这是我应该得到的结果,派出所的人,你尽管来吧!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不就是死吗?虽然我不想,但你来了,我决不惧怕,总比现在要好,一切都处在担心、惊恐、紧张、不安之中,比死好不了多少!
   1984年3月25日
   我见了一趟若兰,我告诉她不要怕,一切都推在我身上,叫她认真地复习功课,别误了高考,她除了哭,什么都不知道,她比我小两岁,仿佛还不知道什么叫思考,临走我再次安慰她,她睁着一双幼稚的、没有思考的眼睛,但已经哭红了,今年她才十七岁。
   1984年3月27日
   一个星期过去了,仍不见派出所有什么动静,听说那个姑娘的尸体不能长久放,已经下葬了,我心里仿佛有莫名的说不出的喜悦。但愿,他们什么也别查出来,偶尔,我又知道欣赏和懂得春天阳光的明媚,百灵鸟在树枝间欢快地唱着旋舞曲,蹦来跳去的,小溪里的水缓缓地流着,清清静静的,我就用这水为瘫在床上的父亲洗着衣服,偶尔一条小鱼从手边游过,想顺口啃走一口手上的肉,但没有得逞,又灰溜溜地逃走了,溪水岸上的柳树因时间的长久,每年的夏季满满的溪水都携走一部分泥沙,所以,粗粗的柳干都无奈地向水里倾斜,长长的柳枝轻拂着水面,我偶尔一刹那地放下了手里的活儿陶醉地望着碧绿的柳叶,我的脸一阵阵地莫名地热起来,一只麻雀掠过一根细细的枝条,想站在枝条上,又差点儿掉进水里,惊恐地飞走了。我望着水里的鱼呆呆的、傻傻的,我要是一条游鱼多好,忘记尘世的一切痛苦和烦恼,终身在水里快活地游着,我突然又莫名地想起我犯的罪来,手在冰凉的水里感到颤抖,继而不住地哆嗦起来,我身上出了一身冷汗,我慌忙端起洗好的衣服匆匆逃走了,我感到水仿佛要把我吞掉似的。
   1984年3月28日
   今天,母亲让我去街上为父亲买点药,刚好药店和派出所挨着,中间只隔一家五金店,派出所大院门口围了一圈人,一个中年妇女在大院门口的空地上不停地哭着:“俺闺女今年才十八岁,就给人害死了,您派出所的人,都是吃啥闲饭的,一星期,连个屁也没放,就让俺平白无辜地亏死吗?冤死吗?老天爷!您说这还有公理没有?还有王法没有?”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中年妇女坐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我清楚地看到,哭得在场的人有的直抹眼泪,有的眼泪没有流出来,但眼圈红着,终于有一个穿所里衣服的年青人把中年妇女叫进屋里去了,我更加忧心忡忡,一路上我拿药的手都在哆嗦。
   1984年3月29日
   夕阳遮去了她美丽的面容,天边只剩下一缕黑暗的残云,我已经看不清笔记本上的字迹,便将它遮掩好,放在我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
   我沿着昏暗的小路向宿舍走去,我不知道母亲现在在哪里,是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偷度余生,还是在遥远的大牢里正在服刑,我想见母亲一眼,一二十年来,母亲一定也该老了吧,大约四五十岁光景,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我一有时日便来到巴蕉扇树下看那日记----
   回到家,我便大病一场,母亲说我脸色腊黄腊黄,医生诊断过,没有明显的大碍。母亲不放心,又请来巫师为我医治,我怕母亲再担心下去,干脆就借巫婆的医术高明赶走了我身上的歪门邪气,我便自动地好起来,我好这天,母亲突然看着我哭了,我才知道,我对母亲多重要,于是,我又想将我的罪行遮掩起来,在母亲面前,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1984年4月6日
   我每天都在惶惶不安中度过,转眼半年过去了,若兰考上了大学,现在正在大学里读书,我不时写信安慰她,告诉她不要怕,一切总会过去的。
   1984年10月5日
   一天,突然从邻村的赵庄传来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常给人看病的老医生王老头被人勒死在屋内。
   老医生病看得很好,为人行了一辈子医,他本是王庄的,租了赵庄桥头的一间屋子行医,因为赵庄桥头是一个人多、热闹、又有一所中学坐立在后面,每天看病的人甚多,其中学生也不少。
   派出所的人去了不少,照常拍了片子,验了尸首,说是给人勒死的,凶手是几个年青人。过了几天,又有人传出话来,说是那天夜里,赵庄的一个做生意的,半夜里起来去城里进货,看见王老头屋里亮着灯,好像在给几个中学生看病,他见过这几个中学生就是后面这所中学的,因为他们也常去他开的服装店里购买服装。
   案子有了进展,我突然害起怕来,我总觉有一天,派出所的人头脑一热,会破出案来,破出我所犯下的案来。我心里又不舒服起来,刚刚安定的心又莫名地乱跳起来,吃饭时,拿筷子的手偶尔的差点让筷子从碗里跳出来,穿衣服有时忘记少扣了一个扣子,母亲没有喊我的名字,我会莫名其妙地答应一声……总之,我又对我所犯的案心惊肉跳起来。
   1984年10月15日
   我常常从人堆里穿过,有事没事听别人讲王老头的事情。有一天,我又听到一点消息,派出所的人去了那所中学了解那几个学生的情况,但那几个学生已离校了,去了不知什么地方,之后,我再从人堆中穿过时,却再没有听人提起过。
   1984年10月22日
   今天,家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我吓得连忙躲到里屋里不敢出来,我认为是穿便服的女警察,来这里提取证据来了。我心想,无论她让我做什么,我都不做,装聋作哑,干脆躲到里边也不出来最保险。
   她和父亲搭着讪,我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小允、小允,给客人倒茶”,父亲在西屋喊我的名字。
   给客人倒茶,我一听,不好,茶杯上一定有我的手印,不正让她有机会可乘吗?不行,我不倒,我开始装作听不见,父亲好像忘了,又和客人说起话来,还不过两分钟,父亲又想起来了。
   “小允、小允,”父亲不停地叫开了。

共 50838 字 11 页 首页1234...1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阐释人性,拷问心灵的小说。文章以日记体的形式,记载了一个失手杀死人的女子,在案件发生之后所经历的一切。因为心灵上背负了巨大的枷锁,而使她不敢正常恋爱,结婚。捡到弃婴,遇到陈庚,是她命里注定的欢喜与忧愁。他们的纯净与善良时刻映照着她那颗颗不安,惊慌失措的心。她在爱与不爱,生与死以及案件带给她的阴影之中反复挣扎辗转,无力挣脱。第一人称的使用,加深了人物心理的那种逼仄与晦暗氛围。同色调的景致,越发烘托凸显了人物内心的阴郁与慌乱。所有的压力与拷问形成了无法缓解的压力,女子最终选择了说出真相,之后自杀。而她的同案犯,大学毕业之后也毅然选择了投案自首。女子犯的过错与她收养弃婴的善举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得读者也为之叹惋。凝练而又沉重的笔触,大量无可言说的灰暗色调,反复强调着的罪恶感,以及不时穿插的人情上的温暖,使得读者的心也跟着纠结矛盾起来。当真是其罪可诛其情可悯!文章以这样的方式来告诫世人,莫冲动,莫犯罪,即使逃得过法律的追究,也逃不过自己内心的拷问与诘责。精彩的小说!推荐共赏!【编辑:紫玉清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613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紫玉清凉        2014-06-12 19:47:54
  给人警醒与沉痛思考的小说。非常喜欢这种形式的演绎,能够更直接更客观地阐明主题。问候冬子老师!
紫玉清凉
回复1 楼        文友:冬子        2014-06-13 09:21:41
  昨天怕影响女儿休息,匆匆忙忙结束谈话,望紫玉清凉老师见谅!当时由于匆忙,没来得及向紫玉清凉老师作深度感谢,今抽出时间,特地谢过紫玉清凉老师的阅读和编辑,向您诚真地道声辛苦!并祝紫玉清凉老师写作愉快!摘要处看到紫玉清凉老师已为其修改过来,十分感谢,能为读者献上自己觉得没有措辞不当的作品,内心是一种安然,反之,是不安的!再次谢过紫玉清凉老师,祝安好!
2 楼        文友:紫玉清凉        2014-06-12 19:53:22
  读完之后,情绪仍然沉浸在故事情节中。年轻时的一时冲动,使得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从此背负上了沉重的心灵枷锁。她们每时每刻都在这样的追悔与恐惧中辗转,心灵所受到的蹂躏与挤压更甚于肉体上的十倍百倍。感悟良多的文章!祝写作愉快!
紫玉清凉
3 楼        文友:紫玉清凉        2014-06-12 19:54:36
  怕是细节处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请冬子老师看到后提出并留言,我将及时给您更正。祝老师文安笔祺!
紫玉清凉
回复3 楼        文友:冬子        2014-06-12 20:43:49
  紫玉清凉编辑,首先向您问好!我想将摘要处的“一个犯罪女人的‘灵魂变迁’这四个字,改为‘心灵成长’”,其余的都不变。如您能修改的话,尽量帮忙修改,劳驾!拜托!怕耽误女儿明天早起上学,我先和你谈到这儿,再见!祝晚安!
4 楼        文友:紫苑飞红        2014-06-13 09:18:21
  读过此文,心情很沉重,一个虚构而又合理的故事,让人们在故事里去扣问心灵,讲述人本性上的真善美,丑与恶。心理描写得非常到位,令人跟着故事而不断地前进,想要揭开这个故事的谜底:忏子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捡到她的是一个背负着命案的逃犯允,她给予了她深深的母爱,却又因为爱而不得而生了重病后不得不将她再次寄养在了孤儿院,并留下了一本日记让老院长在其成年后再交给她。从这本日记里,我们知道了真相,也知道了女犯的爱恨情仇,更知道了这样一个原本善良、纯净的女子在冲动下犯了罪继而受着心灵的鞭鞑最终迎接死亡的故事。小说耐人寻味,语言感染力很强,欣赏!
回复4 楼        文友:冬子        2014-06-13 09:49:45
  冬子感谢紫苑飞红老师的阅读和点评,谢谢!问好!
5 楼        文友:紫苑飞红        2014-06-13 09:23:51
  故事巧设悬念,孤儿忏子的母亲是谁?她又为什么要遗弃自己的女儿呢?孤儿院的老院长将日记交给忏子时,我们以为这便是真相了,后来才发现,这个女人并不是忏子的母亲,她只是一个因罪离乡,流浪漂泊的女人,她在天生的母性下捡起了忏子,给予她呵护与关爱,忏子真正的母亲是找不到了!但老院长抚养她成人,让她接受教育,并且培养忏子成为一名大学生,她便是忏子实际上的母亲了,当然也是孤儿院的孩子的母亲!母亲一文,写出了人性中的闪光点,剖析了女犯的心理世界,极是好看!
回复5 楼        文友:冬子        2014-06-13 13:54:14
  再次谢过紫苑飞红老师在百忙之中的点评!冬子向您问好!遥祝!问安!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