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星月回味】亲历死亡(散文)

精品 【星月回味】亲历死亡(散文)


作者:竹林子 秀才,2186.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253发表时间:2015-07-04 21:22:19
摘要:近日有文友问我,你怎么老写那些沉重的战争话题,是走不出自身的阴影吗?我回答,是,也不全是。我是个性情中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内心的怀旧感与日俱增,无论是白天看电视,抑或夜晚的睡梦,潜意识自禁不自禁地回到南疆亚热带的高山密林中,那血与火的画面,山坡上一抔抔黄土掩埋的弟兄,会勾起我无尽的思念……


   近日,有文友问我,你怎么老写那些沉重的战争话题,是走不出自身的阴影吗?我回答,是,也不全是。我是个性情中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内心的怀旧感与日俱增,无论是白天看电视,抑或夜晚的睡梦,潜意识自禁不自禁地回到南疆亚热带的高山密林中,那血与火的画面,山坡上一抔抔黄土掩埋的弟兄,会勾起我无尽的思念……
   1979年3月2日夜晚,凌厉的山风夹裹着雨丝下个不停,黑濛濛的夜空伸手不见五指。我军会攻谅山的战斗正酣,指挥所奉命向前推进,我带着一辆卡车负责收容撤线的电话兵,被加入战斗的预备队阻于公路后边,直到凌晨3点才到达目的地。一整天没吃一口热乎东西,饿的前心贴后背,狼吞虎咽嚼一块压缩饼干,四处找水喝,在一个压缩饼干桶里舀两半碗水喝干,却是陈参谋的洗脚水。次日早起,我下山一瞧,始知昨晚喝的洗脚水是从一个死水坑里弄来的,眼瞅着水面上漂浮的死猪死鸡膨胀腐烂,立时胃肠翻滚直干哕。
   趁着空闲,我掂一把砍刀爬上附近的山坡,钻进一人深的蒲草丛中割干叶子,想在冒水的山洞里打一个地铺。乍然抬头,冷丁瞅见山下耸立一棵木棉树,如火如荼的木棉花开满枝头,看一眼令人心悸。昨天上午,我们出去检查线路,半道上遇到一辆卡车停在路边,我扒着车厢板上去瞅瞅,看到几具血肉模糊的遗体躺在车厢里,前边靠车头的地方,半躺着两个满脸血污的重伤员,已经辨不清五官,卫生员手里举着输液袋正给伤员补充液体,那情景惊得我心头发紧,闭眼跳下车,血肉模糊的影子反复在脑际中闪现。直到30多年后的今天,我只要一见到人身上流血,就会下意识出现条件反射,浑身发冷,心颤直往下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战争遗留下来的综合征。
   此时,我部已穿插敌后,切断了谅山守敌的退路,解除兄弟部队围歼战后顾之忧。越军避我锋芒,分散兵力迂回山间,依托有利地形打游击,徒弟跟老师玩起了“藏猫猫”。前线官兵围攻半天,由于战斗队形过于密集,遭受很大伤亡攻破山头,守敌顷刻间作鸟兽散,极难吃掉他们的主力。一线部队的口令经常失密,一天中更换多次,都有我负责实施,还有通往前线阵地的电话,也由我监听。这天下午,2团的话务员紧急报告,一个陌生电台在他们周围出现,操着生硬的普通话频繁向他们呼叫。我将情况报告科长,科长命令他们马上关机,转移位置。2团的电台刚转移,敌人的炮弹就呼啸而来,避免了伤亡。前线焦灼,指挥部也一片忙碌,电话铃声不断。炮兵科的参谋人手一部电话,直接指挥炮群速射,他们看着手表喊一声“放”,对面炮阵地上即刻轰隆隆如雷贯耳。
   由于误喝了污水,一整天我拉了五次肚子,严重脱水,身上还一直发高烧,大脑晕晕乎乎。这天傍晚,一阵山风刮来,山谷里烟雾迷蒙,淅淅沥沥下起了毛毛雨。我抬脚踢一下那个新兵,新兵累得躺在蒲草上睡着了,不忍再惊醒他。我独自下山去执行任务,感觉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砍一根竹竿拄在手里,仍觉头晕目眩,脚下一打滑,骨碌碌撂下山,瞬间大脑一片空白。阴阳两界,生死关头,我本能地伸出胳膊,于半山腰抱住一棵小树,终于捡回一条命。惊魂未定,闭着眼伸伸胳膊腿,除了疼痛,所幸都能动弹,咬牙攀着树枝往上爬,费好大劲儿爬进山洞,胳膊腿磕破皮直冒血,一声苦也不敢叫。前线官兵每时每刻都在流血牺牲,我这点皮肉之苦算得了什么?
   仔细想想,我一路从乡村拼搏出来,也确实不容易。
   1976年,我高中毕业,面对高考之门紧闭,自以为能写爱画,却报国无门,返乡拼命干农活,原本有机会被推荐上工农兵大学,生产队长是建国初期的老党员,私下将指标截留给了自己初中毕业的女儿,坚持要把队长的位置让给我。一天到晚红薯汤红薯馍吃得满嘴流酸水,我铁了心要“跳农门”。那年冬天,我和村人跳进冰凌碴子的水里挖完河,听说接兵的进了村,就蹦蹦跳跳去报名参军,大队干部说:“你靠边站,人家不要孤子。”我不死心,连夜独坐灯下写申请书。那时候穷乡旮旯连煤油都买不起,点灯用8分钱一斤的农用柴油,直冒黑烟,把两个鼻孔熏得黑洞洞的。我搜肠索句,寻找写作的灵感,什么“位卑未敢忘忧国”,“国不可一日无防”,等等,从计划生育国策,写到家庭的独生子女,不可避免要尽义务服兵役,“为赋新词强说愁”,洋洋洒洒写下万言,仍意犹未尽,从墙壁上揭掉一张《红灯记》剧照,翻过来当画纸,没有颜料,用蜡笔比葫芦画瓢涂染一幅《西游记》,一直熬到鸡叫。次日早起,我卷着画和申请书去找接兵的连长,那个四川籍的连长跟我比身高,我1米76比他高半头。连长草草翻一下我写的申请书,哈哈大笑说:“这个兵老子要定啰!”我家6姊妹,就我是男孩,担心父母会拖后腿,没想到父母不打折扣地支持我。母亲说,1948年,开封解放后,一个南下的团长见我父亲写一笔好字,在家里做半天工作,要我父亲给他当秘书。大爷和爷爷弟兄俩守我父亲一棵独苗,硬把他锁进草屋藏起来,可惜父亲空有一肚子文化,呆在乡村打一辈子土坷垃。开明的父母让我离家奔前程,我确实没有辜负二老的期望,半年前部队派人到地方调查三亲六故,将我的档案和提职报告上报师里,很快就成了重点培养的干部苗子。如今上了前线,正是组织考验的关键时刻,我只有经受战火的洗礼,用行动向党和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就在我咬紧牙关玩命的几天里,一场大灾难正悄悄地向我逼近。
   3月4日,我军突破奇穷河,一举攻占越南北部重镇谅山,通往河内的最后一道屏障被打开。
   谅山距越南首府河内130公里,一马平川,已无险可守。我军若乘胜追击,机械化开进,对河内将构成包围态势。
   此时,在中国政治避难的前越共领导人黄文欢频繁接触中共高层人物,让外界纷纷猜测,他是否会取代黎笋集团,直接与中国修好?东线指战员摩拳擦掌,但等一声令下,与西线云南的部队会师河内。
   3月5日早晨,中央军委通过广播电台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军队将于本日内从越南撤军。红色电波传到前线,一时间,不仅浴血奋战的官兵们不理解,就连东线总指挥许世友将军也大发雷霆,认为前功尽弃。
   其实,中央高层作出这一决定,也符合国情民意。从国际形势出发,河内驻守着各国使节,一旦战事爆发,枪炮不长眼,难免投鼠忌器。届时,即便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保持沉默,可暗中支持越南搞霸权扩张的苏联及其华约国家能熟视无睹吗?况且,谅山北部至我国边界全是高山密林,我军虽然占据要地,越军却化整为零,其有生力量并未被全部歼灭,随着战线的延长,敌人势必会重点破坏公路,袭击我军后方运输补给线,给前线造成困难。就国内而言,十年浩劫刚刚结束,国民经济正处在恢复发展时期,百废待兴。战争是一台庞大的高消耗机器,需要投入极大的人力物力保证其正常运转,我们薄弱的经济基础无力打一场持久战。因此,速战速决,无论从政治或者军事的角度考虑,不失为明智之举。
   嘴上说撤军,实际上前线局部战斗仍不间断,我部士气正旺,乘胜又捎带了脱浪县城。撤军时部队交替掩护,但等越军从后边追上来,一个回马枪杀过去,狠狠揍他一顿。
   3月6日,我正在电话旁值班,师长度步过来,大声喊道:“秦科长,前线都在收缴战利品,你们通信兵消耗那么大,也不装备一下?”科长面有难色地说:“干啥呢?”师长一挥手:“去,让他们收电线!”我急忙抓起电话,让总机要通所属各团通信股和师直通信营,发一个通播,命令全师通信兵就地收缴战利品。听说可以写家信,官兵们喜上眉梢,纷纷坐下来给家里写信报平安。真是“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啊!
   那天后半夜,迷糊中我踽踽独行,走进一个冰川大峡谷,天地一片银白,前路茫茫,正不知去向,一白眉白须老丈飘然而至,递给我一本书。我低头翻开书页,白纸上却空无一字,再看老者,早已无影无踪。茫然四顾,平空呼隆隆一声炸雷,惊得我一跃而起,原来是南柯一梦。此时天色微明,对面炮阵地上,我军新一轮的炮火打击又开始了。我一跃而起,刚站起来就摔倒了,如此反复几次,两条腿咋也不听使唤。司令部门诊所长老徐闻讯跑来,说是劳累过度,重症肌无力,下去养几天吧。我匆忙将手枪和文件包移交,以为过几天就能活蹦乱跳地回来,谁知这一去生死难料。
   3月12日夜晚,连续中转3个地方,我被担架抬进大山深处的野战医院,黑夜辨不清楚方向,也不见房屋,一个临时搭建的大草棚子四处透风,连氧气也没有。医生将我全身衣服扒光,这个掀开被子看看,那个又检查一遍,寒冷的山风钻进草棚子里,冻得我浑身冰凉,牙巴骨磕碰得直响。此时我的四肢已不能动,连身也不会翻,呼吸明显出现衰竭,神智清醒中,我冲科室主任直哀求:“救救我,我还年轻,老子不能死在这里。”黑灯瞎火,主任找来院长,请求将我紧急转院,院长却面露难色。越军的特工晚上神出鬼没,装扮成我军人员,几次袭击运送伤员的车辆,当地的民兵都支前走了,苦于路途没人护送。夜半时分,医院从附近村里找来一个民兵营长,手里掂着一支冲锋枪,院长对民兵营长说,路上任何人拦截都不要停车。正是院长这句话,救了我一条命。那晚我躺在担架上输着液体,汽车一路狂奔,黎明前赶到南宁市303医院,急诊室刚死去一位伤员,就把奄奄一息的我抬进去抢救。301医院支前的专家匆忙赶来,为我实施气管切开手术,我当即昏死过去。十几分钟后,我被通播呼吸的噪音从昏迷中唤醒,暂时逃过一劫。专家说,我是摔伤感染持续高烧,引发合并症,全身的运动神经从颈椎以下损坏殆尽,呼吸肌麻痹导致肺功能衰竭,死亡率高达95%。也就是说,属于我的生存希望只有5%,即便能保全性命,恐怕要躺床一辈子了。
   幸好我还有一口气,生命垂危中留下遗言:“我死后将遗体献给祖国医学,供科学研究。”其实我也不想死啊!我家单传两代,年迈的爷爷、奶奶和父母亲都盼着我回去给他们养老送终。“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不能使我完全屈服。”收音机里,音乐大师贝多芬那铿锵有力的呐喊,在我行将熄灭的心灵回音壁上经久震荡,强烈的求生欲望,促使我每天吸三大瓶氧气的同时,开始不停地吞咽食物,尽管我的咬肌也处于半麻痹状态。浑浑噩噩中,我在地狱门前游离了100多个日日夜夜,或许是我那顽强的精神感动了阎罗,善心大发的阎罗令索命的黑白无常止步于奈何桥,给我一个返回人间孝敬爹娘的机会。大难不死,我终于活了下来。
   历经磨难,当我拄着两条拐杖回归故里,撑起这个岌岌可危的门户,让父母的生活重新点燃起为老祖宗延续香火的希望,开开心心步入88岁高寿之年。如今,两鬓斑白的我,虽身残,能够为老父老母做一碗饭,炒一盘菜,看着老人家吃得香甜,满脸皱纹溢出笑靥,如盛开的金盏菊,我心亦安的同时,心底忽然冒出一个念想,假如当年我没能逃过一劫,成为南疆烈士陵园一方永恒的墓碑,今日哭倒在墓地的白发人,一定是我的亲爹娘。也许,思儿心切的爹娘痛不欲生,早已追随孤魂而去……
   面对当今这个红尘滚滚物欲横流到处沾满铜臭的社会,随着那场战争早已烟消云散,长期处于歌舞升平中的国人,或许不屑于旧事重提。这情景让我不禁想起当代诗人秦兆阳先生的诗句:“历史在咀嚼着生活的滋味/大地上浸透了欢笑和眼泪/消失的未必会全都消失/泥土在抚慰着衰草的根须……”
   遥想当年,一块从军作战的弟兄,扶摇直上者不乏其人,已先后步入大军区将星行列。回首再看身居乡村的老兵,英雄功臣亦有人在,事农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生活的重负熬白了头发。遂自思,今生能够食国家俸禄,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布衣蔬食,活着真好。
   可心火难灭,时常想起唐人韦应物的诗句:“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于是,我拄杖蹒跚走出家门,南下三千里,让烈士的兄弟们轮换着把我背上山坡,驻足于成百上千的墓碑方阵之间,看一眼长眠的弟兄,挨个呼唤那曾经熟悉的英名,发一通“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之感慨,止不住老泪纵横。继而,携“老夫聊发少年狂”余威,赴南疆国门,故地重游,搜寻旧梦,再看看青山那边令多少老兵爱恨交加中却有耿耿于怀的邻居,由衷感到,和平不失为一道美丽的风景!而那和平景象的背后,浸染了多少年轻英魂的鲜血和生命啊!
   南疆归来,带着阵亡弟兄冥冥之中嘱托,下乡探望烈士90多岁的父母。临别,大伯、大娘拄杖颤巍巍送出大门,牵着我手不肯放松,那一刻,我即他儿,他儿是我,四目相视,泪眼迷蒙。
   由此,我抬起一双肌肉萎缩尚不灵便的残手,不停地敲击键盘,为南疆长眠地下的弟兄寄托哀思,为九死一生的参战幸存老兵呐喊,为惊天地泣鬼神的军魂放歌!
  

共 498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亲离死亡,文章开头告诉读者这是一次曾经的战火经历,这是一次与硝烟中与死亡失之交臂的生命大逃亡。作者以清晰思路,和对往事的记忆犹新,用他朴素而厚重的语言,娓娓道来。用其亲身经历,告诉读者前线奋勇征战的将士们的大无畏,他们抛头颅三热血,只为捍卫国土,捍卫中华国泰民安的无私奉献。硝烟弥漫的凉山,引无数英雄尽折腰。 因此作者本人于残酷的战争中,经历了一次与死亡的顽强抗争。一个蓬勃的青年,怀着满腔热情从军报国, 把自己的青春抛洒在了南疆的战火里。与一次执行任务中不行摔伤,因没有及时医治导致重度感染,生命垂危,艰苦的环境中辗转到了后方野战医院,经医生诊治,加上本人顽强的生命力,最终从阎王的鼻子下溜了来回来 。可还是给身体造成了严重的残疾。这是一次血与火的洗礼,战火中走出来的英雄,有着强大的生命意志,有着一个个坚强的人生。而今再回首,那些为保国门甘洒热血的战友们,已与世长辞,他们的英魂会与天地同在。 一篇烈火青春的文字,洗涤每一刻蒙尘之心,给读者带来一种心灵上的震撼。好文,倾力推荐共赏【编辑:潇湘竹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705001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潇湘竹雨        2015-07-04 21:24:13
  问候竹子老师,辛苦了,感谢您百忙中对同题的支持!
潇湘竹雨
回复1 楼        文友:竹林子        2015-07-06 09:18:27
  谢谢您编辑拙作,辛苦了!敬礼!
2 楼        文友:潇湘竹雨        2015-07-04 21:32:42
  喜欢老师战争题材的文字,与您的文字中,仿佛看到了那一个个硝烟弥漫的战场,浴血奋战的因英雄们的身影,似乎就在眼前,一幅幅换面,是血与火的色彩,是鲜艳的红,红的令人悲壮,震撼。战争是残酷的,人的生命在战火中,是如此的脆弱,枪炮声想起,一个个年轻的生命与硝烟中倒下。是他们的英魂捍卫了今天的国泰民安。向英雄们致敬,向竹子老师致敬!
潇湘竹雨
回复2 楼        文友:竹林子        2015-07-06 09:22:07
  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随着那场战争烟消云散,长期处于和平环境中的国人,尤其如今的80后90后,每天生活在逐渐升温的水中,会不会重蹈所谓的“青蛙死”覆辙,令人堪忧!
3 楼        文友:潇湘竹雨        2015-07-04 21:36:52
  因为家父也是从战火中走出来的老兵,我从小就是听着他一个个战斗故事长大,所以心中一直怀有一份对战火英雄的崇敬之意。期待老师更多精彩,祝您一切顺意,生活愉快!
潇湘竹雨
回复3 楼        文友:竹林子        2015-07-06 18:43:59
  位卑未敢忘忧国!真担心有一天,当敌人的飞机将炸弹扔在我们的头顶那一刻,那些沉醉于莺歌燕舞的国人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4 楼        文友:闲妹        2015-07-04 21:53:49
  含泪看完战友的征文,从心底里敬佩战友的文采,从战友文字里能读到一种精神,无论硝烟弥漫战场还是受伤与死神作斗争,一颗对祖国赤子之心历历在目,战争磨难让战友坚强,战友是生活的强者!
欢迎来到室雅兰香社团,共筑辉煌。
回复4 楼        文友:竹林子        2015-07-06 18:51:05
  我们都经历过那场刻骨铭心的战争,想必姐姐与我有同样的感受。
5 楼        文友:毛毛小雨        2015-07-04 22:25:12
  亲历战争的硝烟,以自己顽强的意志力从死神手中挣脱出来,因此倍感今日和平的珍贵,活着的美好。令人感动的文字。向竹子老师致敬,向历经生死的军人们致敬,更向那些长眠于南疆的烈士们致敬。
回复5 楼        文友:竹林子        2015-07-06 18:53:20
  残酷的战争给逝者留下的不过是一抔黄土而已,可给生者留下的却是长久的痛苦的回忆。
6 楼        文友:楚远航        2015-07-05 06:34:00
  向你们这些保家卫国的英雄致敬!祖国的周边现在仍不太平,东有日本虎视眈眈,南有越南、菲律宾等宵小对我国土南疆的蚕食,美国煽风点火亡我中华之心不死,中国周边表面平静,实则到处暗流涌动,并不太平,时刻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保家卫国我以我血荐轩辕,问为祖国的和平稳定付出了鲜血甚至生命的军人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年少时卖过菜,做过建筑小工,当过工人,做过会计,搞过管理,出过国。经历复杂坎坷。 我的文集地址:http://www.vsread.com/index.php/space/myspace
回复6 楼        文友:竹林子        2015-07-06 18:59:29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可叹我们的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却没有意识到这种潜在的危险,久而久之,所谓的“青蛙效应”真会出现吗?天知道!
7 楼        文友:彩蝶飞舞        2015-07-05 18:58:20
  或许只有亲身经历,才会深有感触吧,一篇饱含深情和血泪的好文。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回复7 楼        文友:竹林子        2015-07-06 19:07:32
  刻骨铭心的经历,这辈子永远忘记不了。
8 楼        文友:快乐永远        2015-07-05 21:54:50
  也许,只有经过炮火的洗礼,才会这样得坚强且勇敢;也许,经过了生与死的考验,才会更珍爱生命;也许,只有领悟到如今生活中平淡中的美好,才会知足,且更加珍惜这大好的时光。向英雄们敬礼!
回复8 楼        文友:竹林子        2015-07-06 19:10:52
  谢谢社长光临,请打坐,上茶!
9 楼        文友:笑梦        2015-07-06 13:52:00
  欣赏老师的文笔,学习中!
只是不愿放弃,那以微笑的梦想,留个窗口,待它向我招手……
回复9 楼        文友:竹林子        2015-07-06 19:17:37
  谢谢您光临留评,祝福创作愉快!
10 楼        文友:抒云        2015-07-06 16:34:50
  向为共和国献出生命的烈士们,向为共和国流血流汗的英雄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享受和平的人们不应忘记烈士和英雄。感谢作者让我们又一次感受了英雄的壮举和战争的惨烈与艰辛,祝作者的战友们晚年安康,永远缅怀烈士们!
回复10 楼        文友:竹林子        2015-07-06 19:21:00
  今年清明节,随着国防大学刘亚洲上将赴南疆烈士陵园公开祭奠英烈,那场被官方主流媒体尘封了20年的战争,终于被解禁了。
共 13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