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影视戏曲 >> 校园门口的那段爱情

编辑推荐 校园门口的那段爱情


作者:芹子 布衣,326.6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480发表时间:2015-11-05 16:27:17
摘要:一句话剧情:这是一个由作者家乡发生的一段真实感人的事情改编而成。

故事梗概:
   一个毕业后在家待业的农村青年--余潮,他带着一股青春勃发、少年轻狂的气息,常常出现在他家附近的一所高中校园的大门口外。他骑着一辆很炫酷的摩托车,在那里等着过往的人前来打摩的做买卖。
   一天,余潮在校园门口遇见了一位长发美女学生,心中顿生爱慕。直到有一次他找到机会和长发美女搭讪,把这位名叫梅雪的女生载回了她家的路旁,余潮拒收了梅雪的车费,他只是想下次她还能再坐上他的车。
   后来好几次,余潮都会特意在校园门口等梅雪出现,从偷偷地看她到想办法和她接近说话。当梅雪第二次坐上余潮的摩托车时,余潮居然将一路上和他有说有笑的梅雪载到了自己的家中。余潮从自家院子里摘下玫瑰送给梅雪,带着她去房子背后的果树林里摘果子,后来渐渐的两个人就这样产生了懵懂的感情。
   在梅雪就快要毕业的那一年,梅雪怀孕了。那年梅雪不到18岁,余潮不到20岁,两人最终没有瞒过大家。可是让大家都意想不到的是,梅雪和余潮都同意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他们打算等到了结婚的年龄时再补办结婚手续,于是梅雪退了学在余潮的家中生下了一名健康的男孩。
   这两个跨过重重障碍的“小夫妻”一路走来,就在他们刚刚达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时,一场醉酒驾驶的车祸,夺走了余潮年轻的生命。
   主要人物:
   余潮——男,19岁,高大帅气,年少轻狂。
   梅雪——女,17岁,长发清纯美少女。
   次要人物:
   余潮奶奶——女,60多岁,农村老太形象。
   余潮妈妈——女,40多岁,农村妇女形象。
   梅雪妈妈——女,40多岁,农村妇女形象。
   梅雪爸爸——男,40多岁,农民工形象。
   小佳——女,17岁,梅雪的同班同学。
   小依——女,17岁,梅雪的同班同学。
   小余儿——男,1-2岁,余潮和梅雪的孩子。
   余潮的朋友等。
   1、校园门口 日外
   梅雪背着书包走在学校门外的路上,学校门口停着一辆很特别的摩托车,余潮坐靠在摩托车上。梅雪经过余潮的身边,余潮望着梅雪微笑。梅雪看见余潮一直望着自己笑,就不停地跑向学校大门。梅雪推开铁门进去之后又把门推回去关上,学校门口坐着的一个保安伸头看了看梅雪一眼,梅雪朝着校园深处跑去。
   2、校园内 日外
   (星期五下午)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从各大教学楼、宿舍楼走出来,梅雪背着书包走在人群中,三五几个同学成群结伴有说有笑。大部分学生向着学校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3、校园门口 日外
   余潮和他的摩托车出现在大门口,梅雪跟在一群学生的后面从校园大门内走出来。余潮把脸转向学生群,梅雪和她的几个同学一起从余潮的身边经过,余潮一直盯着梅雪和几个同学走远。
   4、大街上 日外
   梅雪和两个同学在前面走着,余潮骑着车从后面追过来,在梅雪和两个同学的身边停下。
   梅雪和两个同学也停了下来,梅雪和余潮对视了两秒钟。
   小佳:干嘛?
   小依:不知道。
   两个同学拉着很快的朝前走了,梅雪站在后面喊:唉,你们走这么快干嘛,等等我。
   两个同学走到前面的路边站好等车。
   余潮推着车挡在准备朝前走的梅雪身旁问:你要去哪里?我可以送你。
   梅雪:不用了。
   梅雪跑向前去和刚才的两个同学一起站在路边等车。
   余潮跟了过来:今天星期五,你们这应该是要坐车回家吧。
   小佳:嗯,我们都坐公车回去。
   余潮对着梅雪问:那你呢?
   梅雪一直把头低着,不说话也不敢看他。
   余潮:我送你好不好?
   梅雪还是不说话,一辆公共汽车开过来停在路边,梅雪和几个同学准备上车,余潮伸一只手过去拉住了梅雪的一支手腕,梅雪的几个同学都上了汽车。梅雪回过头望着余潮站在那里愣住了。公共汽车开走了,余潮抓住梅雪的手一把把她拉上了自己的车。他启动摩托车载着梅雪向公车开走的方向开去。
   5、乡村公路旁 日外
   余潮载着梅雪的摩托车在路边停下,梅雪从摩托车上下来。
   余潮:你家就在这里?
   梅雪:嗯。
   余潮:那你快回去吧。
   梅雪:多少钱?
   余潮:什么?
   梅雪:今天坐你的车……
   余潮:不都说了吗?我送你,不收钱。以后你想去哪儿我都可以送你去。
   梅雪:哦?(跑)
   6、教室内 日外
   教室里面坐满了学生,一个老师正在台上讲课,梅雪和同学甲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面。
   小佳(悄悄地):那天到底怎么回事啊?
   梅雪(悄悄地):你问的是什么啊?
   小佳(悄悄地):开摩托车的那个男孩儿,我觉得他是想追你,不过我倒是觉得他挺帅的。
   梅雪(悄悄地):小佳你别乱讲这些了,还在上课呢。
   小佳(悄悄地):怕什么呀,那天这么多的人都看到了。
   梅雪(悄悄地):我又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儿,问我这些干嘛?
   小佳(死劲笑):呵呵呵!
   老师(大声地):那位同学,你干嘛这样笑。
   大部分同学转向小佳这边看过来,小佳急忙拿起桌上翻开的一本书挡住脸。课堂变得安静,老师继续上课。
   7、校园门口 日外
   学校的大门紧闭着,余潮靠坐在校门口的摩托车旁,朝着校门里面打望。
   8、校园门口 夜外
   有两个学生从学校的大门走过,余潮骑坐在校门口的摩托车上,朝着校门里面打望。
   9、校园门口 日外
   星期五下午放学,校门打开了,三五几个成群结伴的学生从校园里面走出来。余潮坐在摩托车上望着从校园里面走出来的学生群,梅雪走在学生群里面,紧跟着同学们一起出了校门。梅雪和几个同学站在等车的马路边,余潮的摩托车开了过来。
   小佳:梅雪快看呀,他又过来了。
   小依:还真的又是他。
   余潮把车停在梅雪身旁:今天又要回家了吧,上来吧,我送你。
   梅雪看了看身边的两个同学,没有说话。两个同学开始不停地笑。
   梅雪:我跟她们一起坐车回去。
   余潮手里拿出一张裹紧的报纸,他下车来不说话跟着梅雪不离开,小佳和小依偷偷说了句悄悄话就走开了。余潮打开报纸里面裹着的一朵粉色大玫瑰递给梅雪。
   梅雪:干什么?
   余潮:送给你的。
   梅雪转过身去背对余潮,余潮跟着转过去,把玫瑰花拿到梅雪的面前。
   10、乡村公路上 日外
   余潮载着梅雪的摩托车在公路上行驶,梅雪坐在余潮的身后看着手里的玫瑰花。
   梅雪:你从哪儿来的这么大一朵玫瑰,还是粉色的,这附近好像并没有卖花的。
   余潮:从我家拿来的。
   梅雪:你家?
   余潮:对呀,我家里种了好几种玫瑰花。
   梅雪:那你们家除了有玫瑰花,还有没有其它的花?
   余潮:有啊,哎,对了!要不要我带你去我家看看。
   梅雪:去你家?
   余潮:嗯,看你这么喜欢,我就带你去看看,好不好?
   梅雪:现在去?不好吧,我还是先回家好了。
   余潮:没事,就带你去看看花。
   11、余潮家门前 日外
   余潮载着梅雪的摩托车停在了一个农家院子旁边,一栋两层楼的房子大门紧锁,房子前面的花台里有几株玫瑰花正盛开着。
   梅雪:这是哪儿?
   余潮:我家啊。
   梅雪:你真的把我带你家来了啊?
   余潮:没事,摩托车很快我一会儿就带你回去了。
   梅雪:哇,果然有这么漂亮的玫瑰。
   余潮:快下来看吧。
   梅雪从摩托车上下来,余潮把车停靠好,带着梅雪走近花台。
   余潮:喜欢的话可以多摘几朵。
   余潮从花束里面又摘下了两朵玫瑰,把梅雪手中的那朵拿过来,一起用报纸裹住花的枝干,把花朵露在外面。
   余潮:这样拿就不会怕那些刺会扎手了。
   余潮把包好的玫瑰递给梅雪,梅雪接过玫瑰捧在手里。
   余潮:我再带你去我家房子后面看看树上的果子成熟了没有。
   12、余潮家背后 日外
   在两层小楼的背后,种着一些果树,余潮和梅雪走到果树的下面,梅雪手里拿着玫瑰坐在一张报纸上面。
   余潮: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摘几个下来尝尝看熟了没有。
   余潮手里捧着几个果子过来,坐在梅雪的身旁,掰开果子分给梅雪吃。
   梅雪:你们家里怎么现在都没有人在?
   余潮:她们回来的比较晚。
   梅雪:他们?谁呀?
   余潮:我奶奶和我妈妈,她们在那边打麻将,一般不到6点钟不会回家的。
   梅雪:那你的爸爸呢?
   余潮:他不在了,走了好几年了,是过世了。
   梅雪:啊?他怎么走的这么早?
   余潮:是出的车祸,我爷爷也很早就去世了。所以这里现在就住着我奶奶我妈妈和我三个人。
   梅雪:你们家原来是这样的。
   余潮:要不等会儿她们回来了,就在我们家里吃了晚饭后再送你回去。
   梅雪:那样太晚了,回去我怕到时我妈要说我。你还是现在趁她们还没有回来之前送我回去吧。
   余潮:明天你们不是放假了吗?那我明天早点过来接你。
   梅雪:干嘛?
   余潮:你不是说今天太晚了吗?那我们就明天见啊。
   梅雪:明天过来接我?被我妈知道了那会是怎么样?
   余潮:那好吧,我先送你回去。对了,我叫余潮,你叫什么呀。
   梅雪:梅雪。
   13、余潮家门前 日外
   梅雪坐上余潮的摩托车,余潮载着梅雪的摩托车开走了。
   14、乡村公路旁 日外
   余潮载着梅雪的摩托车在路边停下,梅雪从摩托车上下来。
   余潮:快回去吧。
   梅雪朝着一旁离开了。
   15、梅雪家 夜外
   梅雪家一个从白天到夜晚的全景镜头。
   16、梅雪家 日外
   梅雪背着书包关上家门离开。
   17、乡村公路旁 日外
   余潮的摩托车停放在公路边,余潮站在一旁,梅雪走近。
   余潮:梅雪,我就知道你今天要去学校。
   梅雪:你在这里等我?
   余潮:对啊,快上车吧。
   梅雪:以后别这样了,我怕我妈知道了。
   余潮:那就跟她说啊。
   梅雪:怎么说?说什么?
   余潮:那我们赶快上车走了吧,不然一会儿就被她发现了。
   余潮和梅雪都坐上了摩托车,摩托车开走了。
   17、校园门口 日外
   梅雪从余潮的摩托车上下来,向校园大门走去,梅雪走进校门里时,余潮叫了一声:梅雪!梅雪回头看余潮,余潮向梅雪笑了一笑,然后骑着摩托车飙车走了。(一阵剧烈的摩托车飙车声音响起。)
   梅雪(小声地):莫名其妙!
   18、校园宿舍 日内
   小依躺在宿舍床上看书,梅雪走进宿舍坐在小依对面的床前。
   小依:喂,你听说了没有,三班有个女同学好像和哪个男同学谈恋爱,被学校老师都知道了。
   梅雪:我没有听说啊,是谁呀?
   同学甲:反正不是我们班的,不过听说好像他们要被学校开除。
   梅雪:开除?不会吧!
   同学甲:现在还不知道会不会被开除,反正听说是要被学校处罚的。
   梅雪:哦,谈恋爱的都要被处罚吗?
   同学甲:关键是他们都已经发展到那种地步了,情节太严重了。
   梅雪:哪种地步了?
   同学甲:哎呀,你不知道吗?那我也不知道了,不和你说了。
   19、余潮家 夜内
   余潮的奶奶把桌子上面的一盘剩菜端进冰箱放好,余潮的妈妈在拿抹布抹桌子,余潮坐在一边看电视。
   余潮妈:余潮,你骑摩托车的时候能不能开慢点?你爸爸是怎么走的?你是亲眼看到的,你一定要吸取教训,开车要小心点。
   余潮:嗯,我知道了。
   余潮妈:知道了?你真的知道就别把摩托车开的这么快,你最近开摩托车跟飙车似的,大老远的都能听见。你爸爸走的那天,你还记得他是怎么跟你说的吗?
   余潮奶奶:余潮,你要听你妈的话。你的爷爷当年也走的早,那时候你爸爸和你叔伯都还很小,你爸爸走了以后,虽然你叔伯常年不在家,毕竟我还算有个儿子,还有你们在我身边。你妈妈现在就只有你了,你是她所有的希望了,你可不能再伤你妈妈的心了。
   余潮看了看他的奶奶和妈妈,没有说话又回过头去看电视。余潮妈一手偷偷擦去眼角的泪水,一手拿着那张抹布进了厨房。
   20、校园内 日外
   星期五下午,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从各大教学楼、宿舍楼下走出来,梅雪和几个同学背着书包走在人群中。
   小佳:感觉这周过得好快啊,你们有没有这样觉得?
   小依:好像是过得挺快的,今天又是星期五了,我们又要回家了。
   梅雪跟她们走在一起,突然站住不走了。
   小依(转身):梅雪你怎么了?
   小佳(跟着转身):是啊,你怎么站着不想走了?
   梅雪:你们先走吧。
   小佳:为什么呀?
   梅雪:我不想走这边门出去。
   小依:你要走哪边?我们一起走啊。
   梅雪:算了,还是你们先走吧。
   小佳: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小依: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啊?要不我们就在这里等你?
   梅雪:不用了。
   小佳:那好吧,小依我们走了。
   小依:梅雪,我们真的走了。
   梅雪:嗯。
   梅雪站着那里看着小依和小佳走远了。
   21、校园门口 日外
   余潮骑坐在摩托车上面,望着从校园里面走出来的学生人群。小依和小佳跟在学生人群里,从余潮的身边走过。一拨又一拨的学生从他面前经过,从校园里走出来的学生都已经走完了,没有出现梅雪的身影。余潮启动摩托车开走了。
   22、大街上 日外
   小依和小佳站在路边,一辆公共汽车开过来停下,车门打开,小依和小佳跟在几人身后上了公共汽车。余潮开着摩托车过来,停在公共汽车的门边,望着汽车上面刚刚上车的小佳和小依,车门关上,公共汽车开走了。

共 22286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剧情从发生到发展直到最后,给读者的感觉都还算是顺利的,没有太大的波折,两个年青人偷偷相恋,偷吃禁果,又导致怀孕,真至生下孩子,基本上属于顺利发展。亲戚邻居的一些闲言碎语其实都算不了什么,双方的父母还都算是比较开明,对此事也算是认可,事情向好的方向发展。但剧情中隐含着一个线索,那就是梅雪对亲戚邻居们的闲言碎语十分在意,这是导致她离家去外打工的直接原因,而且随着剧情的发展,这种意识几乎成了梅雪心中的一个结,她可以为了这个结,抛夫别子,远离父母,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外独自打拚,同时也让另一个青年独守空房。她是在等年满二十周岁可以明正言顺结婚吗?是的。她是在躲避闲言碎语对她的“中伤”吗?是的。我们现在可以毫不夸张地认为其实这些都算不了什么,为什么偏偏在梅雪的心中成了一个死结?这恐怕是读者要寻求的答案。我们可以假想一下,如果梅雪不外出打工,就在家里和余潮过没有证的真实的夫妻生活,也许这个悲剧可以避免。但是偏偏是梅雪忍受不了,从她一走就不愿回来可以看出她的决心。那么我们就要问:谁之过?亲戚邻居吗?人家说这些话很正常呀?人家不能问问吗?问了不一定就代表是一种嘲弄吧?梅雪吗?余潮吗?一个未成年人是不该有这种情况发生,再怎么说这都属于非正常。但意外地遇到这种事后,真应该监护人替她好好考虑,也就是监护人应该正确引导,给予充分地关爱、理解以及包容。但梅雪的父母没有做到,采取了不正确的方式方法,邻居亲戚再雪上加霜,让这个未成年人过早地承受了难以承受的压力。说这些也许也有些隔靴搔痒,难以点到要害,最好是监护人在孩子未成年期间加强教育、及早发现、及时处理。说这些又有些假大空的嫌疑。呜呼!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故事留给读者的思考还是很多的,还是让大家来品评吧。作者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们对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丝毫也不怀意。没有演染,没有夸张,平平淡淡将一场悲剧呈现在读者面前,令人深思。欣赏,真情推荐。【编辑 云台文经】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云台文经        2015-11-05 16:29:10
  呜呼!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故事留给读者的思考还是很多的,还是让大家来品评吧。作者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们对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丝毫也不怀意。没有演染,没有夸张,平平淡淡将一场悲剧呈现在读者面前,令人深思。问好作者。
愿作云中台上客 一画文章经纬分
回复1 楼        文友:芹子        2015-11-06 14:36:19
  谢谢,初次写完成的电影剧本,有诸多不成熟的地方,还望能够多多指点。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