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流年】贾宝玉的风月宝鉴(杂文)

编辑推荐 【流年】贾宝玉的风月宝鉴(杂文)


作者:刘刚 秀才,2093.2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367发表时间:2016-01-16 10:31:03
摘要:本是假语村言,何妨胡言乱语。跛足垢面蓬头狂,笑骂随君心情……

【流年】贾宝玉的风月宝鉴(杂文)
   本是假语村言,何妨胡言乱语。跛足垢面蓬头狂,笑骂随君心情……
   贾宝玉的心思,只有林黛玉“卢沟晓月”吧?所谓“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他们原本是所谓太虚幻境的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而在我的模糊印象里,他们两个应该是天地自然之风华,是夜与昼、冷与暖凝结而成的露珠。对于贾宝玉的出生,曹雪芹先生别出心裁地让宝玉口含通灵宝玉来到红尘,这块玉,是女娲炼石补天剩下的一块石头。按说,这是绝世珍品,是应该受到绝对尊贵待遇的。
   不过,现实里却不是这样的,在空空道人的嘴里,这块石头,是块“顽石”。在他爹贾政的嘴里,他是个“孽畜”。
   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俩人嘴里的贾宝玉,是个什么样的人。空空道人,也算是宝玉的爹吧,是他最先在青埂峰下发现了这块石头,从而这块“无才补天”的宝玉,有了一次降落人间富贵温柔乡的经历。由了此,空空道人,该就是宝玉的“天地之爹”,所谓天法地,地法人,人法道,道法自然。这个“爹”,是“自然的爹”,也是“想当然的爹”。这个“爹”把宝玉叫做顽石,是天地间原就有的物什,这也就模糊了“爹”和“儿子”之间的界限,顽石,就是石头,有爹没爹都有石头,所谓“空空道人”,所谓来时的路,所谓逝去的梦。所谓缘来是这样,又所谓是这样又如何?所以,空空道人的出现很多余;再说宝玉的亲爹贾政,这个贾政说宝玉是“孽畜”,什么是“孽畜”,就是坏畜生的意思。这个骂人的词汇,在古代,多用于爹骂儿子。爹为什么可以骂儿子,理由有很多,在贾政这个爹身上,主要的理由是宝玉不求仕途,把所有的灵气,都用在了诗词艳赋,风月清秋上了。如此这般,人其实活着很没意思,尤其是在天朝这个地界活人就忒没劲了。列位看官,我这样表述,看官们可就糊涂了,所谓颠三倒四的乱了章法,说到底,其实是贾政这个人没意思透了。他和空空道的差别就在于空空道人说宝玉是“顽石”,贾政骂宝玉是“孽畜”。顽石有爹没爹哪儿都有。“孽畜”就必须有个爹,不过这个“爹”自己也有一个“爹”,“爹的”“爹”按照人为的“礼教”造就了宝玉的爹,宝玉的爹又把同一套礼教教导宝玉去做人。按照这个礼教,最后泱泱大国所有的人都像多胞胎一样都长成一个摸样,便是做人的规范。
   所以贾政这个人没意思,事情的起因是女娲炼石补天,多了一块石头,又遇着空空道人,玩了一把游戏,让这块“无才补天”的“顽石”来人间过把瘾,贾政这厮无非是半夜里和夫人做了些不三不四没正经的老事,于是,贾宝玉便没正经地来到了人间,再然后,贾政一本正经的教导宝玉怎么做人。从不三不四没正经到正经教导人,只怕是笑掉了空空道人的老牙齿。
   由此,曹雪芹先生勾勒出了天朝男人帮丑陋的群像,至于如何丑陋?这里不再赘述。且说贾宝玉与四个女子的纠结,先是秦可卿,这个女子在我的印象里,应该是丰腴美艳,很性感的那种女子。她是宝玉知晓风月的老师,问题是,这一切都出现在梦里,出现在太虚幻境里。曹雪芹先生为什么要把这样一个情节放在梦里,放在一个子虚乌有的地方呢?在太虚幻境里,警幻仙子说秦可卿的“乳名兼美字可卿”。由此,此秦可卿和彼秦可卿也许“不是一个人”,这问题忒复杂,一两句话说不明白,也按下不表。只说现实中的秦可卿,在宁荣二府,往好里说,是太讨人喜欢的主。往坏里说,就是个招事的篓子。在我看来,秦可卿其实是“性”的符号。在她身上,具备了母性应有的一切元素,由此我也就描绘出了她丰腴的体型,美艳的娇容和所谓“高品位”的人格魅力,那种古典女人的书香气质其实最是性的暗示——男人在性的行为中,有着强烈的征服欲。如此,秦可卿当是女子中所谓最知性的女人,她的存在,也由此牵扯到了宁荣二府许多人的瓜葛,但究其根底,都和性有关联。这其中,惟有和宝玉的瓜葛是在太虚幻境中云雨。雪芹先生所以用这样的方式处理这个情节,窃以为,是应了柳湘莲说的一句话:贾府中除了一个石头狮子干净以外没有一点儿干净东西了。其实柳湘莲的话有点绝对,起码,贾宝玉不在或者说游离在“干净”与“不干净”之间。
   如此,雪芹先生笔下的宝玉和秦可卿,就不同于贾府其他人了。他们的云雨欢爱,是天地四季风花雪月交融之美,是“性”本源或者“性本意”的诠释。再如此,在人间,这样的性,是没有的。也由此塑造出了秦可卿完美的一面,十二金钗之中,她是最美的女人,也是最知性的女人。然而,自古红颜多么薄命,秦可卿追求的是绝然的爱情,但在贾府这样的龌龊地方,她的爱情结局,也许只有早死了一了百了……
   所以,贾宝玉和秦可卿只能在我们的理想里做爱,而在更大层面上透析,贾宝玉的风月宝鉴,其实还就是来自自然,归至自然。春梦是有时限的,一觉醒来,才知这一切无非都是一个美好的梦罢了。但是,宝玉身边偏偏还有一个知性的女人,袭人……
   二
   那天,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与秦可卿云雨一番,初阅人事,一觉醒来,才知道是做了个梦。丫鬟袭人上来伺候,手伸进去,冰凉湿润的一片……
   我们由此可以明白袭人这位可人的女子和宝玉的亲密程度。袭人是宝玉贴身的丫鬟,我觉得,如果是在冬天,袭人就是一把小手炉。若是到了流火的夏日,袭人就是清澈的湖水。从男人的心理需求上说,袭人,就是一贴慰藉。在更多的时候,只要这个男人不是呆子薛蟠,只要有思想,见到袭人,首先想到的不是性,是心灵的抚慰。
   由此,宝玉和袭人的纠葛应当是月映衾枕,窃窃私语的那种温存。袭人性格最大的特点就是善解人意。所谓善解人意,其实暗含着男人统治世界的自私性,“人意”,其实就是男人希望女人不仅漂亮,而且要柔顺。帝王时代,女人和商品或者和“玩意儿”是一样的,如是,所谓“善解人意”,说明白了,女人最好就是一件玩着可手的“玩意儿”。什么是“玩意儿”,其实就是泄欲的工具。
   月映衾枕、窃窃私语,如此美好的意境,是区别于“男人统治世界”的普遍心理需求。这样说,一般人很难理解,诚如警幻仙子说宝玉“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这番话,一般读者会误以为宝玉就是个色鬼。然而,警幻仙子说的“淫”,颠覆了人们对这个字的普遍认识,只是我们很难从习惯性或者传统的行为约束或者所谓“道德观”中剥离出来。警幻仙子的这番话,大家记住的恐怕只是最后这句“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这就给我们阅读带来了误导。如果我们反复去读,视线焦点就会落在“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这两句上,这两句话直白说,就是先喜欢女子的美丽,过段日子,更喜欢女子的内涵并由此生情。再仔细阅读,警幻仙子的这番话,并没有提到性爱,通篇其实就说了一个——“情”字。
   在说这番话的同时,警幻仙子还说到了两个字,这俩字,今天的人依然常用,我没有考证,在此妄做个决断,这俩字就是出自《红楼梦》警幻仙子之口,而这两个字,就是今天人们常说的“意淫”。
   然而,我们今天说的意淫,和警幻仙子说的意淫,又是颠覆性质的差别。把这两个字和那一句“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联系到一起,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警幻仙子所爱宝玉,是单纯的“情”,是柏拉图的精神之爱。
   所以这样说,还是源自于警幻仙子的话,她说宝玉乃天下第一情种。情种和淫棍是绝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如果我们把警幻仙子说宝玉的话倒着说一遍,事情的真相就显露出来了:“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意淫”——乃天下第一情种也。所以,结论不言自明,贾宝玉与女子之爱,精神需求大于肉体交欢之求,是典型的柏拉图式的爱情观或者说是男女之欢。
   闲话休说,言归正传。我似乎要颠覆自己刚刚梳理出的结论。话说,那日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一觉醒来,袭人过来伺候,手伸进去,却是冰凉湿润的一片……
   袭人在岁数上大于宝玉,自然,已晓人事。也就是说,她知道那冰凉湿润的一片是什么东西,也就自然羞红了脸。待到没人时,悄声问宝玉,那是什么东西……
   书中这一段描写特别温馨,没有一点脏的痕迹,反倒是塑造出了袭人可人的形象。我们从雪芹先生为袭人安排的结局来看,虽然下嫁了戏子蒋玉菡,但终究比晴雯等一干人要好的多多。由此可知,雪芹先生也是非常喜爱袭人这丫头的。
   宝玉和袭人初试云雨情,写出了真正的“女人味”:“(宝玉)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
   这段描写,有形有色有味道。由此把袭人可爱的形象锁定。这其中,袭人把握了一个度,便是“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这个“度”,我把它定性为“母性”,列位看官,不知诸君与我有同感否,窃以为,“母性”为天下最美丽的感情,我所以没有用“伟大”这个词汇,是因为“伟大”少了温柔。只有“美丽”来形容“母性”最为恰当——当男权世界的主宰者男人在压力面前,他最想做的事,便是有一个女性能陪伴他,由此借助到力量,去战胜困难。
   《红楼梦》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思绵绵静日玉生香》,说的是宝玉私访在家休年假的袭人,袭人一边和宝玉说悄悄话,一边又伸手将通灵宝玉摘下来,给姨表姊妹们展览:“你们见识见识。时常说起来都当希罕,恨不能一见,今儿可尽力瞧了。再瞧什么希罕物儿,也不过是这么个东西。说毕,递给她们传看了一遍,仍给宝玉挂好。”脂砚斋评点此段描写曰:“按此言固是袭人得意之话,盖言你等所希罕不得一见之宝,我却常守常见,视为平物。”
   这便拆解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关系,宝玉和袭人之间的关系,正所谓“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思绵绵静日玉生香”。每每宝玉荒唐时,袭人也总是恰到好处或者说是有“度”地劝解甚至以离开贾府要挟宝玉“好好做人”。于是,我明白了,袭人于宝玉的关系,是介乎母亲与情人之间的关系,我以为,袭人是一位母亲、情人糅合一体的女人,好生亲切的女人呀……
   同样是在《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思绵绵静日玉生香》这一回书中,有这样的情节:在母兄姊妹面前,袭人同样展览自己与贾宝玉亲密无间的关系。当母兄忙着沏菜、摆果桌,袭人笑道:“你们不用忙,我自然知道:果子也不用摆,也不敢乱给东西吃。”一面说,一面“将自己的坐褥拿了,铺在一个炕上,宝玉坐了。用自己的脚炉垫了脚;向荷包内取出两个梅花香饼儿来,又将自己的手炉掀开焚上,仍盖好,放与宝玉怀内;然后将自己的茶杯斟了茶,送与宝玉。”
   脂砚斋评点:“叠用四个‘自己’字,写得宝、袭二人素日如何亲洽,如何尊荣,此时一盘托出,盖素日身居侯府绮罗锦绣之中,其安富尊荣之宝玉,亲密浃洽勤慎委婉之袭人,是所应当,不必写者也。今于此一补,更见其二人平素之情义……”
   宝玉没有“恋母癖”,但袭人的确像宝玉的母亲。世间男人,无论古今,十个里,有九个半“恋母”,盖因处世压力,倘若能遇上袭人这般的女子,乃千年万年修来的福分……
   三
   我特别喜欢听八四版电视剧《红楼梦》对晴雯的插曲: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诽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这是雪芹先生对晴雯的判词。晴雯和宝玉的关系,这个“判词”中,最后一句是“多情公子空牵念”,由此,我便知道了宝玉和晴雯的关系起码是宝玉“暗恋”晴雯。
   按说,宝玉是大观园怡红公子,好似皇上,身边的女人,他想要谁都行。起码,偷情是可以成立的,就像他和袭人,不也“初试云雨情”了吗?如是,我们便可以得出两个结论,一是,宝玉他爹的威严,如果宝玉和晴雯“再试云雨情”的话,这事他爹要是知道的话,一定又是一顿大棍子,不打死他也会打个半死。不过,这种说法不靠谱,宝玉能和袭人“初试”又何妨再多一个晴雯?加上宝玉乃贾府老太太掌上明珠,有老祖宗护着,即便偷个腥,有何惧哉?二是,晴雯自己不情愿,也就是说,晴雯不爱贾宝玉。这又不靠谱了,如果晴雯不爱宝玉,她为何又在临死前把自己的指甲咬下来给了宝玉?知道吗,自己咬自己的指甲盖,那是很疼的,十指连心,那种疼是“疼死了”的疼。这样的疼都不怕,可想而知,晴雯是爱宝玉的。
   于是问题来了,既然他们相爱,又没有什么阻拦,晴雯是宝玉的贴身丫鬟,举手投足都在一起,随时都可以颠鸾倒凤,那么他们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先要从晴雯的长相说起,在世俗的眼里,晴雯是桃花般的“猛”艳,那样灼灼的逼人,是任何男人都垂涎三尺妖精般的魅惑。而在女人眼里,就是那种恨不能撕烂她抠出她眼珠的的嫉妒。如此,便有个暗示,贾府的人,都会自然而然地想到,晴雯是来魅惑宝玉的,宝玉身边有这么个妖精,迟早会学坏的。

共 681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发生在小说的第六回,贾蓉之妻秦氏可卿带宝玉到其卧房内安歇。宝玉因看了壁上对联的香艳词句,因而梦遇警幻仙姑……梦醒后与前来帮其换衣服的袭人,终尝男欢女爱。文章围绕贾宝玉的性事展开,对他身边的女性秦可卿、袭人、晴雯以及林黛玉和薛宝钗分别进行了描写。诚然,贾宝玉经历警幻仙姑或者说秦可卿梦中所受情事,继而与袭人苟且,不过是作为一个常人所应经历的必然阶段。但就像作者所说,贾宝玉与女子之爱,精神需求远大于肉体之后。换言之,贾宝玉并不是好色之辈,绝不似贾琏、贾蓉、贾珍之龌龊之辈,贾宝玉之于晴雯,更多的是信;之于林黛玉,更多的是情;之于薛宝钗,更多的是敬……而不是性。遍览全文,文章视角独特,观点独到,评论犀利。在文章的基调方面,显得十分轻松、随意、幽默,读来让人赏心悦目。【编辑:上官风】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上官风        2016-01-16 10:33:57
  窃以为,《红楼梦》安排贾宝玉梦游太虚仙境一节……其间的性事只是为了证明一个正常男子而已。
2 楼        文友:豪哥        2016-01-18 14:55:44
  我对红楼梦没研究,但文章的语言表达我喜欢,所以认真看了一遍,觉得有道理。
雨棠莺啼无非常景,见得懂得便是值得。
回复2 楼        文友:刘刚        2016-01-19 15:18:46
  非常感谢,可以交流,相互学习。
3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6-01-24 07:28:12
  读得过瘾。视角独特,观点新颖,语言风趣,铿锵之声随处可闻。妙
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