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渔舟唱晚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渔舟】乌木筷子(小说)

精品 【渔舟】乌木筷子(小说)


作者:阿之 秀才,2831.7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149发表时间:2016-03-21 16:15:05
摘要:姨妈收藏的两把乌木筷子离奇丢失,姨妈怀疑是建阿拿去送了男朋友。建阿与姨妈之间的矛盾因此展开。

【渔舟】乌木筷子(小说)
   1.
  
   姨妈今天的情绪太反常了,一大早就开始摔碟子摔碗,撒气的矛头直接指向了建阿。
   建阿对姨妈说:“你心情不好,也不能找这么一个理由骂我,欺负我。妹妹她有一天也会找男朋友,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坐在一边专心写家庭作业的表妹,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睁着那双格外大的眼睛,惊讶地看着她们。听到妈妈说出下面这句话,仿佛妈妈的巴掌已经打到自己的皮肉上了,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低下头赶忙在作业本上飞快地写着,以便掩饰自己的心情。
   “那我就不是这么骂她,我还要狠狠揍她!”
   “我并没有拿你的乌木筷子!”
   “家里只有我们四个人,我和你姨夫没有拿,不是你拿了还能是谁?”
   “要是你把它送给另外的人了呢?”
   “我还没有老得那么糊涂。我发誓!”
   “我也发誓,我没有拿!”
   “越大越不听话,不帮我干活,整天就想着往外面跑,不学好!找男人!”
   “我就是往外跑了,怎么着吧你!?”
   “你长大了是不是?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滚!!”
   “滚就滚!”她从沙发上起身,给姨妈丢下这么一句话,“再次警告你,妹妹很快也会找男孩子约会,会背着你与男孩子亲吻!看你怎么办?”
   正在做作业的妹妹捂住耳朵,大声说:“你们烦不烦?不要把我拉扯进你们俩的矛盾中。”
  
   建阿跑出来,望着漫天的雨夹雪,就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了。当时只是想逃离暴跳如雷的姨妈,只想逃离那个令她伤心的空间。她觉得自己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受到姨妈最厉害的诬陷和臭骂。
   她受不了。
   姨妈现在脾气越来越不好,做事说话越来越过分。如果姨妈是自己的亲妈,她一定与她大吵大闹。
   那引起事端的乌木筷子是舅舅从墨脱带过来,并不是自己用,是卖的,十双乌木筷子捆扎算一把,一把质量好的乌木筷子的市场价是七八十元。后来,听说不让砍伐乌木,说乌木是珍稀树种,乌木筷子的价格就涨到了一把两百元。姨妈收藏起来的那几把乌木筷子,是计划春节去看望领导时,打算带给领导的礼物。
   今天一早,姨妈看上去就是一副“乌木筷子就是你拿走送人了”的样子。
   开始,建阿并没在意。
   吃了中午饭,建阿刚把餐桌上收拾利落,姨妈就问她:“小孩子要说实话,我再问你——乌木筷子是不是你拿了送人了?”
   姨妈这么问建阿,也是有原因的。
   五月份时,她在外面认识了一个支教小伙子。小伙子回内地,想捎带点墨脱的土特产,就想到了物美价廉的墨脱乌木筷子,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建阿。
   墨脱的乌木筷子啊,这太容易了。
   建阿毫不犹豫就答应,帮助支教小伙子去搞墨脱的乌木筷子,这件事情,对她来说根本不是难事,姨妈就收藏着一些墨脱的乌木筷子。她回到家里与姨妈说了乌木筷子的事情,没想到姨妈说,家里的乌木筷子有重要用处。
   “人家给钱的,钱拿回来给你就是了。”
   “等着你舅舅下次再拿过来乌木筷子,你卖给他们就是了。”
   “人家现在就要呢。”
   “家里的乌木筷子不能动,有重要用处呢。”
   姨妈就是不同意。她费了一番周折,通过一个远房表姐,从其它地方搞到两把乌木筷子,交给那个支教小伙子。小伙子当时很高兴,还亲了她一下,又问一把筷子多少钱。她说了价钱,还特别体贴地说,不用着急给钱,回来再给也可以。
   等到小伙子回来,好像忘了乌木筷子的事情了,这边表姐却在催着建阿要乌木筷子的钱。
   建阿在姨妈家里,只是一个没有工资的保姆,是没有钱给表姐乌木筷子钱的。只好电话里催支教小伙子。
   小伙子却说那两把乌木筷子的质量一点也不好。
   “我一点都不懂什么样的乌木筷子最好。你事先也没有说明。”
   “你是墨脱人,能不知道哪一种乌木筷子好?”
   “我真的不懂。”
   从电话里的口吻听得出,支教小伙态度很不好。
   过了两天,支教小伙子托人送给建阿一百五十块钱,说是,那么两把乌木筷子最多也就值这么多钱。
   她与那个支教小伙的关系,因了这两把质量不好的乌木筷子而无疾而终。因此,她心里很是难过了几天。
   没想到,姨妈收藏的乌木筷子却无缘无故少了两把。恰好她曾经问姨妈要过乌木筷子,她首先成为丢失乌木筷子的被怀疑对象。
   仅仅为了两把乌木筷子,姨妈就把建阿恨成那个样子;仅仅是两把乌木筷子,她体会到了很多辛酸;仅仅是两把乌木筷子,她拼命想洗清自己,想要告诉姨妈,自己是清白的。可在这节骨眼上,远房表姐的手机却停机了。
   仅仅为了两把乌木筷子,她与姨妈争吵,各不相让。也让她深深感觉到姨妈的不讲理。
   姨妈用歇斯底里的声音,喊出这一声:“滚!”也似乎用尽了她内心的愤怒。
   这一个“滚”字,就像一根大棍子朝着建阿甩过来。尽管她知道姨妈平时是爱自己的。可这一声“滚”,让没有防备的建阿伤心极了。
   如果,姨妈不着急说出这声“滚”,建阿本来还要对姨妈说:等我表姐联系上,一切就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了。
   她现在不想再对姨妈解释什么了。
   这声“滚”,可能是姨妈憋在心里很久了,今天终于说出来了。
   她清楚地听见姨妈的这一声“滚”。
   一瞬间,姨妈坐在沙发上,呼吸急促,像是获得了一种畅快淋漓的情绪的释放。
   一瞬间,建阿感到自己的心,真的像个可以滚动的皮球,被姨妈一脚给踢出门去了。她只好冲出去,去追自己皮球一样滚远的心。
   不知不觉,她就走到了北边那个空旷的画着跑道线的操场上了,并且一边走一边抽泣着,脸上不知道是融化掉的雪,还是她自己的泪水。
   姨妈家就住在职工住宅区靠南的拿牌小院子里,院子门前有一片杨树林。
   风很大,雪花打在脸上,被她吸进鼻孔,她顾不上管这些。林芝本来极少下大雪,而她又是喜欢雪花的,可是,今天没有任何兴趣去关注雪花。她的那双大眼睛噙着眼泪,红红的,晶莹透亮,在这雨雪交加的天气里,像两团燃烧的火苗。
  
   2.
  
   建阿是姨妈家的保姆。妈妈抛下她的时候,她还不会走路,爸爸也不想养她了,就把她丢给了外婆,外婆一直把她带着,九岁时,她来到姨妈家当小保姆。
   刚到姨妈家里,她只能帮助姨妈照看不会走路的小表妹,其它家务活儿她一点也不会,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连自己的衣服也不会洗,吃饭连筷子都不会用。那时,比自己小一岁的大表妹上小学二年级,因为学校较远,上学放学都是姨妈骑着自行车接送。建阿就在家里推着小表妹的童车在院子里转着玩。
   小表妹喜欢被建阿推着出来玩。建阿也喜欢出来。在院子里她还能遇见另一个也是当保姆的女孩子,她们可以坐在院门前的小树林里说说笑笑,开开心心地,主要是,坐在童车中的小表妹也不哭了,随便往她手里放个东西,她自己就高兴得咯咯笑。
   但是,姨妈不同意建阿带着小表妹到院子里来,说是外面风大,小表妹会冻感冒的。
   建阿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姨妈带着表妹到院子里玩,小表妹就好好的。她带着小表妹到院子里玩耍,小表妹回到家里就感冒。
   只要小表妹感冒了,姨妈就要训斥建阿。姨妈虽然没有动手打过她,但每次看到医生给小表妹屁股上打针,小表妹哇哇大哭,她在一旁也跟着哭。她是害怕打针,也是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而伤心。
   出了诊所的门,姨妈用纸巾给建阿擦擦眼泪,训斥她:“你哭什么?又没有给你屁股上扎针。”
   她这时还不会向姨妈解释自己当时的心情。只是跟在姨妈身后,提着姨妈的包,继续流泪。
   快到家了,姨妈发现建阿还在哭泣,气得大声喝斥道:“不要再哭了好不好?你这么哭着,别人还以为我打你了!快不要哭了。”
   小孩子家哪里说哭就不哭了。姨妈越是不让她哭泣,她越是伤心了,甚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姨妈气坏了,也不理睬她,快步走回家去了。因为小表妹感冒了,是姨夫抽空去学校接的大表妹,姨妈回去还要赶紧准备午饭,哪有功夫安慰伤心的建阿。
   小表妹有一次病得很重,最后还住了院,连姨夫都请了假,姨妈一直在医院照顾小表妹。这一次的教训对建阿起到的教育作用很深刻。小表妹感冒好了以后,她很小心地生怕小表妹再病了。
   到底是小孩子,接受新事物,适应一个环境很快,只一年,建阿就彻底融入了姨妈家的生活氛围当中,她会骑着自行车去菜市场买菜,还学会了做饭。当然她也学会说普通话。
   等到小表妹上幼儿园,建阿骑着姨妈的自行车,代替姨妈去接送小表妹,这就使姨妈轻松了很多。
   以上这些进步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两个表妹每天都要写很多家庭作业,需要背诵的课文,表妹她们一遍又一遍地阅读着。而建阿的任务就是陪着表妹,什么时候表妹们会背诵课文了,她的陪读就算告一段落。小表妹上幼儿园中班,要学习汉语拼音和十以内的加减。建阿这方面基础知识是具备的,监督小表妹完成作业的任务,姨妈就全权交给了她,如果建阿有了不懂的地方,就请教上小学三年级的大表妹。她不知不觉中认识了很多字,学到了很多知识。
   这个进步是她对现实生活的初步接触,看似并没有对她产生太大的影响。
   姨妈一直认为,建阿现在的不听话,都是跟着城里其她当保姆的门巴女孩们学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姨妈很反对建阿进城去找那些女孩们玩耍,也不乐意她们过来找建阿。只要是外面的女孩子找建阿玩耍,她什么家务就不做了,到了天黑,她跑得人影子也不见。姨妈为此很恼火,扬言要把她送回墨脱的外婆身边去。听说姨妈要把自己送回墨脱,建阿就不敢出去疯跑了,能够安静些时日。
   建阿开始还是很听姨妈的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学会跟姨妈犟嘴了。
   姨妈警告她:“我这一次是真的决定把你送回去了,我管不了你了。”
   建阿耷拉着眼睛,回敬姨妈道:“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你把我送回去我自己再回来。”
   “回来?我不许你进家门。”
   “那我就去打工,可以挣工资,买衣服再也不用向你要钱。”
   “我给我叔叔当保姆的时候,哪里敢这么不听话?锅碗洗不干净和衣服洗不净就不让吃饭,还挨打——我那个时候就睡在厨房地上,天一亮就赶紧起来干活……阿莫!你现在的条件多好啊,洗衣服有洗衣机,吃水有自来水,做饭大家都给你帮忙。一年四季还有新衣服穿,还有自己的房间,你这个孩子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不听话?”
   姨妈真是拿建阿没办法了,若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说不定巴掌打在脸上了。是的,建阿的大表妹从不敢跟爸爸妈妈争论什么。
   建阿还经常跟大表妹抢衣服穿,十三岁过了,她的个头高过了大表妹,就不再与大表妹抢穿衣服。在大表妹假期穿便装时,她把大表妹的校服穿在身上,出来进去的,还穿着校服骑着车子上街买东西。如果不是姨妈喊叫,要她脱下大表妹的校服,估计她要穿几天不愿意脱下来了。
   姨妈对建阿的评价是:“性格越来越像她的妈妈。”
  
   建阿十六岁时,已经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她高挑的身材(这在门把女子中是很少见),棕色皮肤,一双格外大的黑眼睛,眼神中充满和年龄不相称的深深的忧郁。
   虽说是在姨妈家当保姆,但姨夫姨妈比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还要爱护,两个表妹对她也那么好,她能有怎样的个人悲伤呢?
   建阿有外婆外公,还有舅舅姨妈,所有亲人都关心着她。小时候,她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姨妈新买的托人带回去给她。她五岁那年,小舅舅上山采药的时候,还给她捉回来一只猴子。那猴子跟着她,连睡觉都在一起,想个听话的小孩子,给她带来了很多开心快乐。有一次过节,小猴子偷喝酒,喝醉了,两天昏迷不醒,快死的样子。她每天吃饭时,捏着小猴子的嘴巴,给它喝奶茶。奶茶并没有挽救小猴子,反而加快了小猴子的死亡。
   小猴子死了,外婆把死掉的小猴子放在一个竹筐中,挂在一棵大树枝上,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葬礼。开始几天,只要想起小猴子,她就伤心掉泪。
   小舅舅又给她捉了另一只猴子。这小猴子怎么也没有前一只小猴子可爱。后来,小猴子跑了,她也不伤心,心里还是怀念第一只小猴子带给自己的那些欢乐。
  
   有一年春节,妈妈专门从四川赶回来看她,她躲起来不见她。
   建阿有点儿恨妈妈,她恨妈妈丢下自己不管,恨妈妈没有给自己一个自由自在的家。虽然比起那些没爹没娘的孩子,她并没有受苦,但是她还是从心里恨妈妈。姨妈也曾经教导她不要责怪妈妈。如果妈妈现在还跟着那个老男人生活在墨脱,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呢。家乡的日子再好也没有外面好。老年人习惯了那样的日子。年轻人哪里甘心一辈子过那样的日子。不是现在已经有很多的门巴人不愿意再回家去了。有些挣了钱把房子买在了林芝城。姨妈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妈妈为什么要跑那么远嫁个男人?像姨妈这样,在林芝找个有工作的结婚多好。

共 828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两把丢失的乌木筷子,牵出一段淡淡酸楚却又充满温暖的故事。小说通过两把乌木筷子的丢失,运用插叙的写作手法塑造了一个坚韧、好强、自尊自爱又善良独立的女孩形象。文中运用侧面描写和对比描写塑造出势利但善良的姨妈姨父和从小娇生惯养的两个表妹纯真可爱的形象,表现了一个不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生活上的孤单与内心对爱与安全感的极度渴望。小说的结尾以两个喷嚏收住,意味深长。不禁让人忆起表妹小时候生病的情景,而今天小表妹已经可以呵护建阿了,这种亲情在两个喷嚏中成为化解建阿内心委屈的良药,给人无限温暖。人生的苦难和幸福从来都是良伴,从不存在绝对的完美。善良在尘世闪着慈悲的光芒,让阳光住进生命的裂缝,明媚一个女孩的风雪之路。小说构建合理,语言准确而不失活泼,人物性格饱满,揭示出人性中善与恶永远并存的人生哲理。推荐共赏!【编辑:轻舞嫣然】【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322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轻舞嫣然        2016-03-21 16:31:24
  这是个大活儿,虽然很害怕,但我还是勇敢地把它完成了。如果理解上有什么偏颇,敬请阿之姐姐不要封杀我。此处偷笑!嘻嘻嘻。结尾太出乎意料了,但又很温暖。两个喷嚏,多少往事涌上心头。善与恶,从无绝对!
真水无香
2 楼        文友:阿之        2016-03-21 16:35:25
  小舞是高效率!可喜可贺!编按画龙点睛,比我小说写得还好呢!辛苦小舞了!
3 楼        文友:雪中傲梅        2016-03-23 07:40:55
  祝贺阿之姐又出精品。向你学习啦!
回复3 楼        文友:阿之        2016-03-23 11:35:12
  谢谢你青梅!秀典佳(请坐)!
4 楼        文友:阿之        2016-03-25 16:20:39
  星期三那一天,我的一个朋友到江山读了这篇小说,她对我说,虽然结尾很温暖,但是总是感到一丝丝的惆怅,为这个叫建阿的小保姆。她说,如果她写这个故事,她可不愿意把委屈憋在心里,她一定把读者的眼泪像泉水一样,痛痛快快挑逗出来。
   我告诉文友,一切不快乐都是可以从好的地方下笔的。因为,我希望以后的生活,都是好生活,建阿心想事成!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