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日光如水

精品 日光如水


作者:染雨 秀才,1525.8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984发表时间:2016-03-29 09:30:08

我走过荒了的水田,一半种的稻谷,一半长满稗子,麻雀停歇在稗子的花絮上,察觉到有人来,惊了一群扑闪着翅膀飞到柏树上四下俯视,黑狗跑到那边的草丛中,版茅草淹没了狗背。
   荒田里长满了水蜡烛,我拿镰刀割了几束,形状像庙里的香烛,表面深深的蜡黄色花粉,拿回去晒干,姨娘讲可以点燃用来驱蚊。我试着点燃后拿到猪圈旁边插着,过一会儿进去发现并无多大效果,蚊子的叫声依旧排山倒海,一只老鼠见人进来,马上沿着猪圈边缘溜进排猪粪的洞里去,想必那洞里有一番别有洞天。
   出来看天上起了满天的云,月亮带着光晕,姨娘说月亮带火便是要下雨了。有女孩叫我姐姐,我回头,是邻居家里前几年生下的小孩子,如今读一年级了,她穿着白白的衬衫,留着齐刘海式的妹妹头,两只小眼睛齐发的额下忽闪忽闪。不知道小时候的我是否如她一样可爱,她站在石阶上,我问她话的时候两只手放在脑袋后面,有些生涩得不好意思,梧桐叶子在风里闪,我问她多久上学,她说她也不知道。
   半夜里外面起了风,雨丝轻轻落在树叶和瓦檐上,关了灯睡在凉席上听这些微妙的声音时隐时现,感官也成了一种微妙的存在。梦里梦到坐在初中时候上课的教学楼里,座位被人群挤得拥挤不堪,坐下来必须挺直背梁才容得下一个人的身躯,里面的人有初中的、高中的、还有一些陌生的面孔,教室里有一只母猫下了两只小猫,另一只公猫在一旁,一只小猫吃完奶马上扑向我,我用劲甩都甩不掉,它咬住我右手的大拇指下部,神经末梢传来疼痛,我伸手出去叫坐在一旁的同学帮我揪下了那只猫,另一只猫见势马上又扑过来咬住我的小拇指下部,它的牙齿印子越扎越深,我费力用左手扯掉它,它立刻就像胶水一样又黏了上来,最后等它咬够了才松口。手掌两边红肿,我想我是中了猫毒,应该去医务室找医生打针消毒……后面都成了无梦的冗长的夜,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右手隐隐作痛,听见有蚊子在脑袋周围飞来飞去,手也是被蚊子咬了的。
   天亮的时候黑狗一直在门外叫嚣,吵得人不安宁,之后听见有人喊姨娘的名字,我睡在凉席上,一翻身,凉席传来丝丝凉意,心里打了个微微的寒颤,马上拖来被子捂得严严实实。姨娘去了园子里扯草,没人应她,不久便走了,黑狗也不在叫了。起床后穿了半身连衣裙,推开门后,空气变得有些干冷,微风吹得膀子发冷,园子里的豇豆架被砍光,留下光秃秃的泥土,立秋已过了好几日,秋天的味道渐渐来了。
   姨娘去园子里掰了迟熟的玉米棒子,拿回来撕掉上面的棕色细毛,煮在饭锅里,熟了用竹制的筷子插进棒子中心,拿上啃着吃,喷喷的香。玉米味儿充盈在唇齿间,溢满心田。饭锅里煮了稻米、南瓜、豇豆,等熬成黏黏的糊状才用勺子舀起来。去屋后摘了新鲜的迟熟黄瓜,用菜刀在菜板上剁成月亮状的薄片,舀两小汤匙炸过红辣子粉的菜籽油,撒盐、醋、自家做成的豆瓣。玉米、稀粥、黄瓜片,便组成一次早餐。
   午饭之前邻居提来新摘的核桃和雪梨,核桃上还有乌黑的斑迹和附上的外壳纤维,拿硬物砸开来吃,果肉外的皮还未干,吃来嫩甜不觉油腻。番茄过了鼎盛时期,但也不算萧条,去园里摘四个未红的青番茄,加油、盐、花椒、大蒜炒熟,果肉内的汁液溢出,汤汁丰韵,老舍先生说番茄的味道青涩,不是个好物事,现在看来也未必如此。姨娘喜吃苦瓜,我却不爱,那苦涩的味道只能初尝,不能当正菜下肚,不然苦味会一直萦绕不开。她在屋子前种了苦瓜,夏天的时候开黄花,花期一直延续到秋季,地下的泥土是以前的小路改造而成。泥土有些干,瓜果生长少了水料,苦瓜结的可以和绣花针媲美,四五天才出来一两个,她摘了放在冰箱,中午和鸡蛋同时炒了来吃。在煮一份猪头腊肉,肉是去年年末杀的肥猪上的,煮熟后剥开肉与骨的部分,切成片状,腊肉外颜色灰暗,切开一看,里面组织嫩红,冒出肉香,做一碗蘸水蘸着来吃。饭用柴火做米饭,拿土制的酸菜(不是腌菜,当地土产,内含草酸)过滤,放猪油和盐炒干,铺在锅底,在倒上滤出的大米,从锅边渗下几小股清水,柴火烧小,慢慢等米蒸熟。
   午间停了电,电视机停止说话,外面只剩风吹树叶的声音、鸟叫声、蝉鸣声,阳光微热,洒在柏树枝桠各处,照在地上光影斑驳。午饭后泡了花茶,等午睡后醒来再喝,虽是秋天,但炎热不断,依旧睡凉席,下午被一阵撕扯的蝉鸣声叫醒,猪也在圈棚里发狂,起床看天,太阳还是没有熄火,回屋喝清茶,茶已冷,但无妨,喝了扫除睡意,让灵台清醒。
   太阳的热度慢慢降低,屋后摩托车、汽车的喇叭声变低沉,走过南瓜藤铺满的小路去屋后的小园子里种蒜,把蒜瓣插进泼了粪水的行子里,红色的蜻蜓停在干松的黄土上,身后开了石蒜的花,粉红色,立在斜坡上,韭菜开始抽薹开白色小花,大的凤蝶停在花上,风一吹就到处乱飞。
   姨父泼粪,姨娘插蒜,日暮黄昏,南瓜缀满山坡间,月亮爬上山巅,爱情老至六十多岁仍能持久平淡和睦,这情已化为一种依靠和责任,不复有最初的浓情蜜意。世间一切可长久的事物都不会是激情造作的,激情过后的心情是累的,在挖掘完对方身上的情怀后开始乏力,慢慢淡然,很多破碎的家庭皆是如此。也不会有一双每日都如胶似漆的恋人走完一生,仙侠里的世界是完美纯善的,却给不了人心里的安慰。
   插完蒜瓣去烧坡田里废弃的苞谷杆,带着干草燃起火苗,噼里啪啦,像油锅里炸食物的声音,火苗上窜,轻烟飘到上空。黑色灰烬物乘热风而上,天空起了鱼鳞状的白云,绵延至太阳深处。黑色灰烬一直朝上翻飞,仿佛要到达云层里去,成抛物线的形式又越过屋顶落在瓦上、树枝上、地上。夕阳变得血红,照在松柏的树身上,树形在暮烟中显出神秘的轮廓,静谧的自处中,少和人来往,感到内心舒适,日子如静水流淌,缓慢无声。
  

共 226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关于乡村的初秋的散文,文章的作者用纪实的手法和接地气的笔墨,夹叙夹议的对自己在乡村初秋一天之中的所见所闻进行了写实化的描述,让人读后农家的朴素和恬淡好似就在眼前浮现。【编辑:铁血胡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33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铁血胡杨        2016-03-29 09:35:02
  其实,在都市里呆久了,人们对田园生活是很向往的。
铁血胡杨
2 楼        文友:未名书屋屋主        2016-04-07 09:49:42
  恬淡的农家生活,宁静的心。
喜怒哀乐,人生百味皆成文。春夏秋冬,走过四季都是诗。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