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江南】黑色钥匙(小说)

编辑推荐 【江南】黑色钥匙(小说)


作者:染雨 秀才,1525.8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856发表时间:2016-09-05 14:59:21

雨水从天空里落下来,他看到她的脸,说不出任何一句话。
   盘山公路上的汽车尾灯在漫无边际的夜色中行走,萎靡的,像要睡着的流浪人。
   在寂静无声的夜色中,她问他,是否能够在黑夜里同时等待黎明和落日?
   他见到她的时候是在朋友的一个聚会上。很多时候,事情无法预测,如果不是露,他不会出现在那个聚会上。露是他的研究生朋友,在同一间实验室里做分子实验,他们经常因为实验而延误了吃饭的时间。露在网上订外卖,他们经常蹲在实验室里吃外卖,有时候还会有啤酒。
   露告诉他以后会继续读博,希望可以去美国留学。如果可以,他可以选择继续和她一起读,就这样读下去。
   星期天的时候,阳光从宿舍外的梧桐叶子上跳到窗户上来,他站在楼上看一对白鹭在行政楼外的草坪上觅食。长时间的凝望,可能是接连几天的实验让他忘记一些事情。
   他打开手机,是露发来的信息:培又,晚上去一个朋友的生日Party,和我一起去吧。
   七点的时候他和露在人群里穿梭,他看到那个站在吧台前的女孩,她正在向服务员要酒。有男子过去搭讪,他看到她的表情,似笑非笑,像隐藏着一种悲痛,又像开得灼热的春日桃花。有悲痛和沉醉的影子。还有她穿的一条红色长裙,是浓烈深邃的颜色。如同她的笑,让人说不出话来。
   她用手指透过玻璃触摸在鱼缸里的三只金鱼,随着它们游走的痕迹慢慢移动。它们以为她在给它们喂食,一直顺着她的手指往前游,直到她离开。
   看什么呢?露从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是实验太多了吗?怎么最近你老是出神。露把手里的酒递给他。
   可能是。
   培又,有时间就多出来走一走。像我一样去逛逛街,看看商品。
   没有什么好逛的,很多东西又不买。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去看那些无关的东西。
   呵呵。等你以后有钱了说不定就能买了。露咧着嘴朝他大笑。
   他朝露微笑,扭头看到那一抹红色从门口倏忽不见。像跳动的火苗。
   他对露说要去一趟洗手间,马上回来,让她在这里等他。
   露点头,开始低头吃桌子上的甜点。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去,像是一种引领,告诉他,她在外面等他。
   他从二楼过道里的窗户看到她坐在对面临街网吧前的阶梯上,她把头埋在臂弯里。风把地面上的梧桐树叶卷起来,他听到呜呜的风声,天空里看不见的云层正在大片蔓延过这座城市。一步一步走下楼梯,他在黑暗里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来自蓝色海洋中心的跳动声。他害怕自己走出去的时候那一抹红色就消失了。
   风把她的裙子吹得哗哗的响。他把手里的啤酒递给她。你好,我叫培又。外面很冷,你为什么不进去?
   她笑,说,我知道。刚才你在看我。
   他坐在她旁边,雨水从天空里落下来,他看到她的脸,说不出任何一句话。
   盘山公路上的汽车尾灯在漫无边际的夜色中行走,萎靡的,像要睡着的流浪人。
   在寂静无声的夜色中,她问他,是否能够在夜里同时等待黎明和落日?
   他哽咽着声音,以这种不知道怎样回答的方式回答她。
   她不停地喝他给她的啤酒,看着她的脸,然后又低头看着地上的树叶。
   她说,下雨了。我要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你一个人吗?
   她点头。
   他去街边帮她叫了一辆绿色Taxi。她对他笑,说,谢谢你,培又。很高兴认识你,我是琼。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吧,我可能还会联系你。
   他回去看到露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他们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带伞。这个小酒馆要在凌晨两点打烊,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他把露拍醒,说外面下雨了,我们怎么回去?
   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我还以为我们已经回去了,一觉醒来原来还在这里。露揉着惺忪的睡眼,拖着懒洋洋的声音问他。
   我刚刚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叫琼。
   是穿红裙子的那个女孩吗?她很漂亮。
   他点头。
   哈哈,你是不是爱上她了。露从椅子上跳起来。
   没有。我想可能是我很久没有看到那么浓烈的颜色了。
   你们好像聊了很久。
   不。我们只说了几句话,然后她就离开了。
   你有她的电话吗?
   没有。但是她要了我的。
   他们站在旧式洋楼下等待雨停。他收到琼发来的信息:“培又,谢谢你今天帮我打车,我已经很久没有交到新的朋友了。雨越下越大,你回家了吗?”
   嗯,我已经回家了。他回复她。
   能告诉我你住的地方吗?也许我可以来找你出去玩。
   我住在学校。
   凌晨三点的时候,雨停了。他回到寝室里,因为疲惫,一碰到枕头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他打开落地窗,看到阳光透过云层洒在楼下的紫薇花上,那些柔软的花朵因为吸入过多的雨水像要坠落到地面一样。
   在实验室里往一排排仪器里面注入药物的时候,他想起那个消失在深夜里的女子。她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是和他一样做着一件日复一日的没有尽头的事情吗?也许她根本就无法忍受那样一成不变的生活。心像停止生长的种子,被禁锢在黑暗里。她的生活一定会比他精彩。可是她却告诉他她已经很久没有交到新的朋友了。
   露告诉他要回老家一趟,实验只有靠他一个人跟进了。
   下午他送露到校门口后接到琼的电话。培又,晚上有时间一起出来玩吗?
   她的声音很甜,他几乎已经忘记了那天晚上她对他说话时候的声音。像是来自两个不同的人。
   哦。我晚上会有实验。
   我可以过来找你,看看你的研究方向。
   嗯。当然可以。我在校门口等你。
   她很快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猜测她可能是到了学校附近才打电话给他的。
   她今天没有穿那天那条红色裙子,穿了一条白色连衣裙,是棉麻的布料,裙角有刺绣小朵小朵的蓝色莲花。她似乎是一个可以出入任何场合的女子,她的气质随意而又独特,不与任何气场相融。只有当她朝他微笑的时候,他看到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的脸。
   她跟随他去了他的实验室,走进那栋浅灰色的建筑,她问到刺鼻的药水气味。
   他坐在黑暗的角落里用移液枪将液体吸入,混匀,然后放入一台仪器里面。
   他指着小瓶液体告诉她,这是DNA聚合酶,这是引物,这是脱氧核苷酸,这是模版。
   它们即将要发生什么样的反应?她弯下腰看着那台写满英文的PCR仪。
   它们会聚合在一起,合成我想要的片段。
   会合成多少?
   很多。
   你能够掌握它们的一切吗?
   也许可以。
   是不是我们也像它们一样被我们未知的生物所掌控着?也许地球只是一个巨人的鼻子,你相信吗?
   哈哈。你的这个想法很独特,不过我相信。
   她朝他微笑,说,小时候,祖母告诉我掌控着我们的是天上的神灵。所以她总是在不断地给我看不到的人烧冥币。后来她去世了,我每次回家都会给她烧冥币。尽管我看不到她。就像你做的这些DNA看不到我们一样,成为我们手上的奴隶。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
   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的实验是在操纵着一群奴隶,似乎听上去有趣多了。
   他说,琼,也许你并不擅长微笑,你不是真的快乐,在你笑的时候。
   没有阿,我很快乐阿。可以看到你在这里掌控着一群小东西的命运,这使我感到快乐。
   嗯。那很好阿,你可以多看一会儿。
   你不吃饭吗?
   要的。因为实验可能不能陪你出去吃了。叫外卖可以吗?
   她点头。
   她问他,它们之后会发生什么?
   我会把它们放在电场中,它们会在里面移动。然后放在紫外光下成像。看到它的样子。
   嗯。这好像很神奇,你真的很了解它们。你喜欢你的工作吗?
   我不知道。我已经习惯了这样重复的过程。像是吃饭和睡觉一样。
   他去冰箱里拿冰冻的啤酒给她,他们坐在实验室里吃米线。像往常和露一样。
   他看到她裙角处的蓝色莲花。说,你的裙子都很漂亮。
   呵呵。很多人都这么说。我也觉得它们很美。
   喝完啤酒后,她说,培又,我要走了,也许我可以写电子邮件给你。
   她走下那栋浅灰色的楼,听到楼层上飞机从夜空中滑过的声音,栾树叶子从头顶上掠过。闻到植物的清香。低头看到自己的影子,孤单和她对这个世界的渴望一样成为一座缓慢移动的岛屿,随时可以消失在海平面上。
   之后她很久没有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像那天晚上遇见她一样,出现和消失随时可以发生。
   他决定要去学校附近租一间卧室和厨房,还有洗手间。他不想再吃外卖,或许有时候可以自己做饭。露回来的时候他们一起去看了房子,在一个小镇上,从二楼的阳台上可以看到城市边缘的苍翠山峦,它们沉默无言。
   晚上他给琼发了一条信息,琼,我租了新的房子,二楼的阳光很好,还有绿色梧桐从窗外探进来。我好像又接触到了新的生命。你有时间来看看吧,也许我可以做面给你吃。还有能告诉我你工作的地方吗?我可以来找你。
   八月,他一直在实验室里忙碌。没有收到琼的消息,她好像真的从他的世界里面消失了一样。
   露从外面回来,她的腿在卸货的时候被扭伤,他只好一个人把那些实验器材搬到实验室。然后送露到宿舍楼下。
   回去的时候他看到琼蹲在实验室门口,她把脑袋埋在臂弯里,像在Party上看到她的时候一样,那天她穿了一条蓝色棉布格子短裙。她抬起头,朝他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培又,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
   没有,我很久没有看到你了,琼,你去了哪里?
   我在工作,还有恋爱。
   哦。
   他开门让她进去。
   你今晚还要继续做实验吗?她问他。
   嗯。不过会很快。
   等你做完之后可以去你的新家吗?
   他点头。
   他用移液枪把吸入的液体点入一排排微小的长方形小孔内,他的手法很精准,没有液体溢流出来,显然他做这件事情已经很久了。
   琼,你准备结婚吗?
   没有。他的精神经常失常,我和他在一起已经有三年了。对彼此没有任何用处,他总在不停地交新的女友,晚上要在十二点过后才回来。他经常在深夜里把家里的碗摔碎在地上,所以我总是要不停地去超市买餐具。我每天早上八点要上班,我的睡眠一直不好。可是我离不开他,培又。
   琼,也许你应该离开他。
   他看到她,像一株寄生在阴暗角落里的蔷薇。没有阳光和养分。
   不。培又,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在一起,但是在这个城市里,我能够认识的仅仅只有他。但是他把家里的钥匙锁在了屋里,他会在半夜才回去,我只好来找你。
   琼,我把新家的钥匙给你一把,如果你回不去的话,你可以过来。
   不。我以后会带上钥匙出门的,谢谢你。
   他们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出来的时候刮了很大的风。风把她的裙角掀起,像要飞走的白鸟。
   回去后开始下雨,这几天总是在黄昏的时候下雨。这个夏天像漫长的火车轨道。
   她在门口脱下那双白色高跟鞋,光脚踩在地板上。
   你应该穿一双拖鞋,这样容易着凉。他从柜子里把自己的拖鞋拿出来给她。
   不用了。我已经习惯这样了,下班之后我都在家里光着脚。有水吗?培又,我只需要一点水就可以了。
   他给她倒水。她端着玻璃杯光脚走到阳台前,雨水从阳台上溅到她的裙子上,她靠在墙上喝水。看到他在看她,说,培又,这里很美,我很喜欢远方的山峦。
   嗯。你不要待太久,雨水会把衣服淋湿。
   嗯。
   他把瘦肉剁碎,炒成肉末。用来拌面吃。
   他给她做了一大碗面,她把它们吃完。她告诉他面很好吃。那天是她的生日,但是她已经很久不过生日了。
   琼。明天我要早起去种地果。你早点休息,我会把钥匙留给你。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也许我可以帮你。
   不。我去河边镇的农村租地,天气炎热。你的皮肤会被晒伤。
   没有关系,我不在意这些。
   嗯。好吧,也许你可以帮我开车,我们可以开我老师的车去。
   他们五点起床,天色微微发蓝。她把车子开出校门,然后穿行在一条白桦林里,风从窗户外灌进来。白桦树的叶子被吹得哗哗的响。
   你今天能够将任务全部完成吗?她问他。
   也许要五天才能完成。
   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
   我的朋友脚受伤了。
   培又。我可以请假来帮你。
   不。琼,你的工作很重要。我知道你要生存,这也很困难。
   你不知道,其实我根本就不在乎那份工作。她朝他笑,里面有悲痛的影子。
   他们在地里用锄头挖坑,因为昨天下雨,泥土的黏性很大,她的鞋子很快被泥土沾满。她就把鞋子脱了,像她光脚走在地板上一样光脚走在泥土里。
   琼。你应该把鞋子穿上,泥土里面或许会有玻璃碎片,它会划伤你的脚。
   但是那双鞋子已经让我走不动了。我会小心的。
   清晨过后,大地很快恢复酷热干燥的气质。他们把从外地带来的绿色植物移栽到这片地里,然后浇水,用黑色地膜覆盖以免杂草生长。最后铺一层遮阳网。他边栽还要边做记录,拿一个笔记本在上面记录采集植物的地点和雌雄性别。看得出来他的生活一直这样一心一意。这也没有什么不好,他至少有一条路可以走。

共 682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很典型的以人物对话为基本结构方式和表现形式而写成的对话体小说,这种小说主要是在作品人物之间的对话中叙述事件、展开情节、交代环境和刻画人物性格,尤其侧重心理描写。在这篇小说中,作者用安妮宝贝式苍凉华丽而又阴郁的笔调,讲述培又与琼之间的故事。在很多时候,我们人生中都会有很多相遇然后离别,却在彼此心中种下一粒缘分的种子。这篇小说讲述了在实验室枯燥实验的培又,不经意与一名叫琼的女子相遇,逐渐熟悉无话不谈,互相慰藉取暖,稍稍有一点爱的苗头,又被彼此掐掉,最后天涯迢递两两相绝,在小说中,始终充斥着一种寂寞苍凉的氛围,培又与琼的一次次相约,一起去培又的实验室,一起聊天吃饭,说到底只是两个同样孤单的人在互相吸引。当然,文章中露这个角色虽然作者着墨较少,不过却不容忽视,在小编看来,露是与琼相对比来写的女子,露沉稳温柔,安心于工作生活,仿佛温和的花,不动声色地喜欢着培又。而琼,寂寞、热烈、神秘,时刻吸引着培又,让人欲罢不能,仿佛罂粟。最后,琼悄然离去,如作者所说,她就是闯入培又世界的一只鸟,而后又悄然飞走,培又戒除了这种瘾,生活归于平静,如同死水,只是,又有谁真正读懂了琼的心思?那把黑色钥匙又打开了谁的心门?整篇文章以黑色钥匙为隐喻,文字诗性,情感细腻,运用单纯的对话来推动故事发展,展现人物的内心世界,格调阴郁苍凉,很符合现代都市里的人们在单调乏味的生活中,希望有一把钥匙可以打开自己的心门,哪怕被黑色包裹住,渴望刺激,渴望能够有人读懂自己的孤单,进行灵魂的交流这种心理。欣赏佳作,倾情推荐。【编辑:随风逐梦】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随风逐梦        2016-09-05 18:12:28
  染雨的文章一直特别具有思想性,文笔细腻,自成格调,喜欢不已。小说我着实不大擅长哈,编按写的匆忙,解读不到位的地方还请告知修改。随风问好
落花谱锦瑟,馨墨描相思。
回复1 楼        文友:染雨        2016-09-06 00:00:24
  随风写的很好阿。
2 楼        文友:樱水寒        2016-09-05 21:51:41
  小说很精彩,有思想性,同时语言也很有特色。感谢老师赐稿江南,江南因你更加精彩!
樱水寒
回复2 楼        文友:染雨        2016-09-06 00:09:14
  感谢老师点评
3 楼        文友:樱水寒        2016-09-05 21:52:24
  江南烟雨文学社 375511950 写手群欢迎您的到来,期待一起交流,祝创作愉快!
樱水寒
4 楼        文友:颜夕溪        2016-09-06 00:06:41
  染雨姑娘的小说很精彩,尤其语言,极富特色。最近和随风一起追你的长篇,我算不算也是你的粉?哈哈
颜夕溪
回复4 楼        文友:染雨        2016-09-06 15:13:35
  谢谢夕溪姑娘的阅读。如果你喜欢就好啦,嘻嘻。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