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红叶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红叶】中秋,远寄我的亲娘(散文)

编辑推荐 【红叶】中秋,远寄我的亲娘(散文)


作者:天河雪 秀才,2990.5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824发表时间:2016-09-13 22:23:01
摘要:又到八月十五中秋节了,又是一年到头月亮最圆的时候,也是全家人应该团圆的时候。每年到这个时候,也是他心里最苦最难的时候,是最想回家又回不了家的时候。

【红叶】中秋,远寄我的亲娘(散文)
   娘,又到八月十五中秋节了,又是一年到头月亮最圆的时候了,也是全家人应该团圆应该聚在一起的时候了。每年到这个时候,也是儿心里最苦最难的时候,是最想回家又回不了家的时候。娘,儿跟你说过,每年这个时候,也正是工地上最紧张最要赶进度的时候,也是工地上最不好请假,请假扣工钱扣得最狠的时候。
   娘,儿知道,一到这个时候,你又会站到咱们村头上那棵千年老榆树的树底下,盯盯地向大路口的南边张望,你花白的头发叫风刮乱了,你红肿的眼睛叫风吹疼了,你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盯盯地看,盯盯地瞅、瞅着大路上有没有你儿子的身影,看是不是你的山儿,又背着书包,背着干粮袋,又大步流星地往家赶,离大老远你就向儿招手,脸上笑成了一朵花。那时候,儿上县里的中学念书,每个月都要回家来背一袋干粮,背一袋咸菜,食堂的饭,咱吃不起,顶多买一碗最便宜的白菜汤,还是娘千攒万攒卖鸡蛋攒下的钱。当娘非要把所有卖鸡蛋的钱,都塞进儿的口袋里,儿的心是那么酸那么酸,儿在心里下着决心,一定要好好念书,将来有出息,好能报答爹娘的养育之恩。叫娘和爹一家子人都能脱离苦海,过上好日子。娘却说,娘不图希儿报答,只要儿有出息,能跳出农村,跳出苦海,过上好日子,就是娘最大的心愿最大的愿望了。儿心里就更是酸得不行。
   可是,那时候,每个月都能见着一回娘。娘用磨出一层老茧的手,抚摸着儿的头,给儿换上你亲手缝制的新衣服,虽然同学们都说林山你那衣服太老土,可儿穿着那衣服,就像娘的一双手,一直在儿的身上贴着,娘的心,一直在儿的心口窝里跳,儿就觉得特别的温暖。从不不觉得丢人,而是心里觉得幸福。全村的孩子,只有我一个人考上了县城里的重点高中,能考上县一中的,全乡也不超过十个人。县一中被人们称作是大学预备斑,只要能进去县一中,就等于是一只脚迈进了大学的校门。你站在村人面前,眼睛笑成了一条缝,笑得一脸灿烂,比儿子还自豪。儿也咬破嘴唇下了决心,一定要考上大学,成为咱们沙河子村第一个大学生。给娘争光,给爹争气。
   可是,娘啊,儿没能给爹娘争来那口气。儿现场没发挥好,高考的成绩离二本的分数线差了三分,只够上三本。三本实际上都是私立大学挂靠在正规大学里的二级学院,各种收费要比正规院校高出好几倍。那哪是农村孩子能上得起的大学呀?
   爹下煤窑背煤,就是为了给儿挣上大学的学费,却在一次井下冒顶时,被一块落下的石头砸伤了腰,从此再也站不起来了。一想到这个事,儿心里就钻心的疼,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可又谁知道,农村的父母,又有多可怜!多悲哀!一旦碰上天灾人祸,就等于彻底返贫。家里就靠娘是顶梁柱了,庄稼要种。园子要侍弄,猪要喂,鸡要养。家里的全部担子,都压到了你身上。才四十多一点的人,头发就白了一半,背也开始驼了。
   儿每每看在眼里,疼在心上。都怪儿子不争气,没能帮助爹娘分担家庭的担子,只顾了念书考大学,儿子是太自私了。其实先前的那些美好梦想,只是空中楼阁,对于农村的孩子,是太不实际了。就算是大学毕了业,找个可心合适的工作,没有门子,没有关系,没有家庭的背景,也是难上加难呀。
   现在儿子明白了,奶奶说的那句话,命里有八升,争不来一斗。这就是农村人的命,儿子的命吗?
   二
   娘,前几天,工长叫我们几个年轻工人。跟车上很远很远的大山里去拉一种很珍贵的木材,是建筑一些特别高级的别墅用的稀有木材。这些高级别墅都是那些特别有钱的官二代富二代能买得起的,也是专门给那些人盖的。我们的大车在山区里的一个小火车站停下打尖,打算上车站旁边的一个小饭店吃点饭。刚一从车上下来,就被几个手里挎着竹篮的小女孩,呼啦一下围了起来。小女孩们也就十二三岁,十三四岁的样子,身上的衣服都很破旧。她们每个人手里挎着的竹篮里,装的都是榛子。很像是从大山里新采摘下来的榛子,争先恐后地向我们几个人叫卖。
   我问一个圆圆脸蛋大眼睛的最小的小女孩:你们这些榛子是在哪采的呀?小女孩用还没完全脱离童声的声音回答我说,是她爸爸在他们家那个大山里采的。
   我又问,你们家离这儿多远哪?
   女孩回答说,得走六十多里地,还要翻过两座山,她们几个人早晨三点钟就从家里出发了,赶到小火车站,也得日头偏西了。能赶上三趟从这儿经过的火车,她们就向车上的旅客叫卖兜售她们竹篮里的榛子。运气好的话,能把竹篮里的榛子全卖光,十五斤榛子,两元钱一斤,能卖三十元钱。她们就特别特别高兴了。
   我又问小女孩:你卖完榛子往回赶,几点钟才能到家呀?
   小女孩说,要是太晚了,她们几个小伙伴,就在前边一个小山上的一个山洞子里睡一晚,第二天早晨天亮了,再往回家走。
   我问她们:那睡在山洞子里,你们不害怕吗?
   女孩说她们习惯了,不知道害怕了。
   我又问,那你咋不上学呀?
   小女孩说,他爹上山摔伤了腿,不能干重活,她娘得了肝病,弟弟才七岁,刚上小学一年级,只有她能帮助爹妈多承担一些家里的担子了。她就不上学了。供弟弟上学,叫他好好念书,将来好有出息。
   听了小女孩的几句话,我心里好一阵酸楚。才十二岁的一个小女孩,那几个女孩,最大的也才十三四岁,都不念书了,那么幼小稚嫩的肩膀,已经要帮助父母承担生活的重担了。想想城里那些同样年龄的孩子,正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享受父母亲疼爱的时候。真是天上地下之别呀!
   叔叔,你买点榛子吧。这榛子是我爹前天半夜上大山里采的,可香啦。叔叔,你尝尝。
   小女孩说着扒开一个裂了嘴的榛子叫我尝。
   我说;小妹妹,我相信,你的榛子,一定非常好吃。我从口袋里掏出我身上所有的钱,才只有一百五十元钱,我从她的竹篮里抓了两把榛子放进我裤兜里,又把手里的钱塞进她的竹篮里说;小妹妹,我只带了这些钱,眼看就要过中秋节了,你拿这钱买二斤月饼,全家人好好过个节,再给你自己买一件衣服吧,你身上这衣服也太破旧了点了。
   叔叔,谢谢你!谢谢你!小女孩一连声地说着谢谢,眼眶里涌出了泪水,说:不能买月饼,也不能买衣服,得给我娘买药。一盒药十来块钱呢。我娘舍不得吃药。大夫说,老不吃药,病会越来越大发的。叔叔,我替我娘谢谢你啦!
   女孩说完,向我深深鞠了一个躬。
   不谢不谢。我抓住她的小手,使劲握了握,那小手是那么细小,那么柔弱,叫我一阵心疼。我竟禁不住眼角上也涌出了泪花儿。
   这时候,我的那几个年轻的工友伙伴,也每人从卖榛子小孩子的竹篮里抓了两把榛子,放进竹篮里五十元钱。女孩们一个劲地说着:谢谢叔叔!谢谢叔叔!又每个人都深深鞠了一个躬。
   娘,一路上,我心里一直很酸很酸。在工地上,我常听我们工长说,那些老板,请土地局工商局建委一些相关部门的人吃饭,哪一顿饭都至少得三千五千的,是我们一二个月的工钱,可在他们眼里,那都不叫钱。我只给了那个小妹妹一百五十元钱,就叫她激动和乐成那样。她来回跑一百二十里地,还要在山洞子里睡一晚,到小站上等火车卖榛子,最多才能卖三十元钱,都知足得不行。
   娘,人和人真是没法比呀!
   可是,我有时候也在想,为什么人和人就那么不一样呢?生长在大山沟里的孩子,就和生长在城里的孩子,那么不一样。生长在富人家官员家的孩子,就和生长在穷人家老百姓家的孩子不一样。我看过一本书,那里有个哲人说;人,生而平等。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可现实生活却又是那么不一样。老板们官员们,可以一掷千金,请吃一顿饭,就要花成千上万。那些小女孩为了卖三十元钱,要跋涉一百二十里地,还要在山洞子里住一宿。难道山里人,农村人,就永远得像奶奶说的那样,命里只有八斗,就争不来一升?就得永远认命吗?
   娘,我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命?为什么我们农村人的命不好,城里人的命就好?为什么要分城里人农村人?人,不都是人吗?是谁,非要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呢?
   我们进到大城市的建筑工地上打工,被叫做农民工。城里人来干活打工的,就叫建筑工人。为什么我们走到哪儿,都得背着农民二字,非得在我们身上刻上印记?这到底是为什么?!
   三
   娘,儿上大城市的工地上打工,图希的是能多挣点钱,给爹好好看看病,好好治治伤。爹也才是四十几岁的男人,不能就这样一辈子瘫在炕上呀。
   娘每回给儿捎信,总是反复地强调一句话,叫儿千万注意安全,别有啥闪失。娘说多少钱也买不来儿的安全。只要儿每天都能平平安安,安安全全,娘心就落体儿。就不会做恶梦。儿牢记着娘的话,安全比啥都重要。儿在工地上推水泥,搬砖头,出的是苦力,挣的是辛苦钱。一点不敢含乎,一点不敢大意。
   上个月,工地上一个年轻工友,也是跟儿睡在一张大通铺上的朋友,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死了。他家是陕西农村的,爹早几年病故了,家里只剩下一个老娘。老娘抱住儿子的尸体,哭得差了气儿。抱了一天一宿不肯撒手。我们大家伙也都难过得落了泪。好好一个大活人,一眨眼就没了。
   前几天我俩躺在铺上说话,他还说明年过中秋节,他说啥也得回家去看看老娘。自他爹得肺癌去世,娘一下子就老了很多,头发差不多全白了。老娘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等着他挣够了钱,回家娶个媳妇,能早日抱上孙子,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日子。他十六岁就出来打工,已经十年了,再挣一年钱,也差不多够彩礼钱了。有人给说下了一个没有小孩的年轻寡妇,丈夫也是前年下煤窑砸死的。彩礼钱要得少一些,他说他也认可了。寡妇不寡妇,他也没资格挑了,只要是女人,能过日子,能生娃,他也心满意足了。他能成个家,也能叫老娘老有所依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他的这个美好理想,还没挨着边儿,人就没了。老板和老板公司的法律顾问,还说什么是因为他违反了操作规程,自己个人应负有主要责任。只给赔付十万块钱。一条二十六岁的生命,就值十万元钱。而老板卖的房子,一平方就一二万,一条命就值几平米楼房的钱。那个法律顾问还说,老板是看在他孤儿寡母的份上,不追究他违反操作规程的责任。是最宽宏大量的了。
   娘,你说这些有钱人,这些大老板,还有他们的那些顾问,都讲的是什么理?我们这些小工人,又怎么能讲过他们?所以,儿子一直都谨小慎微,处处都十分加着小心,不敢出一丁点差错。有钱人认为现在是他们的天下,在工地上,老板就是法律。一个小工人,你就是再有理,你也说不过那些有博士硕士头衔的顾问们。
   我朋友的那个老娘,只能背着儿子的骨灰盒回了陕西老家。后来我听说,那个老娘,用她儿子用性命换来的十万元钱,捐给了村里,叫村长把村外那条小河上的小木桥,换成了水泥桥,村里的小孩子每天上下学,都得走那个小桥,一到下大雨,小木桥就摇摇晃晃,孩子们过桥就担惊受怕。淹死过好几个小学生了。那老娘说,那些钱搁她那里,她也用不上,还不如用这钱新修一座牢固的桥,免得以后再有小孩子掉进河里。也算是替儿子给家乡做一件好事,做一点贡献。儿子九泉之下也会高兴的。
   四
   娘,儿子跟你说这些,你千万别担心。儿子现在健健康康的,没病也没灾,活得挺好。你可千万不要挂念。儿子还告诉你一个好事。儿子交了一个女朋友,是城市郊区农村的。她家是菜农,依靠种菜卖菜为生。有几回她跟她爹上城里来卖菜,我们工地的食堂买了他们的菜,他们爷俩往工地上送菜,我帮助从车上往下卸大白菜大萝卜。那姑娘就抿着嘴冲我笑。一笑就露出两个小虎牙,怪有意思的。就这样我们俩就认识了。以后他们每回来送菜,都是我帮助从车上往下卸。那姑娘一见了我,就龇着小虎牙冲我乐,就会把她从家里带来的山楂山杏红枣,往我兜里塞。把所有的兜都塞满了,剩下的就用她那条绣着一枝梅花的手绢,包起来,叫我带回去吃。有时候还会带来一大竹篮煮好的青苞米,叫我分给大伙吃。有时候会带来一竹篮煮地瓜。反正每回进城来送菜,都会给我带来一些好吃的。工友们就说,这姑娘对我有意思了。叫我别错失良机。其实我也看得出来,她是有点喜欢我了。特别是她听工友们说,我大学都考上了,考的还是三本,本科大学,因为家里没钱,没去念。她直说太可惜啦!太可惜啦!有一次我跟她一起从车上往下卸菜,她竟然对我说,以后你要是还想上大学,我供你。
   听她突然说出这句话,我一下子愣住了。瞪大着眼睛瞅着她。她就说,我说的是真话。她说她们村子,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孩子考上过本科大学,她说你考上了,还不去念,多可惜呀!说她特别崇拜大学生。还说她将来有了孩子,一定要供他上本科大学,替她实现她实现不了的梦想。
   当时我真是很激动很激动,我一把抓住她的手,紧紧握着,却没能说出一句话。她就说,你再考吧,我供你。我供得起你。

共 653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深挚的母爱,无时无刻不在沐浴着儿女们。这是一篇书信体优美散文,对慈母的一片深笃之情,正是在日常生活中最细微的地方流露出来。朴素自然,亲切感人。这里既没有华丽辞藻,也没有矫揉造作,然而清新流畅,淳朴素淡中正见其感情的浓郁醇美,一片爱的纯情从这普通常见的贫穷场景中充溢而出,拨动了每一个读者的心弦,催人泪下,唤起普天下儿女们亲切的联想和深挚的忆念。另外,作者通过向母亲倾诉在外打工期间的所见所闻,勾画出一幅“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贫富分化场景,用山里卖棒子的孩子的可怜身世,向为富不仁者发出无情的鞭挞拷问,充分显示出作者忧国忧民敢为底层民众代言的高尚情怀。作品立意高远,意境深邃,富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文化情结,堪称一篇精绝之作。推荐欣赏,感谢投稿。【编辑:梦外人】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外人        2016-09-13 22:26:55
  为底层民众代言,作品才有生命力!
2 楼        文友:营养卫士        2016-09-14 18:31:37
  作者用一种温情的笔调,以一个底层的农民工的视角,揭示社会贫富分化下社会底层的生存状态,抒发了亲情的重量和厚度。
3 楼        文友:绿叶红了        2016-09-15 10:22:57
  好文力推共赏,感谢支持社团!
文学的道路上,虚心的学习,永无止境的冒险。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