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荷塘“童话之秋”征文】可怜女人韩翠翠的故事(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童话之秋”征文】可怜女人韩翠翠的故事(小说)


作者:酸梅子 童生,991.7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174发表时间:2016-10-13 23:36:57
摘要:陈年的往事在村里人的的记忆中已经所剩无几,那个可怜的女人韩翠翠早就被村里人遗忘,只有那荒野里的青冢年年有拴柱带着晓丽来祭奠了。

前言:
   走出离靠山村约有两千多米的乱坟岗,一对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正跪在一座新坟前焚烧着一沓沓冥币。冥币的火焰被疾风吹得很旺,红彤彤的火苗并未烤干这对年轻人那一脸的泪水,女的哽咽地念叨着:“妈,儿媳真的不孝,让您蒙羞受辱,我是不可饶恕的!我不求得您的原谅,只想让您安息,要是有下辈子,儿媳一定好好孝敬您!我真的错了,妈,你听到了吗?”这位女人边哭边磕着响头,那真诚的忏悔的声音顺着秋风在飘远、飘远……
  
   一
   故事发生上世纪八十年代龙江地区的一个偏僻的山村——靠山村。
   秋高气爽、阳光明媚的一天正午,村里张大川家响起了轰鸣般的鞭炮声,让整个村子都沸腾了。张寡妇独生子张大川娶新媳妇了!一村人几乎家家都是拖家带口往张家赶着,都想瞧瞧张大川娶的新媳妇儿。三间茅屋顿时挤满了人,这下张家可是热闹了,孩子们门口捡着燃剩的炮竹,你推他搡地追逐着,茅屋里十八岁的新娘挨着个给老亲少友点着烟,村里调皮的年轻人故意把香烟给弄润湿了,故意难为着这个新媳妇。
   “我说张婶子啊,您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咱们家大川娶了这么好看的媳妇,你瞧瞧这大个儿,你看看这白净的脸蛋,看着就招人稀罕啊!”邻居李金花用羡慕的眼神边说边拍搭着大川妈的腕子。
   “瞧瞧大妹子就是会说话,谁说不是呢,大川这媳妇俺中意着呢!就俺们这穷人家能取上这满意的姑娘,也真是上辈子烧了高香,大妹子你吃糖,我去厨房瞄一眼,时辰到了要开席了。”大川妈抓一把喜糖塞到李金花的怀里,一边起身奔向厨房。
   韩翠翠拿着笤帚划了地上的瓜子皮,大川就跟在韩翠翠身后,生怕这媳妇一不留神就飞了。要说这张大川在村里年轻人当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主,如果不是家境差些,十里八村的媒婆早就把他家门槛给踏平了。
   结婚后,韩翠翠少言寡语的,倒是很讲究干净,三间茅屋里里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条。韩翠翠农忙时就是挺着大肚子还是跟着大川去田地里劳作,从没有怨言。孩子呱呱落地了,大川一看媳妇给自己生个带把的,就取名拴柱,张家有接户口本的了。韩翠翠眼看着儿子一天天地长大,家里的苦日子也一天天有了好转。韩翠翠活计再累,看到放学的拴柱,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妈、妈!看我得了奖状,老师还奖励我大红花了呢!”拴柱从门外飞奔到院子里报着喜。
   “儿子,你真有出息,这奖状的字还是烫金的那,大红花可别弄埋汰了,赶紧摘下来,挂在镜子上,等你奶奶看见一定会更高兴!去吧,先洗洗手,锅里的玉米饼子好了,咱们吃饭!”韩翠翠在儿子肥嘟嘟的脸蛋上裹了一把,顺手往围裙上蹭了两下转身去厨房掀锅盖。娘两个坐在炕桌旁,拴柱盯着桌上的两小碗的鸡蛋糕,口水都快滴出来了。
   “儿子,鸡蛋糕是给你奶奶和爸爸的,你趁热把鸡蛋糕送到奶奶屋里,奶奶这几天不舒服,小心别烫着,你想吃妈明天给你做!”韩翠翠盛了碗萝卜碗豆腐汤放在儿子面前。小孩子腿脚勤快,没多大会功夫就把鸡蛋糕送到了奶奶屋里,笑眯眯地回到桌旁。
   “妈,我不喜欢吃鸡蛋糕,爸爸干活累,奶奶年岁大了,我可喜欢喝萝卜汤了,咱们比赛,看谁吃得快,吃完我好写作业。”拴柱方才还盯着鸡蛋糕,这会儿双手捧着汤碗哧溜一大口,砸吧一下嘴的样子着实可爱。
   韩翠翠心里明白,儿子懂事了,知道心疼长辈了,现在盼着眼前的儿子快点长大成人,脱离农村,将来进城过幸福的日子。然而,韩翠翠万万没想到的是,有一天儿子真的长大了,真的娶上城里的媳妇的时候自己会面临怎么的处境。
  
   二
   “好消息,好消息,张大川的儿子考上大学了!”一阵阵吆喝声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村里人一下就沸腾起来了,大街小巷都在传着一句话,张拴柱考上名牌大学了。韩翠翠和张大川心里那个高兴啊,儿子总算出息了。
   拴柱奶奶笑得满脸褶子,“咱们老张家那是祖坟冒了清气,这辈出了高材生啊!我孙子就是有福气,将来错不了,他爸妈就等着享福吧!我老了是未见起赶上喽!”
   “奶奶,你赶得上,赶得上,到时我赚了钱先孝敬奶奶!”拴柱的个子高,弯着腰给奶奶捶着后背。张大川和韩翠翠一旁笑看着祖孙两个,一家人被高兴的气氛围绕着。
   大学四年的费用之大,对这个普通家庭来说简直天文数字,韩翠翠和丈夫是节衣缩食,甚至东挪西借,总算让拴柱顺利完成了学业。这期间韩翠翠是自家农活做完了,就去给村邻打短工,吃得苦受的累在她的发髻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四十刚出头发丝就有白的了,漂亮的面孔多了几分沧桑。但韩翠翠心里很满足、很开心,儿子有出息就是她的希望,再无他求了。
   时间飞逝,一转眼拴柱大学毕了业,交往的女友是大学同学,女孩叫范晓丽,父母是高干,拴柱的工作走向自然随了女孩的意思,随着去了女孩所在的城市工作。
   “听说你儿子拴柱要结婚了,媳妇的爹是城市里的大官,这回你儿子可牛了,有个有钱有势的老丈人,以后的路子可宽喽!”和韩翠翠一起拴烤烟的徐大姐用羡慕的眼神看着韩翠翠。一起干活的你一言她一语夸这韩翠翠和他的儿子,此时韩翠翠的心里是喜忧参半,儿子去了大城市,有了依靠,但女方太强势,儿子是不是会受气?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太善良了,没那么多心计,和自己一样实诚。韩翠翠想着没耽搁手里的活,任凭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她只顾拴着一把一把绿油油的烟叶。
   儿子结婚了,张大川和韩翠翠真是拿不出多少钱了,就偷偷地从邻居挪了两万,加上存折上还有一万,他们不想让拴柱知道钱是借的。拴柱本不打算要,看着母亲的眼神,还是接过母亲手里的那三万元。
   结婚典礼的现场上,拴柱老丈人摆了六十桌,场面相当气派。拴柱把爸妈、奶奶和一些亲属都安排在显要位置,他要让来参加婚礼的人都知道他的父母的存在。韩翠翠理解儿子的用意,来宾上上下下前呼后拥都奔向拴柱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一些客套奉承的话,韩翠翠听得一知半解,心想,这城里人真是不一样啊,自己再有半辈子也学不来的。儿子领着媳妇过来敬酒,韩翠翠从兜里半天才摸出用一块红纸包的红包,里面裹着一千零一元。韩翠翠紧张的把红包递给了新媳妇,可新媳妇朝满桌人扫了一眼,接过红包一句话没说转身奔向娘家人那边去了。拴柱看在眼里,拍了拍母亲的肩,欲言又止。
   “儿子,去忙吧!都是自家人不用特意照顾,一会我们吃完有返回的车,你也别叫人送了。”韩翠翠强忍着,担心自己会流出泪了。
   回到家里,张大川去地里干活,韩翠翠趴在炕上好一顿哭。张大川从地里回来看老婆躺在炕上,掀开锅盖,冰凉的。
   “妈拉巴子的,怎么,儿子结婚了,你还真把自己当祖宗了?不知道我累啥样吗?冷锅冷灶你想咋的?”张大川一肚子气正好没地发,这下抓住老婆的小辫子了,一肚子怨气总算爆发了,一把抓住韩翠翠的头发就扯。韩翠翠晕乎乎地听到骂声,可浑身无力,怎么动也动不得。眼看着丈夫揪着自己的头发一巴掌扇过来,嘴角立马渗出了血渍,但韩翠翠并未感觉疼痛,也无力挣扎。张大川打够了,气喘吁吁地坐在炕沿上,这时的韩翠翠头发凌乱,已经被张大川扯得衣衫不整,但韩翠翠就是一声不吭,默默地在流泪。邻居金花婶子听到张大川大嗓门骂老婆,过来一瞧眼泪差点落下来,“大川啊,你这是唱得哪出啊,看拴柱妈让你打的,这还讲不讲理啊,平时拴柱妈哪一点对不住你了?这也不能下这狠手呀!”金花替韩翠翠捋着头发,立马露出更惊讶的神色,“柱妈这不是发着烧么,看看脸这个烫,赶紧倒点酒我给搓搓,家里有退烧药赶紧拿两粒。”
   张大川这会算是老实了,从抽屉里拿来药,去厨房舀了瓢水。金花婶子看到箱盖上有黄瓜泡的白酒,倒出半碗用卷烟纸点燃,给韩翠翠前胸后背搓了两遍。这时的韩翠翠的眼里噙满了泪,她肚里的委屈只有她自己知道。
  
   三
   儿拴柱捎信说媳妇要生了,巧的是他母娘去侍候有病的外公了。韩翠翠把家里的事交代一下,简单拿了两件换洗衣服当天赶到儿子所在的城市。
   韩翠翠进城了,这是第二次踏进儿子的家。儿媳挺着肚子在沙发上纹丝未动,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听着音乐。
   “妈,以后你就住在这个房间里,洗手间在这边,厨房在那边,脏衣服脱下来可以放在洗衣桶里,晚上我下班洗就好了。”拴柱和颜悦色地让自己的妈熟悉自家的环境。
   “拴柱呀,没事,妈记住了,妈做事毛手马脚的,慢慢来还可以。”韩翠翠说话的声音极小,似乎怕惊动了沙发上的儿媳和肚子里的孙子。
   “别老拴柱、拴柱的叫了啊!土死了,以后就叫文斌。户口上早就改成张文斌了,听到没有?”范晓丽的语气就像女皇一样,头都没有抬一下。
   “妈,晓丽现在要临产了,脾气有些暴躁,你别和她计较,有啥话您就和我说。”拴柱把韩翠翠拉进房间里小声和妈妈交代着。接下来的日子,是韩翠翠有生以来最难熬的日子。韩翠翠怎么侍候这媳妇都不对劲,拴柱不在的时候韩翠翠就像个佣人一样,儿媳对她是呼来喝去,动不动就指桑骂槐的,韩翠翠为了儿子、为了孙子只好忍着。
   晓丽生完宝贝满月后,晓丽同学来家里看望晓丽,晓丽就像看到了倾诉的对象,对农村这个婆婆的不满一股脑地全掏了出来。晓丽同学是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只是听并未参与晓丽的的话题。
   “我告诉你,你以后找对象前别找农村的,就那个爹、那个妈简直让人受不了啊,知道不?说话土得掉渣,我家文斌怎么就有他们那样的爹妈,我真是服了!房间里走路踏踏拉拉的,就单说洗手间,用完也不知道冲洗干净,那个味啊,我简直恶心透了!这也算了,咱就说吃饭,蔫悄的像不敢吃饭似的,你说我家文斌回来一看我好像给他妈气受似的,我简直无语了!还说来侍候我侍候孙子,就那笨手笨脚的样吧,还有自己在家里给我儿子扯得那尿垫子,那能用么?我都担心上面有虱子,反正我就是半拉眼珠看不上他那个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啊?”范晓丽噼里啪啦地倾诉着婆婆的不是,她不晓得韩翠翠啥时已经买菜回来了。
   韩翠翠开门就听到儿媳在数落自己的不是,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去接茬的,只好悄悄躲进小屋子里抹着泪。拴柱晚上下班回来递给母亲一沓钱,“妈,这是我这个季度的奖金的一半,你先揣着,过阵子马上秋收了,用钱的地方多,我和晓丽还宽裕,明天早上我要去省城出差,要一周才回来,妈,这几天您就受累了。”韩翠翠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拧不过儿子,就把一千块钱收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晓丽懒洋洋地起床洗漱完,坐在写字台前看信封里有一千元,晚上拴柱回来说这个季度奖金两千,怎么信封里就剩一千了呢?晓丽脑子里一闪的念头,这房间除了襁褓里的儿子,就是婆婆了。难道是婆婆偷了钱?晓丽确信自己的猜想没错,起身奔向厨房,一把扯下婆婆正在擦拭厨具的抹布,“擦什么擦呀!文斌在家你装作一副勤劳的样子,整天一副可怜兮兮的穷酸样儿,乡下人就是乡下人,不长进也就罢了,怎么还做起贼了?”晓丽不依不饶地数落着婆婆。
   小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绪,这媳妇大清早这是咋了,“我啥时做贼了,你这话你可要说明白了!”
   “梳妆台上的钱你敢说你没拿,你要没拿真见鬼了!我看下你的兜!”晓丽啥也不顾地就去翻婆婆的衣裤兜。
   韩翠翠让儿媳这么一嚷嚷,竟然忘了儿子头天晚上给自己的壹仟元还在自己的裤兜里,让晓丽翻个正着。
   晓丽拿着叠得扁扁整整的一沓钱数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一千,“你还有啥话说,做了贼还狡辩,老大不小竟然做出这勾当……”韩翠翠已经听不到儿媳的嘴巴里都叨叨些啥,但每句话都在扎自己的心,她踉踉跄跄地走出厨房,去小房间拿出自己的包裹,刚走到门口,就被儿媳拦住了,“包裹里的东西都倒出来,看里面鼓鼓装的啥?”韩翠翠没想到儿媳这么刻薄,真把自己当贼了。她强忍着泪,把包裹里自己的换洗衣服一件件拿出来抖落着……
  
   四
   韩翠翠浑浑噩噩地一路到了家门口,院门紧紧地关着,那条黄狗趴在门口热得吐着舌头,看着女主人回来立马爬起来摇着尾巴迎了出来。用嘴巴嗅着韩翠翠的鞋子、裤管。韩翠翠抚摸着大黄狗的头,跟着进了院子。这时,她听到屋里有凌乱的脚步声,从屋里出来的是村头二嘎子的老婆,村里丑得出了名的“孙大美人儿”。孙大美人慌乱地捋着凌乱的头发,看到韩翠翠露出很不自然的表情,“你怎么回来了呢,你家大哥说你不得在城里待几个月吗?”
   “我的家,我想啥时回来就回来,还用和你请示吗?”韩翠翠没好腔地回了句,她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有啥不对劲儿,孙大美人磕磕巴巴的话让她的猜疑有了肯定。
   张大川走出房门,看着韩翠翠回来一点看不出高兴,张嘴就嚷嚷:“我说韩翠翠,你是不是给脸不要脸了,人家二嘎子媳妇来坐会怎么招惹你了,看你那熊样,不在拴柱家帮侍候孩子回来干啥?”

共 692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令人扼腕叹息的情感小说。小说讲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龙江地区的靠山村张家发生的悲剧故事。张寡妇独生子张大川娶了个漂亮能干的媳妇韩翠翠,令乡亲们羡慕不已。不久,韩翠翠身怀六甲,为张家生了个儿子,取名拴柱。从此,韩翠翠把自己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果然,拴柱不负众望,考上了名牌大学,他成了村子里的大家关注的焦点。韩翠翠省吃俭用,勉强供儿子读完了四年大学。儿子找女朋友了,是高干子女,结婚那天,韩翠翠东挪西凑,为儿子准备了三万元钱。吃过饭,他们便返回老家了。想到自己辛苦养育大的儿子,娶了有钱人间的女儿,只怕是从此没有好日子过了。果真如此,儿媳妇怀孕,让韩翠翠去带孩子,儿媳妇却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最让她不能容忍的是,儿子给她一千元钱,竟然被儿媳妇诬赖为偷她家的。韩翠翠伤心地回到了老家,却被老公骂了一顿,原来张大川和村里的一个女人勾搭上了。韩翠翠一气之下,上吊而死。儿子出差回来不见了母亲,问明原由,责怪妻子不懂事,两个人回家看母亲时,却发现她已自尽了。顿时后悔不已。小说采用倒叙的写法,故事情节曲折,构思巧妙,人物性格鲜明,发人深省,值得细细品茗,倾情推荐共赏!【编辑:阿巧】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天龙        2016-10-14 00:13:18
  又见梅子的精彩小说!!祝在荷塘写作快乐、佳作频频!!
回复1 楼        文友:酸梅子        2016-10-14 18:34:49
  问好天龙社长,好久不见,远握!
2 楼        文友:阿巧        2016-10-14 06:24:10
  感谢作者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回复2 楼        文友:酸梅子        2016-10-14 18:36:36
  辛苦了阿巧美女!久不来,希望多多分享你的力作!
3 楼        文友:阿巧        2016-10-15 08:44:05
  小说关注一个普通农村妇女的悲剧命运。故事情节曲折,构思巧妙,人物性格鲜明,耐读耐品,引人深思。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4 楼        文友:阿巧        2016-10-15 08:44:36
  问候酸梅子老师!祝愿老师在荷塘创作开心!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