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未知栏目 >> 未知栏目 >> 爱在月亮海(十三)

编辑推荐 爱在月亮海(十三)


作者:遥看那片海 秀才,2505.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782发表时间:2009-09-05 22:28:05
摘要:今年月亮海的冬天似乎来得比往年要早一些,还没有到大雪节气,那白色的精灵就纷纷扬扬地下起来了,仅仅一天一夜,河流,村庄变得银装素裹,粉妆玉砌。

爱在月亮海(十三) [1]
   月亮海边出美女,但像刘思薇这样有文化知识的美丽女孩子还是少之又少,善良的人们开始为刘家出谋划策,如果给思薇找个好人家,嫁出去冲冲喜,说不定病情能好起来,何况她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起先那些婶子大娘不敢奢望能到刘家提媒说亲,是因为刘思薇还在读书,人家孩子书还没有读完,前途没有定下来,以后肯定是城里人的命,谁敢做那不着调的事情啊。
  
   现在好象不一样了,这孩子“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善良的乡亲们也为她惋惜,在惋惜的同时,人们心里流露出更多的是同情和怜悯,看到这孩子整天闷在家里不出来,她的病好象是由于郁闷得来的,看过电影《红楼梦》的人都说这孩子像林黛玉,命薄。
  
   最先触动心思的是“快嘴”二婶子。
  
   那天,妯娌俩在海边荒地里栽油菜。;寒风中,淑珍干得热火朝天,她甩掉了外套,一件紫红色的毛线衣映衬着被汗水浸得红扑扑的脸像一团火一样,手中的小锹挖起的泥块比男子汉还要大,“快嘴”二婶则半蹲着摆油菜苗,她今天能和小薇母亲在一起干活,是破天荒的事情。
  
   她把顶在头上的围巾扯到脖子上,把手放到嘴边哈了哈气,开始和小薇妈妈嘀咕起来。
  
   “嫂子,我想讨小薇的喜酒喝。”
  
   “好啊,不知道是哪家公子哥呀。唉,她二婶子,可是小薇还小啊,再说她的身体还没有好利索,嫁出去不是害人家嘛。”
  
   “你傻啊,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自然今后由她婆家的人操这心了。”
  
   “她二婶,再等等吧,小薇要和海生去参加教师招生考试,说不定考上了,她的病能好了呢,孩子病不好利索,咱缺德的事可不能做。”
  
   “你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我看你一辈子就是劳碌的命。等你心血操干了,小薇还是要嫁人,你能养她一辈子?”
  
   “该是什么命就是什么命,板凳腿的料能安到龙床上去啊。如果小薇真的嫁不出去,我就养她一辈子。”
  
   “哈哈哈,哈哈哈,你真会说笑话,小薇嫁不出去?那麻子,秃子子都能找个好主儿,要不是我们小薇生这个烦人的病掉价了,小薇离县城干部家庭咱们还真的不嫁呢。”
  
   “唉,这丫头倔着呢,我可不敢去撞这个墙。”
  
   “那我和她说去,不要看我平时傻呵呵的,对这事我可悠着呢,小薇和我对心思。”
  
   除了“快嘴”二婶子有如此想法之外,还有许多人家也有这样的想法,他们也在考虑怎样让刘思薇做他们的二媳妇。
  
   其中有一个人就是林富贵。
  
   自从招弟给他出了给“肥宝”张罗对象主意的时候,林富贵就动了心思。他以做生意为名在临海村转悠了几天,暗访了刘思薇。这个跑了几十里方圆的能人也不敢造次,他怕自己的儿子“肥宝”的形象讨不了这漂亮姑娘的芳心。说实在话,这孩子相貌随自己,可身材发育却随他娘孙翠花。真是“人有七命,命命不同。”七个女儿倒是阴错阳差,身材随自己,相貌随她娘,出落得如花似玉。要是“肥宝”和他姐妹中任何一个调个,他也用不着为他的事情这么操心。
  
   当他听说思薇生病了,他没有失望,反而高兴得背后乐了起来,他小算盘算来算去,感觉自己的儿子和刘思薇般配。他想了好久,决定还是不要冒失,毕竟自己心虚,刘支前的死和自己有直接的关系,他感觉欠刘家的,要不是方得正没有张扬,说不定自己此时应该在劳改里度过下半辈子了。
  
   再说了,贫血怕什么,农村人哪个没有这样那样小毛病。
  
   林富贵剩一家人吃午饭的时候,翘起二郎腿,端起小酒杯朝嘴里一送,“吱溜”一杯酒下肚了,又燃起一根烟,慢条斯理地望了望埋头吃饭的爱宝说:“咱宝该说媳妇了。”
  
   招弟十分激动,她终于感觉压在心头的石头要被人挪开了,一丝云霞正从云缝中射出来。她大声附和:“是临海的刘家思薇吧。好,真好,爹早该做决定了,早该提亲了,等宝亲事定下来,我准备和二丫到南方去打工。”
  
   “什么,一个姑娘家,到外面去疯?成何体统。”孙翠花瞪大了眼睛。
  
   “怎么?你想叫她在你身边一辈子?瞧你那出息。”林富贵没好气对着孙翠花一个白眼。
  
   孙翠花一句也不敢再吭声。
  
   “肥宝”半天冒出一句话:“爹,妈,我也想和姐姐去打工。人家可是我们班级的学习委员,假如不和我谈,嫌弃我那多难为情啊。”
  
   “委员你个大头鬼,现在她和你一样,是老百姓。笨蛋,傻瓜。”招弟的一阵机关枪把在场的人扫射得面面相觑。
  
   孙翠花颤颤地问:“他爹,能成吗?”
  
   林富贵慢条斯里地吹了吹手中的烟蒂:“山人自有妙计。”
  
   他眯起眼睛,他早就想好了,决定采用运用迂回策略,去找思薇的婶子“快嘴”。
   [2]
   今年月亮海的冬天似乎来得比往年要早一些,还没有到大雪节气,那白色的精灵就纷纷扬扬地下起来了,仅仅一天一夜,河流,村庄变得银装素裹,粉妆玉砌。
  
   庄户人家早已经收藏避户了,难得此时能消停一下,大多收藏壁户,外出挑河挖沟的壮汉在妻子的招呼下也回到温馨的小家。老奶奶老爷爷坐在火盆边纺线抽旱烟,年轻人则三五成群围坐在一起甩扑克,大姑娘小媳妇聚在一起纳着鞋底叽叽喳喳地说着悄悄话。
  
   思薇今天也被“快嘴”二婶叫到家里,思薇朦胧中感觉有点异样,二婶平时不这样热情的,今天好象有点反常。
  
   婶侄俩围坐在火盆边,“快嘴”非常热心地问思薇有没有吃饭,身体怎么样了,然后偷偷地瞄了思薇一眼。
  
   “小薇呀,婶今天叫你来,想给你找个好婆家。”
  
   “婶,俺还小,你那么着急要把我嫁出去,是不是看俺不顺眼啊。”思薇心里想笑,打从小二婶就老是和她开玩笑,说如果孩子不听话,就给她找个婆家,现在二婶又来了。
  
   “真的,小薇是真的,二婶给你找的是你同学。”
  
   思薇没有等“快嘴”二婶说完,用双手捂起自己的耳朵,涨红着脸嚷道:“不听,不听;不嫁,不嫁,就是不嫁。”
  
   一听二婶真的要给她找婆家,思薇委屈的眼泪似断了线的珍珠往下“啪,啪”地掉。
  
   她不知道是母亲容不下她,还是二叔二婶容不下她。
  
   说句老实话,这大半年的时间,思薇不知道她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她几乎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敢去想太多的事情,不敢去看昔日的老师,不敢去见往日的同窗,更不敢像正常的女孩子一样谈笑风生。她不知道自己前世有什么罪过,使自己少年丧父;在人生最关键的十字路口,自己又患上不可复原的病痛;现在又要面临谈婚论嫁的抉择。
  
   以前无任多么大的打击,她也没有屈服。因为她心中还有一个美好的愿望,还有一个精神支柱,至少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理解她,爱护她,关心她的人,那就是她的明宇哥哥。
  
   她知道她这辈子离不开明宇,明宇哥哥也离不开她,自从和明宇哥哥那次含含糊糊地说出心里话之后,她大多处于半痴半迷状态,满脑子是明宇的影子,做什么事情也提不起精神来,天天会到村口的柳上树下张望几次,是否能看见邮递员绿色的身影,听见那令人兴奋的自行车的“叮铃铃”的响声。
  
   可是每一次从村口回来,她都郁郁寡欢,似乎丢了什么东西似的。
  
   清晨洗脸的时候,杯子里晃荡的波纹;阳光灿烂的中午,黄菊盛开的花蕾;夕阳西下,那一只孤独的飞鸟,她都疑似明宇的影子。
  
   她不知道自己对明宇哥哥的爱是对,还是错,反正感觉没有明宇她活着就没有一点意思,她曾想过自己对明宇的感情是纯洁的,坚贞的。
  
   现在这个纯洁,这个坚贞要被打破了,有人要改变她的命运,要她出嫁,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亲婶子。
  
   她大脑一片空白,几乎崩溃了。
  
   “小薇呀,婶子和你娘都知道你心里苦哇。但你要知道,在农村,一个姑娘家,超过二十岁再找婆家难免会让人说东道西的,何况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自己有病,你不能叫你娘和你哥哥为你担心一辈子啊。你喜欢你明宇,可那是你哥哥呀,你们在你父亲的坟墓前认为兄妹的,你们这辈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我且不说农村世俗的闲言闲语,你知道明宇大学毕业要在城市里安家落户,你现在还是一个农村人,你能叫你哥哥为你一辈子受苦受累吗?”“快嘴”二婶双手放在火盆上,看着要燃烧起来的火苗,一边用火钳子拨弄着一层暗灰把火苗覆盖起来,一边絮絮的念叨着。
  
   思薇的嘴唇被牙齿咬得发乌,一言不发,只顾把小辫子来来回回在手里弯曲着,眼泪滴在火盆里的暗火里,发出“呲,呲“地响声。
  
   她只感觉心头一阵发甜,一股东西要从胃里冒出来,她强忍着,皱着眉头,恹恹地说了一句:“婶,让我再考虑考虑吧。”就一头冲进莽莽的雪原之中。
  
   月亮海笼罩在一片白色之中,要不是河还没有结冰,根本看不见哪里是路,哪里是河堤。
  
   思薇她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漫无目的在雪地里走,任凭雪花飘落在她头发上,任凭刺骨的寒风吹在她的面颊上。
  
   她感觉自己十分的无助,呆呆地看着雪花倏地和水亲吻了一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想到自己凄风苦雨的命运,真想一头栽进月亮海里。
  
   朦胧中,她依稀看见父亲向她走来,父亲还是那么高大,那么健壮,那么慈祥。
  
   父亲用手抚摩着她的头发:“小薇呀,父亲对不起你们娘仨啊,让你和你娘受苦啦。”
  
   思薇真想扎进父亲的怀抱,可是怎么也扎不到父亲的怀里……

共 364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月亮海啊月亮海,你是多么美丽的名字啊!生活在你怀抱里的人儿思薇,你给她美丽的容颜,给她聪慧的头脑,何以又给她一副病躯,难道生活真的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么?仙女般的思薇,因为病痛,使得她降临凡间,摔碎了她的梦想,也使得她不能与心爱的明宇哥又栖又息。命运何以这样捉弄人呢?思薇啊思薇,你会屈从命运么?在纯白的世界里,你能得精神上的力量么?期待作者为我们讲述这凄婉动人的故事。【编辑:月儿常圆】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月儿常圆        2009-09-05 22:49:40
  思薇的命运紧紧的揪着读者的心。难道说真的是自古红颜多薄命。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 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2 楼        文友:青青环儿        2009-09-07 19:42:07
  小说语言优美,心理刻画细腻,欣赏。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