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未知栏目 >> 未知栏目 >> 爱在月亮海[十四]

编辑推荐 爱在月亮海[十四]


作者:遥看那片海 秀才,2505.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133发表时间:2009-09-13 14:14:29

爱在月亮海[十四] [一]
   现实生活中,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改变原来看法的时候,特别是改变自己过去错误的看法时,她对这个人的感觉就会变成是美好的,感觉自己以前的观点是多么荒唐可笑,自己应该更加珍惜和呵护这来之不易的美好情感。
   紫馨对方明宇的感觉就完全彻底是这样的,她对方明宇的态度有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个中原因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自我的感觉,想到明宇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还能考上大学,不要看他平时少言寡语,生活条件非常的差,学习还那么优秀,这是城里学生一辈子也学不到的东西,那些城里的学生不是逛舞厅,就是卡拉,他们身上缺少方明宇憨厚中带着一股倔倔的乡土气息。
   紫馨暗自嘲笑自己,当初怎么没有看出这个土得掉渣的乡下小子那么多优点呢?二是父亲那天班会后和他语重心长的谈话,给她心灵来了一次强烈的震撼,父亲说他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他的爷爷奶奶也全是农村吃康咽菜的苦命人,是农村的黄土地高粱饭养活了父亲。
   她彻底认识到自己不应该对一个从农村来的学生如此的苛刻,特别是自己不了解方明宇的家庭情况下对明宇有那种势利眼,她时常有一种愧疚感。用当时最时髦的话语说:是自己的世界观有问题。
   她真想约明宇好好谈谈,向明宇道歉,但一直没有机会。
   一九八六年元旦,一个欢庆的日子,举国上下沉静在一片热烈的欢腾之中。
   那时候人们的业余文化生活还比较单一,虽然学生们接受新生事物的愿望比一般人要强,但是那时候是改革开发刚刚起步的时候,难免有泥沙惧下,很多学生被西方那些花花绿绿的精彩所迷惑,不少学生跳起了霹雳舞,迷上了摇滚乐,唱起了校园歌曲,留起了长头发,穿起了喇叭裤。
   学院学生联合会为了弘扬主旋律,特地在元旦期间举行了“师生篮球”友谊比赛,通过一个星期的激烈交量,美术系队挺进了半决赛。在半决赛中,美术系队遭遇了“劲敌”体育系队。这可是一场生死之战,美术系经过慎重研究,做出了新老结合,以方明宇的“高”加上赵剑的“快”,由东方老师领衔“快剑”组合。
   那天下午,比赛进行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双方队员你来我往,防守十分严密,动作也过大粗野,场上充斥着火药味,就连“啦啦”队员也互不相让,不甘示弱,呼喊着自己球队的名字,以紫馨为首的美术系人多势众,她们挥舞着彩旗,“美术系,加油。”声音响切云霄,淹没了体育系男生们公鸭子般“体育系,加油。”的嚎叫。
   体育系的男生们喊破了嗓门也无济于事,掩盖不了美术系女生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恨得“咬牙切齿”,向女生们扔起了纸团。
   其实与其说纸团是扔向“敌”方的武器,倒不如说是扔向“敌”方的情书,这些平时大大咧咧的男生,在球场上生龙活虎,敢打敢拼,但见了女生,就象老鼠见到了猫,憋红了脸,半天放不出一个屁来,趁着这混乱的场面,也玩起了柔情似水的游戏,把处心积虑阴谋了好几天的杰作抛向自己心仪的女孩。
   这一集体求婚的场面,惹得美术系这里女生一声又一声的尖叫。
   双方比分交错上升,终场前还有10秒钟时间,双方比分92:92。眼看比赛就要结束,几乎到了一剑封喉的地步,赵剑奋身跃起,抢下一个蓝板,顺势传了一个高空球给方明宇,方明宇运球越过对方一名防守队员,此时东方老师正站在篮下十二码内,只要明宇一传,无人盯防的东方老师一伸手就可以锁定胜局。
   “明宇,传呀。快传给爸。”紫馨急得跺脚大声喊道,她的目光像电影中的定光灯一样始终没有离开方明宇半步,方明宇的每一个动作,她感觉都那么完美,这也是她第一次省掉“方明宇”的姓,这么亲呢的喊他的名字,要不是在这个特定的环境下,她肯定喊不出来,她的脸红红的,其他女生一声又一声的尖叫她一点也没有观觉。
   明宇根本没有听清楚紫馨在喊什么,只听到她的一声尖叫,嗓子里像吞下一个苍蝇,反胃作呕,在食堂里她和东方老师那种亲呢的动作一辈子在他心头永远不能抹去,她漂亮的外表在她心里打了折扣,本来他正准备传给东方老师的,经她这么一喊,方明宇没有选择传给东方老师,他反而把球又传给了刚跑过中场的赵剑,正在赵剑一伸手准备投篮的时候,被对方一名高个子同学盖了帽,对方另一名队员得到了球,一伸手,中了三分,全场响起地动山摇的呐喊声。
   全场以他们美术系失败而结束。
   看台上一片惋惜和口哨声音。
   “你还能不能打球?”洗手间里,赵剑再也沉不住气了;“为什么你不把那球传给东方老师?”
   “我看哪,是他的视力有问题,如果视力有问题就退出篮球小组,省得我们美术系丢人。”另一个长得十分高大,留着一头长发的城里同学把水龙头开得很大,他的声音很大。
   “我,我看不惯他。”方明宇的牛脾气也上来了;“你吼什么吼?”
   “你看不惯谁?方明宇,你看不惯谁??我?还是赵剑?还是东方老师?你说清楚。”长发同学眼睛里冒出了火。
   “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只要我在场上,我选择传给谁,我就传给谁。”方明宇的驴脾气也上来了。
   “乡巴佬,猪。”长发男生甩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方明宇冲出去要拼命,被赵剑一把拉住。
   “你啊,这个黑锅背定了。”赵剑把手中的毛巾上的水挤得哗拉拉的响;“他说得也不是没有道路,你平时不是这样的啊。”
   “我看不惯她呕心的样子,你怎么也那么趋炎附势?”方明宇依然怒气未消。
   “我趋炎附势?”赵剑有点哭笑不得。
   “好,告诉你,憋在我心头很久了。”方明宇忘记了洗澡,把那天在食堂里看到的情况一五一十向赵剑吐露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赵剑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要出来了;“你真是个傻老冒,‘乡巴佬’。紫馨是东方老师的女儿,他们父女情深,这有什么错?哈哈哈…….”
   “什么?”这一次轮到方明宇瞪大了眼睛了。
   [二]
   方明宇成了美术系的“罪人”。
   “这帮兔崽子,势利眼。”黄土高原来的“小四眼”恨恨地骂道。
   “就是,一场球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再说我们只是落后三分而已,搞成这样子做啥子哩。”“小四川“也附和着。
   明宇的肠子都悔断了,尤其是痛心自己不调查研究就玷污紫馨和东方,感到深深的自责,同学们越是安慰,自己心里更是不好受。
   校园沐浴在晚霞中,显得十分雄伟壮丽,尤其是那座教学楼,更是金碧辉煌。
   明宇漫步到学校的“遐思”园里,远离开始喧嚣起来的班级和操场。
   如果是在家里,母亲和妹妹看到他这样子,一定会非常的心疼,思薇不追问个水落石出是肯定不会罢休的。要是思薇看到他不高兴,肯定会变着戏法把他惹笑了为止。
   到思薇,他心里“咯噔”一下,妹妹的病情稳定了,但压在思薇心里的那座山一样的痛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搬开,他知道自己这个要强的妹妹是不会被病魔击倒的,但要付出万倍的痛和苦,真是苍天不公,这么一个优秀的妹妹怎么就得了这样不治之症。上次赵剑陪他到上海东方医院咨询了血液病专家,像思薇的病要想更治,除非做骨髓配对,而做骨髓配对不但要有相配对的骨髓,还要大约十万元钱医疗费用。
   十万,天文数字啊,是他们一个县的产值啊。
   天虽未到四九,但风吹在身上禁不住还是要打个冷颤。
   这样的天寒地冻时节,一般人不肯到这里玩的,除非那些“爱情没有成功,同志仍需奋斗”的学生,才找这么僻静的地方倾诉衷肠。
   “遐思”园里非常的寂静,即使有两三对情侣看见有人来了,远远地躲藏到更为偏僻的地方去了。
   晚霞将金黄色的通红抹在法国梧桐树叶上,青翠的竹叶在猎猎的寒风中瑟瑟的抖动,微蓝的天空洁静而透明,空明得连一丝云霞都没有,幽远而空渺,组成一幅美丽的画卷,美丽得人心里没有依托,美丽得叫人空落落的惆怅,美丽得叫人心里想流泪。
   明宇一屁股坐在石头上,捡起一个小石子,扔向金鱼池里,吓得那些小精灵四处游走,纷纷逃避到小桥洞里去了。
   “吆,这么有闲情逸啊,一个人跑这里游山玩水来了呀。”一个熟悉而又清脆的声音从假山的另一边传过来,接着闪出一个穿粉红色羽绒衣的姑娘,体态是那么修长,步履是那么轻盈,青春,活泼,浪漫。
   明宇一听声音就知道是紫馨,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要是平时他肯定头也不回的走开,但这次他没有,只是把头深深埋乡下了,局促不安地挠着自己的头发,生怕紫馨看见窘迫的样子。
   “我就喜欢看你紧张的样子,透着一股憨厚的傻。”紫馨捂着嘴笑了,笑得眼睛中有泪溢出来。
   “就这点挫折就把你打倒啦?”紫馨在他身边的石头上坐下来,伸手递给明宇一串冰糖葫芦;“呶,给你。”
   “我不喜欢吃零食,更不喜欢吃甜的东西。”明宇只瞥了一眼,没有敢看紫馨的脸,也没有去接。
   紫馨怔怔地把冰糖葫芦在手里来回的搓着,上嘴唇咬着下嘴唇,脸上红红的。
   他们俩个人就这样坐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一片的寂静,静得能听得见树叶跌落在水面上的声音,随着缓缓的水流飘向远方。
   风一阵紧似一阵吹过来,吹乱了他们的头发。
   其实在他们的心里都很矛盾,谁都想向对方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可谁也难启齿,小知识分子爱面子在他们身上暴露无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谁打破了僵局,谁也不明白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暮色四起,操场那边的喧闹声渐渐地平息的时候,这原本沉默的身影竟然一前一后地爬起来,只见女的掏出一张纸飞快地写了什么,然后捏成两个团,朝男的面前一塞,男的捡起一个,随即就剥开了,脸红得象洋布一样,女的开心的笑了起来,随着蜿蜒曲折的小径朝园中心的亭湖跑去。
   女的跑在前边,男的紧追其后,只见男的跑几步,靠近女的大声说:“我人输了,那请你代我向东方老师说声对不……”
   男的那个“起”字还没有吐出来,就被那个穿粉红羽绒衣的姑娘转身用一个冰糖葫芦塞住了嘴巴。
   “你自己亲自向他解释吧,哈哈哈哈哈……”一边笑一边跑,银铃般的笑声把栖息在梧桐树上的麻雀惊得“扑楞楞”地飞向远方。
   男的被噎在那里,等他明白过来,顿时感觉心里沉积了几天的石头块卸下了,把双手伸想天空,好象要拥抱什么,大声地吼了一声,心灵有如天空一样明净。

共 397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青春年华中对情感的压抑而造成的心理乃至性格扭曲是任何时代的年轻人无法避免的问题。本文中所描述的特定年代的特定性征也比较值得玩味,比如紫馨在为篮球队加油叫方明宇时省去了姓也能大书特书一番。方明宇的误会也叫人苦笑不得。——【编辑:健叔】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健叔        2009-09-13 14:25:45
  欢迎继续更新
比较不上路子
2 楼        文友:青青环儿        2009-09-14 20:47:13
  小说有情有景,人物形象丰满,语言优美,欣赏。
3 楼        文友:一个人的思想        2009-09-21 12:35:48
  小说情景毕现,出色地完成了对环境、人物与情节的勾勒,语言清新,思维跃动,叙述自然。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配图里的书法很不错。
   学习了!
一个经常以文字取乐的人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