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未知栏目 >> 未知栏目 >> 谖之翼(六)

  谖之翼(六)


作者:秦桑 秀才,1088.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780发表时间:2009-09-25 09:11:02

茹月打电话给张驰,让他过来教她一些基本的金融和管理知识。说过去的事慢慢去想,以后日子长,不怕想不起来。
   张弛果然马不停蹄地带来了大堆的资料还有她最喜欢的玫瑰饼。结果,很令人吃惊。
   他朝子言竖起大拇指,又转头与茹月说,“她一如既往地聪明,学得很快。”
   茹月显得比往常更为兴奋,又手合十,虔诚地说弘法寺果然灵验。
   “对了,那天您与珍儿去那儿干嘛啊。为了求这个?您怎么知道我要学这个的呀。”
   “你是郑家小姐,以后要接管整个郑氏集团,这个是必修课。不过,我去是为了让菩萨保佑你早日恢复,哪怕是折我十年阳寿我也愿意。”
   “我可舍不得折你的寿,要折就折我的吧,反正我有一千年,够去折的了。”子言一把投进她的怀里,撒娇地说着。
   张驰看着眼前这对对母女,说,“熙妍真的和以前很不一样了。”
   “在我心里还是一样的。”她突然很送重地对张驰说。
   张驰笑着点点头,跑到阳台去接电话。
   茹月小声说,“张驰这个孩子真不错。”子言没注意听,不知道是不是对她在说。
   见他收起手机走进来,茹月一脸歉意地说,“这段时间我家妍儿真是麻烦你了。都害你没时间与女朋友约会了吧?”
   “没事,阿姨。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呢。”他坐在子言旁边开始整理课本。
   “不是吧,这么优秀的男孩怎么会没女朋友呢,不是唬弄阿姨的吧?”
   张弛只是笑笑,没有断续解释。
   “妍儿,我跟你爸商量着,等你伤好了,你就进公司去上班吧。先熟悉熟悉情况。”
   “上班?和吕离一样?可是我什么都不懂。”
   “吕离也是个画画的,他都能做好,你不行?到时候,还要麻烦张先生多提点你。”
   “熙妍是我学妹,又是好朋友,大家互相帮忙而已。说不上麻烦。”
   “对了,你刚从国外回来,想找什么样的工作。我让老泽凯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现在有几家公司在谈着,还没决定。”
   “哦,这样啊,我是想说,如果你可以进郑氏就更好了,我也不用担心妍儿在公司被人欺负。”
   “一定要去公司上班么?等伤好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当然要去,你想以后咱家公司给别人管着。我可不放心。”
   “可是,你答应过我,让我去找小姐的。”
   茹月敲她头,“这姑娘又犯傻了。你不就是小姐?”
   子言嘟着嘴不说话。
   “好,我答应你,如果你在公司的表现好,我会多拜托一些人帮你一起找。如果真有你家小姐,我保证,她在地底下也给郑熙妍小姐翻出来,行不?”
   “嗯,我也帮着一起找。说不定真有那么个如熙妍讲的像天仙一样的小姐,这几年间一直照顾她,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张驰帮着她说话。
   子言很感激地看着他,用嘴型比了个谢谢。
   “那能不能等找到小姐了再去公司上班啊?”
   “妍儿,你再这样,妈可要生气了哦。”
   “那让伤慢点好吧。”子言抬头自言自语。
   茹月与张驰看着眼她的模样同时笑了起来。
  
   晚上,子言悄悄试了下吕离送过来的药膏,果然很好的疗效。不过三四天的时间,腿上的淤青便好了七八成。几乎消除了所有的疼痛,她又是能跑能跳的子言了。
   她背着茹月跑到吕离的房间,如果被知道了,铁定要被骂的。
   门竟然没锁,她像个贼似地溜了进去。吕离坐在窗前画画。她把拖鞋放在门口,赤着脚往里走。
   美丽的夕阳下,一个女子茫然地望着周围,眼里尽是惊恐还有陌生。她站在那里,头发被风吹起,拦住了大半边的脸,凌乱地在空中飞舞。身后是一排排的断壁残垣。
   “唉,这个怎么有点像我啊。”她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
   他手中的画笔应声而落,随即从他地背部起伏中可以看出,他在连续几次地深呼吸。
   子言盯着画,想起那天的情景,想起那天那个讨厌的人。
   眼前有一股杀气迎面扑来。
   是他的目光,如利仞一般向她飞奔而来。
   她小退一步。
   “不-会-敲-门-吗?”他一字一顿地跟她说。顺手用画布把画遮上。
   “唉,怎么不画了,还没画完呢。”子言上前制止。
   “看到你,灵感全没了,脑子里就一个词儿?”
   “什么词儿?”
   “傻呼呼。”
   “那你干嘛还画我。”
   “那是郑熙妍,是你吗?”
   “我......”子言一下子不知该说是还是不是。他老是欺负她。
   “找我有事吗?下次进来,拜托能不能弄出点声。小姐。”
   “来你房间还得敲锣打鼓吗?花族族会的时候才那样。我来谢谢你的药膏。”
   “好得差不多了就把药膏还回来,看你是我妹的份上才拿给你用的。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
   “还要还的吗?我用完了。”
   “什么?几天就用完了。你。。。你怎么用的?”
   “我受伤面积大嘛。我看挺好用的,一天用好几回。”
   他皱着眉头看她,“怎么没让你中毒。”
   “非但没中毒,而且全好了。所以,明天你陪我出去吧,咱们去找小姐。”
   “不去。”
   “为什么?我们说好的啊。”
   “你手这样出去。你妈会杀了我的吧。”
   “我想好了,明天把老师也叫上,说去学习。然后你跟在我后面溜出来。”
   “算了,我想了下,还是不跟你一起疯了,否则,恐怕我也要看心理医生了。”
   子言斜眼瞟了他一眼,镇定地说,“那好吧,我明天跟老师一起去找,可能明天就能找到了,可惜你就看不到画里的女人了。”
   “我要休息了,说完了你也回去吧。”他没等她开口。碰地把门关了。子言摸着鼻子,细碎地数落他。
  
   子言带着珍儿出了门。张驰过来把她们接出家门后,便万般内疚地去面试了。一再叮嘱她不要跑太远了,他一完事就过来找她。
   子言拉着珍儿满大街地闲逛。完全不知道要去向哪里,又或是该往哪里走。太阳从东边斜斜地射下,子言发现身后总有一个细细长长的身影不远不近地跟着。
   “珍儿,有人跟着咱们。”
   “我知道,小姐。”珍儿显得很是紧张。
   “他为什么跟着咱们。”子言转头想往后看。
   “不要看他,免得让他知道咱们发现了他。呆会有事的话,小姐你先跑,我来拖住他。”
   “会有什么事?”
   “可能有人发现了你的身份,老爷做生意,也没少得罪人。以前就......她突然打住。”
   “这里这么多人,不会有事的,珍儿不用担心。”
   “真出事了,人再多也不会有人管你的。谁不是贪生怕死,事后诸葛。不行的话,出事的时候,小姐,你就大声说出你的身份,那样可能有一些人会站出来帮忙。”
   子言木木地点着头。悄悄地把头往回转,她甚至觉得珍儿紧张得有些过份了。
   珍儿突然拉她一把,差点碰到那只脱了臼的手。
   她们一下子躲进了墙角,珍儿小心地探出头。子言也好奇的伸头看看。
   果然有一个男子站在那里张望。
   黑色的衣服。
   清瘦的脸庞。
   清澈的眼神。
   人来人往中,他神情严肃地背着他的画架。
   珍儿靠着墙,长嘘一口气。却又马上仿佛从梦中惊醒般地说,“他为什么跟着咱们?”
   子言悄悄跑过去,在他肩上猛拍一下。
   “干嘛跟着我?”
   他转过头,“没看我拿着画架吗?我出来写生,谁跟着你啊。”
   “吕少爷,你吓死珍儿了。以为又有什么人要对小姐不利呢。”
   “我刚好路过。要去第一次见你的那个小巷。我先走了。他说完竟真的一个人走开了。”
   “哎,我也要去那。”子言拉着珍儿跟在后面。
   吕离不理会,断续往前走。
   经过一家大型商场的时候,很是热闹,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是谖的签名售书哦。”珍儿踮着脚尖说。
   “谖是谁?”
   “作家。这几年很红,出了好几本书。”
   “我也看看。”子言扶着珍儿往里瞧。“很漂亮呢,吕离,你看看。”
   一转头,竟没了他的踪影。
   “吕离呢?”
   “在那边呢,遇到朋友了。”
   子言朝珍儿所指的方向望过去。那男子的面貌让她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始终想不起,。到底在哪里遇到过。
   他们一同向她走来。
   “这是郑家小姐郑熙妍。”他很是正经地介绍着。“这是我朋友宁启轩。”
   “你好,他谦谦有礼。”
   子言看着他出了神,半天没回应。
   珍儿在旁边拉了下她的衣角。“我家小姐家受伤了,行动不太方便。”
   “怕是看帅哥看呆了吧。”吕离在旁边不怀好意地笑着。
   “哦,你好,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他转头看了看吕离,恐怕没有吧,”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好了,我要去工作了,今天有谖的专访。”
   “好,改天再聚。”吕离拍拍他的肩。
   “他与谖一起的么?”
   “他是报社的摄影记者。怎么,还真有想法?”
   “只是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你所谓的花族?你觉得的东西太多了,没见哪件是真实的。”吕离不屑地说道。
   “不跟你说了,珍儿,咱们去找小姐。我最近老感觉小姐就在我身边似的,怎么去了那么多地方就没见到她呢。”子言有些生气。她想着自已的事,没想到,一回头竟看到珍儿和吕离窃窃地笑到了一起。
  
  

共 345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子言尽管百般解释,茹月还是不相信她不是熙妍。甚至让人来带领她熟悉公司的帐务,准备让她以后接手。好在她的“哥哥”知道真相。但吕离的诡异却又让子言困惑起来。 【编辑:清平人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青青环儿        2009-09-25 10:12:44
  【编者按】子言尽管百般解释,茹月还是不相信她不是熙妍。甚至让人来带领她熟悉公司的帐务,准备让她以后接手。好在她的“哥哥”知道真相。但吕离的诡异却又让子言困惑起来。 【编辑:清平人生】
2 楼        文友:青青环儿        2009-09-26 15:26:11
  子言拉着珍儿满大街地闲逛。完全不知道要去向哪里,又或是该往哪里走。太阳从东边斜斜地射下,子言发现身后总有一个细细长长的身影不远不近地跟着。
   _______小说继续进行,场景神秘。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