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未知栏目 >> 未知栏目 >> 谖之翼(十)

精品 谖之翼(十)


作者:秦桑 秀才,1088.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813发表时间:2009-10-13 10:30:53

等子言赶出去,宁启轩一溜烟似的没了踪影。子言一跺脚嚷了起来。“都怪死老姚。”
   “丫头,你这样,叫我日后怎么敢娶你。”他站在她后面,玩着他的钥匙扣,漫不经心的样子。
   “拜托,我日后要嫁的也不是你。”子言走过去,拉着他的手,“你把宁启轩弄丢了,得帮我找回来,找不回来不准吃饭。”
   他蓦地把手放在她的肩头“可是,丫头我是要娶你的。”他不怀好意地笑起来,竟趁她不注意在她额头轻吻下来。
   子言不知所措地睁大眼睛。芸芸站在老姚后面,目无表情。
   “我说过我是认真的。”
   “认真你个头。”子言一下清醒过来,重重地拍过他的头。“芸芸姐,我要回家了,老姚还没吃饭呢,你们一起吧。”
   “哎,丫头,丫。。。”
   “我警告你,以后都不准叫我丫头,否则,绝交。”子言义正言辞地小声与他说道。
   一回头,张驰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站在街角,那样温暖地朝她笑着。
   子言转过头,仿佛对全世界宣布。“我男朋友来接我。”
   老姚居然伸手拉住她,“他不爱你,子言。”
   “你今天很过份,姚晁。”
   “还以为你脾气很好呢,丫头。好啦,你回去吧,我与芸去吃饭好了。”他转身揽着陆芸芸从张驰身边走过。
   “老姚特喜欢开玩笑。”子言笑着说。
   “看起来是不错的人,对了,熙妍,还没有你家小姐的消息么?”张驰边开车边问她。
   “没有,那个宁启轩不知道有什么阴谋,非不让我与小姐见面。”
   “有三种可能。”
   “哪三种?”
   “第一,他确实不认识你家小姐,可能是你当天看错了。”
   “不可能,我看得很清楚。”
   “第二,他相信你们真来自花族,不想让她离开。第三,他对你有怀疑。”
   “他怀疑我什么?我是如假包换的莫子言。”
   “那你就要问他才知道了。”
  
   “啪”地一声,杯子粉身碎骨的声音。子言站在门外,惊诧得不能动弹。里面悄无声息,门开了,出来一个中年女子。
   “丽嫂?”子言很是吃惊,很久不见了,她比以前在郑家时更显年轻了些。看得出,年轻的时候也是长得不错的女子。
   “小姐,在郑家还习惯?”她朝她笑笑,随后离开,子言总觉得那笑里隐藏着些什么。
   茹月坐在沙发上,珍儿收拾着满地瓷渣儿。
   “怎么了这是,谁惹您生气了?”子言过去揽过茹月的肩头。看她把手里的纸巾揉成紧致的纸弹儿,一瞬间几乎可以听到他们经络断裂的声音.
   子言拿起桌上的水果片儿往茹月嘴里塞。“别生气了,妈,我刚在门口看到丽嫂了呢。”
   她没有看到珍儿朝她使的眼色。
   茹月朝她看一眼,突然生气地把茶杯从桌上掀下来,茶水溅了出来,扑腾地洒在子言的手臂上。
   珍儿惊叫起来忙拿了纸巾过来帮她擦试,茹月从沙发上站起来,“你怎么站在那里。”
   “我一直站在这里呢。”子言接过珍儿手中的纸巾。看来茶水已放了段时间,并不是太烫。
   “是丽嫂惹您生气了么?”子言小心翼翼地问着。
   “以后不准提这个女人。”她站起来朝楼上走去。
   英姐去开门,吕离与郑凯泽一前一后地进来,仿若两个陌生人。
   “丽嫂刚过来了。”茹月突然折转身走下来。
   “她来干什么?她。。。没说什么吧?”郑凯泽露出难得一见的惊慌。
   “说是上次把妹妹的相册忘在这边了,特意过来来拿。我告诉她那些无用的东西怕是早扔了。你猜怎么着,她竟然冲我发脾气呢。她妹妹叫什么来着。”茹月停下来想想了,笑着说“对了,叫吕素素。”
   “伯母,我先上楼去了。”吕离默不坑声地往楼上走。子言也跟了上去,想跟他谈谈宁启的事。
   “好,等会儿吃饭我让英姐去叫你。”茹月又对郑凯泽说,“丽嫂竟然跟离儿继父一个姓,也算是有缘,我也就没跟她计较。”
   郑恺泽轻笑回应“世上同姓的人多了去。”又叫住吕离,“你跟到书房,有些工作上的安排要跟你说。”
   “我很累了,明天到公司再说。”
   “你,你简直是想气死我,我这个当父亲的倒是不跟你说不上话了。”子言想起,自从她过完生日,吕离与郑凯泽几乎不再讲话,冷战好一段时间了。
   “是义父,如果可以,我倒是宁愿不认识你。”他说完便径直进了自已房间。
   “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我看还是妍儿乖。”茹月从珍儿手中接过茶递给郑凯泽。
  
   电话响了起来,子言很是惊讶,宁启轩居然会给她打电话。这些日子给他做助理,他几乎是不与她讲话的,即便被她逼得没有办法,回起话来也是针锋相对,像一对仇人似的,当然也没有给她安排过任何工作,她倒也心安理乐,落个清闲何乐不为。这会儿,他竟然还想起了她这个隐形人。
   “你现在过来,她要见你。”
   子言激动得半天没说话,“她是。。。。。?”
   “你想见的人。莫芙。”手机啪地掉在地上。
   “吕离,吕离,赶紧,去,去宁启轩家。”
   子言扑到吕离的房间,大声叫了起来。“干嘛呢?”
   “他让我去见她了。”
   “哪个是哪个啊?”
   “宁启轩让我见小姐了。”
   “怎么这么突然?”
   “他本来就不正常,有什么权利不让我见小姐,你快点。”她拉着他便往楼下跑。
   茹月拦在前面。神色凝重。
   “子言,你去哪里?”
   “找到小姐了,我要出去一下。”
   “你答应过我什么?”
   “妈,把事情弄清楚不好吗?再说,有必要那样认真么?”
   “当然要认真。”郑凯泽听到她们争执也走了过来。
   “什么事啊,茹月。”
   “没事,这丫头又不听话了。”茹月突然温柔起来。
   “妍儿,你要出去吗?”
   “嗯,出去一会。”
   “有离儿跟着一起,茹月你就不用担心了。”
   “离儿上班也累了,珍儿,你跟着小姐一起出去。离儿,你先回房,伯母有些话跟你说。”
  
   屋里的灯光有些昏暗。子言跟在宁启轩后面,珍儿拉着她的手,大家都不说话。
   他把卧室的门推开,“她在里面。”
   子言走进去,她坐在床上朝她的方面看着,眼神专注。
   “小姐?”
   “子言?你是子言么?”
   子言使劲地点头。她却依然重复问“子言,是你吗?”
   “是我,小姐。”
   她从床上爬起来,却半天找不着鞋,匆忙中赤着脚走了过来。子言看一眼身边的宁启轩,他从床下拿了拖鞋放在她脚下。
   “小姐,你怎么啦?”子言扶着她,心疼地问着。
   “我没事。”她一如既往地温柔而典雅。
   “我没事,子言,你过得好不好。有没有遇到坏人。我们不在花族了。”说最后一句时,她情绪明显低落下来。
   “她眼睛看不见了。”宁启轩帮着子言把莫芙扶到客厅。
   “宁启轩,你要给我解释。我家小姐怎么就看不见了。来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么长时间你为什么非不让我见小姐。”子言一把推开宁启轩,把莫芙抱在怀里。
   “子言,不要怪他。”
   “小姐,你现在不要讲话,你看不见,很多事情看不清楚。”
   “你把她害成这样,所以不敢让我见吗?”
   “郑熙妍过完生日的第二天,有自称是郑家的人要带她走。结果,她从阳台掉了下去。出院后便看不到了。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
   “郑家的人?”
   “是。你是郑家大小姐,莫非不知道?莫不是为了保留你郑熙妍的身份故意找人做的?”
   “珍儿,这是怎么回事?”
   “小姐,我真不知道。没有这回事,如果是郑家的人要抓莫小姐,断然不会自报家门的。况且郑家人没有抓小姐的动机。”
   “如果不是她决定从明天开始出去找你,我也是不会让你来见的。”
   “启轩,好了,子言定然不会害我的,她是我的保护神。”
   “她是保护神,那我是什么?”宁启轩竟然无意说出这样一句话。
   “谢谢你这段时间对小姐的照顾,明天我便会将她带回郑家去照料。”
   “小姐。”
   “我不同意。”珍儿与宁启轩同时发话。
   “你还是怀疑是我找人害小姐,我莫子言绝不是这样的人。我承认这段时间对于小姐我有些疏忽了,但是我也有我的难处,郑家人对我很好,我也不想伤了她们的心。”
   珍儿在一旁拉子言的衣服。
   “珍儿。怎么啦?你有话要说么?”
   “张驰-一直-把你当郑熙妍。还有太太。”她吞吞吐吐地说出来。
   是,如果他知道她不过是个冒牌的,定会转身就走吧,他那样坚信她是郑熙妍,他的坚信甚至让她自已都产生了幻觉。还有茹月那样温暖的关怀。
   “子言,我不想再重新去适应新的环境新的人了。在这里很好。等我身体好了些,我们便想办法回去。”
   “小姐,你知道怎样回去么?”
   “现在不知道,但总会知道的。”“是,小姐,我们总可以回去的。珍儿,你先回去,跟太太说,今天我就在这里过夜了,明天下班了会回去给她交代。”
   “小姐,你这样太太会很伤心的。她身体不好,你要想清楚。”
   “所以我才需要一晚上来想这件事,前前后后地想清楚。你告诉她,我很爱她,无异于郑熙妍对她的爱。”
   “恐怕。。。。。”
   “珍儿,至少我现在还是你小姐,是吗?”
   “我希望以后也是,小姐。”
   子言冲她笑笑,把她推了出去,“路上要小心,也与吕离说下吧。”
   珍儿出去后,她又给张驰打了电话,只说了一句,老师,我找到小姐了,恐怕是要回去了。
   莫芙到阳台找她,子言把电话立即把电话挂断。张驰打过来,她再次挂断,并把手机关机,她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即使她不是存心欺瞒,即使她一再申明了自已的身份,但她依然内疚。她毕竟占有了这么多的原属于郑熙妍的情感和爱。
   “子言,这几个月,你认识了不少人吧?你到哪里都那样讨人喜欢。听说,你现在是郑家小姐了。”
   “讨人喜欢子言怎么也比不上小姐。你那样美又善良。郑家小姐的身份正让我烦着呢。”子言诚心与莫芙说着。
   “回去是不是会有舍不得?”
   “你呢?小姐。宁启轩对你怕也是不差吧。”
   “我们不属于这里,终究是要回去的,牵绊再多也无法改变。启轩像我哥,虽然我唯一的哥哥已亡于溺刑,但我总觉得他就是我哥,很亲切。子言,你能带我下去走走吗?启轩最近好忙,每次回来很晚,我已经很久不曾出去了。”
   “好。不过现在天色有些晚了,不过下面有很亮的灯,五光十色,很漂亮。”
   莫芙微微笑起来。“是,刚被启轩带回来的时候,一到晚上,我总跑到灯光下跳舞。”
   子言想起那一幕,该是多么美丽。翩翩起舞的小姐,在斑斓的灯光下旋转,像一只紫色的蝴蝶。
   小区里还有小孩的嬉闹。路灯下的花坛边一年轻女子在呤诗,可爱的吉娃娃安份地躺在她怀里。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勾。”
   莫芙站着不动,侧耳倾听。“声音婉转,满怀愁绪,该是怎样的女子。”
   她大约是听到莫芙的讲话,转过头来。长长的头发分散在胸前。明眸浩齿,宛如明月。
   “是你?”子言很是惊讶。
   “小姐莫非认识我?”吟诗的女子轻抚怀里的吉娃娃,妩媚地笑。
   “子言。这吟诗的女子是谁?什么模样?”莫芙拉着子言。
   “她是知名作家,长得很美。叫谖。”子言与小姐说道。
   她突然大笑起来。“在她面前,就休要说我长得美了。”她走过来,站在莫芙面前。“这世上果有这样的美人儿,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小姐过奖了。听你声音便觉有不凡之外,想不到竟还是作家。”
   她又爽朗地笑起来。“我叫薛曼。你们怎么称呼?”
   “你不是叫谖么?我叫子言,这是我家小姐,叫莫芙。”
   “都是好有灵气的名字,谖是我的笔名。你们叫我薛曼吧,“谖”不过是一个虚假的外衣罢了。”
   “焉得谖草?”
   “言树之背。”
   子言望着莫芙与薛曼相视而笑,顿时一头雾水。谖草,蓝湖边成片生长着,何为言树之背呢。
   “为什么笔名叫谖呢?”
   “笔名,不过是欺世之名,谖从里至外地完美诠释了。”她看向子言,“谖,本义是欺骗。”
   “薛小姐喜欢在黄昏时分吟诵,好雅兴。有时间可一起饮茶。对了,忘了问,你可是住在这里?”
   “我住这里两年之久了,你怕是才搬来的吧,不然,像你这样的女子,我看一次背影也定然忘不了的。还有,我并不是喜欢在这个时候吟诗,不过是我在等人,无聊时候的消遣罢了。”
   有车开进来,停在灰灰的夜色中。与郑家相同的车。
   “他来了,我先走了。认识你们很高兴。”她雀跃地离开。
   一个幸福的人。谖,或许在这里只代表遗忘,她遗忘了忧伤,记住了美好。
  
   宁启轩下来,给小姐披了外套。
   “郑家让你打电话回家。”
   “你怎么知道?”
   “借吕离之口说的。”
   子言连忙开机。茹月接的电话。“熙妍,你确定不回来了?”
   “今天暂时不回了,妈,你放心,我没事,你早些休息。”电话那头不再有回应。却听到隐隐的啜泣声。
   “妈,你怎么了。”
   “你不会回来了,你又要丢下我了。我杜茹月倒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啊,老天竟要这样与我做对。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啊。”她哭哭啼啼地挂了电话。
   子言有些心神不宁。
   莫芙拍拍她的肩。“你回去吧,先安抚下老人。我们以后天天可以见的。再说。回去的事,还要从长计议,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回得去的。”
   “小姐,你不要担心,家里有珍儿照顾着,不会出事。我现在有好多话要与你说。”
  
   凌晨的时候莫芙沉沉睡去。子言穿上衣服往家里赶。她担心着茹月,怕她伤心,怕她绝望。
   离家不远的地方,子言下车走回去。怕车声会惊醒了茹月。这样的时候,她定是睡不安稳的的。甚至还有可能一直端坐在客厅。
   刚进花园时,听到争执声。又是郑凯泽与茹月。
   “熙妍不回来,你倒好,也现在才回来。你们父女俩就欺负我吧。”
   “茹月,这件事,我还是要跟你说,这个熙妍不是咱们的熙妍。”
   “那她也是我杜茹月的熙妍。吕丽丽帮你把吕离带回来,我知道为了这事,你们商量将近两年。吕素素的事,你还是不打算跟我说个明白么?还有,你现在外面的女人。”
   “茹月,你?”
   “你知道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我不笨,凯泽。我尊重你的儿子,所以,也请你尊重我的女儿。我知道,那个黄世诚是你打过招呼的,否则,人家怎么可能让熙妍进去工作。现在,你升吕离做了经理,我没有提出意见,但我希望你能让我与熙妍好好一起生活。没有女儿我是活不下去了。这么多年夫妻,你连这点都不愿恩赐于我么?”
   “我一直是尊重你的,你知道。只是有些事情正如她自已所说,总要弄清楚的。”
   “该清楚的时候自然会清楚,我与你几十年夫妻,你才是我最终的依靠。”
   争吵的声音慢慢小下来。子言没有进去。太多事情她不明白,却又无权去问个清楚,只好在一切都恢复安静的时候,悄悄回了自已的房间。

共 568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故事到这里有了转机,尽管重新见面的时间稍微有些迟,但这至少不是最坏的结局。从这一章节里可以看出,一个人做到孑然一身是很难的,在感情面前,你做到冷静并不足以置身事外,而在怀疑面前,你做到正直也不够扭转他人的怀疑冲突总是表现在主人公在两方面所面临的麻烦或是抉择上,和莫芙的见面算不上令人失望,但也算不上惊喜,毕竟他们除了一些唏嘘之外,也就剩下了感慨,而那双没了光亮的眼睛更是没有出现任何传记。而家里这边更是出现了让子言无法问也不想去想的真相——【编辑:健叔】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1013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健叔        2009-10-13 10:35:11
  欢迎继续更新 期待精彩继续
比较不上路子
2 楼        文友:健叔        2009-10-13 10:36:15
  谖的出现还是让人有看了开头一样的冲动,这篇文章已经很长时间没叼起我的胃口了,呵呵 ,期待
比较不上路子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