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未知栏目 >> 未知栏目 >> 月色撩人[第五章]

  月色撩人[第五章]


作者:遥看那片海 秀才,2505.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914发表时间:2009-10-17 14:07:51

农历的春分刚过,清明的季节还没有到来,从黄土高原酣畅淋漓地刮了一冬的西北风,一路长途跋涉到大潮河边,已经没有往日的强悍气势,变得没有一丝力气,悠悠柔柔的,不要小瞧这二月的春风,大潮河边历来就有“二月春风裂牛头”的说法。
   就是这悠悠的春风,有如一双温柔手把潮河两岸杨柳的枝桠上抚摩成一个又一个小蘑菇,鼓起了青春的苞蕾,象刚开始发育的姑娘一样令人赏心悦目。
   一夜之间,这些小蘑菇嘴咧开了,吐出了淡淡的绿芽,让人感觉到春天真的来到了。
   虽说初春的脚步慢慢逼近了大潮河,但夜晚给人感觉还是十分的寒冷。
   月亮渐渐地从东方升起,冷冷地泛起青灰的光,从两棵树杈中泻进柳家的小院子,象层层浓霜铺在地上。
   外面的天气虽然冷,柳家院子里灯火通明,屋子里十分热闹,所有的亲朋好友全到了,两张八仙桌子上坐满了人,相互寒暄着,天南海北的聊着,桌子上冷菜已经上好了,但人们似乎还没有动筷子的意思,因为座北朝南贵宾席上两个位置还空着,所有的人都在等待那两个人,有个别亲戚的小孩子已经饿得不耐烦了,眼睛盯着桌子上的美味食品,大人们只好连哄带劝叫他们再忍耐一会。
   男宾们抽着比自己平时买的要好得多的廉价的旱烟,顿时屋子里烟雾缭绕,他们在神五神六地在议论加山做教师的事情,时不时又扯上一些国家大事,好象他们知道得特别多,也显得相当有水平,偶尔间有不同的看法,彼此会争上两句,但具于是亲家礼道的关系,相左的话题也被融洽的气氛代替了。
   有的亲戚都认为现在教师的地位还不高,凭柳加山的成绩应该继续复习考大学,说不定将来能出人头地;有的亲戚则认为都结婚了,还怎么考大学,于是又有了结了婚能不能考大学的“讨论”。
   女眷们则交头接耳说着悄悄话,“张家长,李家短。”说着说着话题就到了梅玉雪的身上。
   “你没看见过新娘子吧?那叫漂亮,在大潮河滩上,可是数一数二的。”
   “是啊,听说这姑娘是主动和柳加山谈的恋爱。”
   “不是的,是女方家长的主意。”
   “我听说是加山父亲定的这门亲事。”
   “哈哈,老公爹看上儿媳妇了。”
   柳加山和梅玉雪自然是人们谈论的话题,梅玉雪美丽漂亮,聪明能干更是所以人津津乐道的。
   直到过了约莫两袋烟的功夫,就在人们相互间讨论没有个结果的时候,从外面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声音:“恭喜恭喜啊,恭喜老柳叔叔双喜临门啊。”
   加山的父亲几乎是第一个冲出门去,因为他听到了他想请的客人,也是今天晚上的贵宾——村支书和计划生育专干。
   村支书张光中是副乡长张光华的亲弟弟,他顺手接过加山父亲递过的烟卷,嗓门依然那么大:“很不容易啊,老柳叔,加山可是我们村子走出来经过市里考试的第一个正规的教师啊。要不把那些民办教师辞退掉,我们柳家湾的教学质量就上不去,现在好了,有了这次市统一招收的教师,柳家湾教育有希望。本来加山明天应该去上班的,学校那边有两个班级已经一个月没有老师了。但加山的事情我定了,明天不用去上班。人生有几件好事情来着?”
   说到这里,张光中卡住了,他向身边的计划生育专干柳小蔓望去,向柳小蔓求救。柳小蔓是加山的叔伯堂姐,不过早出嫁了,由于年轻漂亮,有文化,被村了“特别”提干做了计划生育专干。她一听到张书记问她的话,就知道这个草包书记平时就喜欢讲大话,到关键时候就露馅,只见她把嘴一抿,笑道:“是两件,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
   “对,谁能一天遇见两件好事情啊,只有我们的柳加山啊,所以我准假了,放加山两天假。今年晚上两场喜酒并一唱喝,好,好,好,不醉不归。”
   张光中的一通慷慨激昂的开场演讲,把气氛推向高潮。所有的亲戚肚子实在是饿了,刚等他说完,就开始山吃海喝起来。
   东厢房,柳加山的洞房里,柳加山的母亲和加山的大嫂子一边谈笑着,一边在给柳加山上明天结婚的课程。教他明天如何讨梅玉雪的喜欢,教他明天如何讨丈母娘的欢心,教他如何明天如何学乖巧一点把新娘子顺利娶回家。
   柳加山是这耳朵听那耳朵出,母亲和嫂子的话一句也没有放在心上,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两根燃烧的红蜡烛,望着蜡烛渐渐流下的烛泪。这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瘦瘦的身躯似乎承受不了生活这两天对他的折磨,一双箭眉紧锁着,上嘴唇紧咬着下嘴唇,内心有如翻江倒海。他刚参加完县里招收教师的考试,原本他理想的火花刚开始点燃,学生时代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能做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是多么幸福快乐的一件事情啊。可是半路里杀出了梅玉雪的父母亲,要他和梅玉雪在二月底完婚。柳加山知道梅玉雪父母亲的用意,看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公家人了,梅玉雪的父母小算盘就开始打得“噼里啪啦”。加山的父母亲毕竟是农村老实巴交的农民,自古只见“凤求凰”哪里听过“凰求凤”,这么好的事情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吗,打着灯笼也难找啊。老两口高兴得合不拢嘴,张罗着加山的婚事。原本这事情老两口心想柳加山肯定是一百个愿意,一千个照办,没想到柳加山却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死活不开口,死活不答应。
   柳加山每天是白眼对着父亲,冷脸对着母亲。父母亲知道自己说不过柳加山,做父母的知道自己孩子的脾气,这个“酱瓜菜”没有多少人能吃得了的,于是请来大舅爹二姑奶三姨妈,把柳加山说得天昏地暗,远到两千多年前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近到新社会的“早抱儿子早得志。”什么“梅花出五福,竹叶报三多。”什么“梁三伯,祝英台忠诚不渝”什么“贾宝玉十几岁就知道云雨小丫鬟”。凡是他们知道的古代能早婚早育的乱七八糟的故事把柳加山的耳朵塞得满满的,就差“前唐后汉,五代十国”贞女烈传没有搬出来,加山听了心里想笑,这些亲戚懂的真不少,怎么就没有去考大学,去考中国历史专业呢,有这些亲戚真是自己的荣耀。自己中学历史本来就不好,也就是老师根本没有教过,今天算是开了眼界,这一课算是补上了。

共 232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世间最可怕的就是长嘴之人,东家长,西家短的乱侃,非要说出些事来。梅玉雪在众人的嘴中,究竟会说出什么事来,我想,读罢此文就可知道个子丑寅卯来!可有一点,人生一世,最好还是别说人的是非为好!欣赏,推荐阅读!【实习编辑:幻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幻新        2009-10-17 19:39:33
  世间最可怕的就是长嘴之人,东家长,西家短的乱侃,非要说出些事来。梅玉雪在众人的嘴中,究竟会说出什么事来,我想,读罢此文就可知道个子丑寅卯来!可有一点,人生一世,最好还是别说人的是非为好!
生活给了我源泉,我在生活里歌唱
2 楼        文友:一个人的思想        2009-10-18 22:12:45
  作者的文笔十分好,特别是对小说环境的描写,像是散文。欣赏!
一个经常以文字取乐的人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