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我很好

编辑推荐 我很好


作者:唐棠 布衣,271.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934发表时间:2017-09-30 16:52:20
摘要:用微笑掩饰内心的挣扎,最后的生命也在最灿烂时凋谢。

早上六点,王阿姨就叫醒了自己的儿子阿城吃饭,吃完饭好让他帮着做家里的生意,一边叫他起床,一边嘴里还念叨着:“你看你苏大娘家的小开,你俩同一岁,今年都二十四,你看看人家,在大城市里工作,当的是白领,你再看看你。”王阿姨一脸嫌弃自己的儿子说道,阿城早就听烦了自己的妈妈在耳边唠叨,撇着嘴道:“白领,白领,说白了就是工资白领。”王阿姨气得往他的头上砸,看似下手重,实则轻微的碰了一下,说:“你就是看人家嫉妒,她每个月回来不是给她爸妈买吃的穿的用的,你再看看你,整天就知道睡了吃,吃了睡,没出息。”说完,就忙她的家务了。
   而王阿姨口中的苏小开,以优异的成绩顺利进入高等大学,大学之后又进入外企,此时又一夜没睡好的她,正赶往上班的路上。
   忽然苏小开的手机响了,苏小开一看,是妈妈打来的电话,苏小开接了电话,说道:“喂,妈。”电话那端的苏妈妈问:“小开,这个周末还回来么,你爸说要给你做点好吃的。”
   苏小开笑着说道:“有好吃的我当然回去了,要我买点什么吗?”
   苏妈妈说:“不用买,回来就行了。”
   “妈妈,我还在上班的路上,先不说了,你挂了吧。”
   苏小开挂了电话,虽然自己在城里工作,可是几乎每个月,甚至每两周就会回家一次,除了这是习惯性的行为之外,更重要的是,希望回家可以睡一夜的安稳觉。苏小开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的精神放松些,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苏小开睁开眼,是房东,不用想苏小开也知道,这个月又该交房租了,没钱的时候会让苏小开觉产生莫名压力感,而这种压力又让苏小开心里产生拒绝和排斥现在的生活,可是自己又不得不在眼前有点无能为力的生活里挣扎。自己的为难,苏小开并不打算对任何人说,因为苏小开觉得说不说都不能改变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那还不如不说。有时候苏小开觉得自己就是个多余的人,存在这个世界,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和价值感,往往这个时候,苏小开就想到了死。
   正在苏小开在为活着纠结的时候,车门开了,自己该下车了,今天的工作还是要做的,苏小开只得快步走向复杂的生活中去。
   阳光很好,苏小开看着玻璃映出自己的影子,她忽然觉得自己长得还是不错的,苏小开在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她对自己说:“苏小开,别乱想了,好好生活。好好生活。”
   进入公司,苏小开微笑着跟每个人打招呼,坐到自己的位置,苏小开觉得这样的自己好假,心里不知为什么的空荡荡的,不真实,转眼间,苏小开的眉目中又透出一股浓浓的忧伤。工作的时候,苏小开并不希望别人来打扰自己的节奏,甚至不想跟别人交流,她觉的别人的笑与乐完全与自己无关。正当她沉浸在自己的工作里时,有一个同事拿着她的手机上的搞笑视频对她说:“小开,你看,逗不逗。”
   苏小开被视频上两个可爱又呆萌的小熊猫逗乐了,苏小开与她说了几句话,下午茶的时候,苏小开同样跟同事说说笑笑,用笑容展示自己友好,乐观的一面。
   下班回来,一个人走在路上,苏小开依旧觉得心中堵塞,心中像是压了重重的一块石头。尽管自己已经试图说服自己,让自己慢下来,平静下来,可是低落的情绪仍然围绕在苏小开的心头,苏小开想,既然这样,那就按这样的来吧。跟平常一样,苏小开吃饭,洗澡,看书,睡觉。可半夜苏小开醒来之后就再也睡不着,她越想睡,脑子就越清醒,她试图听歌来帮助自己入睡,可是并不管用,于是,她就起来运动,想要靠运动让自己疲累,可依旧是清醒,最后苏小开坐下来,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已经一年了,这样的状态使我接近崩溃,我像陷入了一个泥潭,越陷越深,撕心裂肺的头疼让我心力交瘁,晚上的无助让我想要解脱,可我在挣扎,在无望的黑暗里挣扎,可是哪怕是一根稻草,都没有人递给我,有谁来救救我呢?苏小开打开了电视,一直看到黎明,苏小开瘫在沙发上,不想起身,可是还要接着今天的工作,于是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有点疲倦和憔悴的自己,苏小开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泣不成声,那是绝望和无助,平静之后,苏小开用精致的妆容掩饰黑夜给她的折磨。
   在公司门口,苏小开碰到了一个同事小宋,小宋对苏小开说:“今天打扮这么漂亮啊,口红跟衣服的颜色挺搭配的,你在哪儿买的,给我推荐一下下呗!”苏小开听到别人的夸赞,突然有种满足感,心中的石头也不那么重,甚至有点欢喜,开心的对小宋说:“朋友代购的,你想要的话,我给她说声,让她帮你带一个回来。”“好啊,你赶紧跟她说,让她带一个,我的这支也快用完了,刚好我也有件衣服挺配这个色的口红。”
   到了公司,另一个同事小佳对苏小开说:“你今天看起来精神不错了嘛。”苏小开笑着说:“其实,我想睡觉。”小宋说:“你每天到公司都喊困,但也没见你睡,也没见你工作落下来呀。”苏小开说:“积极工作那都是给老板看的,要不然哪来的钱撩男人啊。”三个人哈哈大笑。在别人看来苏小开长得漂亮,是个爱笑,工作认真,甚至是个爱开玩笑的人,而此时,苏小开却忍受着内心极大地煎熬,她的内心并不快乐,可是并没有一个人懂她。别人眼中的认真工作,其实,只是苏小开机械般的重复着相似的工作而已,完全没有热情与活力,甚至简单的事情,自己也觉得非常的痛苦。有时候,苏小开觉得一天的时间特别长,觉得自己生活在慢动作的世界里。
   今天是周五,明天就可以休息,下午坐车三个小时就能回到家,苏小开把这当成外出散心,一路上看尽了风景,可是总是不自觉的想哭,想流泪,心里像有块大石头,压的苏小开喘不过气,快到家的时候,苏小开用手揉了揉眼睛,还拿出来镜子,涂了口红,用手整理了一下有点乱的头发,镜子里的她,用皮囊装了凌乱混沌的灵魂。
   苏小开并不想接触任何人,也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可是脑子又很清楚,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是必须要做的,也是其他人在做的,可自己又明显的感觉自己永远都不会开心起来,苏小开提着给家人买的礼物走着,忽然有人叫住她,她回头看,原来是隔壁的王阿姨,王阿姨说:“小开又回家了。”
   “嗯,回家看看。”苏小开微笑着说道。
   “几天不回家,小开又白了,又漂亮了。”王阿姨有几丝羡慕说道。
   “阿姨你也很漂亮的,谁不知道,早年你可是这里出了名的美女。”苏小开应付道。
   王阿姨被夸的合不拢嘴,又说道:“又给你爸妈买啥好东西了?这大兜小包的。”
   “就是些吃的,没其他。”苏小开不知怎么心里反到平静了许多,这让苏小开激动不已,可是短暂的激动之后,苏小开又坠入更深的挣扎中,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那你赶紧回家吧,你爸妈说不定都在等你了。”王阿姨说道。
   苏小开点头应到,提着东西,光彩的回到了家。
   回到家,苏小开看见桌子上一盆盛开的栀子花,原本心情忧伤的她,闻到花香,整个身体都变的轻松,苏妈妈和苏爸爸都在厨房里忙活,为苏小开做好吃的,苏小开觉得自己
   胡思乱想羞愧于自己的父母,于是,苏小开在内心对自己说:“要回到正轨,过平常的生活,不过分紧张,不过度忧虑,不放大悲伤,看,栀子花多美。”
   吃饭的时候,苏小开跟爸妈有说有笑,看着辛劳的父母,苏小开说:“下个月,我正好有几天休息时间,我带你们去旅游,好好玩玩。”
   说完这句话,苏爸爸和苏妈妈更加开心,一个人说去云南,另一个人说去青海,两个人为去哪儿,喋喋不休。苏小开则沉默的吃饭,尽管爸妈做的饭菜都是之前自己最喜欢吃的,可是,现在总是觉得没胃口,不想吃也吃不下,原来自己最感兴趣的事情,现在苏小开也觉得没有意义。
   在家呆了两天,两天苏小开都没有出门,她不想去人多的地方,也不想别人问东问西,在哪儿上班,有没有交男朋友,一个月工资多少啊。苏小开躺着自己的床上,觉的自己的世界都是灰黑色,没有激情,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更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做才是对的,低下的自我认同感让苏小开再次满含泪水。
   她需要倾诉,需要别人理解,所以她找了自己的发小阿栗,阿栗用不解的眼神看着她说:“小开,你想太多了,心放宽点就好了,你看我长的没你好看,工作还没你好,整天被家里人催着结婚,我还不是照样活蹦乱跳的。”小栗完全不知道为何苏小开会有这种不让人理解的想法。
   苏小开知道这次的谈话以失败告终,喝了两杯酒,苏小开实在忍不了长期积累在心底的压抑,竟然在众多人面前失声大哭了起来,阿栗也不知所措。回到家之后,苏小开借着酒精的作用,才昏昏欲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头一还有点痛,苏小开坐在床上,眼睛呆滞,她原以为这样的生活就像头痛,过段时间就会消失,可是并没有,它一直持续地掏空着苏小开的身体,苏小开趴在床上,听着外边爸妈在说话,自己却不想理,过了一会儿,苏妈妈叫苏小开吃饭苏小开这次慢慢悠悠的起身,到了客厅,苏小开发现昨天还好好的栀子花,今天都枯萎了,苏小开问:“妈,这花怎么枯了。”苏妈妈说:“我也奇怪呢,你说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枯萎了。”苏妈妈脸上带着几分的心疼,这可是自己刚买的花。苏小开掩饰的很好,尽管他们知道她出去喝酒,也只是觉得是压力大,散散心,完全不知道苏小开内心痛苦成什么样子。
   苏小开在日记中写道:这是最糟糕的时间,每天,每分,每秒都在继续,终止之日遥遥无期,我没有一刻不是累的,可我依旧要坚强的生活,我要笑着,我不能哭。
   苏小开的内心依旧压抑,有时她也觉得这样是不对的,所以也会找朋友一块出去玩,脸上挂着天使般的微笑,很多男性朋友都主动的接近她,可是苏小开也都拒之门外,她觉得那是拖累别人,她不能自私。
   周末过完,苏小开回到了自己的地方,那一晚苏小开依旧失眠,无望的黑暗撕裂着她,苏小开把安眠药放在手里,一片,两片,三片,苏小开忍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分裂的痛苦,忽然倒了许多安眠药,放进口里,喝了水冲了下去,任何躺在沙发上,平静的等待着,她的脑子里不知为何回想起父母的笑脸,想起周围的朋友,想起以往的欢乐,苏小开急忙起身去了洗手间,用手扣住喉咙,硬生生的又让自己把吃的药给吐了出来。挣扎的思绪让苏小开已经浑身无力,她懊悔自己冲动做傻事,又懊悔自己睡不着这件事,也懊悔自己没有做的事,她的脑袋嗡嗡的难受,可又阻止不了。
   第二天,苏小开身体状态极其不好,小宋见了说:“小开,你怎么了,脸色有点难看,是不是生病了?”说着还拿手在苏小开的额头试了试温度,说道:“哎呀,这么热。”说完就在自己的柜子里翻来翻去,“这是感冒药,你先吃,下班去医院看看。”苏小开说:“没事,我很好。”她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默念道:“我很好,是的,我很好,I\\\\\\\\\\\\\\\\\\\\\\\\\\\\\\\'mfine,I\\\\\\\\\\\\\\\\\\\\\\\\\\\\\\\'mfine。”这是苏小开内心的独白,也是她自己在拯救自己。
   尽管苏小开尽力用心工作,可依旧抵挡不住内心深处灰暗世界对她的困扰,尽管她呼唤,她挣扎,可是她隐藏的太好,以至于没有人看出她的挣扎,苏小开想要发泄,可是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在阻止着她,你要镇静。苏小开更加的不想与别人交流,她待在自己认为安全的空间里,孤独的存在着,纠结着,可脸上却是微笑着。
   我很好,I\\\\\\\\\\\\\\\\\\\\\\\\\\\\\\\'mfine,这是苏小开在心里重复很多遍的话,夜里又是自己一个人,莫名的想哭,可是苏小开又强烈的压制着自己,自己已经是个大人,怎么动不动就哭呢,苏小开责备着自己,可是眼泪却真实的挂在她的脸上。今夜,苏小开睡着了,难得睡得早,迷迷糊糊之中,苏小开被外边楼下一帮喝酒打闹的青年给吵醒,有男有女,苏小开看了下表,已经凌晨十二点半,苏小开心想:都这么晚了,喝什么酒啊,神经病吧。接着又翻身睡去,可是每当她似乎要入睡的时候,总被外面吵闹与划拳的大喊声吵醒,反反复复,打开灯,表针指向两点钟,他们欢快的闹着,没有散去的意向,而苏小开却备受煎熬。一块无形的石头再次重重的压在了苏小开心上,睡不着,还有压抑,压抑的她喘不过气来,长久的负罪感,让苏小开承担不了精神的负担,与别人亲近,苏小开又觉得时刻在毁灭他人,苏小开在深夜精神又开始一点一点的崩溃,苏小开听到了楼下的一声长笑,似乎是在笑她,苏小开把上次剩下的半瓶安眠药倒进手里,吃了,她只看见枯萎了的栀子花,然后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想,只留下还有余温的水杯放在桌子上。
   三天后,王阿姨在自家的饭桌上对自己的老伴说:“你说,小开那孩子有啥想不开的,那么好的工作,那么漂亮,以后找个有钱的人,成个家,多好,唉!”
   王阿姨又看着自己狼吞虎咽的儿子,把一大块肉夹在了他的碗里,阿城则很享受的吃了起来。
  

共 506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想起了《围城》里的一句话,“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阿城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被父母埋怨,一向被作为榜样的小开却因为工作压力太大,处处展现虚假的面孔,心情逐渐抑郁,内心的想法又不愿与他人诉说,最终走向了不归路。小说取材接近现实生活,人物鲜活,构思独特,情节合情合理,是一篇耐人寻味的小说。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老土        2017-09-30 16:53:04
  问好老师,预祝双节快乐,祝您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老土        2017-09-30 16:59:07
  期待友友早日成为系统的【专栏作家】http://bbs.vsread.com/thread-781687-1.html ;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2 楼        文友:唐棠        2017-09-30 17:49:52
  谢谢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