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放下

编辑推荐 放下


作者:酸梅子 童生,991.7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71发表时间:2018-05-06 14:08:03
摘要: 允儿伏在冰冷的地板上好一会才爬起来,一瘸一拐忍着痛,一下侧歪在沙发上再也不想起来了。她自己都在疑问?为什么这么痛,竟然没流一滴泪?这就是自己选择的婚姻,自己选择的丈夫,看到自己这样受伤竟然甩手离去!允儿真的感觉很受伤。


   今年是个冷春,可桃花还是开着,丁香花也开着,而且开得乍眼。允儿很佩服院墙外的这些花,它们比自己更经得起春寒。
   允儿“咳”了几声,或许是室内安静的缘故,家里四壁的回声,让允儿感觉自己的“咳”好有震撼力。她只想在窗前坐着,尽管窗外的风吹得很用劲。她看到墙外的丁香花在风中摇曳,桃花瓣也在纷纷飘落。允儿伸出手臂,企图想隔着玻璃窗接住那飘落的花瓣。
   室内客厅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有频率地发出声响。
   允儿希望时间快些过,哪怕日出和日落是挨着的。
   允儿的男人高晓松是个帅气的男人,三十出头就已经在单位混得有模有样。正如同事和他开玩笑,说他是会见风使舵的家伙。
  
   二
   “高科长,时间掌控的挺准噢!是急着回家给嫂子做饭吧?”同事马薇见高晓松收拾办公桌上的文件,便搭话。
   “手头工作做完了,也到下班时间了,不回家干嘛!你请客呀?”晓松把文件放回文件柜,回过头瞅了眼办公桌,扫描下确定没遗落,然后把眼神投向马薇。
   “我就是有心想请您,您也不给机会呀!得!快回家吧!您家里有美女老婆等着那!”马薇自己把话拦住了,拎起背包随着高晓松走出办公室。
   高晓松在电梯里整理下自己的衣襟,抬手捋了捋头发,确定自己形象没问题,才把双手并拢放在前衣襟处等着电梯下降。
   此刻,车里坐着晓松的高中同学黎丹,也是高晓松顶头上司黎局的妹妹。
   “今晚和你老婆请好假了?”黎丹坐在副驾驶上歪着脑袋盯着车窗外。
   “无所谓请不请,回不回也无所谓。”高晓松握着方向盘故作镇静。
   “我可听徐慧科员说,我的美女同学允儿休假了。怎么,是不是怀上了?还是怎么着了?”
   “说什么呢!她就是小感冒,自己拿自己矜贵,在家歇着那!”晓松含糊作答。
   “咱们别再提她了,去哪吃你说个地儿,吃舒坦了今晚不回家了。”高晓松一边开车一边在搜索着他们想消费的场所。
  
   三
   允儿斜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不晓得自己已经昏睡了几觉了。看时间已经午夜十一点了。她摸起手机,又放下,她不想再拨打关机的电话。
   她弱弱的“咳”了两声,很费力气的起身走向厨房,她想用单薄的力气给自己弄点吃食,她知道这个时间自己的男人是不会回来了,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允儿捧着杯子,杯子里的奶冒着热气,她喜欢这甜兮兮的热气流,直喷着自己没有半点血色的脸。尽管这样,允儿还是觉得冷的。
   允儿苦恋高晓松三年,终于有了结果。婚后的三年,她全身心的爱着这个男人,可换来的却是一个人固守城池。
   允儿只有不舒服的时候才感到委屈,大滴的泪滴在杯子里,滴成一圈圈年轮。她猜测晓松外面有女人,有了女人男人才会夜不归宿。
   允儿腾出一只手,轻抚着自己尖尖的下颚。她把自己挪到镜子前头,镜子里漂亮的眼睛依旧清澈的像一汪水,余下的便是棱角分明。除了惨白,就是纤瘦。她对着镜子问自己:“这就是传说中的骨感美吗?”
   “晓松,你回来了?”允儿摸着镜子,她看到晓松的笑脸。
   “允儿,我是林涵。你病了怎么不好好歇着”熟悉的男人声音在身后。
   “啊!这么晚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进来的?”允儿回过身吃惊的表情看着对面的男人。
   “你的门没有上锁耶!刚才,我在阅餐厅看到了你的白马王子,但他可不是一个人。”男人语气平和,欲言又止。
   “他身边有个女人吧?”允儿想确定自己的猜测。
   男人没有回答,而是伸手拉着允儿向沙发的方向。
   “你不说我也猜得出来,她身边一定有。”允儿用指尖比划着。
   “嗯!是和一个女的在一起,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当时我真想过去抽他,可我阻止了自己。凭啥呀!是不?。”男人的表情很认真。
   “我打电话,你没接,怕你有事,我就过来了。”男人接着说。
   “你走吧!他马上就回来了”允儿在催男人离开。
   “看样子他不会回来了,我确定。我来没别的意思,下班时看到咱们同学,也是你的闺蜜徐慧,她说你病了,看大夫了吗?”男人用关切的口吻。
   “没事,就是小感冒,不碍事”允儿说完止不住又“咳”了几声。
   男人看到允儿鼻尖上渗着汗。
   “都这样了,还撑着,走!我带你去看大夫。再挺,会出问题的。”男人不由分说,弯下身子将允儿托起直奔门外。
   “放下,快放下我!”允儿使出最大的力气喊叫,但声音被春风吹的无影无踪。
   男人默不作声,把允儿放到车座上,叮嘱允儿:“坐稳,不要说话,省省力气。”
  
   四
   清晨,太阳静静的升起,一缕暖暖的光照在病床上,照在允儿稍带红晕的脸上。
   “林涵,您一夜没睡吧!您回吧!我没事了!”允儿固执着。
   “还说没事,昨晚我要是不管,你说不定会怎么着呢!身体那么虚,需要调养。在医院多住两天,听大夫的,我说多了没用。”
   这位执意让允儿看大夫的不是别人,而是允儿高中时的同学林涵,也是允儿的追求者,但追求一直无果。
   逍遥了一夜的高晓松第二天回家换衣服发现老婆允儿不在,允儿的手机放在沙发上。正奇怪着,允儿从院外进来了。
   原本林涵陪允儿在医院的,林涵母亲来电话,告诉儿子订好两家会亲家的事别耽搁了,让林涵去接未来的岳父岳母。
   允儿听到林涵和他母亲的通话内容,催着林涵赶紧去车站:“林涵,当幸福来了,一定要好好把握,切记!对人家女孩好点,要过一辈子的!”
   林涵离开病房前叮嘱护士,好好看护好允儿,才放心离开。允儿趁护士给其他患者换药,偷偷跑回了家。
   “你怎么穿这么随便就满世界跑?不知道的以为你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晓松没好气的质问允儿。
   “我昨晚晕晕的,给你打电话你关机,去医院没来得及换衣服。”允儿解释着。
   “我饿了,快做吃的。记着把手洗干净了,一股子滴液的味道。”高晓松用命令的口气,显着很不耐烦的样子。
   “好的。我马上去做。”允儿应声奔向厨房。脚底一个不留神,“趴”的一声,重重地摔在地板上。
   高晓松听到声音不对,非但没过来掺扶,反倒冷冷的扔过来一句话:“简直是废物,真不知道我怎么就娶了你这个废物。”说完“框、框!”两声门响,高晓松走出了院子。
   允儿伏在冰冷的地板上好一会才爬起来,一瘸一拐忍着痛,一下侧歪在沙发上再也不想起来了。她自己都在疑问?为什么这么痛,竟然没流一滴泪?这就是自己选择的婚姻,自己选择的丈夫,看到自己这样受伤竟然甩手离去!允儿真的感觉很受伤。
   窗外桃花依旧开的茂盛,丁香花似乎比前几日开的更浓烈了,一股脑地散发着花的芳香。花香透过窗的缝隙挤进房间里,让允儿感觉春的气息尚在。允儿揉了揉膝盖,望着窗外摇曳的丁香,苦笑着:“自己干嘛不学会坚强?”
  
   五
   “高科长,单位调来新局长了,听说很有来头。黎丹工作不力,被调基层,您的位置也有变故。”马薇看到从电梯里走出来的高晓松,赶紧透露着小道消息。
   还没等马薇说完,对面黎丹抱着整理箱,貌似很沮丧。她瞟了一眼高晓松,没言语便走进了电梯。
   与此同时,徐慧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晓松同学,很不好意思,新局安排我来接替您的工作,至于您的岗位嘛!另行通知。”徐慧客气着。
   办公室的走廊里瞬间安静了。
   高晓松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里,房间里空无一人,映入眼帘的是,茶几上放着一张离婚协议书。他抬眼看到台历上墨汁未干的字迹:“感谢,曾经爱过你!感谢一次病魔让我重新认识了你!感谢这个春天,给了我放下的勇气!”
   高晓松终于像泄了气的气球,瘫在了沙发上。
  

共 300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说叙写了当代一对男女的不幸婚姻,女主人公追求的丈夫当上了科长以后,婚姻也变了味,没有爱的婚姻着实让允儿心头沉痛,一次病痛让允儿彻底看清了自己婚姻的错误,于是她决定离婚,彻底放下自己过去放不下的那种情感。小说的描写很有画面感,人物刻画很有个性特征,小说的开头和结尾运用衬托的写法,不仅衬托了主人公的心情,同时衬托了小说整体情节的铺展。推荐阅读。【编辑:苏庸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苏庸平        2018-05-06 14:43:17
  在当今社会的婚姻中,确实有像本小说中的婚姻状态,但是大多数人出于种种原因无法摆脱这种令人难堪的婚姻,但是本文的作者能够让作品里的女主人公放下那些不应该放不下的羁绊,决意离婚,彻底放下这让人苦难的婚姻,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小说的要素安排得很全面人物形象丰满,同时心理活动与人物的现实生活结合得十分到位。是一边佳作。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2 楼        文友:酸梅子        2018-05-06 15:22:41
  谢谢编按!辛苦了!
   “如果说爱人的鼾声成不了催眠曲,那么就支起眼皮编辑完一篇小说。”手机编辑的一夜构思匆忙之作,清晨一修再修,一剪再剪,感觉多少有点模样,才投到江山。献丑了!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