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绿野荒踪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绿野】在太白山上(散文)

精品 【绿野】在太白山上(散文)


作者:秦岭雅居 秀才,2790.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212发表时间:2019-08-21 07:19:48

【绿野】在太白山上(散文)
   在太白山上,云触手可及。在太白山上,雨与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在太白山上,高山湖泊如海湛蓝。在太白山上第四纪冰川遗迹,成了攀爬者探秘与仰望的天堂。
   登上太白山上,我怀揣着多年来的心愿,携着女儿与诸位大姐一步紧接着一步走,向白云深处寻找关于大爷海的踪迹。这是一条天路,也是一条朝圣的路。年长的背负着信仰举步,迈岀去的那一刻,太白山上的霞光融进了那一张张布满故事的脸庞,又多了一份灿烂。中年为了感受登峰造极的快感举步,坎坷不平延伸进迷人的风景,在艰辛中享受着大自然的美。青年为了无畏之心举步,雷厉风行着,在风中狂欢,在云中舞动,在大山之巅放声长啸,找回了自豪和存在感,找回了起步的基石,炫耀的高度。年少者是随长辈举步,用懵懂填补好奇,用咬牙切齿的坚持,来完成人生的一次远行。
   太白山上的云,是山的豁口冲岀的千军万马,奔腾在“天圆地方”,围着一座庙堂不前,祈祷与膜拜隔三差五。“拔仙台”上,云可唤来风雨,也可招来雷电,在人措手不及时,太白山也会暴跳如雷,扯下西山的霞衣,摘走头顶的星火,在六月来个冰天雪地的大手笔,篡改一下盛夏的荒诞。我乘着太白山的流云,穿梭在廊桥之上,进入了太白山神秘之地。站在流云之中,太白山一览众山小,目光放远处,绵绵起伏的山脉俯首甘拜下风,以百万雄师之磅礴,追随着太白山,以千姿百媚之妖娆,陪伴着太白山。太白山仰天打坐时,轻轻挥袖间,云海突起,流云似水,人人仙侠道骨腾云驾雾,好不逍遥。
   捡一块太白山的石头,我端详了好久,怎么也猜不透它的心思。踩着一块块板石路,我想找回石海,胡基坡的出处,一块块形态各异的岩石,为何心碎了十里,二十里……又象一地白骨,被风干了,雨雪又时时想泡醒问个究竟。我站在葱郁举过头顶的荒凉中,瞻仰大自然远古的峥嵘,自然在一万多年前地壳运动之后的碎片在眼前,或高耸入云,或就地安营扎寨,每块石骨都是活的,是有形的。我除了震撼还是震撼,踩着大自然几万年前冰川岩石断层的碎片,我踩动了自然循序渐进的玄机,穿越了怪石嶙峋千万年的守望,心被一块块石头彻底征服。那悬过头顶的巨石,总喜欢有悬念的活法,那些依山而栖的石阵,在等待下一轮比拼,而那些铺路的石块,爱上了殷实的存在感,将跋涉者的脚印放在了心上,延伸成了生生不息的模样。
   在太白山的高山植被中,铺满地的星花让我放慢了脚步,弯下腰的那一刻,花儿争先恐后地向我招手,坠入花海,我嗅岀花儿温润的气息,与久违的亲和,花儿贴近地面把对太白山的痴恋,编织成一坡坡浪漫星辰,日夜点缀着太白山柔软的一面。那朵紫色小花,是太白山给我最亮的瑰石,犹如一朵紫色莲花,或露尖或打开禅心,只为与有缘人的一场遇见,一场相悦相惜。崖壁上的那簇血色星花,借着浮土从崖缝挤出,发芽开花,从花茎到花瓣染着生命鲜活的色彩,对着阳光执着、无畏。人说太白山上无闲草,上了太白山,我这只狗尾巴草,好像也有了内涵。
   在太白山上看夕阳,那是山海隆起的海市蜃楼,在目光尽头幻化着、摇曳着,如焰火的斜阳为太白山镀上了金辉,一个奢侈的的太白山一转眼沉入夜幕。在大文公庙的豁口,风夹杂着寒流无孔不入,胀满寒风的衣衫,每个人身体是紧缩的,也是虚弱的,高原反应的不适,我瘫软在大文公庙的通铺上,有些不省人事。太白山的夜晚是暴徒横行的黑洞,震荡的活动板房有被掀翻的惊恐,飘摇的房屋如一艘小舟,在山海中,在大风大浪中,来完成另一种惊险的旅行。太白山的清晨是重生的天空,我奇迹般的恢复了体能,与一轮出海的日出邂逅,地平线上一团烈火烧红了云雾缭绕的山海,一副壮阔的大秦岭长卷铺开在眼前,欢呼声、赞叹声与燃烧的日出一样激情四射。
   在通往大爷海的路上,有只与太白山浑然一色的小鸟,伴着我们左右一路鸣唱着前行。有人惊呼“那是净水鸟!”被人们喻为神鸟的净水鸟,它长年累月守护者大爷海,成了不悔的天性,不容大爷海有任何一点的污秽,就想一位敬业的清洁工时时守护着一方清洁。净水鸟没有被惊飞,而是不紧不慢地在道边跳来跳去,与我们保持着不远的距离。早闻净水鸟是大爷海的守护者,也是一种吉祥鸟,遇见净水鸟是福祉,更是祥兆。在海拔3590米处,大爷海如一面圆镜波光粼粼,湖面湛蓝,三面环坡,那深不见底的冰斗湖,将一切的神话与传奇隐深了。风平浪静时,大爷海如一位慈祥的老者,温和有度,乘着轻风荡着微波,阳光折射的瞬间,大爷海富丽堂皇,美幻绝伦。我静静地坐在大爷海岸边,与一只净水鸟对视,净水鸟轻轻地啄着游人留下的食物,动作很轻唯恐惊忧了大爷海的安静,鸣叫的婉转声近似窃窃私语。暴躁的狂风,总会霍乱天池,净水鸟总在第一时间衔走大爷海湖面的浮着物,乐此不疲。在大爷海的标志碑石前,我在右,净水鸟在左,一起陪伴着这一方神圣地。有人说净水鸟是一种,我说净水鸟是一类,将守护与追随当作信仰的鸟,都是净水鸟。风云袭来时,大爷海浪涛突起,动荡的湖面掀起了波澜,我看见了忧郁和不安的大爷海,云山雾罩中,大爷海在隐约处,依旧仰望着苍天,却有种难言的凄凉。在大爷海东北坡头,一上一下两座古老的石屋,或许比大爷海更早,或许石屋主人就是这处天池的主人,或许这处无解的景观,正是激励世人寻根的道具,石屋紧闭的门楣已经秃废不堪,长满青苔与星花的屋顶营造着一个童话,看得出主人己经不知去向,留下了蛛丝马迹,供后来者探讨、仰望。
   爬上大爷海的南坡头,站在形态不一的石堆中,我寻找拔仙台的去向。跑马梁上迎面走来的驴友与我相逢,他们的肩头背着爬山的生计,象一座小山压在肩头,阳光也搭上了他们每个人的肩头;透着灿烂、刚毅的脸,总能给人力量。攀谈中得知,他们从周至徒步历时三天而来,年长的四十开外,年少的十二三岁,他们举步时,小腿打不了弯,手里的手仗,撑着疲惫不堪,脚步依然踩着撒满金的旅途,太白山的云朵向前赶。那个二十岀头的年轻人,举步己经很艰难,领头的大哥,背着两个人行囊,走走停停,用目光看护着同伴,每一次回头如一缕初升的霞光一般温暖,那个掉队的年轻人,踩着华夏一万年的地质文化,步子还是迈动了。我站在跑马梁的坡头,耳畔乍起千军万马的奔腾声、嘶鸣声,和拔仙台登峰造极的自豪声,我站在跑马梁的风口,云烟与斜风掀起了我的红围巾,抛向了太白山之巅拔仙台,我顺风大声呼唤着太白山,呼唤着梦寐以求的至高点“拔仙台”,我的声音留在了太白山上,留在了高高在上的秦岭主峰。
   太白山上的货运工,皮肤黝黑,背如山脊坚硬有力。沿途由于高原反应,一些体力不支的人,开始落伍了,就在路边休息的片刻,一道竖起的影子由远及近,转眼己到眼前,一位五十左右的中年汉子,高高的身板略显清瘦,他稳健的步伐一步并作两步地赶路,没有听到气喘吁吁声,那张清瘦的脸被汗水泡得模糊了些。与之搭讪了解到,在太白山上他每天至少走四个来回,大爷海到小文公庙段,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徒步背货物成了每天必须的工作。他的背上是所有爬山人所需的生活用品,条型的背夹从头到脚捆绑着货物,决不少于四五十斤。搭话间,货运工己经转至山背,他的背影很高,高得与太白山一样有魅力。路边歇息的人开始抖擞精神,重新赶路,追赶着太白山的影子。
   太白山上人来人住,来自全国各地,以及大洋彼岸,擦肩而过的你和我,陌生的是面孔,相识的是心灵的感应。上山的人,抛开了繁华,走到大自然的宁静中,心也随之安静了许多,一道道山峰夹着山路转了转,波墨山上未干的墨迹,被晨光映衬得波光淋漓,莲花瀑布从天而降,垂挂在崖头的霞光里,银色的脉搏伴着天籁之音,也未能挽留住攀登秦岭主峰的决心。走进第四纪冰川遗迹,犹如走进了上古神话中,人开始躬起腰身,怀揣着虔诚小心翼翼地前行,浮华,青翠统统被抛至脑后,人在新的高度追求一种体能的极限与神往的佳境。与每一张写着信仰的脸相撞,每个人都是随和的,心变得格外干净,就象蓝天白云,没有丝毫的隐秘。累的时候扯着嗓子唱着不着调的歌,兴奋时诵读着李白《将进酒》的悲怆高昂,给自己、给同伴打打气,欢笑声是励志的良药,治愈了身边的人以及同路人的疲惫。在太白山上,我是一块会走路的上古碎石,只是被时光打磨改变了原来的棱角;在太白山上,我是无数朵星花丛中的一朵,默默无闻的存在着;在太白山上,六旬的李会芳大姐等人,阳光豁达,不惧艰险的精神,如一块块璀璨的宝石,镶嵌在知遇的路上,照亮着了一面面坡,一座座山。下太白山的人,站在拔仙台上享受着存在感,拜别却是一种不得已。那个绑满红丝带的崖头,“拔仙台”的标志碑是醒目的,也是赠予挑战者的荣耀,在太白山上拔仙台,那是勇者无畏宣告胜利的神坛。回首,目光里的拔仙台、鳌山,以及所有经得起挑战的山头,在静静的等待,等着挑战自我的号角再次响起。回程中,风和日丽的太白山瞬间风云密布,小文公庙若隐若现,天圆地方不知了去处,游人惊慌失措地呼喊着、骚动着,嗔怒的太白山只是把极富魅力的一面,作为馈赠托出。
   回望太白山,我的每根神经是兴奋的,也是绷紧的,上太白山时,人是渺小的,走岀太白山,我恍然大悟人才是最强大的。
  
  

共 364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语言诗情画意,逻辑清晰顺畅,描摹形象细腻,结构前呼后应,视角新颖独到,主旨明确集中。登上太白山上,我怀揣着多年来的心愿,向白云深处寻找关于大爷海的踪迹。这是一条天路,也是一条朝圣的路,在大山之巅放声长啸,找回了自豪和存在感,找回了起步的基石,炫耀的高度。在太白山上,云触手可及,雨与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在太白山上,高山湖泊如海湛蓝。在太白山上第四纪冰川遗迹,成了攀爬者探秘与仰望的天堂。回首,目光里的拔仙台、鳌山,以及所有经得起挑战的山头,在静静的等待,等着挑战自我的号角再次响起。太白山上的货运工,皮肤黝黑,背如山脊坚硬有力,条型的背夹从头到脚捆绑着货物,决不少于四五十斤。回望太白山,我的每根神经都是兴奋的,也是绷紧的,上太白山时,人是渺小的,走岀太白山,我恍然大悟人才是最强大的。再远的路,走着走着就近了;再高的山,爬着爬着就平了。寓意深刻,启迪心智,文字中蕴藉着前进和奋斗的力量!佳作推荐发表,问好作者,感谢赐稿绿野文学社团,祝福文丰笔健,时光静好。【编辑林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823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共 0 条 0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