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杂文随笔 >> 【菊韵】夕阳中的红蜻蜓(随笔)

精品 【菊韵】夕阳中的红蜻蜓(随笔)


作者:双双喜 举人,3590.2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714发表时间:2019-08-25 19:23:01


   竹春月初,早晚两头的天气已经有了些许冷意。正是这个时节,不紧不慢的秋收也拉开了它的帷幕。秋收不受下雨赶季的影响,较之麦收显得悠闲而漫长,仿若拖着犁铧乘着夕阳在土地里慢慢腾腾耕地的老牛。成熟的玉米棒子不像麦粒那样急着进场晾晒入仓囤,大都堆积在院子里慢慢扒剥。剥除玉米棒子外面的硬皮,将软皮较系成辫,状若一根根大号的黄皮鞭炮,再将黄皮鞭炮转挂于桩。那时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埋着专供搭“黄皮鞭炮”的柱桩,状若习武者练习马步的木桩。玉米棒子围搭在密密匝匝的立柱上,根根柱桩变成粗壮的金黄色,便焕发出了它真实存在的魅力。乡间土路上尽是来回穿梭的各种大车小辆,车辆盛载着刚刚掰下的玉米,金黄色的豆棵,抑或是褚红色的高粱穗头。
   凤桂一家人先在冢子岭地忙着收获玉米,等到院子里的玉米辫子全都挂上木桩,秸棵札子全都清理出田地,蛤蟆窝地里种植的一大片地瓜也到了该收获的时候。蛤蟆窝地里一片繁忙景象,田间土路上牛车穿梭推车往返甚是热闹;坡地里,大家扛着铁锨镢头一起上阵,挥舞着手里的农具翻腾着松散的黑土地。刘青玉用一把铁锨翻土,他觉得用镢头刨地瓜速度虽然快,但一镢头下去找不着准,很容易把埋在土里的地瓜一劈两半,而这些已然成熟的粮食被这么劈开了他觉得心疼,他不想挖出一块“地瓜母子”,虽然它们最终还是会被切成片晒成干,但它们就像是他的娃子,完完整整地躺在地里他看着心里就舒坦。
   刘青玉一直用铁锨试探着翻土,脚底板儿慢慢凝力,有了切到地瓜的感觉会慌忙把铁锨抽出来,再重新换一个方位慢慢蹬下去。一堆堆红皮地瓜摆满了他身后的新翻地,凤桂领着娃子们在后面切瓜干。她将一个地瓜摁在厚木板上,另一只手握着菜刀猛地劈下去,先把地瓜从中间一切两半,再把它们切成指头厚的小片。切好的地瓜片儿放在身边的簸箕里晾一阵子,再将它们一片一片地摆在地面上。用这种方式切地瓜工作效率非常有限,忙活一整天也只能切很少一部分瓜干,而那些用地瓜刀的主家就不一样了,往往只用一天的工夫就能把整片地里的活都忙完,八九个壮汉刨地瓜都供不上一座地瓜刀干活。
   地瓜刀像个竖在地里的圆锅盖,上面张着一张大嘴,把地瓜填进刀嘴里,只要不断摇动一个摇把,地瓜就会被旋刀切成小片,从底下源源不断地淌出来。那年月像这样的切瓜座刀并不是每家每户都能拥有,只局限于富户人家。农户里家家户户都有窖井,窖井易潮适宜储藏生地瓜,储存瓜干就不行了,放在里面容易长绿毛。储存瓜干最实用的还是仓囤。仓囤的形状大抵如此,夯坯垒砌的圆形建筑物,离地三尺预留一个簸箕大的仓口,里外都用泥巴糊实靠,再用麦秸遮一个圆形的尖顶。尖顶上搭一块油布,其上扣一盏拆了帽顶的斗笠。那年刘青玉用墙头外面的剩夯坯在偏房窗前建了一座仓囤。
   粮食收获完毕之后尽快倒地,得赶在霜降来临之前播种完新岔麦种。把所有的柴禾运出土地之后,随即吆牛耕地。牲口拖着大脚犁铧在硬邦邦的土地上翻出一块块如西瓜般大小的土坷垃块儿,需要握着镢头逐一砸碎,或者吆着牲口拖着耙拉子耙耱几遍,松软的细土上便可以挑垄规畦了。
   去年遗留的畦垄经过犁铧的翻耕已经消失无踪,需要重新丈量土地的宽度平均除分画线,大都按照两趟耧腿儿的宽度下尺。下好尺寸砸好木橛挂好烟杆子线,便可以握着镢头萔畦垄。来回萔上两趟,一根笔直的畦垄萔培成功。萔垄完毕再捯平垄沟之后才能播种,这是有经验的老农做的一项技术活儿,来年收成的好孬全系于此,半点儿马虎不得。所以那年间家里没有老农的主户便主动请人帮忙,不敢轻易吆耧播种。
   精挑细选的麦种搅拌在稀碎的干粪中,倒进耧仓里开始播种。牲口走得不紧不慢,扶耧的老农不断摇晃着耧把儿,眼睛紧紧盯着耧仓眼儿,时刻保持着耧眼儿里淌出来的夹杂着麦种的干粪,分流之后均匀地淌进三条耧腿儿。播种完毕之后,用铁齿耙把耧腿儿遗留的沟痕镗耱平整,此时焦急等待的就是老天爷能下一场透雨。倘若老天爷真下了雨,一星期左右,湿乎乎的田地里稀稀疏疏地窜出了嫩嫩的麦芽儿。正是耧地的最佳时机,一家人握着铁齿耙全部上阵,赶在土地干裂之前耧耙完毕,整个秋收耕种才算彻底画上句号,只等着不期而至的瑞霙降临了。
   正如是:
   秋深益北乡,风吹地辽阔;满原尽忙碌,清香漫阡陌。沃土孕金粮,丰收望朽月;村西蛤蟆窝,抢收人穿梭。乡村无闲人,人人忙收获。
   汉子挥铁锨,浑圆地瓜硕;娃童捡瓜干,女子握大镢。圆刀切银片,瓜干撒满坡;居高放眼望,形似一夜雪。晨起腾仓囤,只等收成果;从此无饥馑,从此不挨饿。
  
   转年天中时节,政府开始号召乡民大力种植烟草。村东冢子岭后边的肥沃地便划拨成种植地。口粮作物不用浇灌,纯粹靠天吃饭,然而烟棵植物喜水,非得打井浇水不可。刘继忠便参加了村里的打井组,那年他十七岁。而逃儿和举儿则加入了种植组。东坡地里一派繁忙的景象,能干得了活的壮劳力一起上阵,田埂安装了好几台“牵引犁”。所谓的牵引犁就是旧时农村自制的一种犁地农具,类似于推石磨。于地头用粗木棍支撑起一个三角形木架,木架中间安装了铁滚子,铁滚子上缠满了指头粗的螺纹丝,螺纹丝的另一端连接着独腿犁。耕地时支架底下站着的两个人各抱着一根木棍使劲往前推,铁棍慢慢旋转,螺纹丝一圈圈地缠绕,牵引着几十丈开外的独脚犁缓缓向前挪动,铁犁头深嵌进地里,揦开硬土,翻出一块块的土坷垃。扶犁的人一般都是庄户地的老把式,也是年轻力壮的汉子,因为扶犁是项累活儿,也需要一定的技术——犁把扶得牢靠,犁头才会走得稳当,不会耕重辙。推犁滚子的一般都是妇女,活也不轻快,一天下来都会累得身疲力竭。举儿和逃儿加入了推犁滚的队伍,姊妹两个为一组,这样重体力的活只干了半个月,两人就累得大病了一场。
   一个月之后,冢子岭地终于翻耕一新,驴拉耙车耙碎了地里的土坷垃,再将细土培垅整畦挖坑点种,接下来就要浇灌了。刘继忠的打井组早在这里挖出了一眼一丈多深的浅水井,井口亦安置好了一架“水龙灌”。水龙灌类似于现在用的提水器,一根直径半尺粗的生铁管子一直探到井底深没水里,于井口处又探出三尺有余,其上支起一个三脚木架,木架顶端挂着一个定滑轮,生铁管内探着一条螺纹丝,螺纹丝底部牢固着一个皮阀。提水时两个人只须攥着螺纹丝使劲往前拉,井底的皮阀慢慢往上升,便将生铁管里的水提了出来,由出口处的一个漏斗流淌出来,砸进早就堆好的水沟里,那些水便顺着土沟奔涌而流。这种浇地方式是颇为耗费体力的差事,等把坡地浇灌完毕之后,举儿和逃儿也是累得够呛。好在烟苗不负众望长势旺盛,每个人看了心里都喜滋滋的,他们付出的劳力没有白费。转眼到了兰秋时节,刘青玉又组织人员将村西的两间破马号改建成了烤烟房,合作社还成立了烤烟组委会,专门从县城请技术员授课学习,培养了一大批技术人员。逃儿便报名参加,本来她想带着举儿一起去的,可举儿却不想去,那时她正跟着比她大一些的邻居家的女孩们学“织花边”。逃儿总觉得自己笨手笨脚,干不了织花边那么细致的手工活,所以也不像举儿那般热心于那个手艺,但她知道三妹从小就心灵手巧,她肯定会学得来的。
   所谓的织花边,就是用细线编织一些造型各异的装饰花边,不过可不像织毛衣那样简单。包了白布的草碟盖像八印锅那般大,一头搭在小木桌上,一头搭在织花女的膝盖上。碟盖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花边图案,造型弯曲各异状似行云流水,其上坠满了如发丝般的细线,细线连着如筷子一般粗细的木棒槌,每个棒槌的前端缠着白色的丝线,尾端坠着四个玉米粒般大的瓷圆球,状若珍珠晶莹剔透,看上去荧光闪闪分外漂亮。十七八岁的织花女坐在马扎上,膝盖上搭着白布碟盖的边沿,双手握着木棒槌左左右右地甩着,边甩边从绣花荷包上拔下细针钉,摁在已经织好的花边上。交叉的棒槌“嘎啦嘎啦”地响着,其声悦耳,花边亦随着响声缓缓延伸拉长,须臾间花边便有了形状,弯如龙蛇圆若满月。手工好的织女织这样的花边一天能赚几分钱,主要的是活轻松干净。心灵手巧的举儿没几天就学会了,便着重干起了这个营生。
   正如是:
   妙龄绣花女,团团围相坐;排排齐整衫,曲膝挑簸箩。
   荷包幽香散,簸箩白如雪;人人凝神编,巧手甩木梭。
   个个手艺精,游龙飞银蛇;但闻棒槌响,长丝幻玄月。
   再听绣房寂,静静织云朵;花边渐渐成,颗颗银钉烁。
   芳心藏宇际,尽在小阡陌;悠悠织花女,风姿倍绰约。
  
  
   口埠村西的两间一丈多高的马号改建成了烤烟房。每间烤烟房底下都支了纵横交错扭扭曲曲的烘热烟道,烟道连着室外的一根笔直的大烟筒。房内密密麻麻穿插了一些木棒,将系满生烟叶的烟线杆子搭上木棒之后,然后闭门生火。
   房舍外有一个巨大的炉口,生炉灶的师傅手握一把巨大的铁锨,将细碎的碳渣填进灶口。灶膛里泛着红彤彤的火苗,灶底的风口吹着火焰很是旺盛。如此烘烤上一个礼拜就可以开门摘烟了。系烟解烟也是一个手工活,不过比起织花要容易多了。玉米秸秆捆成的烟线杆子有五尺多长,胳膊那么粗。系烟女将烟线杆子搭在腿上,一手捡起两三片宽大的生烟叶,另一只手攥着杆子线在烟叶把上先绾一个扣儿,再搭在秸秆的一侧,如此往复,直到把整根杆子都系满了烟叶才算成功。解烟较之容易些,但要轻手轻脚小心翼翼,因为刚刚出炉的如金子一般颜色的烟叶极干极脆,稍不留意就会折断烟柄。折了烟柄的烟叶就会被挑选出来成为下等品,所以这个手工活需要有耐心的人做才合适。此差事也正应了逃儿的脾性,不急不缓耐心细致。
   那天逃儿坐在烤烟房的场院里解烟叶,身后十几丈的地方站了两个年轻人,逃儿干活专注并未留意他们。两个人看上去都二十岁左右,穿着一身板正的军装。其中一个高高大大的青年指着逃儿的背影对着另一个人说:“郭子,那个女孩就是我媳妇。”叫郭子的青年半眯眼睛朝着他指的位置打量了一会,疑惑地问道:“永贵,不会吧!你媳妇这么小?才多大啊!”陈永贵说:“十四岁。”郭子说:“十四岁?你五年兵当回来,她才刚够成婚年龄啊!”陈永贵笑了笑说:“是啊!我爹四年前给我订的亲事,当年还给她家送了四袋粮米呢!”郭子说:“四年前全国还没解放呢!那时定的事能准成吗?况且她又比你小那么多。”陈永贵语气坚决地回道:“准成!”郭子说:“永贵,现在可是新社会,提倡自由恋爱,旧社会订的婚约怕是不管用了。”陈永贵本来一直瞅着逃儿,见郭子不断给自己泼冷水,便收回目光盯着他,说道:“其实,你也认识她,她叫逃儿,当年你还用坷垃扔过人家呢!”郭子有些惊讶地反问:“啥?这就是那个穿红棉袄的女娃儿吗?”他想起了自己五年前在棺材岭调皮捣蛋的那档子事儿。陈永贵颔首轻笑。郭子笑了笑说:“看来是缘分呐!”两个人说完这番话,便转身走了。
   陈永贵二人刚走,一直坐在马扎上的一个女孩把手里的烟杆子轻轻放在地上,她站起身悄悄迈步溜到逃儿身边,嘴巴贴着她的耳朵轻轻说道:“逃儿!刚才有两个男孩看了你好久,说了一会话就走了。”逃儿问她在哪里,女孩指指已经走远的两个背影。逃儿循着她指的方向望去,见两个穿着军装的身影,一高一矮正顺着巷子向村里走去。那个高大的身影她看上去有些面熟。女孩说:“逃儿,那个大高个说你是他媳妇恁!还说,非你不娶呢!”逃儿双颊绯红,瞅着她:“新玲,快忙你的事去吧!别胡说了。”被称为新玲的女孩瞅着她继续打趣:“咋啦,不好意思了?想不到你年龄这么小就有了婆家呢!”逃儿叹了口气:“解放前的事,那时吃不上饭,我娘做的主,把我四袋米给卖了。”新玲听了她的话并未感到惊讶,反而语调沉沉地说:“俺也是。”逃儿挺惊讶,看着新玲问道:“怎么?你也被你娘给卖了?”新玲微微颔首:“被俺爹卖的,不过比你多卖了一袋高粱米。”她沉默片刻继续说,“那人比我大二十多岁呢,俺不打算嫁给他!”逃儿追问:“你这不是悔婚吗?你爹能答应?”新玲说:“都什么社会了,你还相信旧社会那一套。现在可是提倡婚姻自由,若是我爹逼着我嫁给他,我就到政府那里告他!”新玲瞪了瞪眼睛,立地瞅着逃儿问道,“怎么!你要嫁给那个人吗?”逃儿没回话,又开始忙碌着手里的活。
   正所谓:
   巧手绣锦花,牛郎织女事。号舍解烟叶,花扣系情意。
   君落天涯北,卿浓牵挂之。丝丝万娟长,生生恋不息。
   日日思娇妹,朝朝惹侬惜。但得平生合,今世不别离。

共 491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八月通称竹春,是金秋收获的季节,收玉米,辫的玉米像一串串大型的鞭炮再挂晒桩子上很有趣的形像比喻。九月中旬到十月初是秋播期,各种播种形象细腻描写,让读者仿佛亲临。向应号召大面积种植烟草,收烟叶子,马号也改作凉晒烟叶的好场所。时下,该县掀起秋收秋种高潮,农民抓住当前大好时节,一边抢收水稻,一边抢栽抢种经济作物,一派丰收繁忙的景象。记得小时候的秋天除了秋收秋种的忙碌之外,我却也没有其他的印象了。播种是一种快乐的劳动,撒下希望的谷种。一层层翻土,一波波的播种,推耙把田土平整如镜,映照出耕种者勤劳的身影。读到作者笔下秋意最浓时,这样气氛太能感染人了,感觉我都要跃跃欲试了。秋收播种前后,万物趁时,看阡陌泱泱,墒情浩,文字俊逸,是用心犁铧出来的笺上农事,锄禾日当午,写诗亦辛苦,近民计,接地气,由衷点赞!佳作推阅【编辑:素心若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828002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素心若雪        2019-08-25 19:27:57
  一篇很有情趣的好文章,朴实无华的文字随心流淌,很贴近生活。感谢支持菊韵,问候秋祺顺随!
视与荷般静,原同梅样清。
2 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8-25 20:49:57
  谢谢老师精彩的编者按。????
热爱文学,所以创作文学;创作文学,所以玩味文学
3 楼        文友:黄金山        2019-08-27 09:57:30
  写得好!多多的写来
活到老学到老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