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杂文随笔 >> 【菊韵】艳朵(随笔)

编辑推荐 【菊韵】艳朵(随笔)


作者:东岳雨石 童生,724.5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29发表时间:2020-11-19 16:10:36

这缤纷多彩的世间,有着许许多多的灿烂“奇葩”,绽放出靓丽夺目的光点。
   第一道风景线就是“光棍”多,有男“光棍”;也有女“光棍”,社会调查是男女比例失调造成的,但是,不是主要的因素,只是其中之一的,还有其他的因素,总结表明是由三种因素,一是男多女少;二是富男包养外宅,一男占有二女;三是女人不依靠男人吃饭,有独立生活来源,不愿成家嫁人。
   张某是一个建筑工小包工头,前两年承包了几个小工程项目,挣了俩钱,就爱嫖娼了。这社会没有明目张胆的青楼妓院,干暗妓的女人倒是不少,他曾经说他嫖娼的经历,碰上了一个女子,竟然是他本村邻居,还是一个家族未出三服的堂妹。
   他说夜里去一家小旅社寻求女妓,老板娘找出一个电话本,给他打电话叫了一个女子,这女子来了,他一见是堂妹,把头一低,啥话也没有说,出旅社走了。后来他回家一打听,他堂妹和丈夫离婚了,不再找主了,独自带着一个小男孩,什么工作也不干,只在家里接送孩子上学,暗地里去城内各家旅社留下手机号,做暗娼生意,旅社给她联系客,从中抽钱,她接到旅社电话,有了生意做,就开着小车来旅社接客。这也是一朵“奇葩”,就开在这个璀璨斑斓的社会里。
   有一位派出所负责片区的小警长,他开了一家旅社,起名“晨安”,他这家旅社里就养着四个青年女子,做着妓院的生意,“晨安”的意义所在就是一夜纵情,尽管大胆放心,这是安全的地方,不会有警察来查房抓嫖的。
   据知情人讲,旅社都有保护伞入股,或者收保护费。这也是一朵“奇葩”在绚放,正是执法的,才是违规犯法的。
   这些女子不成家,以出卖青春来逍遥快活,发家致富,在这笑贫不笑娼的现实人群中,春风一朵红杏出墙来。
   章丽是少女时,豆蔻年华,长得窈窕美丽,婷婷玉立。被一家子姓氏的哥,是个暴发户,有俩钱,说给她找个工作干,少女不懂世事,就高兴地答应了。他一姓的哥说先在一个加油站干,以后会给她安排去党政机关;或者事业单位工作,她信以为真。
   加油站晚上得值夜班,章丽就按轮班程序工作,晚上九点多钟,他一家子的哥开着车和另一辆小车来了,在加油站前停下,一家子的哥下车来对她说要她去陪客人吃饭,说此人有钱有势,能帮她找工作,要她好好招待。
   在一家豪华大宾馆里,一桌子丰盛的山珍海味,就是她三个人坐在雅室里,当吃喝进入尾声,客人敬了她杯酒,她也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她醒来时,是一丝不挂的裸体躺在一间卧室里,姓姚的客人也一丝不挂的赤条条地伏在她的身子上运动。
   她醒来感觉需要男人这样,很强烈的需求,她没有恐惧和抗拒,反而是配合着,过后她心里明白是被姓姚的给她下了春药。
   这个姓姚的也不是什么官,他是个体车队的老板,自己的车,有一百多辆车,是章丽一姓的哥为了使自己的加油站拉住这个车队大户,把章丽当作了交易的商品。
   章丽不敢向父母说,姓姚的也就常来请客,时间长了,章丽怀孕了,被送外县做了人流。姓姚的玩腻了章丽,不再来了,一姓的哥给了她三千元钱,说是给她找个地方学技术,去学中医理疗,按摩艾灸,拔罐针穴,比在这儿干要强多了,在这儿太单纯,没有技术,也不是干一辈子的事。
   经他的介绍,章丽就去了一个中医保健理疗会馆。
   这里的主人是叫孙红的女理疗师,离异的单身女人,以中医理疗为晃子,干的却是拉皮条卖淫的勾当。章丽在这里受到的是污秽思想的灌输,也学一些按摩手法,和挑拨情调的语言技巧。
   这里有一个常客,本是农村的无业游民,为不知其根源的放高利贷,赚了一些昧着良心的钱,就潇洒人生,认识了章丽,他比章丽大十五岁,家中有妻子和三个儿子,当年计划生育没有影响到他的生育,可见他是视法规如无的人。他是这个时代的宠儿矫子,冲浪踏滔,践踏法律,逍遥法外。他拉章丽去帮他做放贷收贷业务,和她姘居,占有了她。
   章丽和他未婚同居,宛如夫妻,生了一个女孩。
   他曾领章丽去找仙姑神婆,请神占卜,说章丽一生也没有婚姻,是贵人小妾的命,以此来哄骗她,章丽信以为真,抛舍了父母,十多年没有进家门,盛大佳节也没有回家团聚过。章丽的父母一说女儿的事,就是滂沱痛苦的泪。
   当章丽的女儿六岁时,她父母才知道女儿和人姘居,未婚生育,好说歹说,把章丽拽回家中,苦口婆心,跪求章丽和那人断绝交往。可是,那人恬不知耻,日日去章丽家死缠,威胁恫吓,恩威并施,耍尽了流氓无赖嘴脸。因其有很深的高层根基;和黑社会性质的关系,章丽父母受他胁迫无法去公安寻求保护,揪心哀痛,毫无办法。这个泼皮流氓,在特殊的环境和条件下,赚满了腰包,在地市还买了两栋住宅楼,价值五百多万,就是这么一株乡村小草,也开出了鲜艳美丽的花。
   城外南十里远的一个小山村叫小田庄,有一个村民借了高利贷,做生意亏了本钱,还不起钱,就出村逃避了,一去三年没有音信,突然,夜里两点多钟,他母亲接到了他打来的电话,他和他母亲说了两个小时的话,他母亲问他在哪里?他含糊其词,并不说明,四点钟挂掉了电话,他母亲从电话里感觉出他心情酸痛和苦涩,心里挂念,再给他打电话,再也没有打通。
   第三天,有村人见到他在村外的小树林里挂了,一家人闻讯悲痛万分,赶到现场,人已经死去多时了。他家人报了警,警察去验了现场,结论为自行短见。他姐在现场伤恸之时,掀动了他的衣服,见他是被破腹了,内脏皆空,他姐报警员,警员说要立案侦查。除理完一切丧事后,他姐再次访问警员此事破案情况,警员说要等待,案情复杂,短时期内无法破案。
   这件事一等十几年过去了,警员有的调动有的退休了,案情依然没有结论。同样的事和案件在此地发生过好几起了,时间一长就烟消云散。
   据说高利贷,是“人活还债,人死债结,逃债必追,割体还债!”这何尝不是一朵蔓陀罗花呢,开的也是烂漫诱人。
   有一个叫晁大仙的人,上完小学就不再愿意读书了,跟从他的盲人舅爷学算卦。那时他还是十三岁的少年,坐在舅爷的身边虔心恭敬地倾听舅爷给来人批算八字。当舅爷年事已老,病体难以接待来客时,舅爷对来客说这个小孩是跟我学的,让他给你们算吧。
   这个少年学会了玄学,会忽悠人。他在周边几个县里,凡是乡村里有神婆仙姑的,他家就和她家交往,拜干亲,攀上关系,好给他招揽生意,他逢年过节,都是去奉贡,这样他的生意越干越好,名声也越来越响。凡是来的人,他就把他领进一个单间的室内,根据来人的年龄性别身份说话,他最能忽悠的人是四十多岁的女性,第一句就是“你有仙家”;“住宅门外有电线杆”;或者“家里老人墓地的风水不好”;二十之上男的就是“你婚姻不好”;“和尚命”;“二婚之相”;“多妻之命”;“有破财之运”;“有官司伤灾”之类的话来设套,一但来客露出心事,他就设法用语言捆绑住她们,连吓带蒙的,又是画符、又是镇禳、又是破解的,请神还愿之类的,赚了很多钱。一时红火起来,来人趋之若鹜,成群结队,门庭若市,排号应酬。
   他二十六七岁时,收了一大帮子徒弟,在计划生育最紧的时期,他还生了三个孩子。现在承包了三个山庙,穿上一身道士装,装神弄鬼,往来于山庙之内,做着挑拔离婚,损人利己的行当。这也是一棵开出姣艳的花,绚放着嫣红。
   这件事是本文主人公妻子说的,我是一直搞不清楚在这个社会上还有这样的工种。
   主人公就以“他妻子”为称呼吧,述事从此开始。
   他妻子说:“俺那个在南方打工,他干了二十九年了。俺没有结婚时,他就在那里干了三年了。他一年的工薪是八十多万,工资卡在我这里,他不带着,他工厂里管吃管穿,花不着工资。”我听了有点好奇问:“他干的什么工作?这么高的工薪?”他妻子说:“俺不知道,俺闺女和俺儿子还有我,他厂里也给发工资,我一年五万来块;闺女和儿子每年是四万来块钱。”我惊呆了,心里是一直疑惑,这是什么厂和工作?如此好的待遇?我又问:“他工作的是一家什么厂?生产什么?”他妻子说:“我不知道,他一直不大说他厂里的事。他在厂里工作,一年就只回来一次,只是过年时放一星期的假,在家里过年团聚,除此之外,是没有假期,根本没有闲空回家。”我说:“你们好命,他收入这么高,你和闺女儿子不工作也有这么多工资,真得是在天堂上了!”他妻子得意舒心地笑了,夸赞说:“是呀!俺收入是行!就是他年头到年尾只回来那么六七天,有点美中不足了!唉!也习惯了,这么多年了,一直这样了。俺买了三座住房楼了,虽然闺女和儿子还上学,因为有钱,都给他姊妹俩一人买下了一套。”我羡慕地说:“那是,你家有钱,连你现在住的这一套,这三套楼得三百多万,一般家庭连想都不敢想的。”他妻子笑了说:“是呀!这才几个钱?俺不觉的费劲,他的工作好,挣得多。”
   这件事在我心中久久回荡,还有这样的工作?这人家就是偏远的乡下农村,只因为出外打工,还上了天堂了?如此好的待遇?我真得是少见多怪了,我是井底的青蛙,没见过多大的天。
   这可是真实的,并非虚幻的胡诌瞎编的故事。这可也是一枝独秀,芬芳嫣然,奇艳飘香了。
   我在六岁的那一年,也看到了一朵奇艳,事隔四十六年了记忆犹新。
   那是新年节的大年初一,我们全家人都在屋内吃早晨饭,突然几声敲锣声在我家院内房门前响起,父母赶紧打开门看。我从一侧缝隙里看得清楚,我家的西邻居王义堂,穿着一件女人的花褂子,头裹着一个花围巾,头上戴着一顶白纸糊的高尖帽子,上面写着“偷树贼王义堂,打倒小偷王义堂!”
   王义堂肩膀上扛着一根碗口粗的鲜树干,他悚然的脸色,羞惭的无地自容,有点魂不守舍地说:“我叫王义堂,是下庄大队社员,年三十夜里我偷砍了一棵树,我有罪!我对不起全大队社员;对不起乡亲父老兄弟姊妹们,我破坏公共财产;我错了!犯了大罪!请父老乡亲、兄弟姊妹们饶恕我、原谅我,今后我改过自新,再也不干有损大家利益的坏事了。”几个大队干部簇拥着押着他,大队书记一举拳头喊:“打倒王义堂!打倒小偷!”几个人也跟着喊,王义堂也随着喊,喊过三遍后,又去另一家示众游行,揭示他的罪过和批斗他的罪行。
   原来,他是想撑一个小棚子,用根木棒,家里没有,就在大年三十的半夜里穿上老婆的花褂子,裹上老婆的花围巾去偷着砍生产队里的树,被巡夜的民兵发现抓了个正着。
   被当夜监禁起来,一早就让他扛着偷的树,戴上纸帽子,挨家挨户游行示众,检讨认罪。
   这也是一朵浓郁的艳卉,开出的花蕊是弥馨的。
   我想养一盆花,一直也不会养,养过几盆没有养好,有人对我说:“你得用一些腐朽的烂树枝叶;或者烂糟的粮食、苹果等物,烂成了泥,发酵后装盆里,掺和上一些沙土,栽上花卉,它长的一定茁壮盛茂,开出的花也绝对鲜艳无比。”我听从别人的建议,就按着别人说的方法,采用腐烂的渣滓发酵后,栽培了一株花卉,果然,长的葳蕤葱茂,开出的花朵又大又姣媚。

共 433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老师的这篇随笔,写了不少奇闻轶事。但大都是一些不光彩的事儿,是揭露的社会阴暗面。有的诱惑良家女子为倡,有的装神弄鬼骗人,有的在外干不正当的事赚钱;还有的人因生计所迫偷伐了生产队一棵树而遭游街示众。这些让作者感到是“奇葩”的事,读后更叫人心情难以平静。这是历史洪流带来的沉渣泛起,也是资本发展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社会现象。随着我国社会制度的不断完善,这些情况会逐步得到改观以至杜绝。作者观察敏锐揭疤无情,以批判的笔触直指社会会,思想深邃精神可嘉。作品有一定的现实意义。推荐阅读!【编辑:刘银科】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银科        2020-11-19 16:13:17
  这是对社会负面现象的无情披露,能引起人们的重视。感谢赐稿欢迎继续支持!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11-19 16:18:47
  学习佳作!问好作者
活到老学到老
3 楼        文友:东岳雨石        2020-11-19 18:19:33
  谢谢刘老师精心点评。
   谢谢黄老师光临。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