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摆渡物语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摆渡·春】潮水(小说)

精品 【摆渡·春】潮水(小说)


作者:谌历 布衣,216.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86发表时间:2021-03-05 16:24:45
摘要:尹雯雯,一个很文艺的知识女性,在不可思议的年龄遇到了真爱。她和马渤、柏丽之间的故事,很好地诠释了婚姻的忠诚,婚姻的责任这个人生命题。

【摆渡·春】潮水(小说)
   电梯里,四壁光洁,透明度极好的不绣钢板,像平静的海面,把人脸部的眉目神情都映照得清晰可见。
   广告视频一遍遍地播放着婚庆帖子,我的注意力却被电梯里的一位中年女子吸引,只见她通身的黑色衣裙,但细细看来,每一样又都很有特色。
   黑色上衣是毛线和亮布搭配的合身剪裁,侧面拉链装饰的围脖紧紧围住,显示出颀长的脖颈;黑色皮鞋一溜长长的系带,橡胶的软底,上好的牛皮,看着都感觉到了脚上的舒服;最有特色的是那条裙子,鱼尾裙摆收拢的部分,恰当地配饰了一根绳子,在裙摆前面被布包裹形成滚边,而在裙摆的后面露出绳子本色,打成了三个结,像是为了裙摆而收进,又像是不经意而为之。如果说,裙子是一片海洋,那么,三个结子就是一簇精致活泼的浪花。腰部以下的两个荷包,周边用布包裹着绳子镶了一个突出的边,胯部很自然的宽于腰部,整体看起来,真是一种美的展示,我情不自禁地夸赞:“这裙子真好看。”
   虽然我和她并不相识,她却朝我友好地笑笑,表达谢意,在电梯门开启之时,走了出去。
   花香四溢的路上,我俩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着。这才知道,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她就在我的隔壁院系,是刚刚引进的教授,四十多岁,虽是艺术类的,但没有那种异样的激进打扮,她让我叫她尹雯雯,我们就这样成了朋友。
  
   二
   我们学校最早是在北方的一个地级市。80年代初期,从“牛棚”里出来没几年的王校长,看到了改革开放的前景给学校发展带来的机遇,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向南整体搬迁学校。
   暑假里,王校长组织了一个考察团,向南进发。一路上,当地政府听到王校长的诉求,都急不可耐地伸出了橄榄枝。一所大学能够落户当地,不仅是对当地文化建设起到了风向标的作用,也使当地人才培养的摇篮有了依托,况且还是这么好的一所大学,有这么多的专业在全国排得上名次,各个城市都自称是梧桐树,急于想招来这个金凤凰。
   H市,临海,又是每年消夏避暑的好去处,当时的定位就是文化,避暑。市政府一口气给我们学校开出了很多优恵条件,拨出的教学用地都是我们以前面积的倍数,还专门在近海又离市区不远的地方辟了一块教师公寓用地,并在规划、建设等各个方面做出了全方位的保证承诺。这让王校长一行人感动之余,合计下来,都觉得可能此处就是最好的所在,不宜错过。
   H市看出了王校长的犹豫,怕他们继续向南考察后改变主意,请示省委后,又加了几项优恵条件,一并摆出供王校长一行参考。
   在H市超强的诚意面前,再挑剔就有些不好意思了。王校长一行人讨论一晚上,又和在校未出的相关人员互动,最终做出决定,停止向南考察,校址定在H市。我们在北方坚持了三年后,整体搬到了H市。这样不留一草一木的迁移,于学校的发展是一件大好事,于各个家庭就有些地震般的耗损。夫妻俩都在学校工作的好说,一起走呗,而一个在学校,一个在地方工作的就有些头疼。
   马渤老师就是这样的典型家庭。马老师在院里担任管教学的副院长,老婆柏丽在当地的人事局任科员。公务员在地方是人人羡慕的香饽饽,行政编制是很难弄到手的,属于稀缺资源,现在马老师一下要到H市上班,柏丽调到H市人事局就不那么容易了,思来想去,柏丽都不愿意走了。
   最后,是马老师的一着棋盘活了这个家,他把柏丽调入了学校的人事处,这才有了一家人随学校搬离的乔迁之喜。
   风光秀丽的H市,海风微拂,气候宜人,很轻易的就将向往大海的青年才俊招至麾下,比在过去北方的那个地级市,更具号召力和感染力。学校的选址,让招生工作省去了很多无用功,也招到了更多的优秀学生。
   经过几年的发展,几个工科类的学科,因为优秀人才的不断加入,成果不断,一直处于全国的领先地位。学校根据市场对艺术等文科人才的需求,决定加强人文学科的建设,引进这些方面的学术带头人,尹雯雯老师就是这样被学校在校务会上全票通过,以给房,给科研启动经费等优惠条件,被学校安排到艺术学院任文艺理论的教学和研究。
   当然,我喜欢这里,有美丽的海水。更喜欢在夕阳西下时伫立海边,看潮水一波波冲来,享受一种生活的惬意。
   四月芳菲天,人的心情也格外舒畅,像海水一样,波光潋滟。我穿上风衣在电梯口等着电梯下行,但见电梯门开处,尹雯雯穿着一袭墨绿色的薄呢连衣裙,正对着光鉴可人的电梯板壁整理着头发,看见我走进电梯,主动招呼我,手却还在将头顶上的一缕发丝归到一边,我玩笑道:“搞艺术的就是不一样,一丝不苟。”
   走进学院的办公楼,一路和学生、同事打着招呼,进到办公室后,我把准备上报的课题材料归拢后,来到院长马渤的办公室,他现在主抓全院工作,科研这一块由他分管。我轻轻敲着马院长办公室的门,只听见一声:“请进!”
   我向下按着门把手,将门推开,咦,尹雯雯在里面。她转身面向我,一袭立领的套头连衣裙显得特别合她的气质,微微蜷曲的头发在耳朵底下,知性又文雅。可她一个搞艺术理论的,和我们工科有什么交集?她怎么会在马院长的办公室里?还没有容我仔细想清楚,尹雯雯不动声色的微微抬了一下眉头,笑着对我说:“凌老师,不耽误你们谈事,我先走了。”
   我目送着她走向院长办公室的门口,半天也没有愣过神来。
   是马渤叫着我:“凌老师,你有事?”
   我迅速调整自己,开始汇报课题的相关事宜。汇报完毕,走出马渤的办公室。尹雯雯的电话打了进来,她像是算准了我们的谈话时间,真是神了:“我想你们已经谈完了,怎么样,晚上一起吃饭?”
   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我找到了尹雯雯电话告诉我的餐厅。这是一个废弃的老厂房改建的,红砖裸露,房梁纵横,餐厅就着这样的元素,置顶欧式的吊灯,各种卡座,三笔两笔泼墨似的油画,看似随意,却是低调奢华的祥和氛围。
   尹雯雯已在二楼的一张铺着粉白色桌布,桌上放着一瓶红玫瑰的餐位等着我。她知道我的时间观念很强,菜已被一盘盘地端到桌上,高脚酒杯里的干红衬着她白皙的脸,显得秀气而生动。我落座后,尹雯雯端起酒杯:“来,凌老师,为我们第一次在一起吃饭干杯。”接着她又说,“这个干杯理由很正常吧?”
   我接过她的话头:“正常,正常,这个第一次吃饭应该我请你的。”
   “没有应该不应该,是到了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了。”尹雯雯又一次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望着她有些微微泛红的脸,看着她几次欲言又止,我知道她有话要说,她有事情要讲,而我此行的目的就是当她的听众,我很快找到了今晚自己扮演角色的位置。
   果不然,尹雯雯开口了:“今天,你在马渤的办公室见到了我,想知道我是干什么去了吗?”
   我望着她,一幅期待的眼神,等着她讲下去。
  
   三
   “我是人们嘴里的老姑娘。我的父母早逝,我是大哥大嫂带大的,几个哥哥很疼我,小时候只要有人欺负我,他们都会帮我出头,虽然没有父母之爱,我也算是在幸福窝里长大。”尹雯雯开始了讲述。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我对这句古话深有体会。因为有他们的呵护,我的注意力特别集中,学习一直不错,就这样一直读到博士,都是大哥大嫂供养着。高处不胜寒,越读,年龄越大,越难得找到合适的男朋友,嫂嫂一句‘将就找一个嫁了算了’这样的话都没有说过,她由着我一路折腾,一路打拼,一直到我现在够条件被引进。”
   “今年,我和马渤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相遇,他是清楚我的情况的,朋友先前已经给他作过介绍。所以他主动接近我。我从他口里知道,他的独苗儿子正上大三,他很少提及他的老婆,我后来从朋友那里得知,他们已经离婚了,可一般人说起来,都不知道他已经离婚这事,有的人听说这事竟然很惊讶。”
   听尹雯雯讲到这里,我也很讶异,马渤离婚了?从来没有听说过呀。也许我们只是工作上的交往,我这人也很自我,和自己不相关的事情也很少关心过问,更不用说去八卦了。
   看着我不甚明了的表情和欲言又止的肢体动作,尹雯雯点了点头,继续讲述。
   原来,马渤的妻子柏丽在调到学校人事处以后,负责教师职称和工资晋级这一块,因为曾在以前的地方市局干过,工作熟练程度和办事的力度,很得H市人事局相关人士的赏识,经过和学校多方交涉,将其调到了市人事局。
   几年后,马渤到京城攻读博士。已近不惑之年的马渤,为了静下心来知识更新,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他先是辞去了院里的行政职务,其他一切事务能推都推掉了,讲课也只是取工作量的最低线,基本是全脱产在京城苦读。虽然几次都想打退堂鼓,但最终还是说服自己坚持下来。几十万字的博士论文做完时,他也快脱了人形,高血脂降到了正常值,发际线高到了头顶,这些都是为一纸博士文凭付出的代价,他却没有料到,更为头疼的事还在后头。
   柏丽在马渤取得博士文凭,也就是带上博士帽的那天,被下派到区人事局当局长。儿子正值高考备战的关键阶段,生活的关照,思想的沟通,日常的陪伴就都留给了刚刚回到学校的马渤,处于读书期间疏于对儿子照顾的愧疚,马渤没有怨言。可一直没有装修的三室两厅的教师公寓,马渤提出装修一下,让儿子在上大学之前和他们一起享受大房子带给这个家的舒适,柏丽却没有一点反应。夫妻之事也是能推就推,或半推半就,让马渤如坠雾里云里。
   周五的下午,马渤早早地开车出门,准备到几十公里以外的区里接回柏丽。即使这么早出门,周末也是堵得慌,红灯停车,马渤无奈地望着天上云彩,近处是片片薄云,远处的天边,一朵朵的白云像花儿一样,层层叠叠,和近处的薄云连接,真像是雾里看花。
   好不容易,走走停停,开到了区人事局,正好到了下班时间。马渤很兴奋,想着不用等多长时间就可以开着车,载着柏丽回家了,他故意不给柏丽打电话,想给她一个惊喜。他把车停在下班出门必经的车位上,看着一个个下班往家赶的人们,半天不见柏丽人影,想着她是真的忙,忙得周末下班都不能正常。
   马渤怀着疼惜老婆的心情耐着性子等待,在工作人员陆续快要走光的当口,看见柏丽在办公楼门口出现。马渤兴奋地推开车门,却见和自己车子隔着几个车位停着的一辆车里出去一个男子,向柏丽站着的方向疾步走去,柏丽像一只快乐的小鸟,迎向男子。
   接着,他们肩并肩,向停着的车子走来,因为彼此热络地讲着话,马渤停在那儿的车也被柏丽忽略了,男子绅士地为柏丽拉开车门,坐稳后扬长而去。
   这一幕,像视频播放一样,撞击着马渤的视觉神经,他僵持着站在车门边的身子,生硬地坐回驾驶座椅上,两眼暗淡,颓丧地看着车子对面的办公楼,男子汉的自尊和骄傲,瞬间被击得支离破碎。失神的目光不能聚焦,眼前老是回闪着柏丽和那男子肩并肩说笑的画面。
   想着读博期间,柏丽的冷漠,自己读完博士回H市后柏丽对家的甩手,眼前的一幕让他幡然醒悟,他一直不明白的问题,现在终于找到了答案。也许,答案早就放在了那里,只是自己罔顾事实,害怕面对,马渤这样想着,启动车子,一个人幽幽地开车回家。
   晚上8点,柏丽打给马渤电话,称今晚加班不回家了,马渤听完电话一句话都没有说,放下听筒,拔下了电话线。
   夜,万籁俱寂。儿子已经熄灯就寝,马渤,这个从来在家里最晚上床的人,却在清冷的月色下,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袅袅烟雾在没有灯的暗夜,借着一弯新月勾勒出他轮廓分明的脸,有些硬朗,有丝丝冷光。
   马渤想起,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和他一起留校的铁哥们在电话里的沉重诉说:“我今晚把和上司混在一起的婆娘轰出了家门,连同她的所有衣物,我不想留一点念想。我嫌脏,我怕影响到儿子的三观。”
   马渤当时觉得哥们的反应有些过激,做法太过冲动。再怎么都是一家人,还是好说好商量。没想到,这样的事摊到了自己头上,马渤决定和柏丽好好谈谈。
   摊牌的日子到了,也必须摊牌了。为了家的完整,为了儿子能够安心高考,马渤向柏丽提出:“只要你回归家庭,以前的事情我只当是没有发生。我为了自己的学业,也没有完全尽到丈夫的责任和义务,所以不能都怪你。”
   马渤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一直觉得这个事情不是单方面的问题,夫妻,夫妻,就是相互扶持。读博期间,作为丈夫,可能忽略了柏丽的情感需求,因此造成的后果应该由自己承担。
   柏丽清楚马渤的为人,也正是依仗这一点,听着马渤说出的宽容之语,柏丽半天没有做声。她从容地坐在书桌前,不停的在一叠信纸上用水性笔划来划去,室内的空气中弥漫着躁动和不安。马渤从沙发上站起,走到柏丽的身边,轻轻抚摸着她丰腴的肩膀。
   柏丽仰脸看着马渤开口了:“我现在区里任职,史局长已经说过了,换届的时候就调我到市局进班子。这些年,一路走来,我清楚我自己想要什么。”说话的口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共 691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本来以第一人称的视角描述了马渤与柏丽、尹雯雯三人之间的爱情故事,讽刺了柏丽为了事业不择手段、背叛婚姻,赞美了马渤和尹雯雯俩人之间相濡以沫。如作者描述的那样,爱情和婚姻从来不是互相矛盾的,好的婚姻需要相爱的两个人用心去经营。忠诚和责任永远是婚姻生活中的必需品。小说具备现实意义,着重点在于家对现代人所具备的意义。感谢作者投稿摆渡,敬茶。【摆渡物语编辑:烽火十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10315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烽火十三        2021-03-05 16:28:03
  欣赏拜读佳作,编辑不合理之处,请老师见谅。
情之所钟者,不惧生,不惧死,不惧分离,世间万物,唯情不死,即为长生。
回复1 楼        文友:谌历        2021-03-07 08:50:31
  谢谢辛苦编辑,谢谢!
2 楼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1-03-06 10:05:02
  笔法成熟老辣,人物形象鲜明,好小说,欣赏。
回复2 楼        文友:谌历        2021-03-07 08:52:15
  谢谢沙漠老师为本文点评,谢谢!
3 楼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1-03-06 10:30:09
  另,读一遍,发现小说颇有深意,那个题目看似新潮且古怪,仿佛与小说内容风马牛不相及,其实不然,恰恰是点明小说的深刻含义。小说其实写了两个背景(环境),一个是学场,一个是官场。小说直接描写的是学场,间接描写的是官场。小说要告诉人们的是,知识分子耽于学术和事业,却不知官场水深如潭,爱情、婚姻、道德,都可能在官场浸淫中悄然瓦解,进而写出官场道德崩坍,人性丑陋,充满乱象。这就是“培根不是科学家吗”的本意。立意巧妙,佩服!
回复3 楼        文友:谌历        2021-03-07 08:58:40
  最后一句话,让我汗颜。沙漠老师到底是大家,渗入骨髓地看问题,功夫在诗外般地剖析,精彩点评,成为文章不可分割的一抹亮点。谢谢,谢谢沙漠老师!
4 楼        文友:静净        2021-03-07 13:16:16
  到底什么是爱情婚姻,似乎在个人利益面前永远那么的不堪一击。
回复4 楼        文友:谌历        2021-03-07 16:17:42
  贪念乍现,什么防线都不堪一击。谢谢静静。
5 楼        文友:南国的红豆        2021-03-07 15:31:03
  努力想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不正常的努力,自然会有不正常的失去。学习,一个平常的故事,有不平常的寓意。
回复5 楼        文友:谌历        2021-03-07 16:19:36
  生活让我们领教些许。谢谢点评!
6 楼        文友:天涯暮归女        2021-03-09 20:55:06
  文字如行云流水,故事清新有看点,祝贺友友又一佳作像鲜艳花朵绽放于摆渡。
回复6 楼        文友:谌历        2021-03-13 14:41:07
  谢谢天涯!
7 楼        文友:刘艾玲        2021-03-16 21:50:33
  现实,婚姻,爱情,永远是创作源泉!因为谁都在经历着,谁都是主人公。多一些这样的作品,给迷茫中的人多些抉择前的思考!欣赏佳作!
天行健,小女子也当自强不息!
回复7 楼        文友:谌历        2021-03-18 09:28:34
  爱情,婚姻,文学创作永恒的主题。谢谢来访!
8 楼        文友:在昨天等你        2021-05-10 09:59:38
  细腻而柔美的情感表达。
回复8 楼        文友:谌历        2021-05-10 15:11:56
  谢谢雅评!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