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菊韵】二十年以后(小说)

编辑推荐 【菊韵】二十年以后(小说)


作者:田善江 白丁,6.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780发表时间:2021-03-09 22:07:51

(一)
   何苗忙了一上午,刚刚回到护士值班室坐下,尚未来得及喝一口水,便进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开口就问:“何苗在吗?”
   何苗本能地站起身,瞅了来人一眼,脸上露出职业的微笑:“我就是,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来人笑道:“我是马志平,你表哥。哎呀,你这儿还真不好找,我从门诊找到外科,又从外科找到内科,才找到你!”
   “你是三表哥呀!”何苗一下子想起来了,来人是她三姨的儿子。
   这位三表哥比她大十多岁,平时基本没有来往,印象中,上一次见他,还是在二十年前。
   那时候,何苗正在龙潭镇中学读初中,马志平则与妻子玉梅在龙潭街道开了个夫妻店卖面皮。
   正巧某一日中午,何苗与同学到街道买本子,因为同学看着一个面皮摊食客很多,便也动了食欲,遂拉何苗一起过去吃。
   因为何苗家与三姨家平时走动不多,加之她又一直读书,所以她本人更是一年难得去三姨家一次,即便去了,也甚少到已经分家另户的众表哥们家去玩耍。姨表哥们也都只是在她还很小很小的时候,曾到她家走过亲戚。因此,她对几个姨表哥印象特别模糊。
   所以当她和同学吃完面皮,结了账正要走时,尚不知道摊主就是她的表哥表嫂。当她和同学叽叽喳喳地走出四五米远后,忽听得身后一声暴吼:“马志平!怏怏磨磨的倒能弄怂!连个碗都洗不及!”
   何苗急忙回头一看,却是女摊主指着蹲在地上洗碗的男摊主喝骂。尽管何苗不怎么认识几位姨表哥,但是他们的名字她都知道,当下便寻思这个马志平会不会就是她的那个表哥呢?便又拉了同学折身回去,想了想,笑问:“老板,我想打听个人,不知道你们认识李芳云不?”
   男摊主湿着两只手站起身来:“她是我妈,你是谁呀?”
   何苗嬉笑道:“你是三表哥吧?我是何苗,你妈是我三姨。”
   男摊主讪笑一下,说:“何苗呀!”又转身向刚才骂他的女摊主说:“玉梅,这是咱表妹,咋能收表妹的钱呢?把钱退了。”
   钱究竟给她退没退,何苗记不清了,但是记忆中,这次以后,直到现在再次相见为止,她再也没见过这位三表哥。不过,这些年他的经历她还是知道一些的:
   三表哥的面皮摊没摆多久,就因嫌挣钱慢而收拾了。后来,他便去了河南山上挖金矿,妻子玉梅也跟了去,给工友们做饭。再后来,他跟挺着大肚子的妻子又回了老家。
   等儿子满月后,他又独自一人去了省城,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个帮人看西瓜摊的差事。某一日,因为一帮闲人借着西瓜没熟的由头寻衅,惹恼了他,他便用西瓜刀砍伤了其中一人。一见闯了祸,他也顾不得许多,撒丫子就逃跑了。
   此后,他消失了六七年。他再次回到老家后不久,就跟妻子离了婚。然后他又独自一人出门了,据说是去了新疆,又据说在做什么生意,反正是很少回老家了。
   因此他现在出现在县医院里,何苗未免有些意外,寒暄几句后,她便单刀直入地问他,是不是有谁需要住院,想叫她帮忙?何苗虽说只是个护士长,但在医院里人脉不错。因为医院床位一直紧张,平时亲戚朋友们需要住院看病时,总爱找她帮忙,她也是有求必应,且总是能够办成。
   马志平却说,他想叫何苗帮他打听一个人。
   “多年不见,想不到你在医院还有熟人啊?”何苗笑问。
   “我咋会在医院有熟人呢?她是四姨村里的。”
   马志平的四姨便是何苗的母亲。
   何苗点了点头,“哦”了一声,无意间抬头掠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已经十一点多了,便微微一笑说:“表哥,这样吧。也到饭点了,咱去吃个便饭吧,边吃边说。”
   在县医院对面街上的好又来饭馆里坐下,何苗点了饭菜后,两人一边喝茶一边又继续着“打听人”的话题说了起来。
   ……“你在我娘家还有熟人啊?我咋不知道呢?谁啊?”何苗笑问。
   “芙蓉。”
   “芙蓉?”何苗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是谁,便说:“医院里工作忙,我平时也不太回去,但是村里的人除了小娃,多半我都认识。不过你说的这人呢,我还真不知道。听这名字,好像是个女的,是不是最近才嫁过去的?”
   “不是不是,”马志平急忙说:“她娘家在那儿,跟四姨屋挨着。她姊妹四个……”
   “你是说李家吧?可是李家也没有叫芙蓉的啊。”何苗边说边寻思,“他屋晚一辈的只有一个女娃,才十几岁,肯定不是。跟我一辈的,倒是姊妹四个,还有两个兄弟,但没有叫芙蓉的,老大叫‘闷女’,老二叫‘黑女’,老三叫‘闷瓜’……”
   “就是闷瓜。”马志平打断何苗说,“我记起来了,她小名就是叫闷瓜。”
   “可是,闷瓜的大名子也不叫‘芙蓉’啊,她叫‘李彩莲’,去年老到县医院来呢,跟我还蛮熟的。我咋不知道她还有个名字叫‘芙蓉’呢?”说到这儿,何苗突然笑眯眯地看了表哥一眼,“你啥时候跟她认识的?够神秘的呀?”
   “早了,有二十多年了。但是我直到现在,一直都忘不了她,一直喜欢她。”马志平说着,叹了口气,摸出一颗烟点上,慢慢抽起来。
  
   那时候,何苗还小,大约只有四五岁吧?马志平正上高中。一个暑假里,他独自一人提着一盘蒸馍到何苗家走亲戚。本来他并没打算住多久的,因为还有一堆暑假作业等着他回去做。可是偏偏他认识了四姨邻居家一个女孩子,就是他口中的“芙蓉”,也就是闷瓜。因此他便在四姨家盘桓了十多日才回去,这段日子里,他跟芙蓉之间发生了许多令他至今难以忘怀的事……
   他到何苗家的当天,就认识闷瓜了。
   那时候,马志平特别喜欢摔跤。他见大他一岁的表哥何东也在家,将蒸馍往堂屋里八仙桌上一放,就缠着表哥要摔跤。
   于是,二人来到场院里拉开了架势。
   显然何东让着马志平,并不主动出击,只是在马志平张牙舞爪地进攻时,不停地腾挪躲闪,叫他近不得身。
   马志平又张开两只手,“哈!”一声叫,扑向何东时,突然一旁传来一阵“咯咯”笑声,接着就是翠鸟叫般的说话声:“何东哥,你屋咋来了个老鹰呢?”
   见被人喊成“老鹰”,马志平心里老大的不高兴,红着脸回头看时,却是一个长得白白净净,身材高挑,梳着两根短辫子的女子娃,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近不远地站在一旁,脸上笑盈盈的。
   马志平心里的气一下子没了,脸却仍然板着:“你是谁啊?我跟我表哥绊跤呢,有你的啥事?”
   那女娃又咯咯一笑:“你长得跟麻秆一样,还跟何东哥绊跤?只怕你连我都绊不赢!”
   马志平一下把脸红到了脖子根,讪讪地说:“好男不跟女斗!”
   何东也半玩笑半认真地说:“女娃要斯文一点。没看那古诗里头咋说的:‘面似芙蓉出水,腰如弱柳扶风’,柔柔弱弱的,才像个女子娃。要是也绊跤啊,上树啊,打打闹闹的,跟个假小子一样,把媒人都吓得不敢上门了,你看咋了?”
   那女娃微红了脸,眼皮一低说:“何东哥笑话我没文化……”顿了下又说:“我一个土巴拱子,要那么多文化弄啥啊?”
   马志平担心那女娃跟何东说得不好听了,急忙和稀泥说:“哎,那谁,其实我表哥说的是好话,‘面似芙蓉’,多好的话!你可千万不敢恼了!”
   那女娃又“咯咯”一笑:“我还能恼了?没看我是谁?!”又把马志平一指:“哎!老鹰,要不咱俩真的绊一跤,咋样?反正我队上跟我一般大的男娃子,没几个能绊得过我,你肯定也绊不过我。”
   “你给我说你叫啥名字,我就跟你绊跤。”马志平说。
   “你把我赢了,我就给你说我叫啥名字!”
   “好!”
   于是他们二人真摔起跤来,何东则笑眯眯地站在一旁观战。
   两人撕扯了好半天,都累得面红耳赤的,最终还是马志平体力不支,被那女娃绊倒了。马志平不服,还要跟她继续绊跤。第二跤,马志平又输了。第三跤,他还输了。
   马志平已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长拉拉躺在地上说:“哎,那谁,你都把我赢了三回了,总该给我说你叫啥名字了吧?”
   “凭啥?你又没赢!”
   “你不给我说,我就叫你‘芙蓉’。”
   “啥意思?”
   “我表哥不是说你‘面似芙蓉出水,腰如弱柳扶风’吗?意思就是说你长得排场,脸跟莲花一样……”
   “莲花啊?”那女娃开心地笑了,“那芙蓉,是不是就是彩色的莲花?”
   “对着,莲花就是有红的、白的,五颜六色的。”
   “那行,你就叫我‘芙蓉’吧。我叫你……”那女娃说到这,略微想了数秒钟:“我还是继续叫你‘老鹰’吧。”
   “我这样子,像老鹰吗?”马志平嬉皮笑脸地看她一眼。
   “你个干麻杆,肯定不像老鹰,像麻雀还差不多。但我就是要叫你老鹰。”
   “那行,咱就说好了,我叫你芙蓉,你叫我老鹰!”马志平说着,坐起身来。
   “说好了。”那女娃看他一眼,拧身就往她家场院走。
   马志平急忙喊:“哎,芙蓉!你也不说把手下败将拉一把?”芙蓉真的又折转身把他拉了起来。马志平又跟着她去了她家场院……
  
   (二)
   何苗抿了一口水,微微笑道:“古时候有个‘陶三春三打郑子明’,现在又有了个‘芙蓉三败老鹰’。三表哥,你是不是跟闷瓜绊跤的时候,就喜欢她了?”
   “确实,那时候我就觉得她跟别的女娃不太一样。”马志平一边回想一边说,“人长得好,也还蛮有个性,关键是力气大。咱农村嘛,就应该找这样的媳妇,没人敢欺负。反正我学习也不咋样,考学肯定没指望,高中毕业证能混到手也就到峁了,所以我当时就想,这么好个女娃,我一定不能错过了。”
   何苗点了点头:“就是,要是当年你跟闷瓜最终走到一块就好了,她的日子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那你后来为啥咋又没跟她走到一块呢?”
   马志平长叹了一口气,正待说话,服务员端上来了一盘凉拌黄瓜。何苗便给马志平倒了一杯啤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笑道:“三表哥,要不,咱先吃凉菜?边吃边说吧。”
   于是,两人一边吃凉菜喝啤酒,马志平一边又缓缓讲起他跟芙蓉的故事来。
  
   马志平跟芙蓉越来越熟悉了,有事没事就去跟她钻到一块儿,都有些舍不得离开她了,便将回家的日子一推再推,不知不觉间就在他四姨家小住了十来日。那些日子,他说是在四姨家走亲戚,其实也只是晚上在她家睡个觉,吃饭时候去吃个饭而已。其余时间他很少在四姨家呆,不是跟芙蓉跑去河里抓鱼,就是跟她跑去山上给她家割柴。她在家做饭的时候,他还会坐在灶洞前给她搭火。当然,他更多时间还是跟芙蓉盘脚搭手地坐在一块聊天。
   他便知道了芙蓉的很多事情:
   芙蓉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便没叫她姐妹四个读多少书,她大姐二姐还有她妹子都是小学三年级没念出去就不上学了,她还多少强一点,小学毕业了。
   芙蓉虽然书没念多少,会的东西还真不少。除了能绊跤也能种地外,她还会唱孝歌,还唱得婉婉转转的特别好听。她花也绣得不错,绣的鞋底子特别好看。她还会扎灯笼,能扎底下装四个轮子的兔子灯笼。有一年腊月,她背集就扎灯笼,逢集就拿去镇街上卖,一个腊月挣了毛毛两百块钱呢。
   后来,马志平亲了芙蓉。然后,芙蓉便给他做了两双绣花鞋垫,一双绣的是莲花,一双绣的是鸳鸯。马志平临走前的那个早上,芙蓉把他喊到一个背巴仡佬里,拉着他的手,想说啥,却又脸上红着,一个字也没说。马志平急忙说:“你等我!我高中一毕业,就叫屋里请媒人。”
   芙蓉低声说:“请媒人就快点,为啥要等到你高中毕业?我怕到时候别人先请媒人了!”
   “别人请媒人,你不要答应,一定等我!”
   芙蓉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次年正月里,马志平以给四姨家拜年为借口,又来见了芙蓉。两人相处了好几日,都特别开心。
   芙蓉又催他赶紧请媒人,说是她家里好像知道了她跟他好,担心她会做出啥丢人的事,因此已放出口风,准备给她寻家了,所以她熬煎得很。
   马志平说他暑假里一定请媒人来。
   但是马志平家请的媒人来到芙蓉家时,已经迟了。
   那年夏收季节,一连下了十几天大雨。芙蓉家的房子本就有些老旧,这大雨一浇,越发漏得不可收拾,灶屋、堂屋,还有几个睡人的房子都已成了河滩了,屋里几乎连巴掌大一坨干地方也找不到。并且,屋顶动不动就“咯喳喳”蛮响,好像马上就要垮一样。
   房子到了这个地步,不修缮是不行了。
   可是修缮房子至少也需要七八百块钱,芙蓉家里哪有那么多钱呢?她的两个姐姐作为出嫁女,再一个家里光景都不咋样,也指望不上。芙蓉他父母只能干着急,没办法。
   偏偏就在大雨刚停没两天,村里有个叫董前坤的小伙子请媒人到芙蓉家里提亲了,许下一千元聘金,只要她家同意这门亲事,聘金马上就可送来供她家买修缮屋子所需的椽木檩料。芙蓉虽然跟董前坤没多少交往,但也算熟悉,知道他是个诚实人,还有一身力气,种庄稼没麻达。加之她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屋里一下雨就漏成河而不管吧?她更不可能不顾脸面跑去马志平学校寻他吧?就算真去寻了,他家里能不能一下子拿出够她家修缮房子的钱,她也吃不准。所以,她就同意了那门亲事。

共 898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不速之客到来,为了何事?何苗摸不着头脑。多年不见的三表哥突然来访,沉封了许久的往事再次浮现在眼前。青涩岁月中的两个人阴差阳错没有走到一块,但心中始终保存着那份美好,在一起曾经的快乐时光,依然历历在目,经历了许多,想再走近,却物是人非事事休,终究是沧桑了岁月,彼此已经都有了太大变化,老鹰与闷瓜再无相聚之时,纠结,困惑却已无法解说这一切。放手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彼此安暖,互不相交,是最终结果。沉淀了岁月,变幻了人生,走好且行且珍惜。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山        2021-03-10 09:15:35
  故事情节很好 学习
活到老学到老
回复1 楼        文友:田善江        2021-03-10 09:42:49
  谢谢老师肯定,上午好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