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好,那就下辈子

  好,那就下辈子


作者:秦桑 秀才,1088.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617发表时间:2010-03-01 01:00:51

秦予之把经理丢得满地都是的文件一张张捡起来,傻傻地站在那里,长长地吁一口气,她知道,迎接她的将是更猛烈的暴风雨。
   “秦予之,这做的是什么企划案,你到底是什么脑子,没见过一个员工像你这么笨的,你算算你到公司多久了,一年了,我来一年的时候……。”经理把她刚收拾好的一堆文件啪地扔在桌上。
   秦予之的眼泪刷刷地便往下流了。
   “除了哭你还会做什么?”经理气冲冲地走了,把文件放在林蔓的桌上,“你接着做完,明天交给我,不懂的可以来问秦予之。”
   “恩”林蔓笑着点头,“谢谢经理。”
   林蔓是很漂亮的女孩子,刚到公司三个月,已经做得有声有色。
   林蔓过来递纸巾的时候,秦予之的电话响了。
   “丫头!”秦予之的眼泪一下子又涌出来了,那样温暖而宠溺的声音,他曾经对她说,“你是世界上最最聪明的丫头。”
   “你到哪里去了?”她听到电话里爽朗的笑声,一直弥漫开来。是文诚。
   “我去找松赞干布了啊?”她很久以前开始叫他公主,并私自把他的网名改成唐朝来的公主,威胁不许改过来。他调皮却也听话。
   夕阳漫过大地的时候,秦予之见到了文诚。他一如五年前,穿休闲装,运动鞋,满脸都是比阳光更灿烂的笑容。
   秦予之站着,一句话不说,海风把长发吹得满脸都是。
   他走过来,清理她的头发。“怎么还是个疯丫头,这样子怎么嫁得出去。”秦予之噌地跳起来,在他头顶使劲敲下,“臭小子,敢跟我玩失踪,还一玩这么多年。”
   他惊得后退一步,摸着头又笑起来。“好多年没被人这么敲过了。”
   秦予之捂着嘴,想自已是不是太过了,毕竟这么多年没见。她低着头,一如做错事的孩子。
   “不过感觉好好。”
   秦予之便裂着嘴咯咯地笑个不停。
   “丫头,风都吹进嘴里了,咸不咸?”
   “不咸,特甜。”
   “怎么到你嘴里就变甜了,我想尝尝呢。”
   秦予之一听便觉得失望了,见到他,真觉得海风也是甜的,一切都变得很美好,哪怕是想起经理林络,此刻也不再那么讨厌,或许,他并非如此。
   晚上回家时,林蔓刚好要出去。她告诉她,林络约她。
   秦予之震惊地看着她,原来如此。记得她来上班的第一天开始,他便似乎有些宠溺着她,事情总由她来做开头,她来做结尾。她与她在他面前,待遇天差地别。
   秦予之笑笑,说:“希望你能感化他。让我不至于总这样凄惨。”
   “他不是你想的这般,我与他认识好些年了,不过是脾气有过古怪。性格有些古怪,为人处事有些古怪而已。”
   秦予之大笑,“情人眼里出西施莫过如此了,你果真是见怪不怪了。你去约会,怎么也不打扮打扮。”她看着她的仔裤,球鞋,随意绑起的马尾,哪怕上班,林蔓也是要精心打扮一番的。
   “我化成妖精他也能认出我的原形,打扮再多也是浪费,况且,他喜欢简单的女子。无论装束还是心思。”
   “我看未必,他看我就哪里都不顺眼。”
   林蔓大笑着离开。
   林络的车已在楼下等了多时。
   林蔓刚大学毕业,经济未多宽裕,秦予之也一直未升职,薪水也尤如未加,便一起合住了。
   半夜,林蔓打电话,说受伤了,秦予之忙赶着去了医院。
   是受伤了,还流了点血,额头破了一角。不过是林络,她那个可恶上司。
   林蔓打着哈欠说:“我困了,予之,我觉得你名字真好。谁给起的?”
   “我爸。”秦予之有些得意。
   “大意是将恩惠授于人吧。”
   秦予之笑着不说话,她记性不错,与她说过一次,她便记住了。
   “我真的困了,他要在医院留院观察一晚上,我先回去了,我的好予之,你在医院看着他吧,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我不介意的。”不等秦予之与林络反抗,她便已经溜出了病房。
   秦予之站在门口,不知所措,老实说,她是有些怕他的。
   “你回去。”
   “哦”秦予之答到,确实没什么大事,她想,没有必要在这里,或许看到她,他的伤势反而会加重。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笨。”
   秦予之抬起头,“其实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笨,也有人觉得我聪明的。”秦予之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温暖,是的,公主说过,她是世上最聪明的丫头。
   “原来这世上还有比你更笨的人。你没想过,如果你今天照顾我,或许我会感激你,以后会对你稍好一点。”
   “有,但我觉得你不会知恩图报。”
   今天公主跟她说,一个人只有立场坚定,才有勇气聪明。是的,她在他面前一直都是聪明的,因为立场够坚定。
   林络摇头笑了起来,说,“你真了解我。你回去,打电话叫林蔓过来。”
   秦予之刚想说话,他又补充到,“她还在医院,不会放心我跟别的女人一起。”话还没说完,林蔓便走了进来,“你也真了解我。”
   秦予之刚出医院时,林蔓说,我是想给你机会讨好他。
   她笑着说,谢谢你,在这里,除了公主你对我最好。
   六年前,秦予之到南方上了大学,公主复读却没有参加高考,从此与所有同学失了联系。她一直找他,网络,同学,甚至去他家里,没有任何消息。
   六年后,他突然出现,找到她,这时的公主已经是一家大型公司的技术总监。
   秦予之最害怕的星期一,不知道林络为什么总在星期一给她交待一大堆的工作,让她整个星期都不得安宁。或许她真的比别人笨,不能胜任这份工作。
   公主过来的时候,林蔓吃着林络买的披萨帮秦予之整理文件。她拉开抽屉,里面放着一堆酸奶,说,“林络买了双份的,或许有一份是给你准备的。”
   秦予之蚩之以鼻。
   公主叫“丫头”的时候,林蔓手里的披萨就掉在文件上。公主温柔地对林蔓说,“你好。”
   秦予之想这个声音为什么会格外亲切。
   他买了一堆的巧克力,还有草莓味的冰淇淋。六年前,这些是秦予之最喜欢的东西,每次看到这些,都可以让她高兴得跳起来。可是六年后的秦予之已经不吃甜食,她怕吃甜食会长胖,到时候遇到公主的,他会认不出她。
   秦予之吃冰淇淋的时候,转过头对公主说,我以为要很久很久,久到我们都老了才会重逢。
   他拍着她的头,“傻丫头。”
   林蔓走地来,“是-你男朋友吗?”她没想到她会这样直接地问,也没去想过这个问题该怎样回答,六年前不是,现在,好像也不是。
   公主看着秦予之错鄂的表情,笑笑“我们是死党,很多年了。”
   秦予之吃下一大口的冰淇淋,冻得没办法说话。
   公主忙拿下纸巾擦着她的嘴角,“还和以前一样。”秦予之推开他的手,“可是冰淇淋好像不如以前的好吃了。”
   晚上,秦予之与林蔓在阳台上看星星。
   “予之,你喜欢公主是吗?”
   “没有。”秦予之迟疑了一下。
   “那公主喜欢你是吗?”
   秦予之摇摇头,有些无奈,“更没有。如果有,他不会六年不曾联系我。”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秦予之转过头看着林蔓,发现她的眼睛比星星还亮。
   “不知道。”她想起那年,她从他教室前走过,一扭头便看到他明亮的眼睛。
   “我觉得我喜欢上你们家公主了,他笑起来特别干净。”
   秦予之很镇静,“那林络怎么办?”
   “他喜欢的不是我。”
   果然,他这样的富家子弟不会容易交付真感情。
   秦予之给公主打电话。
   “林蔓记得吗?”
   “当然,你公司的同事,很漂亮的姑娘。”
   “恩,你觉得怎么样?”
   那边没有说话,他是这么聪明的人,一听便该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呢?”
   秦予之看看身边的林蔓,“很好,聪明,漂亮还直率。”
   “你觉得好便是好。”
   “那改天你们一起吃饭吧。”
   “好,”
   “晚安。”
   “晚安。”
   那一夜,秦予之整晚没睡。
   凌晨四点的时候,公主发了信息过来“丫头。”
   秦予之没有回,单单两个丫头,她要如何回。
   第二天,秦予之昏昏沉沉地就去上班了。额头贴着纱布的林络说:“秦予之,我要喝茶。”
   她递给他,他立马吐掉,说太淡了。她加了茶叶再泡,他说,太浓了。
   秦予之把茶杯砰地扔在办公桌上,茶水贱得到处都是,“林络你想怎么着,这一年来,你老是折磨我有意思吗?”
   他愣了会儿神,跑过去把门关了。
   “你生理期到了,这么大火。”
   秦予之一屁股坐在他的椅子上,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她豁出去了,大不了就走人。林络默默走出去,一会,给她拿来酸奶还有全麦面包。与公主失去联系后,为了保持身材,她只喝酸奶,心情不好的时候,吃很多的面包,她听说,吃面包可以防抑郁症,她怕有一天她抑郁了,就没兴趣搭理公主了。
   等她把面包吃完一大半的时候,突然醒了过来,慌忙地站起来三下两下把泪擦掉了。
   “五分钟我回来,你把东西收拾干净。”他又凶神恶煞地走了出去。她却发现。他出去时,偷偷回头看了她一眼。
   晚上,她听到林蔓与公主说,“公司经理喜欢予之一年了。经理是老板的儿子。”
   秦予之突然很想跑过去扇她耳光。
   半个月以后,秦予之升职做了主管。
   公主打电话说“丫头,我是真心希望你幸福。”
   秦予之忍着泪说:“文诚我也真心希望你幸福。只是…….”
   “只是什么?”他问。
   她想说,只是为什么你的幸福不能是我的幸福。但她终于没有说出口。
   他笑了起来,每次听到他笑,她总想到冬日午后的阳光,那样温暖而又那样遥远。
   秦予之的工作变得忙碌起来,但还算得心应手,很多事情是她以前便学过,做过的。她得意地对林络说:“我说过我不笨。”
   他只是冷冷地说,“聪明不到哪里去,晚上一起吃饭。”
   这样一句话,让秦予之有不祥的预感。
   晚饭吃得很热闹,因为人很多。
   两位老人,四个年轻人。
   林络,秦予之,林蔓,文诚,林络与林蔓的父母。
   是,都姓林,不过是兄妹,为何她没有想到。
   林络送秦予之回去的路上,说,“你真的很笨,居然没有发现我对你与对别人不一样。”
   “我发现了,”秦予之说,“不过是特别的不好而已。”
   “这是我表达喜欢的方式,而且,工作是应该严厉的,我知道你不会只做我的助理。”
   她记起林蔓说过,他是一个脾气,性格,为人处事都古怪的人。但或许真的不是坏人。
   “你妹与文诚怎样?”
   “很好。”
   “哦。”
   “小蔓很喜欢文诚,她喜欢的东西一定可以得到。”
   秦予之不再讲话。
   第二年的春天,林蔓与文诚要结婚了。
   秦予之问他,“她是你的松赞干布吗?”
   公主捧着她的脸说。“丫头,现在不兴和亲了。”
   秦予之的心裂开似的疼。
   林蔓与秦予之说,“我知道公主最爱的不是我,但是我们一定会很幸福。因为相爱不等于幸福。”
   结婚的前一天晚上,公主喝醉了,打电话过来,秦予之去海边接他。他拥着她,说着胡话。
   “丫头,我喜欢你十年。”他的一滴泪落在秦予之的锁骨上。
   秦予之打电话给林蔓,手机被他给打掉了。他倒在地上,“你这么优秀丫头,我一直努力,非常努力,希望可以给你幸福。可是,当我以为自已成功了,你身边却出现更优秀的人。我与林蔓一起,就可以一直在你身边,照顾你,像哥哥一样。”
   秦予之也坐到地上,想起十年前,她与他骑自行车回家,林荫小道,花红柳绿,记忆里特别漂亮。她以为,他要向她表白的,她一等十年。
   她说,我喜欢你,公主。
   他抬头,不知所措。
   她慌忙改口,你做我哥哥吧。
   他轻轻一笑,我还以为你要向我表白呢。
   她红着脸,大声说,下辈子吧。
   他说,好,那就下辈子。
   秦予之辞职,去了很遥远的城市。她想,要很久很久,久到下辈子才会与他重逢了。

共 445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编很惊奇地发现,江山发起的这次《爱情》为题的征文活动,会给短篇小说组带来“致命性”的“打击”。因为小编察觉到大部分的投稿都跟爱情有关,而且,很有关,很爱情!就比如这一篇,那是相当的爱情至上、至真、至纯、至心化,没有一丝毫的陈腐、无奈、屈服、胆怯、虚与委蛇的社会气,也许你会说这也太脱离生活了,但是不要忘了,这就是爱情!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左黄右苍        2010-03-01 01:06:28
  其实,当生活的重压来临时,你会发现,爱情,就是那么回事!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赤水河王万兵        2010-03-01 09:18:31
  问候作者。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3 楼        文友:赤水河王万兵        2010-03-02 08:10:26
  学习。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