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传奇小说 >> 【丹枫】消失的红领巾(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消失的红领巾(小说) ——刑警林峰破案录之四


作者:鹤壁淇水 布衣,109.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359发表时间:2022-08-23 15:25:30
摘要:经检索为原创首发丹枫

【丹枫】消失的红领巾(小说)
   一
   中午,郭小天说,有人请林峰吃饭,拉着林峰从分局出来,进了一旁的好友饭店。正是就餐高峰时期,饭店里顾客满满,郭小天拉着林峰直接上了二楼,径直进了五号包间,包间里一对中年夫妇迎了上来。
   郭小天向林峰作介绍:“林峰,这是税务局的郑局长,这是郑局长的爱人。”
   “林警官,听说你刚到警队,就连破了两起命案,真了不起。”郑局长爱人竖起大姆指夸道。
   林峰笑笑:“这都是队员们全力合作的结果。”
   服务生端上一道道菜,郑局长拿出一瓶茅台,林峰慌忙拦住他:“郑局长,别别别,下午还有任务,我和小天都不能喝酒,来杯果汁就行。菜也弄两个就够了,咱先说事吧!我看您爱人的眼睛哭肿了,到底为了啥事?”
   郑局长爱人憋不住又掉泪:“唉,俺闺女小月失踪都一个月了,还没有下落,不知道孩子在哪儿,我吃饭吃不下,夜夜睡不着。”
   郑局长的女儿郑晓月,在本市实验小学上六年级,一个月前突然失踪了。报了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郑局长那天听人说起一只眼的案子,就记住了林峰,拐弯抹角找到郭小天,请他把林峰约出来吃饭,想让林峰帮忙找女儿。
   林峰问:“小月平常有去网吧的习惯吗?”
   郑局长说:“家里有电脑,她从来不去网吧,每天放了学,总是我去接她。孩子很乖的,没有啥不良爱好。”
   郑局长爰人拿出几张照片递给林峰,林峰翻看着:郑晓月的个子很高,眉目脸庞很好瞧,梳着一条又黑又油亮的马尾辫。她穿着校服,脖子里系着一条鲜艳的红领巾。
   林峰说:“孩子失踪前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比如,大人没去接或者孩子回家很晚的情况?”
   郑局长想了想,说:“有一回我到总局开会,让副局长刘祥帮我接过小月。那天,我回来,小月已经睡了,她妈说孩子感冒了,也没吃饭就睡了。”
   林峰又问:“还有啥情况?”
   郑局长摇了摇头。林峰接着问:“那个刘祥有什么反常情况没有?”
   郭小天摆手:“林峰,刘祥是局长,他不会有啥事。”
   林峰笑:“案子没破,有疑就问,这没什么错。”
   郑局长挠头想不出啥反常,倒是郑局长爱人说:“哎,刘祥的车一个月前卖了,这是不是反常?”
   林峰眼一亮:“他的车牌号是多少?我回头去查一下。许队说,有枣没枣打一竿子就知道了。”
  
   二
   下午,林峰到菜市场,找到了刘祥那辆车的新主人户和平,户和平是卖猪肉的。他领着林峰到地下车库,一面走一面说:“这辆车买回来我就没开过,门市天天让我忙得像个陀螺,哪有时间开?当时觉得这车才三万,贪便宜才买了。”
   户和平指着一辆崭新的白色奔驰:“就是这辆。”
   林峰惊讶地:“这不是新车吗?”
   户和平说:“今年才买的新车,三万就卖了,跟白捡一样,我寻思着倒卖也能挣七八万,当场就要下了。”
   林峰打开车门,看整洁的内饰,看完又打开后备厢,后备厢里很干净,他一嗅,闻到浓浓的香水味。林峰掀开后备厢盖,嗅一下,把备胎取出来,看到备胎下面有一滩凝固的暗红色的血迹。
   林峰把车开到分局,上楼去见许队,建议技侦队采集车后备箱中的血液做DNA。林峰兴奋地说:“刘祥三十万买的新车,三万就卖了,这很不正常。”
   郭小天说:“人家一个局长,卖车换车有啥不正常?那个姓户的买主是个杀猪的,后备厢里的血说不定是猪血。”
   林峰说:“小天,户和平有拉猪的货车,他不会用奔驰去拉猪,拉完猪再喷那么多香水。”
   许队笑了:“林峰,小天,恁俩打个赌,让技侦队去检验,看看结果咋样?”
   技侦队忙着采集血迹,林峰开始查看郑晓月失踪那天,她所在的学校门口的监控录像。下午放学后,郑晓月背着书包从学校出来,走向了林荫路。林峰紧接着查林荫路上的监控探头,发现一辆白色越野车。他赶紧叫小天,小天过来,看见郑晓月上了越野车。两人一路查询,发现越野车开进了市委家属院。
   检验结果出来了!后备厢血液里有两个人的DNA,其中一个正好和郑晓月的DNA一致。
   刘祥脸色灰白,坐在审讯室里,任凭怎么问,也不开口。到11点多,许队说:“刘祥,你不说,顶多推迟破案的时间,案子一定会破。你说了,就是认罪伏法,可酌情从宽,你好好想想。”
   刘祥要了一支烟,吸完,扔了烟蒂:“我没啥说的。”
   郭小天气得抬腿想踢刘祥,被林峰拉住,
   刘祥被送往看守所。许队说:“刘祥有顾虑,他的车开进市委院,很可能这个案子跟市委的人有关联,看着吧!一定会有人蹦出来。”
  
   三
   第二天,林峰和郭小天开车去看守所,半路上,看守所杨所长打来了电话。杨所长焦急地:“林峰,刘祥死了!”
   林峰吃惊地:“啥?刘祥死了?他好好的咋会说死就死了?”
   杨所长说:“哎呀,他家里来人正在所里闹事,我们和死者家属商量,赔他十万块钱了事,让火葬场拉走火化。”
   林峰急道:“杨所长,千万别火化,这事有猫腻。我马上让技侦队过去验尸。”
   技侦队赶到看守所,家属们闹着不让尸检,看守所也想息事宁人。林峰说:“一个好好的人为啥会突然死了?不弄清楚对死者不公平,到底是公安刑讯逼供致死?还是看守所这儿出了什么问题?只有尸检才能弄清楚。不弄清楚,公安上和看守所就洗不脱怀疑呀!”
   许队来了。许队说:“马上尸检!”
   尸检的结果,刘祥是死于服用大量胰岛素,严重低血糖导致的急性心肌梗死。从刘祥爱人带来的奶制品中,发现注入了大量胰岛素。刘祥爱人哭啼啼地说:“这奶是赵国兵给我的,他和刘祥好的像一个人,他为啥要害刘祥?”
   一听说赵国兵,许队抽了口凉气。赵国兵是市委共青团副书记,他父亲原来任本市市委书记,现在调到省委任副书记。要动他,能行吗?
   林峰说:“许队,不抓赵国兵,郑晓月的下落就没办法查下去,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许队挥手:“抓赵国兵!”
   赵国兵被带到分局刑警队,一脸嚣张。指着许队叫道:“你们怎么抓我,还得怎么放了我。”
   局长把许队叫到办公室,说:“谁让你动这个公子哥儿的?就凭刘祥老婆的一纸笔录,就能认定是赵国兵投的胰岛素?你说,郑晓月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赵国兵不交代你就没辙了?”
   正说着,分局院里开进来几辆轿车,车上下来一位气质不凡的妇人。局长忙迎了出来:“哎呀,汪主任,欢迎欢迎。”
   汪主任阴沉着脸说:“赵国兵犯了啥罪?你们要抓他?”
   局长说:“是一场误会,许队,放人。”
  
   四
   林峰在办公室和许队蹦:“那个娘们儿是谁呀?她一句话咱就放人?”
   许队没好气地:“行了,林峰,绕开赵国兵,你给我查到赵国兵的犯罪证据。查不出来,咱们都得受处分。”
   林峰不服:“许队,那个臭娘们到底是谁?”
   局长出现在门口:“林峰,我要你弄清楚,后备厢血液中另一个人的DNA到底是谁的,查不清,我撤你的职!”
   局长气呼呼地走了。
   许队说:“那个娘们是赵国兵的丈母娘,省妇联主任,她男人是省委书记。这个案子弄不好,局长也不好交差。抓紧干活,少说废话。”
   林峰和小天着手查失踪人员信息,弄到天黑,林峰盯着厚厚的名单,突然想到,赵国兵被抓,他老婆怎么不来闹?林峰打电话给赵国兵的妻子于小娜,电话处于关机状态。林峰跑到小娜单位,单位的人说,小娜很久没来上班了。技侦队的人立即把于小娜的DNA和后备厢中血液的另一DNA进行比对,两个DNA完全吻合!
   第二天,神气凌人的赵国兵丈母娘又来了,只不过这一次她显得很憔悴,她提出要单独见林峰。林峰关上门,说:“汪主任,小娜不见了,您知道吗?”
   汪主任眼一红,泪水汹涌而下:“昨天夜里,我一夜没睡,我梦见小娜坐在一个乒乓球台上哭,披散着头发,脸上都是血,哭着喊救命。那个乒乓球台旁边有棵桃树,树上结了好多毛桃。小娜肯定被人给害喽!”
   林峰劝道:“梦是梦,不一定是真的。但我会查一下市里的乒乓球台。汪主任,您先去休息,等我的消息。”
   送走汪主任,林峰和郭小天去市里查看乒乓球台。郭小天说:“林峰,咱不能把梦当真,那个娘们胡梦颠倒,咱就围着她说的打转。”
   林峰说:“靠梦境找到受害人的奇迹也有。”
   找了一上午,一无所获。林峰和郭小天到市委院赵国兵的楼下来回转悠,发现离赵国兵住宅楼不远处有个乒乓球台,球台旁边正好有棵结着毛桃的桃树。俩人到门岗,问起了这个球台。
   郭小天:“大爷,这个球台是啥时候建的?”
   门岗大爷:“一个多月前才建的。那天晚上我值班,看见一伙工匠在那儿又和泥又垒墙,我还过去问他们干啥呢!”
   林峰忙问:“知道谁让他们垒的球台吗?”
   门岗大爷接过林峰递过来的烟:“赵二公子呗!垒到一半,赵二公子还掏钱请工匠们到门口吃烩面呢!”
   林峰和郭小天绕着球台转了几圈,林峰说:“小天,拿锤,砸开球台!”
  
   五
   林峰几锤下去,敲开了球台面,洞里灰烟夹着腐臭气味呛得林峰干呕起来。洞里有两个白色塑料编织袋,袋口用一条红领巾系着。郭小天解开绳子,就看见一团黑色的长发。
   林峰忙掏出手机给许队打电话:“许队,郑晓月的尸体找到了,您快带人过来。”
   刑警们在忙着戡验现场,警戒线外,围满了观众,郑局长夫妇和汪主任哭得撕心裂肺。赵国兵灰头土脸被押上警车,全无昔日神气模样。
   根据赵国兵的交代,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他和刘祥去接放学的郑晓月,他就对郑晓月动了歪心,诱她喝了掺了安眠药的饮料,对她下了手,还拍了她的裸照。以后,他和刘祥经常威逼郑晓月陪他们俩。那天,于小娜出差不在家,他和刘祥带郑晓月到家里玩,谁知小娜突然回来了,小娜看见了他和刘祥做的丑事,要去告发。他就掐死了小娜,晓月吓得喊叫着杀人了,就往门口跑,刘祥一锤子砸死了晓月。
   林峰把案卷拿给许队看:“许队,赵国兵交代,他逼郑晓月带她三个女同学到他家里去,要不要往下查那三个女同学?”
   许队吐出一口气:“算了,这个案子到此结束。把赵国兵弄了,就是办了天大的事。赵国兵上面关系网复杂,一惯欺男霸女,人称赵二公子。弄了他,你算是给本市除了一大害!”
  

共 403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郑局长的女儿郑晓月,在本市实验小学上六年级,一个月前突然失踪了。他们请林峰帮忙。林峰得知副局长刘祥曾去接放学的郑晓月,而在郑晓月失踪后又低价卖了他的汽车。林峰找到刘祥的车,在后备厢中发现血迹。DNA鉴定,血迹中有两个人的DNA,而其中一个和郑晓月的DNA吻合。刘祥被抓,却暴亡在看守所……而那个娘们是赵国兵的丈母娘,省妇联主任,她男人是省委书记。这个案子弄不好,局长也不好交差。而赵国兵是市委共青团副书记,他父亲原来任本市市委书记,现在调到省委任副书记。原来,根据赵国兵的交代,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他和刘祥去接放学的郑晓月,他就对郑晓月动了歪心,诱她喝了掺了安眠药的饮料,对她下了手,还拍了她的裸照。以后,他和刘祥经常威逼郑晓月陪他们俩。那天,于小娜出差不在家,他和刘祥带郑晓月到家里玩,谁知小娜突然回来了,小娜看见了他和刘祥做的丑事,要去告发。他就掐死了小娜,晓月吓得喊叫着杀人了,就往门口跑,刘祥一锤子砸死了晓月。赵国兵、刘祥这样的“干部”真是败类!极力推荐欣赏!【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22-08-23 15:28:32
  赵国兵、刘祥这样的“干部”真是败类!问好!
梦锁孤音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