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山河如画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山河●金秋】很想再叫一声“妈”(散文)

编辑推荐 【山河●金秋】很想再叫一声“妈”(散文)


作者:悍雨啸风 举人,4164.8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31发表时间:2022-09-30 10:55:50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母亲的面前叫过一声“妈”了,不是我不想叫,而是再叫母亲也没有了回音。第一次叫“妈”是什么时候我记不得了,因为那时的我太小。等我记事时,每次叫“妈”都是有所求有所依,叫出一声“妈”心里就觉得不再饥饿不再寒冷,就很踏实。而最后一次叫“妈”,则是我要别离家门去异土他乡开展治沙工作,在临踏出院门的瞬间看到母亲眼里含着的泪水时,情不自禁地喊出来的。这一声“妈”,在这个院子里回荡了整整十五年,直到我今天走进院门。这十五年,很漫长,但对在外工作的我来说,竟没有感觉到,因为,每一天在我看来都是那么珍贵,会埋怨夜晚来得太快,新栽树苗的水还没浇够,有的沙沟还没填平,还有水源还没有来得及疏通。望着这些只争朝夕的工作,我总要严寒着时光太过匆匆。那时我的心中,只有工作。
   当推开老院门,看到满院都是母亲的印记,母亲的声音,我才突然惊醒,只是,这个惊醒来得太迟,这个来迟,让我的心开始被遗恨一刀刀地切割。
   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我生命诞生的房屋,太熟悉的情景把我的心揪的生疼。正对门的墙壁上,挂着母亲的遗照,遗照是彩色的,可以看出母亲是经过精心打扮后拍照的,瘦削的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用彩色的照片作遗照,在中国的传统里有点不合时宜。但这不是弟弟妹妹们要这样做,是母亲的坚持和要求,母亲怕我回来手脚地见她变成没有生命的黑白相片会伤心难受。
   我轻轻地抚摸着原木制作的像框,似乎听到母亲在说,孩子你回来了,沙漠的治理工作还进行的好吧?我后退三步,在母亲的英灵前跪了下来,望着母亲的微笑,任由泪珠一颗接着一颗地滴落,我没敢哭出声。弟弟事先告诉过我,母亲不想看到我哭的样子。
   妹妹抽泣着走过来,递给我一双手套,说是母亲病重时强撑着织成的。妹妹还说,母亲让把这双手套寄给我,让我在挖沙时戴上不会被沙砾伤到手,能放开地去干工作。妹妹告诉我母亲有两个希望,一个是希望早点让沙漠里有树有水有人住,对人类居住环境的提升也是一个功德。第二个希望,母亲很想再路过那片沙漠,看看有她儿子参与的治沙结果是什么样。
   我戴上母亲用丝麻针织的手套,紧紧地贴在脸上,感觉到泪水在渐渐渗透,睹物思人,一幕又一幕母亲的影像不由得出现在脑海里。
   在贫困和落后没有完全消除的那个年代,我的童年始终是快乐和幸福的,因为有母亲时刻在身边守护,一切都不觉得有多难熬。记忆最为尤新的,只要母亲听到我按捺不住肚子因饥饿而咕咕噜噜的发出响声时,不论风雪雨霜,都会毫不犹豫地走出家门到后山采一把野菜,回来掺合些玉米棒子面,加点盐和辣椒面,擀成薄饼,烙熟,看着我很香甜地吃下去。当听到我一声吃饱啦,母亲的脸上便会灿开满足的笑容。最深的记忆里,当我喊声“妈”时,母亲回应的那声“哎”,让我忘却了多少烦恼和不安,全身顿时充满了精神。我快乐的童年和少年,就是在母亲亲切应答的“哎”声里度过的。
   深知衣食只能有限保障和来之不易,母亲有个病从不求医,问问街里认识的中医,打听了几样自己能认识的草药名,母亲就会自己上山采来煮水喝。而对于我兄妹若谁有个头疼脑热,母亲心里旧特别紧张,手头没钱,母亲会苦苦地哀求医生先行医治,而后,母亲便不辞辛劳地为药铺打扫卫生碾切饮片,作为药资的顶付。对于母亲所付出的这一切,我在很晚很晚的以后才懂得才去扪心相问,得到的回答只是留恨和愧疚,就算现在将眼泪都流干,又有何补益?
   母亲的心在随着我们兄妹成长的脚步移动而起伏,任谁的不开心,任谁的不平顺,母亲都会心里不安,会心里发痛。完全忘了自己并将自己的一切甚至安危置之度外的母亲,只是在为我们这些子女而活。
   我不知道,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母亲究竟多少次爬上布满荆棘的山顶,为我们兄妹的吃穿付出辛劳,更不知道,疲于生计的母亲是怎样被苦难的岁月剥夺了最美好的年华。这个苦难加上我和弟妹们对母亲的无尽索取,又是怎样让母亲过早的衰老,以致春花早逝苍颜驼背。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已没有了母亲,空余一脸热泪。
   临去大西北前的晚上,我正思索着怎么让母亲不会因我要离家出走并以后很难常回家,将在很远的远方落脚而不挂心和难过时,母亲开了口,说和父亲曾坐火车路过沙漠,正是秋季,透过封闭的车窗望眼远方,满天飞着黄沙,让人看着心里都感觉恐惧。如果能把那些沙漠治理成像家乡这般模样的青山绿水,该有多好。母亲接着说,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替她在沙漠里栽上一棵树。我哽咽着对母亲说,我一定不辜负母亲的期望,一定会栽上第一棵母亲树。
   母亲用手势阻止了我离别的千言万语,不无骄傲地说多好的差使啊,我家孩子得到了,这是我们家的福分,要好好地去经营(工作),得空来个信,再寄一张你在沙漠里干活的照片,妈就十分开心了。听着母亲没有一点政治高调的话,我好想大哭一场,我知道,这一去,三年五载是不可能回来的,不仅是遥远的路途,更是我对信念的承诺。可没想到这一去,竟与母亲云泥两别。
   望着母亲的遗照,我哭着问自己:你为母亲对你的付出有没有回报?心里有没有过感恩?在母亲被病魔折磨痛苦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来看望侍奉?十五年啊,你有多少次想过母亲?今天,你有什么资格在母亲的遗容前戚哭?
   我一味地哭着说着,撕心裂肺,为什么到这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悲痛,才知道天下最大的悲痛莫过于失去母亲。我,竟然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何颜谈孝?我想恳求母亲原谅不孝的我,可我拿什么让母亲原谅?
   妹妹抓住我的肩膀,哭劝着说,哥,别哭了,妈真的不愿意看到哥哥这么伤心难过。我用带有责备的口吻问妹妹:母亲危重,为什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为什么不告诉我母亲病重的实情啊?妹妹哭着回答,说她怎么不想给给我打电话。是母亲坚决不让她打。母亲说我的工作比她的病要重要的多。妹妹说着跪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弟弟拿着一个崭新的军用水壶走过来,也跪在我的旁边,把水壶递给我,说这是母亲让买的,说沙漠里缺水,有个水壶能解决点的急需。弟弟劝我别哭了,说妈一再叮嘱他和妹妹,不能让我用眼泪祭奠她老人家。
   我把水壶贴在心口上,强压悲伤,在心里默默地乞愿,如果天若有情,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在母亲生时的面前再叫一声“妈”。
   看着弟弟和妹妹的无限伤悲,我再也抑制不住悲痛,有点歇斯底里地叫了一声“妈”,嚎哭起来。不知道,这声“妈”,在天一方的母亲是否可以听到儿的呼喊,如果听到,能不能再答应儿一声“哎”……
  
  
  
  

共 260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散文,如泣如诉,对着母亲的遗照,回忆自己的成长经历,母亲的慈母情怀在其中时时闪现。从自己最后一次叫妈离开家,再见母亲时,已成了母亲的遗照,已经十五年,从今以后,再叫妈已没人回应了,他喜欢听他叫妈时,妈回应的那句“哎!”余音绕梁,如今母亲不在了,“我”多想再叫一声妈,祈求上苍,如若有情,让“我”再叫一声妈,妹妹,弟弟在母亲遗照前,解释他们在母亲病危时,听从母亲的遗愿,不准他们通知“我”,又叮嘱弟弟给“我”买了一个军用水壶。让“我”继续绿化沙漠,等沙漠变绿了,把妈接过去瞧瞧……这一笔,看似不经意之笔,实则是作者刻意的伏笔。在母亲慈爱的基础上,升华一笔,母亲的大爱形象得到有机的提升。字字浸悲润情,感人肺腑!引人共情!【编辑:极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极冰        2022-09-30 10:56:38
  感谢悍雨啸风老师赐稿山河如画!╰(*´︶`*)╯
极冰
回复1 楼        文友:悍雨啸风        2022-09-30 16:54:15
  感谢社长的精彩编按
2 楼        文友:极冰        2022-09-30 10:57:40
  拜读您的这篇文字,让我泪水涟涟,想起很多事。(´;︵;`)
极冰
回复2 楼        文友:悍雨啸风        2022-09-30 16:55:05
  母亲的话题是永恒的
3 楼        文友:极冰        2022-09-30 11:07:47
  我母亲九四年得了癌症,我举债累累,给她在西安做了手术,她回汉中休养,做后期的化疗,放疗,七年后,癌细胞扩散,无法再进行手术,她后期只能喝汤维持生命。而她断气时,我刚好回咸阳给女儿上学报名,刚回来,名还没有报完,她就断气了,非常遗憾,我也是肝肠寸断,撕心裂肺。我办完她的葬礼,回到咸阳,每到黄昏,我就不由自主出去沿着公路走,听一辆辆车呼啸而过。后来老公让女儿抱住我的腿,呼唤:“妈,你的妈妈走了,你是我的妈妈,你还要陪我长大啊!”我才清醒过来,自此才不出去走了。(´;︵;`)
极冰
4 楼        文友:极冰        2022-09-30 11:15:44
  我母亲得的是脑血管动脉瘤,手术无法切除干净。她的手术为难了李英山主任,几次进手术室,血压升高,不能手术,最后是护士天天来给她剃头,我把我父亲骗到西安市我二姑家,才顺利给她做了手术。我总觉得我和她的缘分,还深着呢,但是,就是我回咸阳给女儿报名上小学这件事,我和母亲就阴阳两隔了。(´;︵;`)
极冰
5 楼        文友:极冰        2022-09-30 11:17:29
  今天想起很多旧事,言多了,请海涵!╰(*´︶`*)╯
极冰
6 楼        文友:极冰        2022-09-30 11:17:58
  感谢您支持山河!敬茶!远握!╰(*´︶`*)╯
极冰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