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云水禅心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箩筐·岁月】瞎子阿品(小说)

编辑推荐 【箩筐·岁月】瞎子阿品(小说)


作者:雷耀常 白丁,35.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231发表时间:2022-12-16 11:48:13
摘要:乡村道德故事


   中午时分,阿品照例坐在屋前的葡萄树下,用那把发黄的竹筒二胡,拉上一曲甜甜蜜蜜的《天仙配》。太阳正好透过成串的蓝色葡萄稀稀拉拉的缝隙,照在他那张蜡黄中带点微红的大方脸上,像一张深邃的山水画。
   身穿红色长裙的阿萝悄悄地来到他身边,用一双白皙的手掌支撑着红润的瓜子脸儿,坐在一条小凳子上,像一株迎风开放的石榴花。她披散着刚刚洗过的长发,眨巴着溜圆的大眼,专注盯着阿品舒缓往来的弓弦,聆听着阿品悠扬动听的琴声,脑子里幻化出无数幸福的生活场景。她舔着薄薄的嘴唇,脸上闪耀着迷人的光芒。
   阿品忽然甩开二胡说,不拉了,烦。
   阿萝生气说,阿品,我一来就烦了,什么意思呢?
   阿品嘿嘿笑着说,还得去做事呀。
   跟腿赶来的棰子啃着生黄瓜帮腔说,阿品不仗义,正好听时不拉了。
   阿萝爽快地说,没洗碗,我去洗。
   阿品得意地说,洗了。
   阿萝又说,没喂猪,我去喂。
   阿品仍然得意地说,喂了。
   阿萝似乎是命令式地说,那你给我拉,拉《天仙配》,拉《白狐》,要不拉《站着等你三千年》。
   肥扁像草墩的棰子抹着鼻涕说,拉《白狐》,迷情。
   阿品举起双手伸伸懒腰说,太阳大,人也软,不想拉了。
   阿萝捧着脸儿凄婉地说,我知道你不待见我、不招惹我,因为我是一只床底下的破鞋,克父克夫又克子,还是个落汤鸡寡妇。
   棰子接过话说,我不怕寡妇,越寡越好,没得拖累。
   阿品沉默不语了,因为阿萝原本就是他的媳妇,只因梗子父亲利用手中村会计的权力,从中横插一杠子,让阿萝成了梗子的媳妇,断了两人的美好未来。
   阿品、阿萝、梗子、棰子从小一起长大,阿萝早就心仪阿品,不仅因为他人高马大,而且还因为他做什么都比别人心地善良,稳重诚实,心胸开阔,百折不挠。譬如四人在村里行走,看见鸡鸭啄食,巴山豆一样瘦小的梗子,就会一石头瞄准掷打过去,不是打断了鸡鸭的脚杆,就是打断了鸡鸭的背脊;或者看见人家晾晒的瓦罐、木盆,他就会一边撒尿一边说,童子尿消消毒。有时走着走着,忽然不见了,正在蹊跷之时,他竟然从人家屋檐下窜出来,或者兜着熟透的百花桃,或者拖着甜亮的高粱杆,或者捧着颗粒饱满的向阳花。每每这时,棰子总是拍手给梗子点赞,而阿萝却嘟着小嘴巴说,小时偷针,长大偷金;惯了手脚,必丢性命。梗子哥,还是积丁点儿德噻。
   梗子眯缝着老鼠眼睛反问,顺路吃个桃子、李子,也算偷吗?
   阿萝“哼哼”响着重重鼻音,鄙夷地说,背后拿人家的东西就算偷。
   棰子帮腔说,鸡鸭啄食不撵,百姓就得遭殃;桃子熟了不摘,就得掉在地上腐烂;高粱杆甜了不砍,就得倒在地上干枯;向阳花饱米不扳,就得挂在杆子上长虫,我们学雷锋做好事,学校应该发奖状,以资鼓励。
   阿萝丢下梗子给的果品,拉着阿品跑了。
   但事与愿违,一直被阿萝鄙视的梗子,偏偏要和她结婚,成为轰动全村的一件事。因为阿萝是村里一枝花,家家都想得到她。
  
   二
   太阳慢慢向西偏移,炎热被山谷的凉风渐渐稀释。阿品伸出宽大的手板探了探,觉得可以下地劳动了,便拖着竹竿一路敲敲点点走了,气得阿萝两眼翻白、两脚抽筋,望着他高大挺直的背影说,瞎子老汉,你薅得了秧子吗?
   阿品不但栽秧、薅秧、割谷、晒谷一条龙劳动,就是挖土、种菜、追肥、收获就像流水线操控一样,没有哪一样农活难得住他。只是他双眼黑瞎,任何一种劳动都比不上常人的速度,却赛过常人的质量。怕他出事的阿萝换了衣服从后面撵来说,阿品,你吃的有政府低保,穿的有女儿供奉,何必这样拼死拼活劳累呢?
   阿品正在水田里躬腰薅着青翠滴绿的秧子,头也不抬地说,自己有手有脚、无灾无病,何必要人家施舍呢?
   阿萝盘着粗黑的发辫、穿着粉红的花衣花裤,和他并排薅着秧子说,你这老汉,老也不老,少也不少,就是一个牛脾气,不知道转弯磨角。政府给你低保,是政府的关怀;人家给你帮助,是人家的关爱,你就老老实实接受下来不就得了。
   阿品将一坨稀泥使劲摔在水田里,溅起的泥浆糊满了阿萝全身,连鼻子眼睛都看不见了,他火冒三四丈,没好气地对阿萝说,要吃你拿去,低保一分未动在银行折子上。一辈子吃人家的嗟来之食、舔口之汤,好似猪狗,不如死了干净。
   阿萝用田水洗着泥浆糊住的脸,生气地说,阿品,我知道你记恨我,处处和我作对,时时跟我唱反调。我嫁给梗子,也是你同意的呀。
   阿品几步爬上田埂,气得脖子像水桶一样粗壮说,不薅了。
   阿萝一把抓住他,不薅不行。
   阿品虽然高大,到底是个瞎子,不是她的对手,依然挣扎着说,你来管束我,是我什么人啊?
   阿萝毫不忌讳地说,你女人。
   阿品冷笑说,是吗?
   阿萝沉默了。因为她毕竟做了梗子的女人,忘了初心。也是因为金家让阿品双目失明、黑暗一生,至今还是单身。一想起这些,她心如刀绞,总觉得对不住阿品。
   那天的日子也很甜美,甜美得让一对熟透的年轻男女在阿萝家牛棚的稻草里亢奋不已。阿萝和阿品面对面地站着,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此时此刻的阿萝,汗流浃背、瘫软无力,迫切希望有一双大手把她紧紧抱住,有一张大嘴给她狠狠堵住。忽然,阿品抓住了她的双手,就像两根强力电流,让她整个身子都燃烧了,她的骨骼似乎融化了,只想地下有一条缝隙钻下去,在不被人们看见的角落疯狂恋爱一场,肆无忌惮大哭一场。阿品轻柔地呼唤一声,阿萝。阿萝声音颤抖着叫了一声哥。阿品捏紧她的双手说,阿萝,我爱你。
   阿品一双大手紧紧抱着阿萝柔弱的肩膀,用一张坚挺的下巴轻轻抵压她的头顶,热血沸腾地发誓,阿萝,我会爱你一生,也会呵护你一生。阿萝“呜呜”地拱着他宽大的胸怀,不住地流淌着幸福的眼泪。
  
   三
   忽然远处“品爸爸”的喊声传来,让在田埂上拉拉扯扯的阿品和阿萝立马松手,快速趖进水田薅秧子。来人是叫金凤,大眼睛,瓜子脸、瘦高个,犹如一株饱含朝露的水仙花。她笑盈盈地说,奶子帮品爸爸薅秧子呀。
   阿萝红着脸儿,细着声儿说,你品爸爸喊我,能不来吗?
   金凤高高地绾着裤腿下水田说,品爸爸喊不喊,都应该来。
   土家人有个习俗,父亲不叫爸爸,而是叫伯伯、老汉或者牙牙,爸爸倒成了叔父;母亲不叫妈妈,而是叫奶子、牙姆或者幺娘,妈妈倒成了婶娘。阿品伸直腰杆满脸微笑地问,金凤大学毕业了,分配在哪个单位?
   金凤笑容可掬地说,分配在村里,做村干部。
   阿萝直起腰惊讶地问,村干部?
   金凤满脸自豪地说,就是村干部,准确地说叫村支部书记。
   阿萝气愤地一脚踩在水田里,泥水溅起两三米高、四五米远,糊得三人满身稀泥。阿品生气地问,阿萝,你在干什么?
   阿萝一屁股坐在水田里哭着说,金凤呀,你怎么对得起你伯伯呀?怎么对得起品爸爸呀?怎么对得起你奶子呀?辛辛苦苦送你读中央民族大学,巴心巴肠要你跳出农门,过上人上人的好日子,竟然“蹩脚马儿回头,瞎眼兔子打折”,叫我们如何想得过来呢?
   金凤上前拉着阿萝说,我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在村里工作三年后就得走呢。
   阿萝仍旧坐在水田里,全身湿透得没有丁点干处。她吊着金凤的膀子问,要是干得好,组织不让你走,一辈子就是农民呀。
   阿品笑笑说,不走就不走嘛,哪里黑土不养人呢?
   金凤说,品爸爸说得对,只要人民群众需要,不走就不走呗。
   阿萝拍水捶胸地哭喊起来,天呀,老子呢,我怎么生出这样一个不听话的女儿呀!砍脑壳死的梗子呀,你早早死了偷懒不管;短命的阿品呀,你白活在世上不管也不教呀!
   一个涉世不深的孩子,面对耍横的母亲,或者说一个年轻的干部,面对放泼的村民,是很难应付的。正在金凤手足无措、不知所以时,阿品雄狮般大吼起来,阿萝,闹够没有?有你这样不讲道理的母亲吗?不给女儿脸上增光,倒更女儿添堵。看笑话的是他人,滴血的是亲人。我的秧子被你碾死了,诚心不让人活命吗?
   阿萝有些气馁,哭腔也明显减弱了,从水田里站起来说,我知道你们父女一条心,不待见我这个没人要的寡妇,就是摆在地上,也没人理。
   阿品愤怒地一脚踩在水田里咆哮说,越说越不像人话了,回去给女儿做饭。半年多不见,见面就吵架,昨晚上梗子的鬼魂抠了你的脚板心吗?
   阿萝竟然乖乖地爬上田埂,抹着满脸稀泥凄凄艾艾走了。不过她走出五六步,又回过头说,阿品,早点薅完了,带你女儿回来吃晚饭哈。
   阿品抹着被泥浆糊住的墨镜,莫名其妙地想,金凤怎么成了我的女儿呢?
  
   四
   阿品的女儿叫彩莲,是20年前捡来的。那天的晚霞很迷人,阿品薅完水田里的秧子,一路哼着小调回来,忽然隐隐约约听到微弱的婴儿哭啼声。阿品抬起头四处张望,田野静静,风儿轻轻,除了鸟儿亲密呼唤外,好像没有其它声响。阿品四处寻找,终于看见远处路边的岩石上横着一个花布包裹,里面竟然露出一张婴儿细嫩而红润的小脸,脸上的血迹都没有擦洗干净。他抱着婴儿一路呼喊,谁家的孩子?谁家的孩子?仍然没有回音。
   阿品犹豫了,自己还是单身,忽然捡一个孩子在身边,谁家妹子还嫁你呢?未婚先有裔,进门就当娘呀。
   阿品几次把孩子放在岩石上,几次又抱起来,总是横不下一条心,下不了决定。孩子很有灵性,似乎知道他的矛盾心理,一直瞪大眼睛望着他,让他欲罢不能、欲弃难休,因为一条活生生的小性命,不想被自己残酷夭折,留下心灵阴影。所以,他只好抱回家去问奶子。
   阿品的伯伯外出打工在山西挖煤早死了,剩下多病在床的奶子相依为命。奶子摸摸孩子的小脸蛋说,也许是你的缘分呀,想和阿萝结婚不成,平白无故地捡得一个孩子回报。
   阿品搓着一双手说,我还是连夜送到镇上的民政部门或者派出所吧。
   长期卧床的奶子,像田野一株秋后的苞谷天花,没有一点力气地说,这是送子娘娘送到我家的喜神呀,怎么能送出去呢?有了这尊喜神,奶子死也闭得上眼睛了。
   孩子虽然捡回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却束手无策。糯米羹、洋芋羹、苞谷羹、红苕羹,对于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来说,怎么咽得下去呢?阿品抱着孩子万分无助地说,奶子,不行还是送人吧。如果饿死了,我就是杀人犯呀。
   奶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傻儿子呢,就不知道去找阿萝吗?
   阿品抱着孩子去找阿萝,她一家人正坐在堂屋里生气,不知道为什么,全都黑着脸不说一句话。阿品站在门边尴尬地问,阿萝呢?阿萝呢?
   梗子的伯伯长得像一把夜壶,拗着长烟杆不解地问,你怀里抱的什么?找阿萝干什么?
   阿品着急地说,我捡了一个孩子,没奶吃,找她帮忙喂一口。
   梗子站起来挥着手说,阿萝不喂野孩子,走吧,走吧。
   梗子的奶子佝偻着筲箕背,像一株霜泡的狗尾巴花一样,不停地抹着眼泪说,抱进去阿萝喂一口吧……
   金凤薅着秧子问,品爸爸,莫名其妙欢笑,嘴角可以挂上24把瓢瓜,是不是彩莲要回来了?
   阿品直起腰说,台湾那样遥远,隔着大海,能说回来就回来吗?不像大陆内地,朝发夕至、夜发晨到。
   金凤笑着说,台湾、香港、澳门都一样,飞机来、飞机去,半天时间就到家了。我给彩莲打电话,叫她回来玩几天。乡下空气凉爽,正好消夏度假。
   阿品脸上爬满微笑问,可行吗,金凤?
  
   五
   彩莲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便去深圳一家台资企业打工,凭借一副阳雀花般的曼妙身材和一双勤劳的双手,竟然和老板的儿子恋爱了。彩莲打电话问,怎么办呢,伯伯?
   阿品笑着说,两人合得来就嫁,只要不吃后悔药。
   彩莲犹豫不决地说,人家是台湾人呢。
   阿品因为是瞎子,两个眼眶烧得一块红板板,所以一般不允许打视频电话,即使戴着宽大漆黑的墨镜。阿品笑着说,改革开放40年了,国家只是一间房子,地球只是一个村子,嫁到哪里不是一样,何况台湾还是中国的领土呢?
   彩莲羞昵地说,那女儿就准备嫁了。
   就这样,彩莲和台湾青年结婚了。可是,结婚不久,彩莲的丈夫要回台湾打理生意,彩莲打电话说,伯伯得跟我们去台湾。
   阿品很想去台湾的,因为他读书时很喜欢上地理课,最爱画中国彩色地图,把台湾画成一颗蓝宝石,梦想着有一天去看看这颗祖国的蓝宝石。但是现在,自己双眼看不见了,形象也丑陋了,怎么去台湾丢大陆的脸面呢?怎么能给台湾人添麻烦呢?所以他习惯性地摇头说,不去。
   彩莲赌气地说,伯伯不去,我就离婚。
   阿品立马回答说,我去,我去,但得带一个人。
   彩莲笑着问,总不是带阿萝妈妈吧?
   阿品红着老脸说,就是阿萝妈妈呢。
   阿萝和阿品在台湾玩了一个月,游览了日月潭、阿里山、澄清湖、乌来瀑布、彭化大佛一些景点。阿萝牵着他的手问,你什么也看不见,游览景点有感受吗?
   阿品笑着说,看不见,就听就闻,用心灵感受。潭水和湖泊、大山和瀑布,完全不一样呀。祖国的山山水水,没有一处不美得让人心中流淌着蜂蜜。

共 15836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扣人心弦的情感小说。生活是个万花筒,林林总总都是情。小说围绕阿品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几个男人围绕一个女人。从其为人,感情纠结,受伤,婚恋,助力扶贫,终于是应了那句有情人终成眷属。从其典型的故事情节中,反映当地的民生民俗,彰显了当代大学生有担当,敢担当的感人场景。小说悬疑很多,采用多种手法,虚实明暗结合。尤其在心理描写,刻化人物形象方面极为巧妙。在扶贫过中,讽刺了那些好吃懒做,专享低保的二流子,也着重体现了阿品身为残疾人,但他矢志不渝,不等不靠,凭其拿手的手艺在修村村通方面的感人贡献。他虽经历了坎坷和不幸,但还是应了那句好人有好报,瞎子阿品,心亮着呢!小说中心明确,情节感人,扣人心弦,深化主题,引人共鸣,不断给人以教育和启迪,富有正能量,是一篇难得的反咉农村生活的佳作。欣赏佳作,推荐支持。欢迎老师赐稿箩筐社团,祝创作快乐,佳作连连!【编辑:华为】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华为        2022-12-16 11:49:03
  有情人终成眷属!
文章是心灵的窗户,以文发声,以文生情,以文为友,相伴终生!
2 楼        文友:华为        2022-12-16 11:55:57
  再品佳作,时时处处被作者笔下的人物命运和感人情节所震撼。生活如万花筒,没有预设,在老师的感人笔下,相信随着乡村振兴的进行,新的美好将不断上演!欣赏佳作,期待无限!向老师学习!
文章是心灵的窗户,以文发声,以文生情,以文为友,相伴终生!
3 楼        文友:雷耀常        2022-12-16 13:46:09
  阿萝沉默了,痛苦了,因为她毕竟做了梗子的女人,忘失了初恋初心;也是因为金家让他双目失明、黑暗一生,至今还是单身
4 楼        文友:雷耀常        2022-12-16 13:47:10
  梗子的伯伯长得像一把夜壶,拗着长烟杆不理不睬
5 楼        文友:雷耀常        2022-12-16 13:48:00
  阿萝竟然乖乖地爬上田埂,抹着满脸稀泥凄凄艾艾地走了。
6 楼        文友:乡笛        2022-12-19 22:10:26
  故事感人,构思巧妙。
7 楼        文友:淡淡的云彩        2022-12-20 15:38:22
  瞎子阿品心地善良,待人热情,乐于助人,有大局意识,和梗子自私自利形成鲜明的对比。小说构思严谨巧妙,情节一波三折,生动感人,引人入胜。人物形象立体鲜明,很好地揭露了人性,引人深思,极具现实性。好小说带来心灵启迪,感谢老师支持箩筐文学,祝老师文丰笔健!写作愉快!
淡淡的云彩
8 楼        文友:雷耀常        2022-12-20 21:51:37
  这是一个基本真实的故事,阿品叫雷耀品,是个贫困户,道德模范。
9 楼        文友:雷耀常        2022-12-21 11:55:16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